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叫什麼作弊啊?只要我們想辦法過了這一域不就行了?不要忘記,韓雨他帶我們從毒氣上空飛過,這也要耗費不少的戰力的,也是有付出的。這樣我們也算是憑實力過去的,並不算是作弊。”張小龍在一旁給馬俊做分析道。

“好了,誰先跟我一起飛過去?”韓雨看着衆人問道。

話剛一落下,張小龍立馬蹦到韓雨的身邊,一臉掐媚的說道:“雨帥哥,你就先帶我過去吧!你看我這麼風流倜儻,英俊瀟灑,你不帶我先過去你對的起我嗎?先帶我過去嘛。”

衆人:嘔……

韓雨眩暈了一下,無奈地說道:“要是你再不說這麼令我嘔吐的話,我就決定帶你先飛過去好了。”

“耶!還是韓雨對我最好了,走吧!快點快點,時間緊迫。”張小龍說着趕緊像韓雨身上蹭。

韓雨:#@¥……&*%¥

衆人:……

既然決定了張小龍,韓雨當下毫不停留,提着他就飛身朝着天空上方飛去。

等到飛到空中千米左右的時候,毒氣已經不再往上瀰漫了,被韓雨提着的張小龍喜悅地說道:“哈!毒氣終於不向上瀰漫了,只要我們從毒氣的上方飛過去不就萬事大吉啦?韓雨,快,飛過去。現在我才發現,會飛真是美好啊!”

說着張小龍就陶醉在自己美妙的幻想世界中,韓雨苦笑着搖搖頭,帶着張小龍一個加速,朝着前方就準備飛去。

而就在此時,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毒氣上方,把韓雨飛行的方向完全封擋了開來。

此物長達幾百米,一顆碩大的腦袋正盯視着韓雨與張小龍,欣長的舌頭不斷地朝着空中伸吐着。

本來在美妙陶醉的張小龍在看到這樣的龐然大物時,眼睛立時瞪得大大的,良久才失聲尖叫道:“韓雨,這是什麼呀?鬼呀?”

韓雨也是大吃一驚,被這突然出現的蛇形怪物嚇得也是懵了。就在韓雨一懵之間,超神器小白的身影驚恐地傳出:“韓雨,小心,快閃。這是上等靈獸青天毒蛇,要是被他的蛇毒射中的話,憑你現在的戰力是必死無疑,快逃啊!”

被小白這麼一叫,韓雨才從懵了狀態中回過神來,正準備逃避開來時,青天毒蛇的巨尾已經朝着韓雨橫拍而來。要是這一下韓雨被擊中的話,不死也得落個殘廢。 “啊……”

看着飛速擺來的巨大蛇尾,張小龍發出一聲驚恐的叫聲,這一聲直叫的是驚天動地,鬼哭狼嚎。韓雨被張小龍這一聲震得耳膜發疼,等他反應過來想要躲避青天毒蛇飛掃而來的蛇尾時已然不及。

啪!

一聲脆響,韓雨與張小龍頓時被拍飛。在拍飛的一剎那,韓雨快速的釋放戰力之氣護體,緊接着直接朝着飛速落下的張小龍飛去。

當韓雨快要抓住飛速落下的張小龍時,青天毒蛇的身形驟然出現在韓雨的面前,朝着還沒有反應過來的韓雨張口就是一團毒霧。

“嗯...”

韓雨一個不防,立即被青天毒蛇的毒霧噴個正着。接着,青天毒蛇一個神龍擺尾,將韓雨直接衝千米高空拍下。

這樣一來,原本應該比韓雨先落地的張小龍反而比韓雨後落地,因爲青天毒蛇這一擊力度實在是過重,直接將韓雨的下降速度激增幾十倍。

澎!咚!

