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gank的毛線?自己慢慢育吧。

好在林天和李相赫的基本功都相當紮實,在消耗的同時,對線也落下。

幾波下來的兵線沒有落後多少,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孤狼有些擔心被對面的打野抓住機會,李自豪卻是大聲笑着:“哈哈。沒事!讓天哥好好打!天哥玩的開心了!我們就贏了!”

林天笑了笑,若有所思。

的確,他剛纔是這樣打的。

悍妃難惹 主要是看在李相赫那瘋狂的不要命的勁頭上。

剛開始,林天本不想這麼樣打,可是越到後來。居然越來越不受自己的控制,局面自然而然就形成了。

兩人也有很高的默契,每一波的回城,都彷彿約定好了。

而且殘血之軀,林天和李相赫都不敢貿然上前。生怕被反殺。

生平第一次,李相赫眼中出現了濃濃的忌憚。

林天淡淡一笑,或許是第一波的時候,他想着是絕對可以帶走我的吧,沒想到自己也死了。

sk戰隊這邊,笨雞安穩的刷完野後,看見下路沒有什麼機會,上路也是穩健的不行,決定還是把節奏放在中路。

希望能打開中路的局面,他咳嗽一聲。笑着說道:“李相赫,你玩好了沒有?”

此時的李相赫表情似乎有些不服氣,看着再次殘血的自己,雖然瑞茲比自己更加殘血,不過安然無恙的在塔下補兵。

“哼!算你運氣好。”

李相赫在心中想着。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這應該是第四波了吧。”笨雞笑着道,“你要是再這樣耗下去,即使把瑞茲單殺了,你也就成爲了一個輔助了。”

李相赫有些沉默,沒有說話。

其他三個隊友聽了笨雞的話都覺得十分有道理。不過在sk戰隊,也只有笨雞纔會對李相赫說些什麼了吧。

而其他人,或許覺得都沒有這個資格。

“怎麼?他的等級和我一樣。”

“是啊,和你一樣,可你是條,他是瑞茲,再不濟,他還有一手大招開車呢。”

笨雞依然是笑着,他並不覺得有太大的問題,其實衆人並不知道,在sk戰隊裏,李相赫的小孩子脾氣是最大的。

也許是因爲李相赫身邊的光環實在是太大了,讓每個人都只記得他是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大魔王,卻忘記了他還是一個十九歲的少年。

李相赫輕輕的冷哼一聲,這次他緩緩的呼吸着:“下撥他沒有閃現,可以來抓。”

笨雞點點頭:“不過你要小心,你也沒閃現。”

“我還有一手疾走。”

“瑞茲也有。”

“你算的這麼清楚?” 豪寵甜妻:總裁,請剋制 李相赫側頭看着笨雞不解的問。

“當然,”笨雞淡淡的道,“你在中路胡鬧的時候,我一直在計瑞茲的技能bsp;?? 李相赫:“……”

或許在每個隊伍裏,都會有那麼一個人,默默的奉獻着,在最不起眼的角落裏撐起那個最耀眼的人物。

九分鐘,兩邊的人頭比仍然是一比一,除了開頭的人頭之外。再無其他的人頭入賬。

其中,下路互相拼了一波,朝陽用自己的雙招打出了對面adc燼和輔助塔姆的閃現。

總的來說,也是賺了吧。

不過因爲這把god戰隊的下路是女警加卡爾瑪,如果打不出優勢那就有問題了。

可是已經九分鐘了。sk戰隊的下路落後一點點,但是不多,燼的裝備也是跟上了節奏,完全沒有拖後腿。

反而是李自豪這邊幾次想要上前點人,被燼刻意留在手中的第四子彈打的痛苦不已。

孤狼和笨雞幾乎是同時在中路附近轉悠着。孤狼警惕的說道:“天哥,你沒有閃現,對面打野盲僧估計會來搞一波吧。”

林天點點頭:“沒錯,有這個可能,不過條也沒有閃現,他的大招還有大概……”

他低頭沉思片刻:“二十多秒的時間,另外,條的藍量只有一半了,頂多撐一輪爆,如果交大招的話,你把握一下,看看有沒有可能。”

孤狼點點頭,暗自感到心驚,剛纔經歷了那麼多次的對戰,現在依然還能夠記的如此多的東西真的可以說是很厲害了。

而且一般的中單頂多記下雙召喚。現在林天在如此混亂的情況下,將對方的召喚師技能時間,大招時間,藍量等情況都告知的非常清楚。

這樣的中單,能不讓打野非常舒服嗎?

