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一排燈光照了過來,他眼裡露出了瘋狂之色,說道:「將車子開出來,堵住去路!」

很快,兩輛泥頭車就從路邊開了出來,橫放在馬路上,正好將馬路堵死,別說一輛小轎車,就算是一輛三輪車,恐怕都過不去了!

「動作快點,爭取在十分鐘內結束戰鬥,別讓那些條子破壞了行動!」為首的人拿著一條鐵棍,獰笑著跳了出來。

一群人跟著他跳了出來,分散在道路兩側,就等著林凡他們送上門來。

開在最前面的一輛車驟然看到停在路中間的兩輛泥頭車,頓時吃了一驚,連忙通知後面的車輛,然後自己也減慢了速度,這才避免了一場車禍的發生。

「怎麼回事?」上官婉兒皺眉問道。

「我想,是有人知道我們身上帶了好東西,想劫道了!」林凡鎮定地看著外面,說道。「你們兩個一會不要下車,我跟他們下去看看,如果不是太強的敵人,我們就可以解決了;如果敵人太強,你們下去也只會讓我分心,明白嗎?」

「可是,你下去的話,也太危險了!」張菁菁緊張地說。

「我的實力你們難道還不相信么?一般的混混打手,我是不放在眼裡的,就連那些殺手我都不怕,這些人我相信他們的實力也不會強得太離譜!」林凡冷靜地說。

「不如我們調頭走吧?」上官婉兒說道。

「你看一下後面,還能走得了么?」林凡苦笑道。

上官婉兒從倒視鏡看了一眼,然後就沒話說了,跟前面一樣,後面同樣也有兩輛車堵在那裡,想調頭,門都沒有!

「這是一起有預謀的襲擊,他們的目的肯定就是我身上這的這些東西了。只不過,他們肯定不會知道我的實力,所以,註定了他們只能失敗!」林凡一邊說,一邊注意著外面的情況。

那群人已經圍了上來,在車燈的照耀下,可以看到至少有四五十人,這些人全部蒙住臉,只露出眼睛來,手裡都拿著武器,不過稍讓人放心的是,他們手裡的都是冷兵器,並沒有槍之類的熱武器。

保鏢們都下了車,儘管心裡有點沒底,他們還是盡職盡責地下了車,如果任由這些人逼上來,到時候會更慘。

「你們想幹什麼?我告訴你們,我們是上官家族的人,如果不想遭到上官家族的追殺,你們就儘管來!」保鏢頭目冷聲說道。

在這個時候,也只有拿出上官家族的名頭嚇一下對方了,如果硬拼,以自己這邊的實力,恐怕會讓對方一口吞了下去。

當然,他們已經發出了求援電話,但在援兵來到之前,他們至少也要頂住對方的進攻。

當然,如果能在語言上拖延一會,那就更加的有把握了,家族那邊傳來了消息,援兵會在半個小時后趕到,所以,能否頂住半小時,就看自己的能耐了。

「動手!」但對方卻根本就不給他機會,廢話都不多一句,為首的蒙面人一聲令下,便涌了上來。

「跟他們拼了!」保鏢頭目臉色一慘,團團圍在上官婉兒的車子外面,不讓對方攻上來。

雙方很快就交上了手,這群人並不是普通的混混,一個個動作狠辣無比,出手都是殺招,而且看上去配合還相當熟練,一時間,保鏢們陷入了苦戰。

林凡在車裡看著這種情況,搖了搖頭,說道:「你們家的保鏢質量並不怎麼樣嘛!」

夜少的二婚新妻 上官婉兒臉上微紅,說道:「你以為現在的好保鏢都是大白菜么,隨便就能找得到?其實他們也算不錯的了,都是從退伍兵里找出來的高手。」

「你們家族為什麼就舉自己培養一些呢?我覺得,你們應該仿效古代的大家族,自己培養一批可靠的護衛,這種護衛的忠心度更高。」林凡說道。

「話是這麼說,可是你真以為那麼容易培養么?再說了,想找一個好師父也不是那麼容易的,現在的武林高手都隱居了,那些吹得叮噹響的,大部分都是騙子!」上官婉兒不服氣地說。

「好了,這個問題先不說,我下去幫他們一下,不然估計頂不住了!記住,不管發生任何事情,你們都不可以打開車門下去!」林凡交待完,就飛快地打開車門,跳了下去。

他看出來了,這群圍攻的打手都有不錯的身手,基本上跟那些保鏢差不多水平,如果不是保鏢死撐著,再加上配合也不錯,估計早就敗下陣來了。

這讓他非常的驚訝,到底是誰,居然一下子可以派出這麼多強力打手出來,難道,是賭場方面的人?

