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都微微的點了點頭,接着我們沿着這個惡臭的沼澤地一路前行,這片沼澤地實在是太大了,裏面的人成千上萬,我真的不知道從古至今,有多少貪淫好色的人墮落在這個地方。

一層層白白的蛆覆蓋在這片沼澤地上,從遠看冷不丁還讓人以爲是層白霜。

我們走了很遠的路,繞過了這片沼澤,來到了一個山口,只見前方是一片茫茫的煤山,這片煤山上的煤全部都是那種細碎的煤塊兒,一看就是那種含熱量低,一點就有很大煙的那種。

一羣靈魂正在陸陸續的踩在上面往前走。

“達都!這是什麼地方!”我好奇的問道。

這是地獄的第二層,黑沙漠,凡是在時間說過謊話,搬弄是非,挑撥離間的人,都無法通過這片黑沙漠,他們會被這片黑沙漠吸乾所有的精魂,與這片黑山同朽! 慕桁冷硬的態度讓我感到心瑟,我明知道說再多他也不會回心轉意。

但我還是忍不住求他讓我留下。

“慕桁,我不走,你讓我留下吧?我知道我弱,可我真得放心不下你,尤其是你看到三面朝上的古錢幣後,臉色更是差得可以,讓我留下吧,我想跟你一起承擔未知的危險,那樣我的心纔會寧靜。”

我說着,聲音又有了哽咽,我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喜歡上這麼個面硬心也硬的男人,明明他那麼討厭我。

可我就是喜歡上了,他再如何對我,我也忍不住想和他在一起。

有點賤,可就是真實的我。

慕桁似乎很怕我哭,我這一哽咽,他的眼神就開始閃爍不定。

我見留下有些希望了,張開嘴就對着錢順兒的肩膀來了一口。

“啊――我去,你這小姑奶奶,屬狗的啊!”

錢順兒被我咬得疼了,立馬鬆開了挾制我的雙手。

我身體上沒了束縛,一下子就從錢順兒的身上翻了下來,一個箭步跑回到慕桁身邊。

慕桁對於我的行爲很是不滿,他瞪着我想說點什麼,卻被我後面的行爲堵了回去。

我做了我這輩子難得勇敢的一件事情,直到在未來的某一天回憶起來的時候,我都覺得非常得瑟。

我在慕桁即將開口的那一瞬間,突然踮起腳尖又仰起頭,在慕桁和錢順兒震驚的眼神中吻上了慕桁的脣。

“讓我留下來吧,只要能留在你身邊看着你安然無恙就好,我不會影響到你的任務完成進度的,留下我!”

我蜻蜓點水的吻了吻慕桁的脣,紅赧着小臉,卻是一本正經地望着慕桁。

慕桁顯然沒有預想到現在的我會做出那麼大膽的事情,看着我的眼神忽明忽暗,最後他眯着古井般的黑眸移開眼。

“錢順兒!看你幹得好事,讓你帶個人下山,連人都給跑了!”

看到他移開眼的時候,我以爲他是生氣了,害怕的聽到慕桁叫了聲錢順兒。

看傻了眼的錢順兒聽到慕桁的呼喊,他後知後覺地收回大張的嘴,卻是一臉曖昧的朝慕桁眨了眨眼。

“少爺,我在呢。我還以爲你進了溫柔冢,忘了我錢順兒的存在了。”

慕桁被錢順兒的話刺激到了,他冷冷地衝着錢順兒指了指我。

錢順兒聰慧的點了點頭,轉身又是要來逮我。

我沒想到慕桁這榆木疙瘩到這會兒還想弄我下山,我氣惱地逃走,往屋子裏跑。

我以爲往屋子裏跑,樑嬸子和劉大叔可以幫襯着我不被錢順兒帶走。

可我哪裏想到錢順兒看着弱,口才卻不是一般的利害,三言兩語就把樑嬸子忽悠的將我親自送給錢順兒帶走。

“小姑娘,聽你哥的話,不要鬧離家出走了,早點回家,免得家裏人擔心。”

