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一說來,倒是讓楚雲鶴有些不好意思來,連忙說著:「芝芝,沒事的,我可以的。」

「既然這樣,就麻煩你了。」說完此話的蘇慕芝,雙頰變得通紅了起來。

「把菜遞給我吧。」楚雲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

「你還是跟著我吧。」還是不忍心的蘇慕芝,說完后,便去上菜了。

劉星河壞笑的看向蘇慕蓮,打趣的問道:「慕蓮,你不會覺得讓我幫忙,有些不好意思吧?」

蘇慕蓮很不客氣的朝他翻了一個白眼,毫不客氣的把手中的鴨腸遞給他,吩咐道。

「我對你還用客氣嘛?樓梯口的那一桌,送過去!」 劉星河故作委屈的嘟起嘴巴,端菜送了過去。

而店鋪外不遠處,一個撐傘的男人被方才那一幕阻止了腳步,複雜的表情變得沉重不堪,將手中的盒子緊緊一握,隨後轉身慢慢的離開了。

誰也沒有留意到程傲然的來過。

忙了幾個時辰,店也打烊關門了,劉星河和楚雲鶴幫著兩姐妹收拾著裡面的殘局,忙活好久才收拾完。

「今日多謝你們二人了,坐下來吃塊糕點再回去吧。」蘇慕蓮感激的看著二人,笑說道。

劉星河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慕蓮,不用了。」

「那就喝杯茶再回去吧。」蘇慕蓮也沒有堅持,說著。

蘇慕芝巴不得楚雲鶴能多待一會兒,不等二人回話,便熱情的說著:「我去給你們斟茶。」


楚雲鶴看著熱情的蘇慕芝,自然不好意思的拒絕,道謝后便坐下了。

「雲鶴你今天辛苦了。」端來茶的蘇慕芝,將第一杯遞給楚雲鶴,嬌羞笑道。

楚雲鶴也不好意思的接過:「小事一樁。」

蘇慕蓮看著兩人的模樣,像極了情竇初開的高中生,雙方帶著羞澀,將那種情感保留在心裏面不說出來,卻雙方又明白。

「二姑娘,你這話說得偏心了,我今兒也做了許多事,可不比楚雲鶴少,怎麼我不辛苦嗎?」劉星河故作不悅的嘟起嘴巴,調侃起二人來。

蘇慕芝的臉頰更加一紅,連忙將茶端到他的面前,說道:「劉公子自然也是辛苦的。」

蘇慕蓮忍不住笑了笑,這見色忘姐。

次日,雨終於停了,而斜對面的店鋪依舊緊閉著,蘇慕蓮著實不放心,於是打包了一些點心。

「姐姐,你這是幹什麼呀?」伸了一個懶腰出來的蘇慕芝,看著裝著點心的蘇慕蓮,好奇的問道。

蹙著眉頭的蘇慕蓮,滿臉擔憂,低聲說道:「程傲然已經有好幾日都未開門了,我這心裏面不放心,所以打算去看看。」

她不說,蘇慕芝還未發現,仔細想想好像從蘇慕芳跳崖之那日之後,便沒再營業,那日,不正是劉星河硬闖而來,碰見兩人在屋中聊天嗎?

蘇慕芝當然知道程傲然生氣了,於是上前詢問道:「姐姐,問你一個事兒?」

「什麼?」蘇慕蓮見她表情嚴肅,反問道。

「程公子和劉公子你更在意誰一些?」蘇慕芝小心翼翼的問道,生怕自己撮合錯了人。

蘇慕芝聽后,腦子裡面隨即浮現的是程傲然的身影,隨即輕輕敲了敲她的腦袋,嗔怪道:「你這小腦袋,一天胡思亂想什麼,我現在無心談婚論嫁。」

蘇慕芝不滿的嘟起嘴巴,說著:「可是他們兩人都這麼明顯了,姐姐你不會看不出吧?」

「劉星河是喜歡我,可我只把他當做朋友,而且曾告訴過他我的想法,至於程傲然……」蘇慕蓮的聲音漸漸變小,對於他,總是說不出的情感,「他不過是救我兩次命的人。」

聽到這樣回到的蘇慕芝,忍不住微挑眉頭,見他不在意的模樣,反正她是不相信的。

「不跟你說了,我先走了。」蘇慕蓮趕緊轉移話題,說道。

來到小木屋外,見院子裡面沒有一個人,她也沒有貿然而進,則是站在木柵欄外,大聲喊道:「程傲然!程傲然!」

可從屋子裡面出來的人卻是程修節。

「程伯,程傲然在家嗎?」蘇慕蓮朝他開心的揮揮手,著急的問道。

走近后的程修節,搖頭說道:「他去練武去了,怎麼了?」

「他已經有幾日都沒去鎮上了,心中擔心,所以來看看嘛。」蘇慕蓮不好意思的笑說道,將手中的點心遞給程修節,「程伯,我帶了點心來。」

並沒有拒絕的程修節接過後,道了謝,說道:「進來坐一會兒吧。」

蘇慕蓮笑嘻嘻的說道:「沒事兒,我去找他。」說罷,不等程修節回答,便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來到屬於二人的秘密基地,遠遠地便看見程傲然揮舞著長劍,氣勢雄厚,不免有些看得入神了。