帶著懷疑的心態,他對著那群打手喝道:「一群宵小,居然敢打本少爺的主意,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正主兒出來了!」看到他下來,為首的打手大喜,揮舞著手中的刀沖了過來。

跟在他身後的還有好幾個打手,他們都明白,只要拿下了這個正主兒,剩下的就簡單了。

林凡冷冷一笑,他就是要故意吸引這些人,以便讓保鏢們可以減緩壓力。

沒有任何的美感,他現在也不需要什麼美感,就是很暴力的一拳擊出去,先衝到他身邊的一個打手就悶哼一聲,讓他生生擊飛出去,然後嘴裡狂噴鮮血,眼看是不能再戰了。

林凡一擊得手,在打手們的驚呼聲中,連續出擊,幾乎是一拳一個,將幾個打手放倒在地。

但這群打手的素質的確不錯,在遭受了重重打擊后,馬上就組織起來,他們沒有了開始的衝動,不再盲目地攻擊,而是組成了一個陣型,有條不紊地圍著林凡。

林凡冷冷一笑,瞄了一眼那些保鏢,發現他們有壓力減輕之後,也沒有了剛才那麼狼狽,心裡鬆了一些。

「你們是誰派來的?」他冷冷地看著這一群打手,冷聲問道。

「想知道?到地獄里問吧!」為首的打手喝了一聲,便揮刀劈了過來。

伴隨著他的動作,同時有幾把刀分上中下三路攻了過來,背後也有幾把刀一起出動,一時間,林凡的處境變得非常危險。

車裡的上官婉兒和張菁菁看到這種情況,頓時失聲叫了起來,淚水也是奪目而出,她們真恨,恨自己無能為力!

但就在這種險境下,林凡卻是不慌不忙,腳頭輕輕一點,一條鐵棍飛到手裡,他大吼一聲,一個勢大力沉的揮棍,將身前兩把刀擊飛,然後搶身向前,便閃開了這合力一擊。

這還沒完,趁著對方陣型亂了之際,林凡揮動手中的鐵棍,狠狠地朝著幾個打手擊去,那些打手雖然實力不錯,對付普通人還是可以的,但對上林凡這個內功強勁的武林高手,就根本不夠看了。

一片慘叫聲響起,這群打手只覺得手臂發麻,手裡的刀紛紛被震落到地上,然後身上便傳來錐心之痛!

林凡可不會跟他們客氣,鐵棍狠狠地打下去,打得這群打手鬼哭狼嚎,抱頭鼠竄。

十分鐘不到,圍在他身邊的十幾個打手就全部讓他打得沒有了還手之力,不是倒地不起,就是嚇得連連後退,根本就不敢再接他半招。

另外那些打手看到這種情況,心裡也嚇得不輕,這種狠人能是自己可以對付得了的?

在這種心理下,這些打手已經打起了退堂鼓,只要老大一聲令下,他們就會馬上撤退!

相反,那些保鏢看到林凡如此神勇,頓時精神大振,鼓起餘勇,開始了大肆反擊。

面對這種情況,打手們的鬥志越來越少,錢固然重要,但如果連命都沒了,要錢幹嘛?

終於,為首的打手無奈地叫道:「風緊,撤!」

這些打手做事還是很有章法的,就算是退走,他們也將自己倒在地上的同伴先扶著上車,然後那些還能跑的人才呼嘯著跳上車去。

林凡冷笑一聲:「想跑?」

他一棍擊出,將正準備跑的打手頭目攔了下來,打手頭目又驚又怒,狂吼一聲,手中的刀便朝他攔腰掃來。

林凡不屑地笑了一下,手裡的棍狠狠地壓了下去,將對方的刀擋了下來,然後飛起一腳,將正往後抽刀的頭目踢個正著。

「啊!」打手頭目慘叫一聲,整個人倒飛了出去,重重地落到了地上。

林凡正想衝過去將他拿下,不料一道強光照了過來,他頓時一驚,下意識地閉起了眼睛。

等到他再度睜開眼睛想去抓人時,卻發現那些打手已經扶起打手頭目上了車,只能無奈地停下了腳步。 警察果然都是在大局已定之後才到的,一隊警察風風火火地趕過來,看到這種情況,連忙下車圍了上來。

好吧,林凡不得不承認,自己跟李姍姍這個妞實在是有緣,帶隊的居然又是她!