樑嬸子熱忱的話張口就來。

可是根本就不知道錢順兒是忽悠她說的假話。

我怎麼可能是錢順兒的妹妹。

我焦急地在錢順兒的懷裏掙扎,掙扎了半天沒有掙扎出來後,我急了。

我急得小臉兒憋得通紅,被扛在錢順兒的肩膀,我還是不死心的叫着慕桁的名字。

“慕桁,我不走。慕桁,我不走,慕桁……”

慕桁大約是被我叫得煩了,忍不住出聲讓錢順兒放我下來。

“錢順兒,回來吧。她這拗性就是下了山也還會自己回來的。你也別走了,留下來保護她。”

我和錢順兒都沒想到慕桁會讓我留下來。

依着他以前的性子,他絕對不會輕易的更改自己的話。

他這是爲了我有所改變了嗎?

我怔怔地爬在錢順兒的肩膀上,明明是頭朝下該是我氣血翻涌到頭腦發懵的時候,可這回我就是清醒的憋着股開心的笑,於是衝着慕桁咧嘴。

慕桁看到我的展顏,卻是奇怪地撇開了他的俊臉,用他棱角分明的側臉對着我。

隱約的,我發現了慕桁對着我的那一側耳垂下方微微的泛起了紅。

我怔怔地看着那稀有的紅暈,好半天沒有再說話,直到慕桁感應到我火熱的視線往後院走去,我才驚喜地跳下錢順兒的身子,心中雀躍地追向慕桁。

“慕桁,我就知道你不會真得讓我離開的,呵呵……”

我開心地笑開了顏,在樑嬸子和劉大叔蒙圈兒的眼神中離開了前廳。

我太過開心了,急着離開,卻是沒有注意到身後詫異地立在原地的錢順兒。

錢順兒跟着慕桁沒有二十幾年也有十幾年了,往年都是見着少爺對誰都是冷面冷心的,除了對之後找回來的姐姐舒淺比較特殊點,我應該是第二個了。

我沒有看到忽然想明白的錢順兒一臉奸詐地摸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少爺這是紅鸞心動,桃花要開的節奏啊。好事,好事啊,我總算不用操心少爺會守着節操來禍害我了,哈哈哈……”

錢順兒忽然站在前廳當着樑嬸子夫妻的面笑得詭異,笑得大聲。

不僅樑嬸子夫妻嚇到了,我跑到後院去了都能聽到錢順兒那奸邪的笑,聽得我心底慎得慌。

我努力平復心底的慌亂,暗暗吐槽錢順兒的笑聲,心裏吐槽着,面上淡定的走向慕桁。

彼時的慕桁在院子裏不知道搗騰着什麼,左手手裏端着金砂盒,右手拿着硃砂筆,他正不停地在院子裏的牆上畫着我看不懂的福祿。

我想着,他是不是在畫什麼符陣,畢竟,他這趟上山是爲了完成任務來的。

“快到午夜,你還不躲屋子裏去。”

慕桁忙活着,忽然看到了我,他眯着眼睛不悅地瞪了我一眼,似乎對我出現在這裏很不滿。

我收起了被他留下來後的喜悅情緒,疑惑的盯着他。

“躲屋子裏去幹什麼?有危險?我可以幫你。”

我這話一說完就被慕桁送了個鄙視的眼神,緊接着他朝我身後打了個眼色。

錢順兒的身影立馬出現在我面前,他毫不客氣地拽着我進了樑嬸子臨時給我安排的住房。

他們那麼神祕兮兮的舉動,直覺告訴我,今晚不會太過安逸。 “啊咿呀喂……啊咿呀……喂!”一陣陣悠揚的歌聲忽遠忽近的在這片黑山上傳來,讓人有一種無比傷感的感覺!

“來吧,我們要趕路了!”達都道。

“等等!達都,我們是人不是鬼魂,會不會也受這些地獄條款的限制!”胖子問道。

達都意味深長的回頭衝胖子笑了笑,“難道你是那種喜歡挑撥離間的人嗎?”

