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魔靈炮,閻鬼的成名能。也是它最厲害的技能!當初他就靠着無比巨大的力氣和這一手魔靈炮才成爲了暴怒之罪的開路先鋒,所到之處無人匹敵。他在千年前來過一次人間,結果被當時的那羣“術士”聯手伏擊,重傷之下才躲會了魔窟之中。

想不到這次迴應了血焰的邀請,來到人間後發現當年的“術士”早已滅絕。這才讓自認爲天下第一的它肆無忌憚了起來。可是卻又遇上了夏羽斐這三人。

這可是他這次來到地面上的第一戰啊!眼前的這個男子身份成謎,但他絕對不是魔族的人,因爲沒有一個魔族的人可以將浩然正氣爲己用。

所以閻鬼才變了身,動了手。要把將自己逼到絕境的傢伙給完全滅了!

“救人!”蘇安然一見這黑色的光球向着三人飛射過來就大叫起來。他的意思很明顯,此刻夏羽斐三人身後就是廖紫箐等全身赤-裸的女孩。如果他們讓開那麼一個搞不好身後的那些女孩就連現在的靈魂形態都不復存在了。

而他們所謂的救人就是用身體去抵擋那顆黑色的光球,也就是做肉盾了!

方小蠻藍色光盾這次變成了一道巨大的屏障,在三個人面前高高豎起。而蘇安然的九節鞭忽然之間化爲九把飛刀攜帶着墨黑色的氣息往黑色光球飛去!

夏羽斐則是依舊眼神黯淡,但是爆發出的紫黑色爆炎術一下子就是八個!再加上兩條紫黑色的火龍,聲勢浩大的也向着黑色光球飛舞過去!那樣式頗有一些雙龍戲珠的味道!

“砰”!

蘇安然的飛刀加上夏羽斐的雙龍八爆炎一同撞上了那顆黑色的光球!結果照成的氣浪讓兩幫人全部都倒飛了出去!

蘇安然與方小蠻都重重的撞在了牆上,昏了過去。只有夏羽斐撞上牆後只是吐了一口血,依舊扶着牆緩緩的站了起來。不過也好不到哪裏去,搖搖晃晃不說就連忘我領域都被迫關閉了。

閻鬼也被重重的倒撞在牆上,不過它的情況要好夏羽斐太多。只是頭有些暈而已,甩了甩頭的它站了起來。看到夏羽斐這邊的三人只有一個人還勉強站着不僅猙獰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小子,以人類的修爲來看你已經很強了!不過遇上了我,你還是隻有死!”閻鬼得意的說完,就半蹲下來。那粗壯的爪子伸入地板中,將地板上的一米見方的大理石地磚掀起好幾塊向夏羽斐丟去!

夏羽斐一陣苦笑,自己現在連站着就已經很勉強了。不要說是躲避或是抵禦這幾塊看上去起碼有上千斤重的大理石地磚了。

難道自己就到這了麼?夏羽斐的心裏一陣心痛,想到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又看了看身邊已經昏迷過去的方小蠻,和不遠處依舊全-裸狀態下的廖紫箐靈魂。後者一臉悲傷和緊張的望着自己。 夏羽斐淡淡的笑了。這可不像是自己的風格,放棄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似乎還早一點。緩緩的伸出一隻手,現在的他根本已經不能開啓忘我領域了。只能用其他的方法。

手上附上了一股紫黑色的氣息,如果方小蠻現在醒着,她可能會認出這就是上次在秦皇陵中夏羽斐使用過的分解術加上真氣。

只是現在這樣做的結果是夏羽斐身體中剛剛恢復了一些的真氣就被他全部調節到了手上。

“噗!”

一塊一米見方的大理石地磚砸來,只是剛剛遇上夏羽斐的那隻手就立刻風化了。只是好景不長,已經是強弩之末的他在分解了三塊大理石之後就真氣不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剩下的幾塊大理石地磚砸向了自己。

夏羽斐愣了愣神,隨即淡然笑了笑。遠處的廖紫箐看的有些呆了,哭喊着大叫道:“不要啊!!”她多想有個人現在能來救他,救這個爲給自己報仇而不顧生死來到這裏的傻瓜。

她此刻真的好後悔。她以爲自己這一輩子都沒有機會與夏羽斐在一起了,所以只想找個地方去大醉一場。醉過之後就當這一切都是個鬧劇,忘掉重新開始。

但是就是因爲那個男人、那杯酒,把一切都改變了!她現在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男人露出那個從容和淡然的笑容。

然後。。。

然後。。。

血紅色的氣息瞬間瀰漫了整個房間!