悶響,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馬俊肖付帥等人的視線中。就在他們愣神之際,張小龍已經怪叫的從空中落下。

“小龍――”看見飛速掉落的張小龍,馬俊驚呼出聲。

“拂袖輕風。”

關鍵時刻江丹丹快速出手,一招拂袖輕風將飛速掉落的張小龍緩緩引下。

驚魂未定的張小龍站在地上緊張的拍着胸脯,“哎呦,我的媽耶!真是太刺激了,真是嚇死我了。”

“小龍,怎麼回事?你怎麼突然從天空中掉落下來?韓雨呢?”馬俊急切地問道,臉上焦急之色凝重。

“啊!”聽到馬俊這麼一問,張小龍驚叫道:“不好了,我剛剛在上面看見了一個怪物,只是一個尾巴一掃,我與韓雨就被拍飛。而且在下落的時候我還看到韓雨爲了救我,被飛奔而來的怪物一尾巴直接拍了下來,剛纔韓雨應該已經掉了下來了。”

“啊?”衆人這才恍悟,眼睛均瞄向了剛剛形成的大坑之上。

“大家快點把韓雨救出來,我想他堅持不了多長時間的。”張小龍急急忙忙的說道,臉上焦急之色正濃。

“爲什麼?”

“因爲我在掉下來的時候看見韓雨被那個怪物的毒霧噴到了。”

“啊?”衆人再次大驚,趕緊衝到大坑旁邊,開始快速的挖土。

而就在他們纔開始挖土時,被張小龍稱之爲怪物的青天毒蛇已經出現在衆人的面前。張小龍驚叫道:“大家小心吶!這就是那個怪物。”

聽到張小龍的提醒,衆人都盯着面前的龐然大物小心戒備着。肖付帥唰的抽出自己隨身攜帶的長劍,對着衆人說道:“各位,你們趕快去就韓雨,救完以後馬上向第四域撤退。我先衝上去抵擋這個怪物一下,不過我不知道自己能頂多長時間,你們儘量快一點。”

說完,人已經飛速的朝青天毒蛇掠去。

“劍芒。”甩手一劍,一道驚天劍芒劃破長空,朝着青天毒蛇飛射而去。

“嘶嘶,嘶嘶。”青天毒蛇發出一陣陣嘶嘶聲,它並沒有抵擋,就讓肖付帥的劍芒砍在了自己的身上。劍芒過後,青天毒蛇還是傲立與此,一點沒有被擊傷的感覺。

肖付帥震驚的看着青天毒蛇的身上,發現他身上剛剛被自己劍芒擊中的地方一點傷口都沒有。別說是傷口了,就連一點點小刮痕都沒有。

吃驚的看着自己眼前的青天毒蛇,肖付帥頓時就蒙了。

“好厲害,居然無視我的攻擊?”

“嘶嘶,嘶嘶。”青天毒蛇繼續吐着自己的蛇杏,兩隻銅鈴般大小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肖付帥。


肖付帥被它盯的全身發毛,心中怒火上升,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連三道劍芒唰出。

嗖嗖嗖!連續三道劍芒分別從三個不同的角度朝青天毒蛇飛射而去。而青天毒蛇只是不屑地看着朝自己飛射而來的劍芒,繼續它的嘶嘶吐杏之舉。


撲!撲!撲!

三道劍芒再次命中目標,可是青天毒蛇全身還是一絲傷害也沒有。肖付帥看着面前的大塊頭,實在是不敢相信。自己屢試屢爽的劍芒,今天怎麼會沒有絲毫用出。

看着面前的流露出不屑眼神的青天毒蛇,肖付帥徹底被激怒了,“媽的!銅頭鐵骨是吧?老子今天就不相信傷不了你。接招,劍氣縱橫。”


一道道劍氣瘋狂的朝着青天毒蛇身上招呼,可是青天毒蛇好似很快樂似的接受着肖付帥劍氣的攻擊。

看着眼前的一幕,肖付帥火氣更大,攻擊也越加的凌厲。但是無論肖付帥的攻擊如何凌厲,都無法傷到青天毒蛇一絲。

而就在肖付帥瘋狂的攻擊青天毒蛇這個空檔,馬俊等人快速的拋挖着巨坑裏的泥土。終於,在拋挖了近五米左右,韓雨的身形出現在衆人的視線中。

此時的韓雨雙眼緊閉,全身發出黝黑的紫色,就連嘴脣都是黑紫色。本來俊朗的面貌現在變得說不出恐怖,全身現在正包裹在淡淡的紅光之中。

“啊,韓雨他...”江丹丹看着此時的韓雨吃驚地道。

“他中毒了,而且還是很毒很毒的毒。”寒冰在旁說道。

馬俊一聽寒冰一眼就看出韓雨中了很毒很毒的毒,馬上問道:“寒冰,怎麼樣?你能救嗎?”