“呸!臭屁丫的,你說誰呢!”胖子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達都也不生氣,還是保持着那副笑嘻嘻的樣子,轉過頭一腳踏在黑沙之上,緩緩的向黑山上走去。

“死胖子,你激動個毛啊!”看見胖子這麼的魯莽,我有些不開心,生怕他壞了大事。

“老馬,這老雜碎依然敢取笑我!”

“誰讓你嘴賤!行了別廢話了,我們繼續趕路!”我拍拍胖子的肩膀說道。

我們四個人緩緩的在這片一望無際的煤山上走着。說來也奇怪,雖然這漫山遍野的都是些細細的煤粉,但是我們的鞋子卻一塵不染,一點沒有沾染上灰。

走着走着,那一陣陣悠揚的歌聲再次傳來,這歌聲似乎有一種穿透力,讓心聽的很揪心。

“啪啪,”一聲聲皮鞭的聲音傳來,好像就在前方小山坡的後面,我好奇心起,加快了腳步,走上山頭往下看。

只見在這片煤山的下面,有一個很小的正方形的城池,裏面有一個類似於古堡的建築,但是規模不大,頂多算是個大點的別墅,城池的構造全部都是黑乎乎的煤炭,一羣頭上長着犄角,骨瘦如柴的妖魔,手持用脊椎骨做成的鞭子,拼命抽打着一個個赤裸着身體的靈魂。這些靈魂一個個揹着沉重的黑色石塊在往那個古堡裏面送。

“達都!這些人是幹什麼的,是這裏的陰兵嗎?那個小城堡是不是這一層地獄的衙門!”我好奇的問道。

達都緩緩的登上了山頭,附身往下看去,眉頭緊鎖的說道:“地獄裏只有魔鬼沒有陰兵陰將,所有的靈魂經過一個個地獄,會根據自己生前所犯下的罪孽,自動停留在某一層地獄受苦,如果能安全的走完地獄,那將到達嘆息之門,然後穿過嘆息之門到達天堂!”

胖子對達都似乎很有意見,他帶着調侃的語氣說道:“老爺子,你也真是有意思,我們問你早上吃的是什麼,你回答你早晨是騎自行車上班的,完全答非所問嘛!陛下問的是山腳下的那個小別墅是什麼的噶活,你就正面回答就可以了!”

胖子這次挺聰明的,拿我當擋面牌使了出去,反正這老達認我是陛下,不過話說回來,胖子所說一點也沒有錯,我確實是在問這個地方是幹什麼的,老達身爲臣子答非所問,確實有點曲解聖意之嫌!

這一招兒果然管用,老達低下頭輕輕咳嗽一聲說道:“那是這層地獄裏的惡魔,專門俘虜過往的靈魂在這裏做工,爲她建造宮殿,你們看見那些手持骨鞭的傢伙了嗎?那些都是她的兒子們!”

“她是這裏管事兒的?”我好奇的問道。

“陛下!臣說過,這裏只有魔鬼,並沒有管事兒的神祗,如果您要把他們理解成惡霸也對,在這裏欺壓盤剝過往的靈魂,其中最厚道的就要屬我們剛纔渡過冥河時的那個渡夫了,最起碼收錢辦事!”達都道。

“那他們都是什麼來歷呢?”我繼續追問。

“這個老婦人是原本是波斯帝國一個王妃,專門挑撥離間皇帝和臣子們的關係,造成冤案滔天,衆人敢怒不敢言!”達都無奈搖搖頭。

“我靠!那她不是應該化作黑沙嗎?怎麼還有本事在這裏作威作福的得瑟!”胖子十分的不解。

“呵呵,對她的懲罰就是變成魔鬼啊,因爲她太過於歹毒,所以只有魔鬼的身份才能跟她匹配!”達都解釋道。

胖子聽完以後,狠狠的往地上啐了一口,“孃的,我算是明白了,這做人啊,要做就做到物盡有其極!要壞你就壞徹底點兒,你們看看這個黑山,尋常的壞人只能做到又黑又臭,再厲害點兒是又黑又硬,像人家王妃這樣做到黑的發亮時,就能成爲魔鬼,非但不受罰,還能在這裏享受作威作福!”

