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錢將與元主席也從會議室走出來。

“怎麼了?”錢將問。

其實他們已經聽了個大概,只是隨口一問,也是看如果白七解決不了這樣的針鋒相對,順便給他找臺階而已。

白七看了葉聖倫一眼,隨意道:“我無所謂,一切都按葉少的意思來。”

說着要走。

葉聖倫低沉着聲音道:“白彥,兩個月後定會打敗你,你等着。”

白七腳步沒有停下,跟錢將打了聲招呼,讓他晚上到自己的院子吃晚飯,向葉聖倫擺擺手:“好,到時我會準時到場的,只是場切磋的比賽而已,葉少也請隨意。” 這完全不當一回事的態度與瀟灑的一走,猶如一股潮水洶涌得向讓葉聖倫涌來,讓他咬牙切齒。

他看不透這個名白彥男人的心思,這樣的失敗之感何以解除?

唯有戰勝此人!

元主席看着那邊遠去的白七,再對比看葉聖倫,心中嘆氣臉上倒沒顯出何種表情,同祕書一起向自己的別墅而去。

白彥與葉聖倫……果然有差距啊!

錢將拍了拍葉少將的肩膀,怡然一笑,笑意中帶點自傲之色:“葉塗啊,我覺得這兩個年輕人之間也沒有什麼比試的必要啊。”

葉塗定了下一神,本想說點什麼,扯開的嘴角看着錢大將與胡父一道離去,最終還是什麼都沒吐出來。

其實他也有閱歷,也能看出兩人不同之處,若葉聖倫還沒有回來時,他確實也會讚賞白七幾句,現在說自家兒子的喪氣話?

哪裏願意!

這邊,周大將看周樹光一眼,雖然心中早已經對比過知道答案的他,此刻還是嘆息了一聲,同時起步往大院門口那邊走去。

司徒參謀長本來跟在周將後面,走着走着上前幾步,跟上了胡父與錢金鑫的步伐,對錢大將道:“老錢,我不得不承認,你真的是找了個好苗子啊。”

他雖然與周家聯姻,同錢將能說站對立面,但是站在基地角度,自然不會你死我活,老死不相往來。

世界已經這樣,就算內部鬥爭,周大將與錢大將差點見面就開始爭,不過遇到事情,司徒參謀還是會心平氣和與錢將討論的。

其實,說白了,鬥了一輩子,未來什麼的還不是看小輩的意思。

“哈哈哈。”錢將笑看着司徒參謀長笑道,“司徒啊,你羨慕不來吧?我跟你說,老來得子的感覺真的真是不錯。”說着看到後面的周大將,再笑道,“你啊,這些年只顧自己,少了對小輩的教導,活該老來辛苦。”

“白家那小子你教導過嗎,還不是運氣好。”周大將被嗆到,擡頭就反脣相譏他,“白撿的不要錢,以後會不會給你送終都還是未知數,你現在就得意,未免太早。”

“就嘴硬吧你,你就只剩這張嘴了。”錢將不以爲意,繼續朗聲笑道:“有他,不是我的運氣好,我可以肯定的說是我們這個基地運氣好!你啊,年輕時偷懶,老來可要花雙倍甚至三倍的時間去彌補了,你還是好好給你兒子補補課吧。”

周大將心裏亂七八糟的想着,黑着臉說了一句:“多謝關心!”旋即快步繞過他們,飛快走出門口,上了車。

司徒參謀長也與錢大將再見,出門。

如此少年,自己一開始就沒有拉攏,確實可惜。

司徒參謀長旁邊的祕書一臉惋惜的模樣,在路上走出不遠之後,不禁開口問道:“參謀長,那白彥今日的表現有何處讓你也如此讚賞?”

祕書跟在司徒身邊已久,自然看出他對白七是因太讚賞而沒有把如人拉攏才感到惋惜之色的。

司徒參謀長一笑,慢慢道:“今日他與葉家那小子的話,全然可以看出白彥那小子早早已經跳脫了輸贏的侷限,着眼於更遠大的目標,葉聖倫同他比較,還是太稚嫩了。”

如今少年,尤其是覺醒異能的年輕人,哪個不是隻在乎輸贏的人物,而白彥卻道,只是場切磋來瀟灑迴應葉聖倫,全然不把比試放在眼中。

實力超高的自信是一個方面,另一個方面何嘗不是他的心性開闊。

世人都道功名利祿是浮雲,但真正把這事看得開的又有幾人?!

