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半年來,地球也沒什麼大事,無非就是一些小衝突小矛盾,唐宋也沒打算去管。地球這個空間,相對來說還是比較穩定,科技沒到觸碰天道的地步,也沒幾個人能修鍊。

倒是方怡方雅肚子里的孩子動靜比較大,尤其是最近,紫晴都快壓不住孩子體內釋放的力量。

不過唐宋發現,方怡方雅進入到自己的世界之後,肚子里的那股奇怪力量就漸漸被壓制,正被創世之力吞噬。看樣子,以後她倆只能住在這了。

唐宋還發現一個非常神奇的問題,他把方怡她們帶進來,她們居然沒有任何不適應,對這裡的空間壓力也沒有反感。就好像,這裡跟地球一樣。

這不太尋常,要知道之前為了把紫晴從別的世界拉出來,那可是費了好大的功夫。現在卻這麼平靜,搞得他都有點不適應。

在世界里溫存了整整兩天,唐宋才跟陳英出來。至於紫晴跟方怡方雅,她們選擇在世界里搭建了個木屋,在裡邊修養。

回到熟悉的地球,唐宋感慨萬千。真沒想到,幾年的時間,地球沒太大改變,自己卻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特種兵。

看得出他的心思,陳英輕抿著微笑:「實力提升,格局自然就不一樣了。我想,我們也該離開這裡了,去更好的世界發展。」

唐宋回了神,點頭道:「是啊,這裡確實不太適合我們,再待下去,只會給這個世界帶來無盡的壓力。下一步,我們得好好規劃一下。」

要不要去明華界,這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如果不去,該怎麼躲過那些高手的壓迫,總不能一直依靠天道管理員這個身份,遲早那個高手也會找到破解的辦法,畢竟對方實力那麼強…… 一聽到醫仙來了,我們幾個也都趕了過去,只見那裏已經圍着許多人。醫仙常年待在深山之中,估計術士界年輕一輩中見過他的人沒幾個,所以大家一聽到他來了,纔會這麼激動,都想要目睹一下傳說中醫仙的風采。

李慕顏和劉宇已經見過醫仙了,所以表現的比我們淡定得多。我們好不容易擠到了人羣的前面,終於是看到了從山莊外走進來的一行人。

我一眼就看到了滿臉笑容的玩鬼老怪張烈,他正和一個身材矮胖的老頭有說有笑的不知道在說什麼,那矮胖老頭身後跟着肖龍和其他四個人。

“不會吧!”我有些失望,已經猜出了那矮胖老頭的身份,估計他就是傳說中的醫仙,但這形象真的和我想象的有着天差地別的不同。

從四周其他人的臉上看到的表情,估計心裏想的都和我差不多,一樣很詫異。

“師兄,那個該不會就是醫仙前輩吧?”我還是不敢相信,回過頭去問身後的劉宇。

劉宇微微一笑,推了推眼鏡,點頭說沒錯,這就是整個術士界大名鼎鼎的醫仙:田偉光。

這時候,李慕顏湊到我耳邊,小聲的對我說道:“師弟,其實我上次見到醫仙前輩的時候,心裏想的也和你一樣,不過他的確就是醫仙前輩沒錯。

我苦笑一聲,看來俗話說千萬不要以貌取人是對的,要是碰巧在外面偶遇到醫仙前輩的話,絕對不會有人認出來,更不可能把他和大名鼎鼎的醫仙聯繫在一起。

“你們看什麼看,那多事情要做你們都做完了嗎,都散了,真是的,一點規矩也不懂。”張烈講這麼多人圍在這裏,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大罵道。

大家都被張烈給嚇到了,不敢再繼續看下去,都散開了。人都散了之後,張烈臉上恢復了笑容,帶着醫仙離開了,那個笑容和張烈的平時給人的感覺真的一點也不搭。

醫仙在離開之前對肖龍說了幾句什麼,然後就跟着張烈走了,估計是要去見陳柏他們。他倆離開後,肖龍帶着那四個師弟師妹過來了。

“你們幾個也在這裏,怎麼樣,都沒事吧?”肖龍一見到我們,就關心的問道。

我們幾個都沒受什麼傷,搖頭說沒事。肖龍也沒和我們多聊,說是要帶着他的四個師弟師妹去看看在戰鬥中受傷的人,等有時間在和我們聊。

治療傷員這是大事,耽擱不得,我們也不敢和他多聊,於是他就帶着師弟師妹走了。

肖龍他們走了之後,我們幾個繼續去幫忙,直到下午時分纔回到了住所那。從昨晚天羽閣來襲擊到現在,我們是覺也沒睡,也沒怎麼休息,早就累得不行了。

一回到做所,我們都各自回房間休息了。回到房間,我躺到牀上,很快就睡着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將近十點了,聽到外面很吵,好像是有人來我們這裏,我趕緊起來走出了房間。出房間纔看到是秦筱筱和陳柏回來了,跟着他倆回來的還有醫仙田偉光和肖龍。

