還好顧南滄離開的時候特地帶了私人醫生,現在是真的派上用場了。

南宮熏一把將顧錦抱起,「別怕,我馬上帶你回房準備接生。」

顧錦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一定要保住孩子。」

明明醫生多次檢查過她的身體,只會延期不會提前,可是孩子怎麼會提前了這麼多天出生?

還來不及多想什麼,小腹疼痛難忍,雖然她沒有生過孩子,但也覺得很不對勁。

正常生產是慢慢發作,尤其是第一胎,有的人提前一兩天就會發作。

她今天上午都還沒有任何感覺,然而現在卻是來得這麼快,她很害怕是孩子出了事情。

南宮熏飛快的將她抱回了房間,放在床上之時,他赫然發現在顧錦流出的羊水之中還帶著血。

見血,不好!

「醫生!」南宮熏也著急死了,這個小島上根本就沒有任何醫療設備,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怎麼辦!

他後悔自己當初沒有去學醫術,不然也不至於現在束手無策。

為了逃避愛莉絲的接觸,司厲霆刻意遠遠的躲起來。

皇帝要出嫁 回來的時候他卻看到南宮墨和秋葵一臉恐慌之色,秋葵臉上還掛著淚痕。

他下意識就覺得出了什麼問題,難道和顧錦有關係。

他一把抓著南宮墨的手,「發生什麼事了?」

「小錦兒早產了。」

司厲霆聽到這個消息,嚇得他臉色一白,難道是他昨晚太過火了?

也不對,他當時夠溫柔的,絕對不會傷到她,那麼好端端的怎麼會早產。

根本就顧不上說什麼,司厲霆第一時間朝著顧錦的房間跑去。

南宮墨等到了醫生,抓起醫生的手就撒丫子狂奔。

「快點!「

醫生也被嚇得夠嗆,「家主怎麼會突然早產?出發之前我特地給她檢查過身體,一切指標屬於正常範疇。」

「我們正在吃飯,誰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你再快點!」

司厲霆比醫生更快到了顧錦身邊,一路跑來不知道身體是嚇的汗水還是累的。

他迫使自己冷靜下來,「情況怎麼樣了?」

南宮熏還以為是醫生趕過來,誰知卻是他,「情況不容樂觀。」

他指了指顧錦的身下,羊水混合著血水,兩人都不是醫生,著急不已卻又沒有辦法。

「史密……斯。」顧錦虛弱的看著他。

司厲霆心疼的看著那奄奄一息的女人,昨晚她還溫柔的在自己身邊,為什麼會這樣?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到顧錦身邊,「沒事的,你會沒事的。」

「醫生來了!」南宮墨大聲道,所有人全都閃開,醫生趕緊診斷。

「不好,她這是滑胎了,好在孩子已經發育成熟,提前出來,男士全都出去,我馬上為她準備接生。」

「醫生,你沒有助手,我們都留下來當你的助手。」

在這緊要關頭,誰會放心離開,只是靠嚇懵了的秋葵,萬一有個耽誤就是人命關天。

「那好,準備熱水,我這裡只帶來簡單的接生器具,還好不是剖腹產,不需要其它複雜的器械。」

顧錦就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準備生孩子了,顧南滄已經通知了最好的醫療團隊,以最快的速度趕來。

「錦兒,你要撐住。」

醫生壓力山大,因為是提前生產和一切其它原因導致流血,誰都不知道孩子的情況怎麼樣。

誰都知道顧錦並不是自然順產,而是被迫。

顧錦疼得撕心裂肺,淚眼婆娑,「醫生,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

「家主,你吸氣!」

目前沒有設備檢查,誰都不知道孩子的情況,醫生也不敢胡說。

紈絝修真少爺 「錦諾,你,你要堅持啊!」顧錦疼得小臉慘白一片,孩子才有了名字,絕對不能有事。

手突然被人握住,南宮熏等人朝著史密斯看去,這個莫名其妙出現在這的男人幹什麼?