“不能。”寒冰果斷的回答道:“雖然我能知道這種毒的毒性很強,但是我對毒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那怎麼辦?看韓雨現在的樣子,再不快點救治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啦。”

“聽天由命了。你們看,韓雨現在全身籠罩在紅光之中,毒素好像蔓延的很慢。”寒冰指着韓雨身上微弱的紅色光芒說道。

“可是,韓雨身上的紅光好像越來越微弱了。再這樣下去,他恐怕支撐不住了。”馬俊焦急地說道。

“這紅光是什麼東西啊?怎麼會有抑制毒素的功能?”馬俊身旁的江丹丹疑惑的說道。

“我想這大概就是PK一族的鎮族之寶PK令吧!還記得在第四域鬼域那裏嗎? 園子穿越紀事[柯南] 。”寒冰看着韓雨身上的紅色光芒說道。

衆人一聽均是點點頭,他們現在也只能期望PK令能救得了韓雨了。

韓雨身上的紅色光芒越來越弱,衆人的心情也越來越冰冷。而被肖付帥瘋狂攻擊的青天毒蛇則是饒有興趣的注視着韓雨身上的紅色光芒,根本就懶得理會肖付帥那撓癢癢般的攻擊。

此時韓雨的情況的確是異常危險,他現在意志正在陷入昏迷中。要不是小白一直在用自己的力量幫助韓雨抵擋着毒素,恐怕現在韓雨已經掛掉了也說不定。

不過雖然有小白在拼命抵擋,但是青天毒蛇的毒霧實在是厲害無比,硬是一點一點的逼退小白的控制範圍。原本小白還控制着韓雨身體內大部分地區,但是現在卻越來越少,已經被青天毒蛇的毒素逼迫的退到韓雨的心臟部位。

而小白也因爲長時間的抵擋,力量開始變得薄弱起來。 我為仙君種情蠱 。紅色光芒越來越弱,小白死命的守護着韓雨身體內的最後地盤,那就是一個人主要器官,心臟。

要是韓雨的心臟被毒素侵襲,那麼韓雨就徹底的沒救了。

小白的意識在死死的抵擋着青天毒蛇的毒素侵襲,腦海中不斷地喃喃自語道:“堅持堅持,.......可惡!快要堅持不住了。媽的,這個鳥毒素哈真是厲害,要不是我的等級不夠,我早就把你清除乾淨了,好能讓你這麼囂張。哼!媽的,堅持不了了,韓雨,對不起,不能幫助你了......”

馬俊與寒冰等人急切地看着韓雨身上的紅色光芒,紅色光芒現在已經越來越弱了,但是它始終保持在這個亮度上。既不消失也不壯大,總是這樣的微弱。

忽然,僅存在韓雨身上的紅色光芒卻突然消失了。馬俊等人啊的驚呼出聲,眼淚從各自的眼睛裏流出。

“韓雨...你不能死啊!”馬俊悲傷地哭道,本來在瘋狂攻擊着青天毒蛇的肖付帥在聽到馬俊的呼喊時手上動作不僅一滯。接着肖付帥仰天長嘯一聲,全身突然爆發出驚天戰氣。

“可惡,你這個怪物,今天我要叫你血債血償。風劍天下。”

暴怒的肖付帥使出了一招就連他本來自己都不會的絕招,漫天劍氣瀰漫全場,劍氣之上帶着凜冽的罡風,一個個迎風便漲大幾丈,朝着青天毒蛇劈去。

砰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劍氣撞在青天毒蛇身上的聲音,本來還身上沒有一絲傷害的青天毒蛇頓時被這一道道劍氣割得血肉模糊。