這是怎麼回事?廖紫箐只覺得眼前一花,那幾塊原本應該砸在夏羽斐身上的大理石地磚瞬間化爲粉末。而夏羽斐依舊淡淡的笑着。

廖紫箐覺得自己是在做夢,根本已經手無縛雞之力的他爲什麼還能有自保的能力。就在她驚訝的說不出話時候,夏羽斐的眼前多了一個人。

這個人只能從他的身形穿着來看是個男人,因爲他的臉上帶着一個十分滑稽的面具。是一個哭喪着臉的臉譜。而他穿着一身的白衣,背後卻用一張已經泛黃的很厲害的油布包裹着一柄類似於劍的武器。

“你還是出手了。”夏羽斐有些虛弱的說道,他的臉上依舊淡淡的笑着。

那白衣人愣了愣,微微回頭看了夏羽斐一樣,卻沒有說話。轉會頭後解下了背上武器,緩緩的走向了閻鬼。

夏羽斐朝驚恐中的廖紫箐笑了笑,隨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邊緩慢的恢復起了真氣,一邊好奇的打量着白衣人手上的那柄武器。

那是一柄奇特的劍,整柄劍就如是一條蛇盤曲而成,蛇尾勾成劍柄,蛇頭則是劍尖,蛇舌伸出分叉,是以劍尖竟有兩叉。那劍金光燦爛,劍身上一道血痕,發出碧油油的暗光,極是詭異。


金蛇劍!

這是夏羽斐的第一個反應,這把劍根本就是金大人筆下那天下無敵的金蛇劍!打從他一開始隱藏在房間黑暗中開始,夏羽斐的神識就已經發現了他。

這個人是在他被撞到牆上的時候閃身進入房間的,夏羽斐那時候正好自動關閉了忘我領域,隨後他立刻開啓了神識!

這是他的一個良好習慣,因爲隨時都可能存在着未知的危險,所以他的神識現在一般都會開着,特別是這種打鬥的時候。

也就是這樣良好的習慣,讓夏羽斐發現了這個白衣人閃到了自己附近。開始的時候夏羽斐還以爲他是敵人,但是當夏羽斐看到背後的那把武器時他就知道來人是誰了。

謎一般的鐘宣逸!

那把包裹的如此嚴密的武器,就是鍾宣逸的招牌。而且他似乎知道夏羽斐已經發現他了,故意朝夏羽斐方向點了點頭,這讓夏羽斐更加可定是他!

鍾家,夏羽斐記得戰鬥之前蘇安然說過。除了夏、蘇、馬家之外還有兩家都是魔族的傳人,分別是姓鍾和姓戴。不過那兩家似乎在很早之前就被隱門的人認爲是邪魔歪道,所以一直都隱居起來了。

而鍾宣逸自己當初也說過,很久之前鍾家被隱門認爲是邪門歪道而追殺過。兩者一對,聰明如夏羽斐當然知道鍾宣逸的真實身份。

只是他很好奇爲什麼鍾宣逸一直都不點破,而且在邊上看了那麼久的好戲。

就在夏羽斐一臉迷惑望着白衣飛舞的鐘宣逸時,他出手了。

只見鍾宣逸的出手聲勢浩大,周圍的空氣又一次變成了血紅之色。而且還隱隱帶有厲鬼的淒涼叫聲和哭泣之聲!周圍的溫度也驟然變得冰冷!就算是已經感受不到溫度變化的廖紫箐也嬌軀顫抖。

這是什麼?夏羽斐皺了皺眉頭,這分明是殺氣已經完全實質化的表現!鍾宣逸到底有多高的殺戮值?

夏羽斐記得當初第一次見到鍾宣逸的時候,他的殺戮值只有幾十。當時夏羽斐還有些奇怪,爲什麼一個眉宇間殺氣這麼濃烈的男人,他的殺戮值只有這麼一些。

如今時隔兩個多月再次使用殺戮之眼來測量鍾宣逸的殺戮值,卻讓夏羽斐驚訝的下巴都掉了下來。只見血紅色的殺戮之眼給夏羽斐的顯示爲九個大大的問號!

這算什麼?九個問號?難道殺戮之眼也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的殺戮值爲多少?

