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有星河。

至少會告訴她時間。

至少會和她聊聊天。

這樣的環境,待久了一定瘋!

鑒定完畢!

呵呵,還長草!還好長草!不然她啃樹皮!

今生有你甜心頭 她已經變成一個隨時吐槽的「瘋女人」了。

「阿希會來找嗎?你說他怎麼找?這種鬼地方找人,是個人都會瘋吧?」

遊戲設計者心裡到底有多壓抑才會做出這樣一片森林?還大得沒有盡頭似的。

當初的自己像個井底之蛙,以為就那差不多大。

「星河,你說阿希會不會被打敗了?或者被那些抓住然後威脅?」

葉靈想想那後果,又搖搖頭。

「他不是會被威脅的人……」

「星河,你說一個人是有多笨,才會把假人當愛人?」

星河難得回她一句:「有人喜歡柏拉圖式的。」

葉靈一愣,她怎麼沒想到呢?

有些人在現實里找不到想要的愛情,會把這種意念放在虛擬的世界里,也是會有的事……這種人更在意的是精神戀愛,只要精神上得到滿足就義無反顧。

「阿希也是這樣嗎?」

「是怎樣?」

「就是……」

葉靈感覺到了觸感,意識到自己的放鬆了的防備,瞬間汗毛都豎了起來!

「是我……」

被人從被后擁著,再次聽到他的聲音才穩了心神,但他的動作卻讓她的心又往上竄了竄……

這人……過分了啊!

真不當她npc啊!

她是有感覺的好嗎?她有汗毛的知不知道?

脖子地方,是隨便可以親的嗎?!

葉靈用盡全力想要給人一個后肩摔,可是雙手被摟住,手要出來才能實現這后肩摔的理想……

要不要這樣欺負npc呀?欺負弱女子算什麼本事?!

一腳踩過去! 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小佛爺都有自信鬥上一斗。

「小佛爺,這傢伙是誰啊?竟然要來這裡親自求您,嘿嘿,他難道不知道小佛爺您的脾氣?」聽到小佛爺說話,那些人面色戲謔的盯著秦毅。

小佛爺可不是這麼好說話的,要是得罪過他,少不了被摘掉幾斤肉,在這些小弟心中,小佛爺就是個變態。

而這個小子竟然還親自把自己送到萬迪酒吧來,簡直是蠢的沒有腦子。

不少人都是抱著看戲的態度,連舞都不跳了。

「我剛剛給警察局的局長打電話了,說你聚眾吸毒、故意傷害致人重傷,但是他說我在污衊你。」秦毅目光落在小佛爺身上,語氣平靜到難以讓人相信。

他這話說出來周圍眾人直接笑噴了。

「哈哈哈,聚眾吸毒?故意傷害致人重傷?」小佛爺放下腿上的女人,有趣的撿起地上的煙杆子,抹了抹桌子上的白色粉末,臉上掛著讓人看不懂的笑容。

「你應該再加幾條罪名,看看最後到底是會抓我還是抓你?嗯?」小佛爺眼中閃爍著自信的光芒。

「哈哈哈,這個傻逼,他還報警了,真是可笑,在這東街區我們小佛爺怕過誰?」那名油頭粉面的青年笑的很猖狂。

「很佩服你的勇氣,報警了還敢進來跟我說,你不會真以為我會怕你那點功夫吧?」小佛爺面色冷冽的笑著。

「我這家酒吧,裡面至少有十五桿槍,你有本事今天全給我弄炸膛看看。」

「哦對了,你應該在舉報我的時候加上一條,私藏槍支,數量還不少。」小佛爺露出一嘴泛黃的牙齒。

「小佛爺,就是這個傢伙今天傷了你?」

聽到小佛爺的話,有心人直接是猜到了,畢竟他的手就是今天因為手槍炸膛才導致的。

他們剛剛還在表忠心,說要把這個小子碎屍萬段,現在這個罪魁禍首直接來了,不少人都興奮了起來,這可是一次提升地位的好機會。

小佛爺沒有回答這些人的話,他略帶戲謔的目光緊緊盯著秦毅,他想看看這個傢伙臨死前還能給他帶來什麼樂趣。

「我知道,就算說你十惡不赦,也不會有人來制裁你,所以今天我親自過來了。」秦毅點了點頭,他的平靜,讓小佛爺心裡一個咯噔。

不過很快他就笑了,在這裡他有什麼需要怕的?