顧錦透過淚水看向他,司厲霆抓著她的手低沉道:「你不是說我很像你愛的那個人嗎?現在你就將我當成他,一定要堅持下去。」

他的老婆和孩子命懸一線,而他卻什麼都做不了,司厲霆恨不得自己是顧錦,這會兒代替她生孩子。

早知道生產會這麼辛苦,他當時一定不會那麼衝動。

蘇蘇,堅持住,三叔會一直陪著你。

顧錦疼得使勁一抓他的手,「抱歉……」

「如果這樣能好受點,你盡情的抓吧。」他所承受的痛苦還不足她的萬分之一。

顧錦疼得快要昏厥,「三叔……啊!」

只有那個人才能夠給她力量,這是他的寶寶,她一定要保護錦諾。

乖寶寶,你一定要挺過去,媽咪陪著你。

「家主,再用力,已經可以看到小少爺的頭了。」

這句話給了顧錦一些希望,顧錦牙齒將唇都要咬得毫無血色。

司厲霆的手被她抓出了道道血痕,他不停的鼓勵著她:「加油,寶寶就要出來了。」

恍然間她彷彿看到司厲霆在她身邊,「三叔,寶寶會平安出世的。」

「不只是寶寶,還有你。」

「孩子頭出來了,再用力!」

顧錦好幾次都要虛脫,握在她手中那極為強烈的力道一直在支撐著她。

她不能倒下,這裡不是醫院,她無法剖腹產,只能靠自己生。

如果自己放棄了,寶寶會憋死在肚子里的!

羊水已破,情況危急。

顧錦尖叫著,她的聲音讓一屋子的人心疼不已。

「妹妹,加油!孩子馬上就出來了。」

大家的鼓勵讓疲憊的顧錦咬牙苦撐,手指再一波用力,又在司厲霆的手上抓出血痕。

「小少爺出來了!」

「哇」的一聲嬰兒啼哭響徹耳際,屋中的人這才鬆了口氣。

「你聽到了嗎?孩子的哭聲,孩子生出來了,辛苦了。」司厲霆很想要親親她,不過身邊還有太多的人,他只能剋制住。

此刻他的心中十分激動和複雜,顧錦把他們的寶寶生出來了。

顧錦聽到孩子的聲音這才如釋重負,閉上眼睛徹底昏迷了過去。

大家還沒來得及放鬆,醫生的聲音再次傳來。

「不好,家主大出血,需要立馬進行止血和輸血,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什麼!」司厲霆表情立變,如果生這個孩子要用她的性命為代價,他寧願一輩子都不要孩子,只要她開心就好。 顧錦做的菜味道不差,比起頂尖的廚師來說就差遠了。

