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的事情完了他自然要跟去穆南樞身邊,他能出來這一趟已經是先生仁慈。

「好,以後你在哪我就在哪。」

「乖。」

一行人第二天就選擇離開,臨走之前將幾人放走,估計這一輩子他們都會有心理陰影。

離開這個小鎮,姐妹兩人心情複雜。

「小年,我會盡最大的力氣找到你們的父親。」

「我相信你。」

三人從中國飛到了巴黎,阿才暫時將兩人安置在了薔薇古堡。

經年好幾次都想要從他嘴裡問出穆南樞的動向,阿才什麼都可以對她說,唯獨這件事不能。

看著阿才又要離開,經年有些緊張,「你要去哪?」

「放心吧,我只是去先生身邊,也在巴黎,只要有空就回來,薔薇古堡是先生的地盤,會很安全的。」

經年敏感的聽出他話中意思,「那你的意思就是先生那邊並不安全?」

阿才腦中閃過那個人的臉,安全么?那個人比恐怖分子還要可怕。

不安全么?他暫時也不會對先生做什麼。

安不安全確實也不是自己能夠說了算的,阿才為了讓經年不那麼擔心。

「小年,你放心,先生最近在一處地方做一個研究,做研究的人你應該知道。

很少和外界聯繫,一心一意搞自己的研究,所以他那邊肯定是安全的。

我是他的人,自然而然要陪在他身邊,這也是我的工作。」

經年也找不出什麼漏洞,好像他說的沒錯。

「那你要早點回來。」

阿才輕輕抱了抱她,「好,我已經告訴甄管家給你們請家教學習英語和法語,你們姐妹兩就好好學習。

要是有什麼需要就告訴甄管家,如果想要外出,一定要記得帶人出門。

畢竟你們長得這麼漂亮,難免不會被壞人盯上,我不在的時候要學會保護自己知道嗎?」

「嗯。」經年小腦袋點了點,目送著阿才離開。

薔薇古堡很漂亮,在悠悠和經年以前的生活環境之中,這已經算是天堂了。

到處都種滿了薔薇花,是一個浪漫的國度。

經年拉著悠悠的手,「悠悠,過去的事情就不要想了,既然你自己已經做出了選擇,那麼就該好好過好自己的人生。

學會讓自己變得更優秀,說不定哪天和他相遇,他會對你另眼相看呢?」

悠悠抱住經年,「姐,我是不是很沒用?」

「誰說的,我妹妹漂亮又善良,是天下最可愛的人,可是悠悠,背景身份註定了一切。

你看咱們爸爸媽媽再怎麼相愛,最終還不是因為門第被拆散。

南宮家是大家族,先不說南宮離是不是能夠接受你的身份,他背後可還有其他南宮家的長者,他們思想陳舊,或許想的就是商業聯姻。

你沒有背景,長得再漂亮,那又有什麼用呢?與其到那時候難堪,不如一開始就斬斷情緣。」

悠悠當然也明白,只是心裡一直都放不下而已。

「姐,我想好好學習。」

「好,姐姐陪你。」經年給她鼓勁。

兩姐妹在古堡生活了下來,每天都安排好了滿滿的課程。

悠悠知道自己和南宮離相差太遠,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和他在一起,那麼她就努力變得更優秀,不是為了配上他,而是下一次見面,至少她不用那麼狼狽的逃走。

阿才回到穆南樞的身邊,看著整天呆在研究室裡面對著上千種藥物分析的穆南樞。

「先生,你休息一會兒,這種葯乃是逆天的,古往今來沒有一個人成功,你又何必逼迫自己快速完成?」

穆南樞手上的動作未停,「他窮盡一生只為研究這種葯,花費了幾十年的時間,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