「哦?你過來了?然後呢?你是想說你要制裁我?」滿堂大笑,不少人笑的都直不起腰,彷彿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你若只是犯罪,我沒有那個閑工夫去管你,這是金衡市執法者的事情,他們不作為與我沒有任何關係。」秦毅搖了搖頭,如同死神宣判,他不是正義使者,沒有義務為民除害,甚至有時候他很自私,包括這件事也是一樣。

「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產生在背後使絆子的想法,甚至對我的朋友付諸行動,差點讓她母親離世,我怎能饒你繼續禍害?」秦毅不知道這傢伙下一步準備幹什麼缺德的事情,唯有除之後快。

滿場俱靜。

他們看向秦毅的目光就像看著瘋子。

「兄弟醒醒,現在是晚上,不要再做白日夢了,現在該想著怎麼死的是你。」有人嗤笑道。

「阿正,把他腿打斷。」小佛爺給旁邊那油頭粉面的青年扔了一把槍,後者笑眯眯的接過,頭點的如同哈巴狗一樣。

小佛爺不敢正對著秦毅開槍了,他承認這個小子有點詭異,他真的怕槍再次炸膛,把他唯一能用的左手也給炸了。

「砰!」槍聲毫無預兆的響了,油頭青年沒有一絲遲疑,對著秦毅膝蓋就是一槍,槍響的瞬間整個酒吧亂成一團,普通社會青年都是瘋狂的朝著外面涌去。

秦毅在他開槍的瞬間,屈指一彈,一道火光直接射進他的槍管中,紅芒乍現。

同樣沒有一絲預兆,槍管爆裂開來,這次炸膛要遠比上一次更加激烈,爆炸聲如同一根小雷管。

那油頭粉面青年右手直接被炸沒了,慘白的骨頭暴露出來,他甚至連痛苦的聲音都被叫喊出來,就暈死了過去。

「又炸膛了?」 最強空間王妃太有錢 小佛爺心中一驚,一次可以理解為偶然、運氣好,兩次就絕對不是運氣好可以解釋的,這傢伙有鬼!

旁邊也沒有人看清楚秦毅的動作。

「給我拿下他,有傢伙的趕緊拿傢伙!」小佛爺淡定不下去了,他從椅子上跳起,連忙拉開了距離。

一瞬間四面八方無數身影朝著秦毅撲來,他身形斗轉,踩著地面爆射出去,將身前之人胸骨撞得四分五裂。

一記炮拳,連轟四人,大開大合之中只見人影不斷倒飛,沒有一個人能夠傷他分毫。

數秒之後,周圍十米能站起來的幾乎不存在。

小佛爺嚇得臉色慘白。

他這裡的手下可不是中午在外面能比的,全都是訓練有素的高手,怎麼依舊一招都走不過去?

「你覺得你能走的掉嗎?」秦毅貓戲老鼠一般,盯著小佛爺。

「你別囂張,現在整個酒吧有十幾道槍口都在對準著你,只要我一聲命令,你馬上就會被打成馬蜂窩,我不信你有本事一瞬間讓我這十幾桿槍全都炸膛。」小佛爺不停後退,退到了酒吧玻璃牆壁上,他心中害怕,但是臉上依舊強裝淡定說道。

「是嗎?說實話我今天都不想暴露自己的力量,想要留你個全屍,可你非要逼我。」秦毅看了看窗外,在很遠的地方有人關注著這裡,秦毅怕他的力量被有心人擴散了出去,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不過暗處有著無數威脅,秦毅在不知道對手位置的情況下,很容易受到槍傷,所以必須快點解決,然後迅速離開這裡。

