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人,能不搭理,她就儘量不搭理。

楚若華看着她愛理不理的樣子,心底一股怒火躥到胸口,可在顏邵峯面前,她又不敢發作,她目光溫柔地看着顏邵峯:“殿下,今夜有宮宴,若華也要進宮,若華想和殿下一同進宮。”

“本宮今夜不回宮,你自己去吧。”邵峯語氣淡漠地回答,連眼皮都沒有擡一下。

目光專注在對面的小女人身上。

聽到他拒絕的話,楚若華雙拳不由自主的輕握,臉上卻依然帶着得體的笑容:“殿下,今夜的宮宴,文武百官都會去,這樣的場合,殿下怎麼能不去呢?”

只見邵峯磨墨的手陡然地一停,眉宇之間閃爍着寒霜。

隨即毫不留情地怒吼道:“本宮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指手畫腳了,滾!” 楚若華聽到那個滾字,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而且還在簡陌面前,她如此不給自己面子,楚若華一時間下不了臺面。

她有些不可置信又下意識的輕聲喊道:“殿下……”

“沒聽到本宮的話嗎?讓你滾!”邵峯眼底閃過罕見的怒氣,如鬼魅魍魎那樣散發出一股濃濃的戾氣。

楚若華的身子,止不住的輕輕的哆嗦了一下。

這個對簡陌溫柔似水的人和剛纔陰冷又帶着強大氣魄的男子,就像兩個人一樣。

楚若華看了一眼低着頭寫字的女子,不甘心的退了出去。

簡陌眼角看着那失魂落魄離去的女子。

總裁,小蜜也要談戀愛! 快速地擡頭看着邵峯,笑得一臉嬌俏的看着邵峯,:“邵峯,你可真不懂得憐香惜玉,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小美人,都快被你氣的快暈過去了。”

邵峯湊近她幾分,看着她眼底閃爍着着的笑意,他眼底的溫柔似一片大海。

嘴角緩緩勾起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容,揚眉問道:“難道某個小女人不解氣?”

只見女子眼底泛起一抹濃濃的笑意:“邵峯,解氣,非常解氣,她平時對我囂張跋扈,不可一世,在你的面前,就像一隻病貓一樣,還真是一物降一物。”

簡陌說完,又低頭快速地抄戒規,她抄了二十遍,還差八十遍。

她心底一片悲涼,銀輝大師能不能有一點創意?那個受萬人景仰,尊貴無比的銀輝大師,爲何每次都只叫她抄戒規呢?

邵峯緩緩一笑,:“陌陌,我能降住天下所有的人,但天下只有你一人能降住我。”

wWW★ тт kΛn★ ¢ 〇

他很少對她說這樣的話,看着她慢慢長大了,他也漸漸表露自己的心思了。

這小女人對感情的事情一向遲鈍,不偶爾提醒一下她,又讓她先愛上別人,那可不行。

這一世她只能愛他。

淡淡的清風從窗外吹進來,撩起她柔軟的青絲,她絕美的容顏毫無保留地闖入他的眼底。

他笑得更加溫柔,這樣的陌陌讓他癡迷,那雙如寶石一樣璀璨的眼眸,靈動而誘人,重活一世的她,少了那一層冰冷,多了一份少女的柔情,這樣的她讓他更加喜歡。

簡陌突然擡眸,認真的看着他:“邵峯,你是不是喜歡我?”

除了這一點,她想不到任何邵峯對她這般寵愛她的理由了。

邵峯有一絲的錯愕,聽到她的問題,他指尖忍不住顫抖,他守護了十一年的小女人,這小腦袋瓜終於開竅了。

他輕輕的颳了刮她的俏鼻,笑得一臉認真地說道:“陌陌,不是喜歡……”

“哦!原來是我多想了。”簡陌突然打斷他的話,有些失望的低下頭,緊緊的抿着脣瓣。

邵峯微微怔愣,看着她小臉上的失落,他溫柔的眼底劃過一抹驚喜。

這小丫頭,他話還沒說完呢,他就打斷她。

鳳絕吟的愛意很濃,所以他堅信,他們會是彼此之間的摯愛。

當他要的不是鳳絕吟的牽影,而是陌陌從心底真的愛上他。

他溫柔地出聲:“陌陌,擡起頭來,看着我。” 簡陌微微垂着眼眸,爲自己剛纔的自作多情感到很尷尬。

邵峯對她的好,超出了正常人的範圍。

在簡家,她和姐姐雖然是嫡出,但父母早逝,她和姐姐相依爲命,只有爺爺對她們姐妹視如己出!

