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人,臣服於他又有何不可?!

“白老大!”

天涯小弟第一個反應過來,高高舉起手:“白老大,你是我們的驕傲!”

“驕傲!”

“白老大!”在西門城牆上的所有人都舉起手來,“白老大,你是我們的驕傲!”

“追隨!”

“追隨!”

“誓死追隨!”

帶頭的人是真是假的演說又有什麼關係,最主要,最主要的是後面跟着的人都是真心實意說出:誓死追隨!

水系異能的姑娘捂着胸口,大膽一些的伸出雙手用雙手的食指與拇指圍成心形,從那個心形“窗口”看白七:“只要他看我一眼,看我一眼,我願意爲他赴湯蹈火,殺人放火啊!”

“真的好帥!”

“白彥,我愛你!”

“白彥,我也愛你!”

“對,就算你有未婚妻,我們都愛你!”

戰場變成表白場。

不是她們不想打,而是現在根本不用打了!

方圓幾百米之內,已經沒有喪屍,等那邊的過來,還得等上十幾分鍾!

唐若的黑線印滿額頭,扶搖直上九萬里!

尤其身邊的天涯團隊的小弟還在旁邊叫着:“唐姐,白老大是你的,你纔是正牌娘娘,不要被她們搶了風頭!”

唐若想給在場所有人的都衝個涼水澡冷靜下!

遠遠看白七,白七也正在這陣叫聲中轉過頭來。

看見唐若,歪了歪頭,伸出手,微微笑起來,朝她比了個心。

“啊啊啊啊啊!”

“我要瘋了,我要瘋了!”

“他要是朝我畫個心,我現在死了都願意啊!”

“啊啊啊啊,看了他之後,我覺得我以後找不到男人了啊,這個起點太高了啊!”

末世了,花癡照樣沒有減少。

也是這幾天下來,大家覺得勝利在望的緣故。

自從那一晚幾百只三級喪屍一躍城牆之後,已經十幾天沒有三級喪屍的身影。

而且基地中的異能者大部分晉級,二級異能對抗二級喪屍,也沒有之前的吃力。

異能者的能力在增加,圍城的喪屍卻一天比一天少。

大勝,即在眼前!

唐若身爲白七正牌未婚妻,看着混亂成一片的城牆道上,只好出來阻止這場始作俑者製造出來的城牆上的“浩劫。”

她微微朝着白七也比了個心,咳了一聲,十分鄭重的大聲道:“好了,繼續戰鬥吧姑娘們,本宮不死,你們永遠……連妃都不是。”

“嗷——”

秒殺一片!

虐狗,妥妥的虐狗!

告她,絕對要告他們,光天化日,乾坤朗朗,影響基地士氣!

蘇雨薇看着城牆上這個畫面,再看地面上的那冰海,退了兩步,差點就控制不住自己。

都說先來後到、先來後到。

爲什麼明明遇見白七的先是自己,爲什麼與他在一起會是那個叫唐若的。

末世前,除了家世之外,那個叫唐若的有什麼能比的過自己!

她壓根沒有想過白七會看上那種電影學院出來只會賣臉的女人!

但是,偏偏,偏偏就是這樣的女人……

如果,如果病毒爆發的時候,學校沒有放假,自己與白七還在一起。

現在的結局是不是就會反一反?

白彥朝着比心的姑娘是不是就會是自己?!

一個轉首,她又看見了站在堡壘上的衛嵐。

正在指揮的衛嵐顯然也被白七這招技能給震撼到了,他站在那裏一臉呆滯的看着下面的一片白茫。

蘇雨薇滿口苦澀的垂下頭來。

她當初以爲自己不用在一棵樹上吊死,以爲選擇軍方人士會比白七還要好的選擇。

可如今,才知道自己當初的選擇多麼的可笑。

白七如此的人中龍鳳……他衛嵐代替不了。 這次站在城牆時候,終於看見喪屍沒了源源不斷的支援。

只要這個喪失鏈一斷裂,成功就在望!

所有人加倍的輸出異能。

喪屍屍體堆積如山。

差點把西門的城門都遮擋住。

上午十點,打完最後一波喪屍的衆人,開始喜極而泣。

“我們贏了!”

“我們打勝了!”

在燦爛的陽光下,基地就像是一座屍海中的孤城,滿目蒼夷,卻屹立不倒!

基地之外,到處都是喪屍的末世樂園!

基地之內,纔是他們的家園,他們的天堂!

基地的廣播中放出元主席激動的聲音:“英雄們,我們贏了,我們勝利了,就在這一刻,我們保衛了我們的家園,讓我們一起來慶祝這個歷史的勝利時刻!”

無數的人在這一刻雙目通紅,無數的人趴在地上泣不成聲,更有無數的人在用力歡呼,在慶祝基地的大勝!

