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情況極為少見,甚至都讓芙蓉起了收服的心思,可現在雙劍鞘卻是一反常態,這讓她有一些不好的感覺。

「這與榮譽無關。」雙劍鞘的眼睛盯著芙蓉,「我不接受你的幫助,純粹是因為你的危害比海之王閣下來得還要大。」

「你說什麼?!」芙蓉驚訝地叫出聲來,就連小智也感到意外。

雙劍鞘可不管兩人的反應,繼續說道:「如果說海之王閣下是一劑慢性毒藥,那你就是會立刻致人於死地的劇毒,從我接觸到你的那一刻起便感覺到了,你將來的某個行為會對世界造成嚴重的危害。」

「胡說八道!」芙蓉咬著牙,努力壓抑心中的怒火。

「我沒有胡說。」雙劍鞘認真地解釋道,「你也是擁有王之素質的人類,所以我的感覺不會出錯,可能並非你的本意,但那些都無關緊要,現在比起海之王閣下,你才是我應該先解決的目標。」

「啊啊啊!真是夠了!」

芙蓉憤怒的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滾滾黑煙從四面八方匯聚到競技場,接著落在觀眾席上,竟是化為了一隻只幽靈系精靈。

「你這把破劍也好,那個臭小鬼也罷,現在擺在你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在你們之中決出一個勝利者,要麼就被我的夥伴撕成碎片!」.. 小智沒想到雙劍鞘變風向的速度會這麼快,前不久還和他一副不死不休的樣子,轉眼間卻又盯上了另一人。

更令小智意想不到的是,芙蓉的反應為什麼會這麼大,隨便被講兩句就爆發了,這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海之王閣下,似乎我們倆得聯手了。」雙劍鞘望著四周圍密密麻麻的黑影,語氣顯得很是沉重。

「聯手?」小智表情怪異,「就憑你的實力,你倒是說說看你有個什麼用。」

根據系統的資料,眼前這些幽靈系精靈大多在高級和精英級之間,其中有幾隻達到了天王級,恐怕那就是芙蓉的主力隊伍。

然而雙劍鞘最多只有準天王級,雖然已經不算弱了,但和對面比起來還是有點差距的。

雙劍鞘鬱悶地道:「我也是沒辦法,在神殿里呆了那麼長時間不動,實力退化了許多,不然你早就被我幹掉了。」

「吹牛,你忘記自己被砍成幾段了?」小智鄙視的眼神看著雙劍鞘。

「我承認我是打不過那個奇怪的傢伙,但如果是在我全盛時期,繞開它把你殺掉還是能夠辦到的。」

「切,現在隨你怎麼說都行了。」

「夠了!」芙蓉實在聽不下去,大吼道,「你們兩個有完沒完!快點給我選,再磨蹭下去我來幫你們選!」

「對啊對啊,快打快打!」

「再不打的話就變成我們打你們了!」

「你說我們待會要把他們撕成幾片才好呢?」

觀眾席上的那些耿鬼、鬼斯通嘻嘻哈哈地叫罵著,還變出可樂、爆米花等零食,大口大口往嘴裡塞,真把自己當成觀眾了。

雙劍鞘沒有答話,只是默默地擺開了攻擊架勢,這卻並非是對著小智,而是四周那些幽靈系精靈。

小智看了看它,奇怪地道:「你是不是還沒搞清楚狀況,以你的實力,這麼做毫無意義。」

「我明白,但有些事必須去做。」雙劍鞘堅持道,「現在這個女人的危害比你大得多,我要先在這裡消滅她,回到現實后再殺掉她。」

小智聞言有些無語,這個雙劍鞘說話也未免太直白了,在當事人的面前這麼說真的好嗎?