如果我不能成功,到時候一定會刺激他毀掉一切,包括小柒兒。

阿才,我沒有退路,為了救她,我只能盡量配合他。」

阿才嘆息一口氣,誰曾知道,在這實驗室的眾人,竟然會有如此狂妄之舉。

如果這種藥物真的能夠出現,那將是震驚世界的事情。

也許他會被人捧為神醫、英雄、人類之光。

但這位英雄從頭到尾也只是為了一個女人。

「可是先生,就算是你想要快點成功,你也得顧好你的身體,你這沒日沒夜廢寢忘食。

要是下次顧小姐看到你瘦了,還不拿我和阿旺開刀?」

「我不餓,你先端出去吧。」

阿才無奈離開,其實除了穆南樞和那人之外,這個實驗室還有一百多人,都是世界上頂尖的醫學專家。

和男人一樣,都成了研究怪人,一心為了成功,一個個不修邊幅,做了數萬次的實驗。

這樣的日子阿才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奇迹會真的出現嗎?「

在巴黎呆了大半月,悠悠和經年學會了不少法語和英語。

悠悠也沒有一開始那麼悲觀,兩姐妹打算出去逛逛,這座浪漫之都,來了這麼久她們都沒有離開過。

兩人乘坐小船泛舟塞納河上,悠閑看著兩邊的建築物。

「姐,巴黎真的好漂亮啊!」

見到悠悠重新恢復了笑容,經年打心眼為她開心。

「是啊,這裡美得隨手一拍就是一幅畫呢。」

兩人有說有笑,她們的美貌吸引了兩岸很多遊客駐足觀看。

此刻塞納河邊一家高級咖啡廳,身穿香奈兒高級套裝的女人撫摸著手指上的戒指,優雅端起咖啡杯和對面的人交談。

直到下一秒視線中突兀的出現兩個紫瞳絕色少女,看著兩人的那個剎那,女人手中的咖啡杯毫無意識砸在了桌上,發出重響,引得周圍人的注目。

在這個紳士的國家,這樣的行為無疑是讓大家很吃驚的。

女人仿若未聞,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河上離開的少女。這是不是做夢?那兩個女孩兒…… 蘇錦溪緩緩將自己手放到了他的背上小心安撫著。

「別怕,我在。」

「轟隆隆!」又一道雷聲響起,司厲霆嚇得又往她懷裡扎了一下。

「媽咪,我怕!嗚嗚嗚……」

「霆兒乖,別怕,媽咪在呢。」蘇錦溪有些無奈的哄著他。

司厲霆雙手緊緊抱著她的腰際,強壯的身體在她瘦弱的懷中瑟瑟發抖,任人看到這一幕都會覺得可笑。

偏偏蘇錦溪笑不出來,她愈發感覺到司厲霆從心底深處表現害怕。

她一直都知道唐家有個私生子,但關於這個私生子的媽媽沒有人見過。

有人說他的媽媽是一個外國人,早就死了。

也有人說他的媽媽從事非法工作,後來想要搭上唐家故意懷上的孩子,唐家不認最後只有離開。

甚至有人說是唐老爺子給了她一筆錢,讓她遠走高飛。

不管什麼樣的說法都沒有從唐老爺子的嘴裡得到過證實。

他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唐家,要不是蘇錦溪機緣巧合的進了唐家,恐怕這輩子都沒有機會看到唐茗的這位三叔。

時間一長,很多人早就忘記了唐家還有這麼一位私生子。

由此看來,司厲霆的心上一定有著一道心理陰影,這個心理陰影伴隨著他長大,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消失。

「媽咪,你不要再離開霆兒了好不好?」司厲霆拽著她的衣角道。

黑暗中掠過一道閃電,蘇錦溪看到司厲霆臉上那惶恐的神色,他就像是黑夜中一隻無助的小獸,看著便讓人覺得心疼。

他應該是精神上受過極大的創傷,所以每次再出現那種場景就會刺激他。

這時候有人敲響了門,「爺,你沒事吧?」

是林均的聲音,蘇錦溪準備下床去給他開門,身體卻被司厲霆緊緊抱著不鬆開。

「他沒事,就是抱著我不撒手。」

「蘇小姐,拜託你一定要看住爺,一定不要讓他接近鋒利的武器,一定不要!」

蘇錦溪環顧四周,房間中並沒有刀刃一類的東西,「屋子裡沒有刀。」

「沒有刀就好,但是你也要注意一下不要讓他傷害自己,蘇小姐,拜託你了。」

「好。」蘇錦溪看到還沉寂在自己世界中的人,絲毫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蘇小姐,我一直守在門外的,有事情你就叫我。」