“贏了!”整齊一致的興奮嘶喊破空而起。

十點的輪崗人員便是唐若與白七他們。

唐若被水系的姑娘直接圍住,抱着一起哭:“小若,我們打贏了,打勝了,我們的基地保住了。”

自從上次把唐若作爲主心骨之後,大家由於年齡原因,還有唐若排斥衆人叫她女神原因,於是對這個年紀最小的姑娘都叫一聲小若。

白七也想第一時間過來跟唐若分享喜悅,但是他的處境比起唐若還要糟糕。

所有的冰系過來對他實施人海戰術:“白老大,我們打贏了,我們贏了,我終於把那些醜到極致的喪屍給消滅掉了……”

“白老大,我都想哭了……”

“白老大,我也好激動……”

隔着人海羣潮,白七與唐若彼此對望,微笑。

只因爲有你,我才這個絕望的世界這麼努力。

在這個廢墟一般的基地中,每人都穿着破皮開始跳舞唱歌,甚至許多許多的男女在街頭、城牆接吻,此意證明自己的生命還熱切,血液還在流動。

這二十來天的喪屍潮,拆散了多少戀人,也成就了多少隊男女與朋友。

蘇雨薇在衆人歡呼的那一刻,也飛奔而去,跑上堡壘,撲上衛嵐緊緊抱住他:“衛嵐,衛嵐,我們勝利了,我們一起的努力之下,打完這場戰役了!”

就算對於白七有種種不甘,錯過之後的她現在也不能吃回頭草了。

她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情。

所以,衛嵐,她要志在必得!

衛嵐的心情比誰都激動,事關國家,事關基地,他這份軍人的責任擔待的比任何人都要重。

“是啊,我們終於贏了,終於贏了。”他擡首看着天際,都沒有反應自己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被蘇雨薇擁抱在一起。

蘇雨薇擡起頭,額頭抵着衛嵐的下巴:“衛嵐,不僅是這個喪屍潮,還有這個國家的危機,我們也能戰勝的,只要我們衆人齊心協力,一定會看見更亮的光明。”

“嗯,說的好。”衛嵐低下頭去,贊成這句話,“只要大家齊心協力就能看見更亮的光明。”

“樓臺百尺,江山萬里,衛嵐,我們到時候一起攜手去看……”蘇雨薇踮起腳,對着衛嵐蜜色的脣,印上了自己的,“衛嵐,請不要拒絕我的喜歡……”

溫熱的氣息,動人的情話,勝利的喜悅……

衛嵐恍惚看到那個扎着馬尾的小姑娘跟在自己後面嘟嘴說自己以後一定會比自己還厲害,會保護自己的模樣。

他伸出手,擁着前面的女孩,加深了這個吻。

白七終於用冰刀飛出人羣,他扒開唐若這邊的人羣,拉上她就往樓下走。

但是女子比男子難纏。

姑娘們笑嘻嘻的要求白七這個特殊的日子裏對唐若表示點什麼。

“打了勝戰就該一起狂歡!”

“白老大,你不能搶了人就走。”

“是啊,親一個。”不知道誰帶了頭。

“好啊,親一個。”

整整被鬧成婚禮現場。

唐若囧囧有神:“不用了吧。”

“哪裏不用了,你們都是公認的一對了,還害羞嗎,你看……”有人指着比城牆還高的堡壘上面,“我們這麼正直的總指揮官都在和女友玩親嘴。”

唐若定眼一看,差點把潘曉萱那時候的驚呼給叫出來了。

oh,my,god!

這下,可真的是狗血滿天涯了!

既然這麼熱情,從來不知道臉皮爲何物的白七就滿足了大家的“好心好意”。

攬住唐若的手勢變成擁抱,他坦蕩蕩的擁着她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吻下去。

“哇哦……好甜。”

“祝福,祝福!”

“白頭偕老!”

“百年好合!”

相比起站在堡壘上的那一對,白七與唐若這一對更加讓衆人接受祝福。

笑話,自己的老大啊……實力與顏值都一等一的善心悅目。

末世了,看多了醜的喪屍,看看美的畫面,何嘗不會讓心情都能變得好了。

基地中,城牆上,這一刻幸福的擁在一起擁吻的人真的不少。

許多人看見一對一對的接吻,也向自己心愛的姑娘表達愛意或接吻在一起。

末世了,性命隨時失去的情況下,做什麼都趁早吧。

一個回頭,錯過的有可能就是一輩子吶。

戰爭勝利了,還有戰場要打掃。

晶核的作用讓基地衆人很是熱情,那些不用談戀愛的人們臉都不用去洗,衣裳都不用整理,啃着包子就往外奔。

這次的晶核除了南門可以讓基地公民分揀之外,其他都要求被基地軍方拾取。

光一個南門現在都有十來萬的喪屍屍體,搬運、焚燒都是個大工程。

這一天正好趕上西方的情人節。

來來回回的打戰,讓人們居然忘記了已經在喪屍潮中過了農曆的新年。

不過,末世了,如今就是新紀元,新年!

在華國科技的發展導致世界聯繫的更緊密,情人節更是人人都關注的節日了。

情人節遇上喪屍潮的勝利,大家更加高興。

基地的倉庫打開,末世初期三天轉移過來的物資拿出來當做獎勵分享。

如今華國人口只剩原來的百分之5都不到,之前軍方儲藏的食物,其實可供基地人員不生產也能維持幾年。

人人笑容滿面,在大街上見面都能說,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這麼一場戰役,讓還存活的人類更加緊密。 勝利後的基地衆人更加忙碌。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