不過芙蓉這回倒沒有生氣,只是聲音低沉地道:「雙劍鞘,我是不是該提醒你一點,我們人類在異次元空間是不會死的。」

「這我當然清楚,所以我不是說了,回到現實后再徹底殺掉你。」雙劍鞘認認真真地回答了,可說出來的話卻是能把人氣死。

「很好!那你們就去死吧!」

說罷,芙蓉一揮手,那些幽靈系精靈頓時一擁而上,從四面八方撲了過來,遠望過去整座競技場就好似被黑霧漸漸吞噬一般,直至再也不見蹤影。

「海之王閣下,請您退到我的身後!」

「說什麼傻話呢,我們又不是站在角落裡。」

面對數量如此眾多的敵人,哪怕以雙劍鞘的性格都難免緊張,可小智卻還有心思吐槽它。

眼看著那幫傢伙就要撲上來,雙劍鞘正要拚死一搏,這時遠處傳來轟隆隆的巨響聲,大地也隨之微微顫動。

芙蓉一愣,眼睛下意識地看向那邊,隨即一下子張大嘴巴,臉上充滿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目光所及的天際處,原本空無一物的灰色平原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股數十米高的海浪,正往競技場的方向奔騰而來,那氣勢彷彿是要將所有的東西都吞沒進去。

「海、海嘯?」芙蓉感覺自己快發瘋了,「這裡連海都沒有,怎麼可能會有海嘯啊!」

「是啊,這裡連石頭都沒有,怎麼可能會有競技場呢。」小智淡淡地笑著,心想總算是賭對了。

按照芙蓉之前所說,異次元空間是靈魂的世界,她能變成巨人是靠自己的想象力,換句話說這座競技場很可能也是想象力的產物。

既然如此,那就說明其他人也能辦到同樣的事,小智是沒有經過訓練,但他的精神力強大無比,再加上擁有海之王的力量,幻想出一道海嘯實在是再簡單不過。

「是你搞的鬼?!」芙蓉猛地低頭瞪著小智。

「當然,你以為海之王這個稱號只是叫著玩玩的?」

很顯然,聯盟對於小智的情況並不是完全清楚,或許他們在哪本古籍上翻到過對於海之王的描述,但也只是僅限於此。

「你這傢伙!」

芙蓉怒氣沖沖,抬起腿跨進競技場,想要直接一腳踩死小智,誰知一眨眼的功夫,海嘯已經近到跟前,數十米高的巨浪無情地拍打了過來。

「啊!」芙蓉一個沒站穩,不小心倒了下去,壓垮了底下無數的精靈和建築物,原本封閉的競技場頓時多了個大缺口。

本來只是為了好玩才變成的巨人身體,此時卻是給了芙蓉極大的負擔,倒在地上連站都站不起來。

與此同時,海水淹沒了整座競技場,雖然這沒什麼,畢竟在異次元空間是不需要呼吸的,即使人類也同樣如此。

可真正的問題是,洶湧的海浪將較為弱小的精靈都沖走了,原先數都數不清的幽靈大軍,現在僅剩下小貓兩三隻而已。

「哼,總算清靜了點。」小智拍了拍手,對於眼前的戰況十分滿意。

目睹了全過程的雙劍鞘目光獃滯,好半天才佩服地道:「海之王閣下,您真是……太厲害了。」

或許厲害這一詞並不足以形容,可除此以外,雙劍鞘也想不出其他合適的詞了,小智甚至能做到讓海水完全避開他們兩個。

這或許聽上去簡單,可要在異次元空間創造出某樣東西,那必須得在現實中有真實的案例,而且你自己得先要相信才行。

芙蓉靠著常年對自己進行催眠才稍微有點成就,即便如此也已經很不錯了,可像小智這樣直接創造出海嘯,那實在是太過誇張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海水漸漸退去,芙蓉變回了原來的大小,嘴裡正一口一口地往外吐髒水。

雖然在異次元空間人類是不需要呼吸的,但這吸氣的習慣卻是被身體牢牢地記住了,她只是稍微不留神就被灌了一肚子水,這感覺別提有多難受了。

「你這混蛋!」芙蓉用胳膊撐起身子,惡狠狠地瞪著小智,「我今天非讓你死在這兒不可,到時候回到現實再把你的醜態拍下來,發到網上去讓你出名!」

「在說夢話之前,先看看你的幽靈大軍還剩幾個吧。」小智無奈地瞄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傻子似的。

芙蓉冷笑兩聲,站起來說道:「我勸你別高興太早,只要我願意,你今天是死定了!」

「是嗎?」小智的表情更無奈了,「既然這樣,那就別浪費時間了,有什麼招數都使出來。」

「呵呵呵,用不著那麼麻煩,我什麼都不做就行了。」芙蓉雙手抱胸,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小智實在搞不懂她哪來的自信,難不成這個傢伙還真有什麼未知的底牌?還是說單純地在唬人?