這些年,又有邵峯護着她,讓她平平安安的成長。

她也曾想過,若是將來要報答邵峯,她想過以身相許。

可是她的家世和聖瀾國的太子比之前,門戶相差十萬八千里。

“陌陌,擡起頭來。”低醇性感的聲音帶着一股蠱惑人心。

簡陌緩緩擡起頭來,咬着脣,水亮的大眼黯然失色,看着眼前俊美如嫡仙的男子,他一向只穿白色的衣服,更加襯托的他俊美無雙,讓人移不開眼。

此刻他正溫柔似海的看着她,那樣的溫柔很罕見,就如凝聚了幾世的溫柔,突然在這一刻釋放出來一樣。

邵峯輕輕伸出修長如玉的手指,輕輕撫摸着她絕美的臉頰,語氣輕柔地說道:“陌陌,我不是喜歡你,而是愛你!”

簡陌渾身突然一震,她看着他的大眼突然眨了眨,忽閃忽閃的,帶着一股不可置信,她輕聲呢喃出一個字:“愛!”

“嗯!”邵峯輕笑着點了點頭。

重生之激流年代 “陌陌,我在等着你長大呢?也在等着你愛上我。”

“你呀,是我的陌陌,我一個人的陌陌,天下獨一無二的陌陌。”

只見少女眼底那失落的表情,漸漸變得如明珠一樣的閃亮。

她噗嗤一笑:“邵峯,你又逗我,不過你的話讓我很受用,讓女人的虛榮心達到了最高點。”簡陌說完,又低下頭寫字,不過心底因爲邵峯的正在逐漸發生改變。

她心底,是喜歡邵峯的吧。

邵峯看着她的神色,絕美的脣線勾起一抹苦笑,他不能急,她就是他的,誰也搶不走。

她會對他的話在意的,他太瞭解她了。

“陌陌,殿下。”大殿外突然走進來兩男一女。

女子便是凌樂瑤。

而另外兩名俊美無雙的男子,其中一個是永寧,還有一名是夜丞相嫡子,夜千璽,他們五人都是一起長大的。

“瑤瑤,永寧,千璽,你們來了。”簡陌擡眸,快速地看了他們一眼。

“聽到你又受罰,殿下又要陪着你熬夜,我們能不過來看看嗎?”夜千璽的聲音很好聽,如玉珠滾落盤,圓潤爽朗。

只見他劍眉星眸,狹長的桃花眼透着一股睿智,直挺的鼻,脣線絕美,莞爾一笑,讓撥開雲霧見青天一般。

而他身旁的永寧,五官英俊,眉宇之間帶着一股淡然,沉穩如山,總是給人一股絲絲涼涼的感覺。

“千璽公子,你們不也過來陪着邵峯了嗎?”簡陌笑得一臉開心。

每次她一受罰,都是他們在陪着她。

“陌陌,你能不能想一想?你這個月一共來了幾次罰了?”

夜千璽坐到邵峯的身邊,永寧也坐了下去。

凌樂瑤坐到了簡陌的身旁。

簡陌埋怨地看着夜夜千璽:“我不記得,邵峯記得,每次我受罰,都和他有關係,今日是爲了給永寧抓靈獸給耽擱的,結果,靈獸沒有抓到,我自己反而被罰了。” “陌陌,我是想要一直狐狸,可你也不能不上課的去抓呀?”永寧快速地澄清,一臉她被罰和他沒關係樣子。

“陌陌,我已經提醒過你很多遍,我們要遲到了,是某個小女人守着一隻抓不到的狐狸,一頓就是半個時辰。”邵峯慵懶的眯起鳳眼,好笑的看着她,神色邪佞而肆意。

確實,她每次受罰他都是故意的。

因爲只有這樣,他和她相處的時間纔會多一點。

簡陌瞪了瞪永寧,又瞪了瞪邵峯。

最後目光定格在永寧的身上:“永寧,你說話可要講良心,是誰一大早跑到我家門口等着,要一隻小狐狸去送給瑤瑤呢,啊?我是有兩隻,可那都是邵峯送給我的,我爲了讓你抱得美人歸,就讓邵峯陪我去鳳尾谷抓狐狸去了,看是看到了一隻,不過被邵峯嚇走了。”

邵峯好笑的看着她,微微挑眉說道:“你這丫頭,繞來繞去,怎麼又是我的錯了?”