青天毒蛇疾速的後退幾千米,眼神略帶恐懼的看着狂怒中的肖付帥。在用完這一招後的肖付帥也是無裏的軟到在地。


眼神轉向地面上的坑中,眼裏留下了傷心的淚水。朋友,兄弟,前一刻還在一起的兄弟,現在卻已經與自己天人相隔,這怎能叫肖付帥不悲傷。

就在衆人悲傷之際,一道耀眼的青色光芒從韓雨的身上亮起。緊接着衆人便聽到一聲清脆的聲音在自己的耳朵響起,“PK一級形態升級,進化,PK二級形態——真元PK令。”

一陣青色的光芒閃現,接着韓雨身上的毒素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退卻,接着消失不見。 青光閃耀了一陣,確保韓雨體內的毒素已經完全排光,接着便慢慢的消失不見。

在韓雨的意識海洋中,此時的小白已經嬉笑的坐在意識海洋之中,看着對面的韓雨笑道:“這次虧得我進化了,不然啊,你就等着死吧。”

韓雨呵呵一笑道:“謝謝小白啦,這次要不是你,恐怕我真的就掛了,謝謝你小白。”

“好了,你也不用跟我客氣了。你的朋友們可擔心你了,你還是快點出去看看他們吧!”

“好的,那我先出去了。”

說着韓雨的身影漸漸淡化,接着當韓雨睜開眼睛的時候,幾雙眼睛正一動不動的盯着自己,頓時把毫無準備的韓雨嚇了一跳。

“我靠!你們幹什麼?嚇了我一跳。”

“韓雨,你剛剛纔嚇死我們來,當時我們以爲你死定了,想不到你居然起死回生,真是讓人不敢相信。”張小龍擂了一下韓雨的胸口說道,眼睛裏的淚花因爲此刻的笑容而泛着熒熒亮光。

“兄弟,你沒事就好。”馬俊喜極而泣。相互的訴說了一下感情,衆人這才發現肖付帥正躺在地上看着他們笑。

衆人連忙來到肖付帥身旁,將他扶起道:“怎麼呢付帥?你怎麼躺在這裏?”問這話的是韓雨,他當然不知道爲了把自己挖出來肖付帥拼死上前阻擋青天毒蛇。


衆人這纔將肖付帥爲了拖延大家救你的時間,孤身一人拼死與青天毒蛇相鬥的過程。在聽到最後肖付帥莫名其妙的一招將青天毒蛇擊傷時,衆人臉上都現出了吃驚的神色。其中最吃驚的莫過於韓雨了,他是知道青天毒蛇的實力的,就憑他現在的戰力根本就不是青天毒蛇的對手。

“那麼這麼說起來,青天毒蛇被你一招什麼風劍天下傷的不輕後,疾速的後退了嘍?”張小龍疑惑地問道。

肖付帥點點頭,“是的。”

“可是現在這個青天毒蛇又去哪裏了了?”張小龍四處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什麼青天毒蛇的蹤跡。

“我想大概我們已經破了青天毒蛇的標準了,所以他才退卻的。”韓雨在旁解釋道。

三生三世醉紅顏

“可是爲什麼這個青天毒蛇會一直站在原地任肖付帥攻擊了?當時他只要還手的話,付帥一定會被毒霧所噴到的。可是他爲什麼沒有攻擊呢?反而是任由付帥攻擊,這一點我怎麼也想不明白。”寒冰拋出了自己的問題。

衆人對於寒冰的這個問題一時也是回答不上來,最後還是馬俊開口說道:“好了大家,這個問題想不通就不要想了。我們原地休息一下,等付帥的戰力恢復時,我們就朝着第六域地域前進吧!相信我們很快就能闖過死亡谷外圍七域,從而到達死亡谷內部。”

“好!大家加油!”張小龍在一旁喊道,衆人又是一陣暴汗。

大約休息了半個時辰,肖付帥損耗的戰力已經全部恢復,大家稍事準備了一下,就朝着第六域地域行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