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葉一凡的規定,你可以不遵守,但你也就是去了住在這裏的機會!”

龍雨恆高傲的說道“可不是誰都能有資格住在這裏的,你自己看着辦吧。”


將掃帚交給了金爺,龍雨恆直接轉身就走。

一旁,林佳開始收拾碗筷洗碗了。

葉一凡則是坐在原地,靜靜的喝着飯後茶。


金爺則是拿着掃帚,看了看葉一凡,說道“我真的要打掃?”

“你也可以拒絕,如果不拒絕的話,現在就開始吧。”

葉一凡不留情面的說道。

這話很直白,沒人強求你做什麼,這都是你金爺的自由,可你金爺如果要住在這裏,那就必須幹活。

在這裏。

葉一凡是絕對的主人,他每天都可以這麼優雅。

其他人,不管你是誰,不管你多麼高貴,更不管你在外面多麼風光,只要到了這裏,都必須老老實實的幹活,不分男女老少,沒有任何區別。 金爺無可奈何的看了看葉一凡,隨後灑脫一笑,說道“也好也好,老了,需要適當的運動運動,以後這庭院的衛生,就交給我打掃吧。”

刷刷刷。

金爺開始了掃地。

葉一凡坐在石桌上,享受着飯後茶。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了,心裏再次想到了李欣怡的狀態,有些擔憂李欣怡和女兒葉詩詩。

卻在此刻,敲門聲再次傳來。

今天很是熱鬧,客人一波接着一波的。

打開門。

葉一凡臉上出現了驚喜。

是女兒葉詩詩站在門口。

“爸爸……”

看到葉一凡,葉詩詩顯得特別的親近,直接跳到葉一凡的身上,抱住了葉一凡的脖子。

“我的小寶貝。”

葉一凡高興壞了,將葉詩詩抱着,來到院子,笑道“這麼晚了,你怎麼沒回去?”

“雷叔叔說,媽媽今天心情不好,最好不要回去,我就想着來爸爸這裏避難了。”

葉詩詩笑嘻嘻的數道。

“聰明。”

葉一凡嬉笑,心裏正在擔憂這件事呢,沒想到葉詩詩還挺機靈的,自己就想到了‘回孃家’避難。


看到女兒,葉一凡的心情頓時也是特別的好,問道“吃過了沒有?”

“吃過了,我爺爺悄悄打電話給雷叔叔,叫雷叔叔帶我在外面吃,然後雷叔叔把我送到這裏就走了。”

老師來了叫我喔

你的靠近,我的救贖 ,目光一轉,忽然說道“其實呢,爸爸,其實我根本不喜歡雷叔叔請我吃的東西,實際上我還沒吃飽。”

“這樣啊。”

葉一凡微笑“那可不能委屈了我家的小寶貝,爸爸帶你出去逛街,你喜歡吃什麼都可以。”

“真的嗎?”

葉詩詩聞言,立刻現出原形,笑得嘴都合不攏。

“詩詩來了啊?”

林佳和龍雨恆走了過來,兩人圍着葉詩詩,充滿着喜愛,因爲這小丫頭特別討人喜,尤其是林佳也特別的喜歡葉詩詩。

旁邊的金爺,一邊掃地,一邊看着這一幕,樂呵呵的笑着。

葉詩詩也是注意到了金爺,立刻上前,說道“老爺爺,我來幫你掃地吧。”

“小詩詩,真是乖,爺爺謝謝你的好意,爺爺這是鍛鍊呢,不需要幫忙。”

金爺看到葉詩詩這麼懂禮貌,心情跟着大好,心裏感嘆:這小丫頭不像葉一凡啊,真是太懂事了,葉一凡根本不知道尊老愛幼的,但這葉一凡的女兒還真是不錯。

“詩詩,不用管他了,爸爸帶你去逛街。”

葉一凡心情愉悅,拉着葉詩詩就走。

林佳見狀,立刻笑嘻嘻的說道“我也去,好久沒和葉詩詩在一起玩了。”

看着葉一凡等人離開。

龍雨恆默默的發呆了一下。

“你也想跟着去?”

金爺忽然笑道“那就去啊,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我纔不會去呢。”

龍雨恆白了金爺一眼,轉身就走。

“呵呵……”

金爺見狀,樂呵呵一笑,一副過來人的樣子,說道“年輕人不要那麼在乎臉面,幸福都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的,要臉面有什麼用呢?”

……

街道上。

葉一凡先是帶着葉詩詩和林佳在公園裏玩。

林佳也和小孩子一樣的,童心大發,和葉詩詩玩着遊戲,居然看起來很和諧。

等到葉詩詩玩累了,葉一凡再次帶着她來到甜品店,點了一大堆葉詩詩喜歡吃的美食。

三人有說有笑的,玩的很是開心。

“葉一凡?”

卻在這時候,旁邊傳來一個聲音。

側目看去。

這是一位看起來與葉一凡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

葉一凡也認識,這是從前的老同學了,也是那時候的班長,名叫朱儁。

“老班長?”

葉一凡看了看朱儁。

“還叫我老班長呢?”

朱儁樂呵呵一笑,說道“咱們早就畢業了,還叫什麼班長?”

“沒想到一個多年,老同學還能見面。”

葉一凡說道。

“是啊,回想起小時候的事情,我甚至都有些懷念。”

朱儁看了看葉一凡以及旁邊的林佳和葉詩詩,立刻眼前一亮,說道“葉一凡,沒看出來,你現在混得不錯啊,你老婆這麼漂亮?!”

“你可真會說話!”

林佳一聽別人叫她是葉一凡老婆,立刻喜上眉梢,樂壞了。

“別瞎說!”

葉一凡等了林佳一眼。

隨後看向了朱儁說道“這是我徒弟,可不是我老婆,你不要誤會了。”

“原來是這樣。”

朱儁聞言,點了點頭,目光再次看了看林佳,當真是被林佳的笑容給迷住了。

眼珠子一轉,朱儁說道“老同學好久都不見了,我真是懷念那時候的時光吧,正好,咱們不如找個機會,老同學們聚一聚,葉一凡,你看怎麼樣啊?”

“我看行。”

葉一凡點頭,心裏卻是有些懷念過去。

“那就這麼一言爲定了。”

朱儁笑道“我會聯繫那些老同學,然後頂一個聚會的時間,到時候通知你,對了你的電話號碼是多少?”

兩人互相加了電話號碼,朱儁樂呵呵的離開,臨走的時候不忘了多看了林佳一眼。

等到朱儁離開,林佳一臉笑嘻嘻的說道“師尊,看到了吧,誰都知道我們有夫妻相,你乾脆娶了我算了,我勉強同意了。”

“你想得美!”

葉一凡無語的看了看林佳。

沒見這種天天想佔有師尊的徒弟,而且還是女生,還這麼肆無忌憚!

“切……”

林佳被拒絕了無數次了,她也無所謂,說道“對了,師尊,那要不參加聚會的時候,也帶上我一個?”

“我的老同學聚會,我帶着你幹嘛?”

葉一凡直接拒絕,說道“你去參加你自己的同學聚會去。”

“真是小氣!”

林佳很是不滿。

一旁的葉詩詩聽着兩人的對話,她才上幼兒園中班,也不知道懂不懂,但看起來卻很機靈,說道“爸爸只能帶着媽媽和我去參加同學聚會呢……”

聞言,林佳和葉一凡互相看了看,有些不好說什麼的。



葉一凡也是嘆了口氣,他的小姨子,撫養了孩子,以至於葉詩詩一直認爲李欣怡就是媽媽。

現在天天都這麼叫着,實際上小孩子很天真,可大人卻很尷尬。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