李姍姍也是十分吃驚,她只是接到了報警電話,知道這裡發生了大規模的械鬥,便馬上帶人趕來。

只是,路上讓人設置了不少障礙,還出了幾起車禍,等他們好不容易脫身出來,時間已經過去了差不多半個小時。

「怎麼回事?」李姍姍走到林凡身前,皺眉問道。

「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也許是我最近得罪了別人吧!」林凡聳了聳肩,說道。

李姍姍有點不滿他的話,說道:「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啊,竟然引來了那麼多人追殺?」

「我怎麼知道?那些人都蒙著面,估計就是怕我認出來吧!」林凡無奈地說。

「你啊,我發現你就是一個麻煩製造者,短短几天,在你身上就發生這麼多的事,你讓我怎麼說你好?」李姍姍哭笑不得地說。

「我也不想啊,我只是有點鬱悶,難道長得帥真的會遭人妒?」林凡無奈地說。

「噗!」剛剛走過來的上官婉兒笑了出來。

李姍姍也有點忍俊不住,她最近從林凡這裡得到了不少好處,對他也是好感大增,所以,也開起了玩笑來:「那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說,如果帥也是一種罪,那就讓我再帥一點吧,對不對?」

「咦,你怎麼知道我心裡的想法,難道說,你成了我肚子里的蛔蟲?」林凡驚訝地看著她。

「我呸,你真噁心!不跟你貧了,快跟我說說這事情的經過吧!」李姍姍嗔了一句,然後便一本正經地說。

「婉兒、菁菁,你們兩個來說吧,你們是旁觀者,看得更清楚一點。」林凡聳了聳肩,說道。

上官婉兒和張菁菁不愧是掌控一個公司的人,口才都非常不錯,很快就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當然,她們不會蠢到將自己三人去賭博的事說出去,要知道,在華夏這個國度,賭博是遭到嚴禁的。

她們表達的意思只有一個,就是讓警方忙追查真相,看看到底是誰想殺掉他們三個,或者是想殺掉三人中的某一個!

上官婉兒甚至還以家族的名義發出抗議,說最近花城的治安太差,必須要加強治安了,給市民一個安定生活的環境。

對此,李姍姍只能苦笑,她當然知道,上官婉兒最近連續遭到暗殺,這是一個鐵的事實,雖然外界還不是很清楚,但作為當事人之一,她是很理解上官婉兒的心情的。

「上官小姐,我很理解你的心情,同時,我也會積極跟上峰請願,對花城的地下勢力進行一輪清查,看看能不能查出那些人來。」她沉思了一會,說道。

「我希望,你們警方的效率高一點,我可不想整天活在恐懼之下!」上官婉兒憤怒地說。

沒一會,上官家族的援兵也到了,由上官政親自帶隊,當看到三人都平安無事時,上官政一直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他們跟警察也一樣,路上遭到了不少阻擾,費了一番功夫才趕到這裡。

「小林,你們沒事吧?」上官政關切地問。

他沒有問上官婉兒,而是首先關心林凡,這讓林凡的心裡暖暖的,看來自己在他們的眼裡還是很重要的。

「沒事,就那些人還奈何不了我。」林凡輕笑一聲,說道。

「看來啊,花城現在真的有點亂了,必須要出一些反應來,否則的話,我們上官家豈不是讓人看扁了?」上官政凜然說道。

作為花城的頭號家族,上官家卻接二連三的遭到人的襲擊,這簡直就是忍無可忍了,就連上官政這種平和派,也是開始有火氣了。

最主要的是,事件的中心還是自己的女兒,這就更讓他無法淡定了。

「也許,是時候重新洗牌了,平靜得太久,有些人就會不甘寂寞的。」林凡點了點頭,說道。

「是啊,我覺得也是!小林,看來以後你也會比較忙,那些人對你可是念念不忘的。」上官政頗含深意地說。

他靠近林凡,小聲說:「你可要注意了,那些東西太值錢。」

林凡心裡一動,說道:「不如,林叔叔你幫我處理一下?當然,作為回報,我會給兩成的利潤上官家。」

上官政怔了一下,然後搖頭說:「幫你沒問題,不過我們家可不會要你的錢!小林,對於我們上官家來說,為你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怎麼可能會要你的好處?」

林凡當然明白,自己幾次救下上官婉兒,還救了上官鐵雄一條命,這些對於上官家族來說,都是無價的,幫自己處理這些翡翠,如果還收什麼費用,那以後也不會值得自己幫忙了。

所以,他也沒有客氣,直接就將翡翠交給了他,當然,那塊還沒有切開的石頭留了下來。

警察花了一番功夫,將那兩輛泥頭車移開,上官家的車隊便浩浩蕩蕩地開走了,留下一群警察在那裡收拾殘局。

林凡當然也走了,一行人回到小區,因為怕有人找麻煩,張菁菁也跟著去了上官婉兒的家裡,那裡有保鏢,就不用怕了。

林凡回到家裡,卻發現客廳燈還亮著,這三個小妞竟然還沒有睡么?