能不讓打野多過來幾次嗎?

孤狼信心充足,在旁邊打f4,默默的看着條的情況,準備出擊!

他回想着剛纔林天的話,計算着條的藍量。

在看到他用一個q技能清理兵線之後,忽然眼睛一亮!

機會來了!

位置比較靠前啊!

孤狼狐疑的想天哥怎麼不提醒?或許是因爲沒有看到吧。

於是孤狼不再遲疑。直接開着大招衝了出去!

國際解說們快說道:“噢!人馬開大了!已經衝出去了!這波……要打起來了!”

“噢!這是繼兩邊中路的對抗之外,又一次的中野對抗嗎?哈哈!太激烈了!”

“李相赫的條狀態有點不好啊,感覺會出事的。”

“人馬衝了過去,這個位置,還可以……怎麼說?”

條並沒有閃現,此刻無法躲避人馬的大招距離!

怎麼辦!?

孤狼剛覺得有機會……可是忽然從對面防禦塔的後面居然衝出來一個盲僧!

“我靠!”孤狼大驚,盲僧居然在這裏!

林天眉頭微皺:“小心盲僧的迴旋踢!”

孤狼咬咬牙,看着自己已經大中條了,這波再不上就是虧了,於是狠狠的朝着條踢了過去!

與此同時。林天眼疾手快,剛準備e技能起手率先秒殺條的瞬間……

盲僧q過來了,他q在了人馬的身上。

隨後二段q到了人馬這裏,反應非常快的摸眼拉近了距離!

居然是直接一個r閃將林天的瑞茲踢了過去!

盲僧的操作往行雲流水,觀衆們看的是激動不已,吶喊着!

根號焦急的說:“這個盲僧,這的賊!”

“二段q接眼,接r閃!我去!爲了殺林天,笨雞可真拼命啊!”

盲僧的這個操作,非常儘快。林天沒有閃現,根本無法躲避!

在瑞茲被踢過去的時候,條開啓了疾走,一遍與人馬糾纏,一遍拉出了一個大招。隨後狠狠的將人瑞茲給拉了過來! ,!

“林天的瑞茲傷害還是很可觀的,”橘子姐目光一直定在畫面上,一邊說道,“感覺是有機會換掉盲僧的啊,就看瑞茲的操作怎麼樣。 ? bsp;?? 瑞茲打出一套之後也不貪心,直接繼續向後走,並且躲開了條的一個魔偶攻擊!

笨雞氣的半死,不過沒有辦法。技能空了,沒辦法接r閃,否則瑞茲直接就死了!

可是就當這個時候,他更加沒有想到瑞茲會反打,而且一套技能打的自己是生不如死!

傷害,居然這麼高?!

李相赫淡淡的道:“這段時間大家一直在育,裝備自然就起來了,不用擔心,我來了。”

李相赫的條大招是空了,可是傷害依然很高,他等待着下一個q技能的刷新,準備配合盲僧一局擊殺。

不過在他等待cd的時候,林天的瑞茲再次反打!

走一會兒,停一會,打一會兒……

距離與條和盲僧把握的非常好!

一下e加q技能,一下平a加q技能。每一套技能扔在盲僧的身上,後者都有些扛不住!

林天利用疾走的時間,將中單ap類型的拉距離打人,做的非常到位!

迎來了滿堂喝彩!