他正對著小佛爺跟他身邊的那位美女,兩個人剛好幫助秦毅擋住了玻璃之外的視線。

秦毅笑了笑,伸出兩根手指,在兩人驚愕的目光中,一縷火苗躍然指上。

火苗通體赤紅之色,與普通的火焰似有不同。

但不管如何,這種近乎魔幻的手段,都讓小佛哥跟那個美女短暫石化。

「你!」

「引火,著!」

秦毅嘴唇一動,火苗驟然消失,小佛爺感覺他的身體忽然間燥熱起來,五臟六腑如同被烤焦了一般。

眾人可以清楚看到,他的皮膚在不斷變黑、裂開、深紅色的紋路從身體內部浮現,爆發性火焰瞬間從裂紋中涌了出來,整個人都成了火人,在掙扎中直接成了一堆黑灰。

鴉雀無聲。

暗處持槍的小混混都忘了扣動扳機。

滿場石化。

秦毅扔下了一團燃燒著的火焰,穿過玻璃直接掠過馬路離開。

整個萬迪酒吧,直接燃燒了起來,裡面不少人都在拚命的朝著外面跑。

那些被秦毅打的重傷的就沒有那麼好運了,除了有人幫忙的,其他的估計要與小佛爺地下作伴了。

解決了後顧之憂,秦毅心中也少了一個疙瘩,至少不用擔心有這種危險人物在背後使絆子。

實際上很多人都招惹過秦毅,如同曹龍、楊航、以及高家大少,但是這些人他並沒有趕盡殺絕,主要就是因為他們的威脅並不大,還是學生,還有一點良知,秦毅不是濫殺之人。

而這個小佛爺,心狠手辣,讓他抓住了機會絕對會幹出喪心病狂的事情。

有些後果秦毅不能接受,所以他會抹除這些威脅。

走在大街上,街道安靜的有些奇怪,要知道這個點正是不少夜生活人活動的時候,怎麼會沒有人呢?

不過秦毅也沒有多想。

走到街道盡頭,好不容易打了一輛車,直接順路去了萬寶樓。

他不準備回去花園別墅,反正明天就是星期六,那兩個妮子也不需要做飯。

在萬寶樓待了一整夜,從一樓到六樓秦毅看了個遍。

他需要一些珍稀藥材,最好是年份久遠的,可以煉製更加強橫的丹藥。

在修真手札中記載了一種名為築基丹的丹藥,這種丹藥是從凝海境到築基期最為重要的東西,有了它,從凝海到築基的修鍊時間可以大大縮短。

秦毅現在最缺的無疑就是這種。

不過一晚上秦毅也只找到了幾種配藥,至於主葯,則是一樣沒有……

第二天,秦毅趕回了花園別墅,昨晚兩個小妮子都喝醉了,還不知道現在睡醒了沒有呢。

秦毅推開門,而眼前的一切都變了。

整個別墅內部亂成一團,如同經歷過一場大戰,他衝進了兩個女孩睡覺的房間,房間門是開的,裡面空無一人。

秦毅趕緊給吳震功老爺子撥了電話,發現他的電話電話竟然也打不通,整個世界宛如變了一樣。 也並沒有什麼用……

葉靈一臉沮喪。

亞度尼斯卻停不下來的樣子。

「……」

再不停她要動粗了啊?!

「對不起…」

「我以為…」

「我找不到你了……像上次一樣……我以為我會瘋掉,靈,好想你……」

他蹭著她,像只尋求安慰的大犬。

「阿希好厲害,你怎麼找到我的……」

莫有感情的…。

她在好好說話,他卻想要堵她!

會被咬舌頭的!

他卻笑了!

笑著笑著就放肆大笑!

好像她暴露了什麼!

「再笑別人就追來了。」

笑聲戛然而止。

很好。

葉靈垂眸,做個禮貌的npc,不因別人的不禮貌而改變自己的設定!

這麼盡職的她!

「好喜歡你」

像是回應她的隱蔽,總是要湊近來說話。

滿眼星辰的樣子,讓看膩了朦朧的她忍不住睜大眼看了過去。

如此清晰的物件,生動形象會說話,比星河還好。

星河默默隱了去。

葉靈找回了自己,某人來了,這夜好像也不難熬了。

一一一

「你不問我什麼嗎?」

葉靈看著身邊一直在看她的人,似乎打算看到天荒地老。

亞度尼斯睫毛動了動,然後對著她笑。

好傻。

葉靈扯地上的草轉著,已經沒脾氣了。

「走吧。」

起身拍拍,葉靈開口。

「嗯。」

「不問我去哪?」

這段愛情有點冷 「隨你。」

只要牽著你的手,上山下海又如何?

「我要回去。」

亞度尼斯手一頓。

「回哪?」

有些緊張?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