等他打開門,就看到三道目光齊涮涮地看了過來,林凡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玩得有點晚了,你們怎麼還沒睡?」

「睡不著!」趙子媚翻了一個白眼,很顯然,對於他的晚歸,她是有點不滿了。

「你不回來,大家都不敢去睡,怕你又有麻煩。」李東卻老實地說。

林凡心裡有點感動,將手裡的東西放了下來,說道:「以後不用這樣了,我不會有事的。」

「咦,你拿一塊石頭回來幹什麼?我說你的眼光真差,就算要拿來擺看,也拿一塊好看點的嘛,這塊石頭這麼丑,會讓從笑話的!」孫妍走了過來,看著他放在地上的石頭,說道。

「你可別小看這塊石頭,它可貴重的很。還有,我不是拿來擺看的,你別想多了!」林凡鄭重地說。

開玩笑,這可是價值連城的東西,拿來擺看?他還沒有富有到這種程度!

「咦,你幹嘛拿著一個保險箱回來,難道,裡面都裝滿了錢?」李東開玩笑地問。

「如果我說是,你們會不會相信?」林凡笑眯眯地說。

「切,如果你說裡面裝滿了毛票,也許我會信!只不過,這麼晚了,你去哪換毛票啊?」李東一副你當我白痴的表情看著他,說道。

「我可沒說是毛票,裡面裝的可都是百元大鈔呢!」林凡一本正經地說。

「切,騙鬼吧你!」孫妍彎腰提了一下,卻發現很沉,自己根本就提不動。

林凡暗笑,這保險箱裡面可是整整五百萬現金!本來一共有兩千多萬現金,但他也不好拿,就讓王飛開了一張支票,只留下五百萬現金。

這五百萬現金,就重達110斤,以孫妍那小身板,怎麼可能提得動?

「我說,這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孫妍吃驚地說。

「我都說是錢了,你又不信!」林凡笑了笑,打開了保險箱。

「我靠!」李東兩眼放光地湊了過來,看著那紅紅的一大堆大鈔,忍不住爆了一個粗口。「林凡,你不會去洗劫了銀行吧?」

「去你的,我有那麼蠢么?」林凡忍不住給了她一個爆粟。

李東嘿嘿笑了起來,說道:「那你怎麼一下子得到了這麼多錢,難道說,你剛才幫哪個富翁治病,人家給了你這麼多錢?」

「有哪個富翁大半夜的在家裡準備么多現金?我說,你能不能猜得好一點?」林凡哭笑不得地說。

「林凡,你不會是做什麼犯法的事去了吧?我在電影里看過,那些毒梟就是帶著一箱箱的現金去交易的。」趙子媚突然說道。

「咚!」林凡讓她雷得不輕,一下子撞到了桌子上。

「我說,你們能不能正常一點,猜一個比較合理的?」他無力地申吟道。

「好吧,不是毒,那就是賭了,對吧?我想只有這兩個是最容易來錢的,而且也是最能解釋這些現金的!」趙子媚說道。

「猜對了!」林凡笑吟吟地說。

「你真的去賭錢了?天啊,我說林凡,你真是墮落了,居然學人家去賭錢!」孫妍大驚小怪地叫了起來。

「隨便玩玩而已!」林凡聳聳肩,說道。

「玩玩?我的天,你隨便玩玩就贏了這麼多錢?那豈不是說,如果你認真的話,豈不是可以贏下十倍百倍?林凡,你就別吹了行不?」孫妍撇嘴說道。

「我真的是隨便玩玩的,根本就不費什麼精力,就贏下了一大筆。」林凡一本正經地說。

是啊,他真的沒費多少精神,甚至都沒讓人看出他用作弊了。

「林凡,你以前也經常去賭錢么?」趙子媚皺眉問道,如果林凡是一個好賭的人,她覺得不能讓他再在這裡住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