待他長劍一收,蘇慕蓮緊接著鼓掌叫好,程傲然這才意識到她的到來,可是並未理會他,而是走到大石頭前拿起水壺解渴。

「程傲然,這幾天你為什麼沒有去鎮上?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蘇慕蓮關心的詢問道。

程傲然淡淡的回答道:「我本就不喜歡鎮上的生活。」

「你那鋪子每個月這麼貴的租金,若是不營業的話,豈不是要虧嗎?」蘇慕蓮當然感受到了他的冷淡,有些難過的反問道。

程傲然面無表情的看向蘇慕蓮,冷聲回答道:「所以我打算不再續租。」

「啊?」蘇慕蓮驚訝的睜大眼睛,著急的問道,「為什麼?」

程傲然沒有回答,而是側過身,面不改色的說著:「若蘇姑娘沒有其他的事,就先離開吧,我還要練武,而且被旁人看見,也是不好的。」

對於程傲然的態度,蘇慕蓮非常氣憤的跺跺腳,冷哼一聲,說道:「喂!到底怎麼了?是不是我哪裡得罪你了?你倒是告訴我呀!」

「我跟蘇姑娘又不熟,怎會有得罪一詞之說呢?」程傲然輕聲冷笑,反問道。

這句話讓蘇慕蓮很驚訝,心裡莫名的感到酸楚和痛苦,跺跺腳,不滿的低吼道:「程傲然,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呢?」

「我住在山裡十七年,從不結交朋友。」看著她生氣的程傲然心裏面自然不痛快,可還是這樣說了出來。

蘇慕蓮冷笑,點頭自嘲:「看來是我自主多情了,程傲然,你可以的!」

果然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程傲然見她難過,本想上前安慰,可又強行忍住,繼續裝著高冷。

「作!」蘇慕蓮瞧他這模樣,心中的憤怒最後化為這一個字,跺腳低罵。

程傲然知道她生氣,藏於袖中緊握著的雙拳一直克制住想要上前安慰的心,故作冷冰冰的望著她。

蘇慕蓮瞪了他一眼,朝他冷哼一聲。

「我再也不會理你了!」 怒氣沖沖回到點心鋪的蘇慕蓮,走進後院往石凳上一坐,倒著茶,氣憤的喃喃自語:「有什麼了不起的!還高冷!你以為你是霸道總裁啊!作!還不熟,不熟就不熟!」