「看來你還是不明白啊。」芙蓉裝模作樣地搖了搖頭,「算了,考慮到你之後的下場會很慘,我就勉為其難地告訴你好了。」

說著,芙蓉無視小智冷冰冰的目光,自顧自地指出一根手指來:「首先你要明白一點,在這個異次元空間是沒有時間這個概念的,就算在這裡呆了一百年,外面也是連一秒都不會動。」

小智聞言心中一動,突然升起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只見芙蓉伸出第二根手指,接著說道:「第二點,要想離開異次元空間,要麼是死亡后強制回歸自己的身體,要麼就是靠自己的能力自由出入。」

「也就是說……」小智猛地想到了什麼,欲言又止。

芙蓉冷冷一笑,代他說了下去:「也就是說我要是不帶你出去,那你只有兩條路可走,要麼自殺,要麼就被困在這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直到發瘋為止!」

小智愣了愣,接著低下頭,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而芙蓉見他這幅樣子,還以為他是害怕了。

「怎麼樣,服了吧。」芙蓉不禁得意起來,「不過你要是肯跪下向我求饒,我說不定還會考慮考慮,讓你少出點丑哦。」

話雖如此,她可沒有兌現承諾的打算,就像貓捉到老鼠后並不會立刻吃掉,總是要先玩弄一番。

可對方的反應卻有些奇怪,既沒有破口大罵,也沒有苦苦哀求,而是一副……很苦惱的樣子?

「唉。」小智深深地嘆了口氣,「我的底線本來就已經很低了,可為什麼總有人還要逼我去降低它。」

芙蓉呆了一下,接著猛然想到什麼,連忙閉起眼睛集中精神,想要離開異次元空間。

可惜小智早有猜到,他幾乎是想都不想,一把抓起身旁的雙劍鞘,用力朝著芙蓉扔了過去。

「啊!」芙蓉慘叫一聲,頓時跌倒在地,左腿上血流如注。

「怎麼了。」小智上前幾步,皮笑肉不笑地看著芙蓉,「就這麼丟下我一個人走了,未免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芙蓉摸著腿上的傷口,惡狠狠地罵道:「少說廢話!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帶你出去!大不了我們到時候互相看笑話!」

「呵呵,那種變態遊戲你還是找別人去玩吧。」小智蹲下身子,右手按在芙蓉的傷口處,嘴角浮現出一抹詭異的微笑。

「有我在,你是死不了。」

話音剛落,小智的手上突然燃起一股白色火焰,芙蓉還以為對方是想用新的方法折磨自己,都已經咬緊牙關做好心理準備了,誰知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到來,只是腿上痒痒的。

眨眼間,傷口便完全癒合了,連一道疤痕都沒有留下,而芙蓉看見后先是一愣,接著小臉立刻變得面無血色。

「看來你也想到了啊。」小智不再理會芙蓉,轉而看向了雙劍鞘。

「喂,雙劍鞘,這次算是我救了你,對吧?」

「的確如此。」

「那你會報答我嗎?」

「悉聽尊便。」

「很好。」小智笑了笑,「那就把你的身體借我用一下,有了稱手的工具,待會玩起來也方便一些。」

「別小看我,我可是芳緣的四天王!」芙蓉受不了小智的戲謔,大聲厲吼,只是有些色厲內茬。

小智微微一笑:「就算是四天王也會痛的吧,我很想試試看,究竟是我先無聊死,還是你先發瘋,不過有了這麼一件有趣的玩具,我覺得我是不會無聊的。」

「你、你這個惡魔!」

「說的對。」小智俯身到芙蓉的耳邊,輕輕地道,「但你要記住,這個惡魔是你親手放出來的。」

「好了,事不宜遲,我們開始吧~」

望著小智充滿惡意的笑容,芙蓉的心中充滿絕望,她不清楚對方只是說說還是動真格的,可直覺告訴她,後者的可能性非常大。

就在芙蓉舉棋不定之際,天空中突然傳來一個空靈而動聽的女聲。

「大人,總算找到您了!我有沒有來晚?」

芙蓉抬頭一看,發現來的是一隻夢妖魔,她正要喊救命,卻看見這隻夢妖魔飄到小智身邊,親昵地抱著胳膊蹭啊蹭的。

「應該說你來早了。」小智摸了摸夢妖魔的腦袋,「不過也沒關係,來了就好。」

「這隻夢妖魔……是你的?」芙蓉異常驚訝,小智的精靈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不然呢,你以為我會毫無防備就跑來見四天王?更何況我才把花月送進醫院,對你們自然是防上加防。」