“是無我!”尤的眉頭已經緊緊的擰成了一團,驚訝的說道:“想不到鍾家居然出了個無我,早知道這樣繼承人選他好了。”

“無我?什麼東西?”夏羽斐也皺起了眉。

“就是無我領域!你個癡呆少年!他是的領域是無我領域!”尤有些暴躁的說道。

“無我領域?領域不是隻有魔神繼承人才能學會麼?”夏羽斐奇怪的問道。

“誰說的?只要強到一定境界就能擁有自己的領域,而魔神系統只是把你的跳板大大的提高了。要不然以你現在的修爲可能還沒摸到領域的門檻呢!”

“好吧,那麼這個無我領域會變成怎麼樣?也是癡呆?”

“我癡呆你一臉!”尤沒好氣的說道,又滿臉神色凝重的繼續說:“夏小子,史詩任務:迷之鐘家的第二步任務來了。任務要求是打贏全盛狀態的鐘宣逸!只能有一次機會,你還是放棄吧。”

“打贏全盛狀態下的他?”夏羽斐微微皺眉,眼前的鐘宣逸似乎有些強的離譜。打贏他?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時間限制麼?還有,如果我放棄了這個任務之後,迷之鐘家的系列任務就沒有了麼?再也接不到了麼?”

“時間限制就是未來的十分鐘之內。如果你放棄了,還能接到關於這個系列的任務,只是有點費勁罷了,而如果你現在打贏了鍾宣逸就能得到非常好的獎勵。”尤搖着扇子,又恢復了原來那副懶洋洋的神態。 “我放棄!”夏羽斐一點都沒有猶豫,自己現在的這個狀態在十分鐘之內與鍾宣逸決鬥根本就是找死。

“噢,”尤點了點頭,彷彿早就猜到了結果。隨後懶洋洋的說道:“你原本殺戮值爲當前生存點數爲131點,殺戮值81992/100000點。。本次任務失敗,扣除100點生存點,一萬點殺戮值。你當前的殺戮值爲73223/100000點,生存點數爲31點。”

“那麼多?居然還扣了一萬點殺戮點數?你沒說要扣殺戮值啊!”對於那些生存點夏羽斐也不心疼,反正暫時也沒有什麼要換的道具。但是對於殺戮值可是心疼的要死,雖然因爲殺了樓下的那些血焰和實驗體,他得到了一千來點的殺戮值。但是卻一下給扣了一萬點殺戮值!

一萬點啊!夏羽斐要殺多少妖物、惡人,做多少任務才能得到啊!想想就是一陣肉痛。

“不要問我,這是系統給出的結果。”尤搖着蒲扇悠悠的說道。

夏羽斐無語,只能看着眼前一身白衣飄飄的鐘宣逸和閻鬼的對戰。

鍾宣逸開啓了無我領域後,就與尤當初介紹的那樣。

無我領域,說白了就是融自身於天地!當領域開啓時,天地萬物無不爲我所用,但到那時已經不存自身的意念了。

確實,天地之間彷彿所有的力量都爲鍾宣逸所用!閻鬼浮在半空,又是一個魔靈炮丟了過去。只見鍾宣逸手中的金蛇劍一揮,那個黑色的光球遇上了一道金光後立刻“噗”地一下消失了。

這是什麼情況?夏羽斐看的一身冷汗,還好自己沒傻愣愣的選擇與鍾宣逸打一場,要麼自己的下場一定不是用個慘字就能形容的。

閻鬼也愣住了,多少年了,自己憑藉着魔靈炮可以說是所向匹敵。只有和自己比幾級更高級別的魔族可以接下,但是也不可能這麼輕鬆。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只有一次,那一次。。。

閻鬼有些出神,隨即又開始害怕起來。這個男人身上確實有那位魔王的味道,而那位魔王那一次也是如此輕鬆的破掉了自己引以爲傲的魔靈炮。

那次,暴怒魔王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隨意的彈了下,閻鬼的魔靈炮就消失了。雖然鍾宣逸還沒有強到如此變態的地步,但是以現在的能力已經可以說是傲視羣雄了。

www▪ тt kan▪ ¢o

一身白衣的鐘宣逸依舊帶着那張可笑的面具一步步往閻鬼走去。閻鬼臉上已經出現了極度恐慌的神色,他開始驚恐的大叫起來,並且拼命的往鍾宣逸身上丟起魔靈炮。

一個!十個!百個!