那白彥如此高度反着眼的更高的追求,實屬難得。

司徒解釋得夠清楚,祕書自然也懂了,一懂之後想到自家的“姑爺”——周樹光。

唉,葉聖倫如此如果還是太稚嫩,那周樹光這樣的……

唉,一言難盡。

白七與胡浩天回了別墅,不一會兒錢將與胡父也立刻緊隨其後,進了大院。

已是晚上六點時間,錢將與胡父都沒有異能之人,這次過來也是裏三層外三層的裹起來。

“小七。”錢將入屋除衣之後,就開口問道,“這次找我過來可是有什麼事情?”

廳中氣氛凝重,他倒是真的可以看出來對方找他不是真正爲了吃飯的。

白七把他引到桌邊坐下,直接相告道:“錢叔叔,劉兵的二舅有消息了。”

“有消息了?”這次,連胡父都驚訝。

白七點頭,示意劉兵來跟他們解釋。

劉兵就把曹博士找自己拿他二舅威脅自己的話語全都給說了。

“曹敏找你的目標是小唐?”錢金鑫很快明白其中的重點,不解道,“這又是爲何,她爲何要針對小唐?”

白七對於這個祕密也沒有隱瞞必要。

自己若實力強大,完全可以不必懼怕他人。

那聲明已經連夜貼出,明天他只要讓方青藍在基地中一宣揚,直接能讓全基地都知道這份聲明的存在。

以後讓唐若異能光明正大的使出也是遲早之事。

而重要一點,錢金鑫與胡父是自己人。

“因爲我的異能有雙系。”唐若慢慢開口,看着錢金鑫直言不諱道,“錢叔叔,其實我有水系與精神力兩種異能。”

錢金鑫與胡父統統一驚。

“你是雙系異能?”

“還是精神力?”

面對錢將與胡父的問題,在場衆人都點頭做了回答。

錢金鑫見所有人的表情肅穆毫無玩笑之色,也定了一下心神。

他與胡父都是見多識廣之人,聽到這個事情雖然有些驚訝,到底沒有失態之色。

異能這種能力本來就玄乎,人類爲何會產生異能,人類爲何變成喪屍……末世這麼久,基地都沒有研究出什麼結果,所以這個姑娘擁有雙系異能的說到底,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白七道:“大概就是因爲曹博士發現了小若的這個異能,因此纔有了拿劉兵二舅威脅舉動。”

錢金鑫有詢問了一些細節問題。

當初他在a市來來回回的找都沒有找到對方,現在怎麼突然就出現了。 胡父腦中念頭一閃,想到一件事:“劉兵來a市找他二舅,他二舅會不會因此也以爲劉兵在h市有危險,去了h市找劉兵?”

一言提醒所有人。

這個想法是非常符合邏輯的。

原來他們竟然……傻了這麼多個月,連這種簡單的情況都沒有想到!

白白浪費了上次在h市待了這麼久的時間。

“這麼說,現在李文喜不是在曹博士的實驗室中就是在h市!”錢金鑫總結道,“那麼我們想找人,也只要在兩個地方來了。”說着,看向劉兵再道,“小劉你放心,這事當初錢叔就答應過你,如今人若被曹敏抓走,也是你錢叔的人馬辦事不利,我定然給你解決,把人給你過來。”

白七帶着劉兵自然就說了一些感激話語。

錢金鑫拍拍白七肩膀道:“你跟我說這些,未免傷了你我之間叔侄情分。”

兩人相視一笑,彼此之間的情誼更深一分。

再商量了一會兒,錢金鑫與胡父都打算回去讓人打探一下李文喜在不在h市基地中。

飯都沒有吃,兩人又匆匆離開。

今天原本是滿載而歸的日子,還是胡浩天晉級的日子,但出了這麼一件事情,衆人都沒什麼高興的慶祝之色。

在胡浩天的別墅內吃了一頓家常飯,大家就坐在大廳中商議他們下面的事宜——如何夜闖曹敏的實驗室。

對於這個問題,最有資歷回答就是唐若了,她是唯一一個去過曹敏實驗室的人。

面對隊友期盼的眼神,唐若想了一下說:“那裏面我也沒有深入查探過,不過格局與我們這些別墅沒有多少變化,一層全是實驗儀器,地下室是放置樑賦生的屍體,樓上的房間我統統沒有去過,那時候怕曹博士發現我異能,也沒有在別墅內使用精神力探查一下。”

樑賦生之事,唐若在飯桌上一道跟隊友全說了,隊友心思都在劉兵二舅身上,對於曹敏怎麼保存屍體,肯定沒有像白七一樣拿着醬油肉開玩笑。

夜探某地什麼的,聽起來很帶感,電視劇還常常上演那些黑衣勁裝的大俠飛檐走壁闖進皇宮盜竊寶物之類的,但其實實施起來真的蠻困難,因爲這裏的曹敏本身就是個雷達探測器啊!