小智再度恢復了那副看傻子的表情,可芙蓉卻是覺得,這模樣遠比笑眯眯的樣子要來得好太多了。.. 早在小智出發去尋找芙蓉之前,他就將夢妖魔換到了身邊,畢竟芙蓉是幽靈系天王,恐怕行事作風也和幽靈系精靈一樣詭異莫測。

不會正面和人硬幹,而是用各種法子陰人。

事實也證明了小智並非多慮,夢妖魔察覺到不對勁后,立刻跑來異次元空間救他了,或者說是救了芙蓉。

「芙蓉小姐,我知道你是因為花月的事故意找我麻煩。」事已至此,小智索性把話挑明了。

芙蓉鼻子里哼哼了兩聲,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不過小智並不在乎,自顧自地道:「本來我是打算和你玩玩再殺掉你,可考慮到這麼做很麻煩,還是放你一馬算了。」

說罷,小智微微後退了兩步。

正當芙蓉以為對方說這話是想要和解的時候,誰料小智突然抓起雙劍鞘,一劍刺入她的胸口,過程中絲毫沒有猶豫。

「你……不是說好……」

芙蓉嘴裡猛地吐出了一大口血,卻是連話都說不清了,瞪著眼睛一頭栽倒在地,目光中儘是憤怒與不解。

小智見狀笑了笑:「我說的放過你,只是不折磨你罷了。」

所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是芙蓉挑起的事端,那不管對方是男是女,是天王或是平民,小智一向是毫不留情,絕不手軟。

在異次元空間死亡后,芙蓉的屍體並沒有留下,而是化作一絲青煙消失了,想來她的靈魂已經強制回歸到身體里,也不知是否真的會失禁。

小智放開雙劍鞘,對著夢妖魔吩咐道:「好了,事情已經辦完了,帶我離開這裡吧。」

「好的!」

「請等等,海之王閣下!」雙劍鞘突然跳了出來,「您忘了還有我呢,我也是被那個芙蓉帶進來的。」

小智詫異地看了它一眼:「你自己不會出去嗎?別忘你也是幽靈系精靈,應該也能自由出入異次元空間的吧。」

「不是這樣的,只有少部分精靈能出入異次元空間,而我並不是其中之一。」雙劍鞘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這樣啊,那你就死心呆在這裡吧,或許自殺也行?」

望著小智臉上那親切的笑容,雙劍鞘卻是一點都沒有溫暖的感覺,反而心裡拔涼拔涼的。

「您未免也太絕情了吧,好歹我們也是一起共患難的戰友啊。」雙劍鞘開始打起感情牌,人類死一次最多修養幾個月就能恢復,可幽靈系精靈由於形態特殊,這後果也是嚴重得多。

小到喪失記憶,大到魂魄永損,無論哪種雙劍鞘都不想嘗試。

「誒!你這話可不對。」小智認真地糾正道,「我們最多是暫時聯手,更何況你還要殺我呢,我幫你豈不是自找麻煩。」

雙劍鞘連忙說道:「請放心,這次能得救多虧了您,我絕對不會做出忘恩負義的事。」

「真的假的,你看上去好像不是那麼誠實可信。」

「請您給我一次證明自己的機會!」

小智考慮了一下,最終還是同意了,就算雙劍鞘到時候反悔,大不了去找火箭隊幫忙,把它關進永不見天日的實驗室一輩子供人研究,想必坂木會很樂意收下這個禮物。

同進來時一樣,小智閉上眼睛握著夢妖魔的手,沒過一會周圍環境就變回了原先那個破舊的小木屋裡。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