達都對胖子的回答不以爲然,只是用一種憐憫的眼光看着他,那意思彷彿是在說,“你這個可憐的小傻逼!”

我沉思片刻後問道:“那我們在剛纔那片沼澤地見到的那個男人頭女人身子的傢伙,應該是千古第一淫蕩之人了吧!”

達都看了看我,會意的點點頭。

“陛下,我們要小心,若果一不小心激怒了這些惡魔,我們還要免不了一場打鬥!”達都提醒道。

“我靠!老達,你這人做事情太不靠譜了,怎麼還要做好戰鬥準備,你現在是在幹什麼呢你清楚嗎?你現在是在陪王伴駕,你怎麼能把蘇丹陛下至於這麼危險的境地,這些惡魔難道你就沒有買通好嗎?你沒有弄一些隊伍來搖着彩旗迎接,我也就不說你什麼了?居然還要我們這幾個大內侍衛陪着你深入險地,你這個官當的看是要到頭兒了!”胖子對達都呵斥道。

達都略微愣了一下,低頭向我說道,“陛下放心,臣一定保證陛下的安全!”

“算了吧,有本事上去就給我掐死幾個妖精讓我們開開眼!”胖子酸溜溜的應道。

“行了胖子,快別熱鬧了,咱們趕緊趕路!”我對胖子的表現感覺到很無奈,這傢伙平時挺謹慎的一個人,怎麼這次變得這麼不着調了。

我的話音剛落,只見一羣陸續登上黑沙山的靈魂已經走到了山坡後面進入了我們的視線,他們一個個面露恐懼,緊緊的挽住自己的黑袍,像是一個個受氣包一樣小步的向前走,那架勢還真有結伴過景陽岡的意思。

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到左邊的隱約有動靜,幾個手持骨鞭的小妖精從前方黑沙坡的下面蹦了出來,嘰嘰喳喳的亂叫。

這些小妖精長的一看就是西方人的面孔,所不同者就是鼻子略微的長了一旦,腦袋上有兩個犄角,一個個跟發育不良的似的,身材十分瘦小,他們吵吵着來到了這羣靈魂跟前,用手中的骨鞭一揮,就捲起了幾個靈魂拖着硬往煤山下面的走。

那些被抓住的靈魂立刻就哭喊了起來,但是無能爲力,只能任由這幾個小惡魔爲所欲爲,其他的靈魂看見這個情景也不敢多言,只是低着頭繼續趕路。

麗麗此時不知道是哪根兒筋不對了,嗖的一下子就衝了出去,用自己的尾巴捲起了六七個小妖精,用力一擰,那些小妖精立刻口吐鮮血,屁股下面腸子都被擠了出來!

“咳,你們不要多管閒事嘛,這些小妖精不敢動我們的!”達都顯得十分無奈。

麗麗冷眼看了一下他說道:“就你們花喇子模的人是人,這些無辜的靈魂就不值得搭救嗎? 一戟平三國 你這個人也太虛僞了吧,要想讓自己的老百姓得以解脫,你自己就應該是個有惻隱之心的人,而不是專門爲了自己的目的毫無憐憫之心的僞君子!”

麗麗最近的脾氣變得很大,這幾個妖精被麗麗給捲起後,馬上就跟進入了絞肉機一樣,被麗麗給擰的渾身所有的骨頭盡斷,爛肉直接從口腔和肛門流了出來。死相極慘!

達都嘆了口氣道:“即使你現在殺光了第二層的惡魔,馬上就會有一個墮落的靈魂來頂替這個惡魔的位置,地獄就是這個樣子,你不要指望能一勞永逸!”

麗麗白了他一眼道:“我們中國的妖精從來不做見死不救的事情!”

達都也無心跟麗麗吵嘴,只是嘆息的提醒道:“各位,我們要跟這個惡魔有一場廝殺了,你們都小心點,往後站!”