看司厲霆吃東西的那個模樣,他大有將所有飯菜都吃光的架勢。

司厲霆擱下筷子,用餐布擦拭乾凈嘴角的油漬。

「三叔,你會不會吃得有點多?」

要是對於其他男人這點飯菜不算什麼,顧錦最近和司厲霆在一起也清楚他的食量。

他的胃還需要慢慢調理,不只吃不了太辛辣和太油膩的東西,飯量不宜過多也不宜過少。

今天他明顯比平時的食量大了很多,不知道他的胃還能不能撐住。

「沒關係。」司厲霆微笑著回答,「都怪蘇蘇做得飯菜太好吃了,所以我才……」

話音未落,司厲霆臉上的笑意僵硬在了臉上。

下一秒他猛的朝洗手間跑去,顧錦知道壞事,連忙跟了過去卻被司厲霆反鎖了門。

「三叔,讓我進去。」

黑道霸主的警花妻 等了幾分鐘司厲霆才打開了門,滿頭大汗滿臉蒼白之色看著顧錦。

「蘇蘇,很抱歉,你給我做的菜都吐乾淨了。」

顧錦看著那削痩的臉頰,他明明都是這個樣子了卻還一臉的歉意。

「三叔……對不起。」顧錦撞入司厲霆懷中,伸出雙手擁抱著他。

司厲霆撫著她的頭髮,「沒關係,我習慣了,蘇蘇,扶我到樓上休息一下吧。」

「嗯。」

顧錦攙扶著司厲霆上樓,並沒有注意到司厲霆眼中掠過的一道精光。

對不起,蘇蘇。

他自己身體他能不清楚?就算這是顧錦做的飯他也沒有必要一口氣吃這麼多。

司厲霆刻意多吃了些讓胃難受,目的就是為了讓顧錦心疼。

他和南宮熏之間的戰役早就悄無聲息開始,本以為南宮熏會去找顧家的麻煩,那樣就會引來顧錦的憤恨。

誰知道那人根本就沒有將這件事泄露出去,保留住在顧錦心中的形象。

雖然現在顧錦喜歡他,難保有一天她會為了家族利益公司利益而離開自己。

當年司厲霆白手起家的時候他都從來沒有害怕過什麼,大不了就是失去一切落得一身債務而已。

可顧錦是唯一的例外,他什麼都可以失去,唯獨不可能失去她。

為了留住顧錦,現在只能用苦肉計。

司厲霆無奈的苦笑,沒想到有一天他會用這樣的招式,可誰讓顧錦在他心中佔據了這樣重的位置?

顧錦將他扶到床上,「三叔,你休息一下,我再去給你熬點小米粥。」

「讓她們去做,你要做的就是陪我,蘇蘇,幫我拿一下胃藥。」

「你放在哪裡的?」

「那邊的抽屜里。」

顧錦手忙腳亂拉開抽屜,裡面果然有兩個小藥瓶。

旁邊還有一個畫冊,封面畫著一對可愛的娃娃,女娃娃嬌羞的靠在男娃娃懷中。

男娃娃湛藍的雙眸看著懷中的人,僅僅只是一副畫面也可以看出兩人的甜蜜。

顧錦突然有種感覺,這兩個人很像她和司厲霆。

「三叔,我可以看看這個嘛?」顧錦拿著畫冊。

「當然可以,那本來就是你畫的。」司厲霆虛弱的回答。

顧錦拿著葯和畫冊過來,替司厲霆吃了葯,被司厲霆拉入懷中。

翻開畫冊,裡面是她糾結的模樣,腦子想著三千萬和蘇家。

多翻了幾頁,顧錦懵了,「難道我畫的是我們的故事?」

「嗯。」

顧錦從簡昀和司厲霆嘴裡聽到過關於過去的版本,這大概是最真實的一個版本了。

因為她自己畫了和司厲霆的相識,相知,相愛。

看到前面幾頁,顧錦忍不住偷笑,「三叔,原來你那麼壞,老是喜歡強迫我,我那時應該很討厭你吧。」

之前司厲霆給她講的時候也不可能講到這麼細的地步,只用了一句話概括。

現在看到司厲霆對她做的事情,光是漫畫形式顧錦也都感覺到當時自己的窘迫。

司厲霆在她耳邊輕笑,「誰讓我的小蘇蘇那麼迷人,只要一看到你我就有些把持不住,就想欺負你,想將你壓在身下好好疼愛。

那時候的你就跟一隻小兔子似的,明明想要反抗卻又不敢,只要紅著臉提出抗議。」

提到那時司厲霆的眉眼都染上了一層淡淡的溫柔之色,「說起來你還是那時的可愛。」

顧錦心中一沉,「那三叔是不喜歡我現在這個樣子了?」

從畫面中以及文字敘述中顧錦就感覺到了過去的她和現在是天壤之別。

司厲霆輕輕一笑,「小蘇蘇,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都是我的蘇蘇,我喜歡你還來不及呢,接著看吧。」

顧錦繼續翻動,看到她被白小雨潑咖啡,漫天大雨她遇上司厲霆。

看到蘇夢拉著她去買奢瓷品,司厲霆派人解圍。

看到她換了急性闌尾炎,是司厲霆將她送去醫院。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