「嗯。」聽林均的這個口氣想來司厲霆每次到雷雨夜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蘇小姐,就麻煩你好好安撫他了,爺這個時候情緒很不穩定,你一定不要讓他做出自殘的事情。」

「自殘?」蘇錦溪看著自己懷中這個乖巧的大男人,她很難想象司厲霆自殘的樣子。

「是的,有一次爺差點死了,還好發現得及時。」

蘇錦溪輕輕撫摸著他柔軟的金髮,想著他還是一個小男孩的時候是怎樣的可愛和乖巧。

「媽咪以後不會離開霆兒了吧?」

「不會的,霆兒這麼乖,媽咪不會走的。」蘇錦溪已經很快適應了這個身份。

「媽咪真好,霆兒最喜歡媽咪了。」司厲霆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這個吻和平時不同,帶著一絲絲童真。

「霆兒乖,時間不早了,咱們該睡覺了好嗎?」蘇錦溪耐心的哄著。

「不嘛媽咪,我怕我一睡著了你就離開了。」司厲霆緊緊的抓著她的衣服。

蘇錦溪輕輕颳了一下他的鼻子,「媽咪不會走,專門在這裡陪著你,霆兒快睡吧。」

「那媽咪給我唱催眠曲我才能睡著。」司厲霆雙手摟著蘇錦溪的脖子撒嬌。

此刻的蘇錦溪已經入戲,都顧不得嘲笑懷中的男人。

「我不會唱催眠曲,要不然我給你講故事吧。」

「好耶,我最喜歡聽媽咪講的故事了。」司厲霆將頭埋在她的懷中。

「霆兒先躺下來,我馬上就給你講故事。」蘇錦溪扶著司厲霆躺下,司厲霆手指還緊緊拽著她的衣角。

「媽咪可以開始了。」

「在外太空的一個星球上有一個小王子,陪伴他的是一朵他非常喜愛的小玫瑰花……」

蘇錦溪的聲音很好聽,讓司厲霆聽著聽著就睡了過去。

直到他完全睡著,外面的電閃雷鳴再也無法將他吵醒。

「蘇小姐,爺睡著了嗎?」

「嗯,他已經睡著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那就拜託蘇小姐了。」林均這才放心離開。

蘇錦溪靜靜的看著在她懷中的大男人,外面只要一打雷司厲霆就會下意識的往她懷中一躲。

「媽咪……」司厲霆喃喃道。

「乖,我在。」

蘇錦溪害怕自己睡著了以後他會做出一些過激的衝動,一直睜著眼睛等到天亮,直到外面風聲小了她才睡去。

這一晚將會成為她最難忘的一晚。

翌日,溫暖的陽光透過窗欞灑落進來,床上英俊的男人睜開了眼睛。

鼻端是女人身上獨特的香味,再一看自己居然埋在女人的胸前,手放在她的腰間,就像是小時候依偎在母親懷中一樣。

昨晚發生的事情開始在腦海之中浮現,想著自己口口聲聲將蘇錦溪叫媽咪的模樣。

該死的,自己都幹了些什麼!

司厲霆頭一次幹了這麼丟臉的事情,下意識他就想要逃。

才剛剛將手給收了回來,蘇錦溪就睜開了眼睛看著她。

「霆兒……」

「不許這麼叫我!」司厲霆惡狠狠的威脅道,蘇錦溪瞌睡馬上消失,昨晚那個司厲霆已經消失。

「三叔……你昨晚……」

「不許提昨晚的事情!我命令你立刻忘記,給我刪除,馬上就刪除。」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