他看着一旁的永寧,:“永寧,這小靈獸可不好抓,你明日一早去太子府,太子府還有一隻,本宮送給你,至於你要送給誰?就不關本宮的事了。”

“多謝殿下,自然是要送給瑤瑤的。”永寧開心的看了一眼凌樂瑤。

凌樂瑤羞澀一笑,低頭看着簡陌寫字,只是那嘴角勾起的笑容,帶着淡淡的笑容。

而邵峯身邊的夜千璽,看着凌樂瑤嘴邊那淡淡的幸福,含笑的目光微微一沉,似一抹很快的怒意閃過,又似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唉!”簡陌微微搖頭,峯迴路轉,罪魁禍首卻是瑤瑤。

“陌陌,怎麼了?”邵峯突然聽到她嘆氣,他心疼地問道。

“邵峯,不要跟我說話,我這還要抄好幾個時辰呢,你們不要打擾我,這樣我的速度才能快一點。”簡陌說這話,也沒有擡眸看着他。

此生非你不可 邵峯輕輕搖頭,突然看到他的屬下銘月帶着幾個食盒進來。

“陌陌,歇一下,你不是肚子餓嗎?膳食送過來了……。”

啪嗒!!!

還不等邵峯把話說完,簡陌將筆放下。

她快速地將桌子的宣紙快速地往一邊一挪,她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邵峯看着她的動作,眼底升起一抹暖意。

“千璽,你們三個去那邊吃。”邵峯指了指不遠處的桌子。

夜千璽似笑非笑的點了點頭,殿下只和陌陌同桌,他們早已經習慣了。

“走吧!”夜千璽看着永寧和凌樂瑤,三人笑着起身往另一張桌子上走去吃晚膳。

邵峯將食盒裏的菜端到桌上。

目光瞟了一天對面千嬌百媚的女子,正垂涎三尺的看着他的動作。

“哇,好豐富!”簡陌抿了抿脣,和邵峯在一起,她天天都在吃大餐。

邵峯盛了一碗湯放到她面前,依然千篇一律的叮囑道:“先喝湯在吃飯。”

“嗯!”簡陌喝碗湯以後,不客氣的開始大快朵頤。

邵峯就這樣一直看着她。

不遠處的三人總會回頭看着她們二人。

之後又會回頭去小聲議論着,時不時的偷笑着。 晚膳過後,簡陌一直抄寫到子時過後纔將一百遍戒規抄完。

而一旁的凌樂瑤早已經昏昏欲睡。

中國龍組 簡陌不雅的伸了伸懶腰。

看着不遠處歪歪倒倒的幾人。

她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眼底閃過一絲內疚,心裏卻暖意流動:“我說你們幾個,我受罰也就算了,你們幾個幹嘛每次都跟着我熬夜?”

“是呀,本世子也想不通,爲什麼你每次被罰,都有我們四個的份。”夜千璽無奈的看着邵峯。

還不都是因爲他,他不笨,這陌陌被罰,和他脫不了干係,他知道陌陌會被罰,可依然會由着陌陌的性子玩,這倒好,害得他們每次都陪着他們熬夜。

雖然他們都是自願的,可也沒辦法,誰叫他們幾人是至交。

他們五人一向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別人想插足他們五人之間,沒有一席之地!

“陌陌,走吧,我送你回去。”邵峯起身走到一旁,輕輕扶着她起身。

“嗯,困死了,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簡陌走路有氣無力的。

“好了,一會就不困了。”邵峯扶着她往外走。

夜千璽三人也沒精打采的跟在他們身後。

出了思過閣,迎面走來一名白衣男子,男子身影頎長,臉上帶着半截面具。

他急步走過來,看着簡陌問道:“陌陌,你這又是被罰了?”

“嗯!”簡陌點了點頭,“王爺,這麼晚了,王爺還沒有回去呀?”簡陌惺忪着眼眸看着眼前帶着面具的男子。

聖瀾國的王爺顏少卿。

她好想睡覺,能不能讓她快點回去。

“讓開,顏少卿。”邵峯冷怒地看着他,全身冷氣逼人。

這人總是在陌陌身旁轉悠,也是出奇的關心陌陌。

顏少卿漫不經心的看了他一眼。

看着簡陌快速地說道:“陌陌,不是我說你,你這個月已經進了十二次思過閣了,就是在調皮,也要有個度呀。”

“啊!這個月有十二次了嗎?”簡陌突然瞪大眼睛,他怎麼比她還要記得清楚。

“你還嫌少呀?”顏少卿沒好氣的吼道。

簡陌一聽,有些委屈的往邵峯懷裏躲了躲。

“你幹嘛兇她!”邵峯不悅的看着他。

“好好!不兇,行了吧,你快把她安全的送回去休息。”顏少卿讓往一邊。

一行人這才慢慢的出了聖瀾學院。

顏少卿站在原地,手中捻這一株鮮活的迷迭之翼,看着那漸漸遠去的背影微微出神。

夜風吹過,微微帶着一股涼意。

顏少卿收回目光,看了看思過閣。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