蘇慕芝聽著她說的一通,雖然有些不解,但是她能看得出來,程傲然一定惹她不高興了,於是上前坐在旁邊,打趣詢問:「姐姐,程公子為什麼不來鎮上呀!」

「我怎麼知道?我跟他又不熟!」蘇慕蓮冷哼一聲,十分不悅的說著,隨後端起杯子一飲而盡。

蘇慕芝忍不住偷偷一笑,她算是看明白了,蓮姐兒的心,更在意的就是程傲然,只是自己沒有意識到而已。

蘇慕蓮意味深長的點點頭,說道:「那好吧,對了姐姐,咱們鎮上的王媒婆,想給你介紹對象呢!」

「相親?」蘇慕蓮愣了愣,納悶的詢問道。

蘇慕芝點頭回答:「對啊,王媒婆是個熱心腸,見你年紀大了,就尋思著想給你介紹一位。」

最討厭相親的蘇慕蓮連忙揮揮手,不滿的說道:「不去不去,我下個月才滿十六,哪兒大了?王媒婆是想從我身上收中介費吧?」

蘇慕芝聽后,也贊同點頭,說道:「放心吧姐姐,我當場就拒絕了,哪怕是要嫁人,這左一個程公子,右一個劉公子,哪一個不比她王媒婆介紹的強多了呀。」

蘇慕蓮聽后,氣憤的拍了拍石桌,不滿的提醒著:「以後不準在我面前提起程傲然的名字,我跟他不熟!」

「是是是,不提了不提了。」蘇慕芝見蓮姐兒發火,連忙點頭順應道,可嘴角的笑容也一直掛著。

這兩人是有戲。

蓮姐兒的點心鋪生意越發的好了起來,轉眼間變過了半個月,已經是八月下旬,期間蘇慕蓮一直研究店鋪的營銷戰略,將程傲然這個人拋在腦後了。

「姐姐,大事不好了。」只見蘇慕芝慌慌張張的跑了回來,急聲說道。

蘇慕蓮不慌不忙的抬起頭,不免蹙眉嗔怪著:「有什麼事好好的說,瞧你這冒冒失失模樣,怎麼了?」

「鎮上突然搬來富家公子,打算在這裡開點心鋪。」蘇慕芝用袖子擦去臉上的汗水,走到蘇慕蓮面前,說道。

「開就開唄,你怕什麼?」蘇慕蓮並未在意,絲毫不放在心上,回答道。

「據說這富家公子在朝廷裡面有人,知縣大人都要敬他三分,而且他把鎮上所有點心鋪都吃掉了。」蘇慕芝著急的解釋道。

蘇慕蓮一聽,手上的動作也停頓下來,看來來者不善啊。

這個時候,只聽見從外面傳來兩個男人的對話聲。

「就這是鎮上生意最好的點心鋪嗎?」是個年輕男人的生意,聽上去十分囂張,不屑的詢問道。

「李公子,沒錯兒,就是這裡了。」緊接著是知縣的討好聲。

蘇慕蓮聽了,心頭不免鄙視,這知縣也變成了討好狗。

隨後只看見一群人走了進來,帶頭的男人一襲蜀錦華衣,上面的圖案都是銀絲搓捏而綉,那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也十分昂貴。

這個男人看上去不過二十多歲,長得雖然不賴,可渾身上下充滿了地痞流氓的氣質,與這份衣服十分不合,身後也跟著幾位隨從。


「知縣大人。」膽小的蘇慕芝當然有幾分害怕,朝著知縣笑了笑,然後躲到蘇慕蓮身後。

面無表情的蘇慕蓮,並未起身,嘴角揚起一抹冷笑,打趣的問道:「知縣大人帶這麼多人來,是想拆了我的家嗎?」

知縣大人低聲嗔怪道:「蘇姑娘,這位是李民安少爺,是朝廷秦侯爺的侄子。」


蘇慕蓮心中恍然大悟,怪不得這麼囂張跋扈,原是關係戶,隨後目光轉移到李民安身上,上下打量一番,笑問道:「不知道李少爺有何貴幹?」

「放肆!見到李少爺,還不行禮問好。」李民安身後的隨從,不滿的圓目怒瞪,低吼道。

蘇慕芝害怕得抓起蘇慕蓮的胳膊。

而蘇慕蓮並未被嚇到,更是發出冷聲一笑,說道:「李少爺是豪門貴族,我不過是一介貧民,從未見過什麼京城少爺,失禮也是情有可原,倒是你這麼一吼,卻給你主子丟臉!」

一進來的李民安就打量著蘇慕蓮,渾身的氣魄,沒有一絲恐懼,像是女中豪傑,說起話來也是張弛有度,一點兒也不想平民女子。

「住嘴!」李民安對著身後的人,怒罵道。

蘇慕蓮站起來,冷聲詢問:「李少爺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蘇姑娘,如今我搬遷到清遠鎮居住,打算在這裡開家點心鋪,還望蘇姑娘能夠多多指教。」李民安嬉皮笑臉的說道,可是笑里又藏刀。

蘇慕蓮冷嘲著:「李少爺真是謬讚了,你是皇親國戚,宮中御膳房的糕點想必吃得也不少吧?我賣的不過是市井之物,怎入得了李少爺的法眼呢?」

李民安對蘇慕蓮有過調查,本是傻女,可幾月前不知怎的,就變聰明了,而且也變得漂亮,一人撐起點心鋪,可以花樣百出的做出糕點來,深受清遠鎮百姓的喜愛。

而這些糕點是從未有人做過的,就連皇宮裡面也沒有,所以此次前來,一是為了學習她的糕點,二來是做做副業。

「這清遠鎮周圍誰不知道蘇姑娘點心鋪的糕點是最獨出心裁的。」李民安笑嘻嘻的說著,「只要蘇姑娘願意到我的點心鋪來,我絕對會給蘇姑娘豐厚的月銀。」

隨後只見他比了一個數字,這個數字讓兩姐妹都吃驚不已,畢竟點心鋪每個月賺得錢,都沒有這麼多。

然而蘇慕蓮並沒有妥協,畢竟這不是錢多少的問題,而是尊嚴問題。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