國際解說們也是讚不絕口,看着瑞茲瀟灑飄逸的走位和不斷的攻擊,此時看的人是賞心悅目。

根號激動的說道:“瑞茲的距離把握的非常好這個位置,打一下,走位一下,讓盲僧和條根本就碰不到自己,真的很厲害!”

“這個疾走開的是價值千金啊,而且瑞茲也是這種適合拉開打的英雄,在這種拉車戰,即使是兩個人,瑞茲也有一戰之力!”

“看不出來啊,林天居然將瑞茲玩的這麼溜!這個英雄改版之後一直有很多人去嘗試,可惜有些都失敗了的。”

“應該說是改版之後的瑞茲不好練,否則大家也不會在世界賽版本不去拿出來了。”

所有的觀衆們在瑞茲極爲瀟灑飄逸的走位中驚歎不已,歡呼聲連連。

只見瑞茲本身血量沒有怎麼下滑,但是盲僧的血量下滑的十分厲害!

笨雞十分無奈,但是疾走的持續時間有十秒。現在才過了五六秒的時間,自己的血量就下降了一大半。

再這樣下去,先沒把瑞茲殺死,笨雞就先陣亡了。

此刻。李相赫的加技能cd終於是好了,二話不說給盲僧套上了一個加,這回笨雞不再繼續用q技能去試探了,而是直接摸眼拉近了與瑞茲之間的距離。

隨後直接一個r技能踢了過去!

近距離的神龍擺尾。是擺脫不了的。

林天也沒有指望在這段時間不被盲僧踢中,只見盲僧踢過來之後,隨後緊接着一個q技能!

“砰!”

q技能天音波穩穩的落在了被擊飛的瑞茲身上,並且標記了。

“糟糕!” 我欲吞天 橘子姐焦急說道,“這波rqq要是打出來的話,恐怕瑞茲的血量下降的厲害,再加上後面的條,感覺林天有點危險了。不得不說。笨雞這個盲僧,真的很老道啊。”

現場的觀衆們看的也是目不轉睛!

就在這個時候,笨雞二話不說直接再次按下了q技能,二段q技能飛了過去!

可是……

林天的反應讓大家震驚!

在盲僧二段q技能飛來落地的瞬間,林天已經按下了閃現!

“噌!”

第一時間與盲僧拉開距離!

一般情況下,如果盲僧二段q技能飛來的時候,閃現交的早就把盲僧一起帶過去了,到時候仍然要面對盲僧的進攻。

而在盲僧落地的瞬間交出閃現。就會瞬間拉開距離,讓盲僧接下來的技能沒辦法攻擊到你的身上。

當然,這個時間點要把握的非常精準,否則,失敗率將會非常的高。

此時林天手飛快的閃現拉來了距離,隨後一個e技能狠狠的將盲僧定住!

第二次定住了!

笨雞心中一緊,沒來由的感覺到不好!

果然,瑞茲起手一個e技能之後,打出一個負荷!

“轟!”

高額的傷害將盲僧的血量壓的非常低!

李相赫趕緊上前給出護盾,並且也開啓了疾走,沒辦法,條本來就在盲僧的後面。之前瑞茲開啓了疾走,就更加追不上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林天的瑞茲忽然不再繼續前走,而是停下來一下平a落在了盲僧的身上,隨後q技能出手!

“砰!”

“我的天!法術暴擊!”國際解說們一陣驚訝。

隨後眼看着還有三四百血量的盲僧被瑞茲一個q技能暴死了!

盲僧……陣亡了!

而且是笨雞的盲僧!

被李相赫和笨雞兩人追的窮途末路的瑞茲居然反手就將盲僧給滅掉了!?

我的天!這……

“吼!!!”

臺下的觀衆們一陣陣的歡呼着,激動的吶喊着,對瑞茲這波操作十分讚歎!

“噢! 監獄歸來當奶爸 fad真的厲害!一打二,現在居然反殺掉了一個!”

“是啊,我想他現在比我們的法王x也不相上下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