看那意思,老達已經做好了跟山腳下黑宮裏面妖精搏鬥的準備,既然麗麗已經把禍事給惹了,那隻好擦屁股了。

兩個小妖精的死訊彷彿瞬間就傳到了下面的宮殿離,我們立刻聽見一陣鬼哭狼嚎的殺豬聲從那個黑色小城堡裏傳來,接着就看見一個極胖的女人,滿嘴獠牙,腦袋上長了一根山羊般的犄角,穿着一身加肥的穆斯林服裝,手持一根狼牙棒,鑽出了黑色城堡後,叫喊着往山頭上衝。

胖子冷笑了一下道:“就這種貨色,老達你居然還不敢惹,你真是太慫了!”

在那個胖女人的身後,還有一羣黑不溜秋的黑色骷髏跟在後面。

還沒等老達出手,胖子就嚷嚷道:“今天這個跟肥豬一樣的娘們兒就交給胖爺我了,我給她刮刮油!”其實胖子是想在達都面露兩手,也別讓這個洋人妖精給小看了。

看見胖子主動要出手,達都先是愣了一下,也沒有多說話,神祕兮兮的卷好了長袍站在了我的身後。

胖子不慌不忙,從揹包裏掏出了小旗子,在黑沙地上一根一根的插,從胖子擺的陣法上我可以看出,他用的是六魂羅剎陣! 所謂的六陣羅剎陣是正清派的祖傳陣法,意在困住妖邪在六陣之中,受九幽羅剎啃食之苦,施法者的道術越高,陣中所召喚的羅剎就越來越厲害!

粗略數來,那肥婆娘加上自己帶的那些小癟三總共也就是十來個人,而後面那些長的跟爐灰渣渣一樣的骷髏也不知道應不應該作數。

麗麗抱住雙臂在一旁冷眼觀瞧,我則乾脆站在麗麗的旁邊掏出了一根香菸。

達都搖頭嘆氣道:“陛下,您和您的朋友不要太輕敵,這第二層的惡魔不是你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快拉求倒吧!”胖子不屑的說道,隨即將自己的陣法給激活。

六道金光在陣法之中熠熠生輝,裏面幻化出了無數個羅剎的影子,時刻準備把陷入陣中的對象給撕成碎片。

那胖娘們而嗷嗷的亂喊,確實讓人很心煩,頃刻之間她已經殺到了陣前,胖子二話不說,用手中的令旗一揮,一道金光就把那個胖婆娘給束縛住硬生生的往陣法裏拖拽。

其他若干個黑不溜秋的骷髏見此情景,都紛紛的站住,下頜骨張啓做驚愕狀。

“就他媽這點尿性!”胖子罵道,隨即又一次揮動令旗,那個娘們兒就被猛的一下子給拉進陣裏。

那娘們兒一進入陣法中,那殺豬般的嗷嗷聲馬上就小了很多,世界瞬間就消停了,胖子此時則是露出了猥瑣的笑容,他那笑容我最熟悉不過了,每次他虐待俘虜的時候就是這副德行。

一羣金光羅剎怪叫着衝向了那個婆娘,利爪和鋼牙拼命的撕咬,胖婆娘身上瞬間就多了無數道傷口。然而令我們驚愕的是,那些傷口裏面都不是鮮紅色而時跟周圍的煤山一樣的烏黑,彷彿這孫子體內全部都是煤砟子。

胖婆娘手中的狼牙棒拼命揮舞,一遇見陣法的邊緣地帶就會激發無數道火花,發出轟隆隆的驚鳴聲。

“這肥豬的身板兒真硬啊,這麼咬都無濟於事!”胖子有點惱火,隨即又掏出了一個金印加蓋在六靈之上,那些羅剎的速度變得更快,更加拼命的對那個胖娘們發起進攻。

麗麗看着胖娘們兒身後的那幾個黑色骷髏很不順眼,兩三條尾巴伸過去,一陣橫掃把它們瞬間打成了碎渣子。

我看戰鬥即將接近尾聲,無奈的笑了笑,如果說達都認爲這樣的水平就算時難對付,那麼達都的本事也沒什麼了不起,要知道,我這位胖朋友到目前爲止連十分之一的力還沒有出呢。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