他們過去夜闖還不是分分鐘就暴露的事情。

“不如,我們找衛嵐幫忙?”潘曉萱建議說。

“怎麼幫忙?”唐若問。

潘曉萱:“找他拖住曹敏,讓他們聊人生聊未來……哎呀,反正隨便聊什麼,只要讓曹敏不回實驗室,我們不就能辦事了?”

胡浩天只用一言就打破衆人幻想:“我覺得衛嵐那個人很難能爲我們如此做,他鐵定打破砂鍋問到底,還有他應該不想去和曹博士聊未來。”

“那怎麼辦?”

想來想去,還是沒有想到今晚才能悄無聲息,不會打草驚蛇的查探曹敏的實驗室。

最終,白七繃緊的脣線微微動了動,道:“明天再去查探,今晚我們先把你的異能晉級了。”

“晉級異能?”唐若順着白七的視線,也轉到劉兵身上,“讓劉兵先把異能晉級了嗎?這也是個好主意,三級異能和二級真的差別很多。”

“我晉級?”劉兵睜大眼睛,眉宇之間也不知是喜悅還是詫異,臉上的表情混雜一處後,顯得頗是奇怪,“我的異能可以晉級了嗎?”可是他沒有感覺到任何信號啊。

晉級過一次的人對晉級來時的信號都已經銘記在心,現在真的沒有感覺到。

白七道:“自然可以,只是差個契機。”

劉兵聽完又有些失望。

契機這種東西真心說不準,有時候一會兒就來了,有時候一年都不來,這樣的詞語在末世前就是在忽悠別人。

嗯,你一定會成功然後賺很多錢,現在只是差個契機而已。

白七也不再廢話,直接向他劈出一劍,速度之快,讓旁邊的人都跟着差點遭殃。

劉兵手腳並用迅速跳開:“我靠,小白你要衆目睽睽下謀殺嗎!”然而,這麼一跳,讓他的失望的聲音又消失掉了。

這明明就是……

果然,下一刻,就聽得白七道:“讓我們今天晚上就製造這個契機。”他聲音平靜,說着收了劍,帶頭走向大院之中。

劉兵不傻,看這個架勢,就知道白七今晚準備全程當陪練,讓自己晉級了!

他眼中發亮,心中激動不止,越發朝白七感激起來。

這樣的小細節完全可以看出白七待團隊衆人都是親人一樣的!

他端的一手好架子,裝的一手好逼,但是對待朋友親人……全部發自內心的友好。

對於這個團隊,他真的走了狗屎運加入進來的!

夜涼如水。

白七持劍朝劉兵發招。

純粹的冰系招招向劉兵飛馳而去,而且完全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第一次,劉兵沒有躲過那招劍舞,直接被砍傷。

楊黎給他治療許久,才把他的傷口治癒好。

好了之後,白七又是一劍斬下來。

二級異能對抗四級異能,真的很狼狽。

就連速度,都沒有白七發招快。

白七快狠準,從不虛發。

帝君傳 劉兵或跑或跳,偶爾兩下之後,就會再中一劍。

但是,他怎麼因爲疼痛或者躲不過就放棄,如今大家如此都是爲了他爲了拯救他二舅,賠上這命都不能辜負衆人期望!

“還不夠快,再加速!”白七喊着,朝劉兵五指一抓,空氣中顯出冰晶刺過去。

劉兵瞬間再次受傷。

楊黎再次治療。

“跳躍再高,還是不夠快!”

院子中整整一晚都響着白七的聲音。

起先秦老等人還會在別墅內看他們演練,但是過了十二點,老人小孩婦人之類的都沒有扛住,回了樓上睡覺。

他們不能陪着兩人練習,還不如保持好體力做後援團,給他們準備吃食用品。

其他隊友全都陪在院子裏頭,連沒有異能的何保鏢與朱明賢都裹着自己讓唐若的精神力再包裹一下站在院子中等待着。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可這裏的所有人,卻沒有一個失去耐心。

白七折斷了冰劍變成冰晶朝劉兵一招散發出去,隨後劉兵腳下也出現了薄冰,接着一道巨大冰牆憑空出現,將劉兵整個籠罩在內。

劉兵心中一驚,腳下快動,雙手一劃,向空中一躍而起!

譁!

冰化與跳躍追趕速度。

嘩嘩!

劉兵的速度達到極致!

“看,小劉飛起來了!” 劉兵腳步加快,身影越來越高,他臉上的驚喜之色溢言於表:“我這是凌空飛行!”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