這次鍾宣逸沒有再往前,也沒有再用金蛇劍切開它們。而是站在原地讓閻鬼丟!當閻鬼氣喘吁吁的停下手中的動作時,它已經數不清自己到底丟了多少個魔靈炮了,而它的眼前則早已是煙霧繚繞了。

ttКan.c o

夏羽斐根本就不用展開神識就知道煙霧中的鐘宣逸根本沒事,因爲周圍那些紅色的氣息根本毫無遞減,依舊佈滿了整個房間。

果然,當煙霧逐漸散開之後。鍾宣逸依舊一身白衣的站在原地,而且他的身上那身白衣一點塵土都沒有染上。


閻鬼臉上的恐懼再一次無限的擴大起來,隨後又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一臉堅毅了起來。只見它又一次伸出雙手,這一次手心相對之後出現的不是那久違的黑色光芒,而是一個小小的如同核桃般的東西。

“這傢伙要拼命了,夏小子,你最好多的遠一些。”尤懶洋洋的提醒道。

“拼命?”夏羽斐挑眉,還想繼續問,卻看到閻鬼手上的那個核桃開始高速的自轉起來。隨着它的自轉,閻鬼的兩手心間快速的聚集了一個超大的黑色圓球。

閻鬼一臉凝重的高高舉起超大版的魔靈炮,拼命的向着鍾宣逸丟去。

這個魔靈炮聲勢浩大,巨大的讓夏羽斐看的都有些心驚膽顫。但是它遇上的是無我領域的擁有者。

無我者,融自身於天地。天地之間都是我的力量!何況這個看似巨大,但在天地面前渺小如塵埃的魔靈炮?

所以白衣飄飄的鐘宣逸依舊擡手、揮劍、收手。動作行雲流水般的一氣呵成,而那個巨大版的魔靈炮又是悲劇的“噗”一下消失了,就彷彿在他的眼裏,這個巨大的魔靈炮與剛剛的那些魔靈炮沒有任何區別!

而那個如同核桃般的東西也“咔嚓”一聲碎了。

“啊!”閻鬼終於絕望了!它從來沒有想過會在人間遇上這麼強的對手,如果不是因爲暴怒魔王從不喜歡用武器。它甚至都會懷疑對方是否就是暴怒魔王!

絕望後閻鬼第一反應就是逃跑!它要快點離開這裏,然後躲會魔窟之中,它向大魔神發誓只要能夠離開這裏,他永遠都不會涉足人間了!永遠!

可惜它的發誓似乎一點用都沒有,當它快速移動到門口,準備要開門逃跑的時候,身後忽然紅光大盛!

鍾宣逸舉起手中的金蛇劍快速的向閻鬼刺去!一時之間,滿屋子的紅色氣息彷彿化爲一把把利刃,隨着金色的劍身狂舞了起來。



漫天的金色與紅色!

夏羽斐看到了很滑稽的一幕,鍾宣逸只是站在原地手中平舉着那把金蛇劍不動,但是依舊有漫天金色的劍身與紅色的氣息飛舞着。

夏羽斐只數到了三百二十八劍!之後他就看不清了,因爲鍾宣逸手上的動作太快了!快的讓人覺得依舊在原地舉劍沒有動一樣!

“砰”地一聲巨響!那扇無辜的房門擋不住這漫天的攻擊,被炸了開來!而閻鬼的慘叫聲也隨之而起!

當葉懷、葉若秋、龍九趕到的時候,這場跌宕起伏的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一身白衣的鐘宣逸依舊帶着他那個奇怪的面具站在原地。手中的金蛇劍已經重新包裹在油布之中。

夏羽斐依舊盤腿坐在地上,他的身後兩邊各是一個昏迷的人,方小蠻與蘇安然。而作爲這場戰爭的失敗者倒黴蛋閻鬼,已經趴在地上奄奄一息了起來。

雖然它有着強力的恢復能力,但是失去了核桃般的“魔核”後的他已經沒有了那種能力。所以它現在只能是一隻瀕臨死亡的可憐傢伙而已。

“這,這是什麼?”站在門口吃驚的三人中,還是葉若秋最早的反應過來。望着地上的閻鬼問道。

“閻鬼,上古魔物。不過快死了。”夏羽斐有些吃力的開口說道。

龍九看到昏迷不醒的方小蠻後整個人忽然發飆,緋紅色的殺氣隱隱可以用肉眼都能看見。對於這一點,夏羽斐到是很好奇。一是因爲龍九對於方小蠻爲什麼會有這樣畸形的感情。二是龍九發飆的時候與白衣飄飄的鐘宣逸極度相似,可以說是小號的鐘宣逸一般。

想到這裏夏羽斐又看了一眼鍾宣逸,只是讓他失望的是這個傢伙那個滑稽又奇怪的面具擋住了表情,而且他似乎對於龍九一點都不感興趣。依舊筆直的站在原地。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