李慕顏、劉宇和冰窟窿他們三個不知道什麼已經起來了,正在與陳柏一起和醫仙聊天。

見我出來了,醫仙身旁的肖龍趕緊把我介紹給醫仙,說道:“師父,這就是李啓明李師弟,陳老的三弟子。”

我也趕緊對着醫仙行了一個禮,恭恭敬敬的。“醫仙前輩,你好。”

醫仙摸着自己下巴上的一小撮鬍子,上下打量着我,然後點了點頭。 情深總裁有點壞 “果然是玄德道長的轉世,身上的氣息不同凡響。”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粗狂,但語氣給人的感覺卻很和善。

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說不好意思,自己睡着了,不知道他和肖龍來了。他擺了擺手說沒事,他就是剛好處理完了戰鬥中傷員的傷勢,然後跟着肖龍過來看看,也來察看一下劉宇的狀況。

“前輩,師兄的狀況怎麼樣?”一聽他說道劉宇的狀況,我心裏一急,慌忙問道。

他笑了笑,說劉宇的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可以慢慢的修煉重新恢復自己的修爲了。“說實話,你們真不愧是陳老看上的弟子,一個個的都不簡單。劉宇這個情況,要是換做其他人恐怕早就一命嗚呼了。”

“那是自然,我陳柏的弟子可不是誰都能比得上的。”陳柏也毫不客氣,直接說道。

我們又聊了一會,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將近午夜,醫仙和肖龍也離開了。在離開前,醫仙還給劉宇留下了一些對劉宇恢復修爲有幫助的丹藥。

“還好這次醫仙他們來了,不然這次我們術士界肯定也傷亡慘重,不會比天羽閣好到哪裏去。”冰窟窿感嘆道,由衷的佩服醫仙。

剛剛聽陳柏說,在昨天的戰鬥中,那些受了重傷,差不多快要沒命的人,在醫仙他們的治療下都保住了性命。

“這是肯定的,現在術士界沒有誰的醫術能比得上田村夫的,這也是我們相比天羽閣不可或缺的一大保障。有他和他的弟子在我們身後,術士界的人在戰鬥的時候肯定會變得更加勇猛,不再畏手畏腳的,對士氣的提升也有着不小的幫助。”陳柏開口回道。

“師父,今天你們商討出了什麼結果,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這時,劉宇開口問道。

一說到這,陳柏和秦筱筱兩人的臉色就沉了下來,變得嚴肅。

“你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修煉,因爲一個月之後我們術士界就將主動出擊,攻向天羽閣的老巢,把他們一網打盡。”陳柏沉聲,冷冷回道。

我們大驚,沒想到陳柏他們竟然決定是我們術士界的主動出擊,而且時間還定在了一個月後。

秦筱筱說在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裏,術士界會全面備戰天羽閣,把該準備的都準備好,那些沒來的派別,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裏也都會陸續趕到這裏來。

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在接下來的一個月的時間內,正確把自己的修爲在替身一截。 聽到我們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準備,劉宇的臉色立馬沉了下來,猶豫着想要說些什麼,不過最終還是沒有開口說話。他的反應我看在眼中,心裏也清楚他此時內心的想法。

一個月的時間,就算劉宇沒日沒夜的修煉,也不可能恢復到原來的修爲,能恢復少一部分已經是很不錯的了。一個月後和天羽閣的大戰,估計陳柏是不可能同意讓他參加的。

我們在場的人,心裏都清楚這個情況,所以大家的目光都不自覺的落到了劉宇的身上。劉宇也注意到了我們的反應,臉上露出苦笑,說道:“你們不用擔心我,我會努力修煉的,至於一個月後能恢復多少修爲這就看命了,當然我也聽從師父的安排。”

他說這句的話的時候雖然看似很輕鬆,但肯定心裏十分的不好受,曾經在術士界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竟然淪爲無法參加術士界與天羽閣大戰的人,想想都覺得很心酸。

“老大,你跟我來房間一趟,你們其他人也回房去吧,該休息的休息,該修煉的抓緊修煉。”陳柏開口說了一句,然後帶着劉宇走進了他的房間裏。

陳柏和劉宇走進房間後,李慕顏一直盯着陳柏的緊閉的房間門看,眼中慢慢的都是擔憂和難過。李慕顏這麼喜歡劉宇,看到劉宇現在這樣,心裏也很難過。

“我出去一趟。”冰窟窿冷冷的說了一句,然後就出去了,這麼晚了也不知道他要去哪。

客廳裏現在就只剩下我、李慕顏和秦筱筱我們三個,待了一會,劉宇就從陳柏的房間裏出來了,他臉上的表情不太好,陳柏肯定和他說了什麼。

“師兄,師父和你說了什麼?”見到劉宇出來了,李慕顏急忙站起來,走了過去,開口問道。

見到我們三個,劉宇臉上的表情立馬恢復了正常,露出和煦的微笑。“沒什麼,就是和我說了一些恢復修爲修煉時要注意的一些事。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房間了。”

說完,他就轉身回房去了。李慕顏想要追上去,我拉住了她。“師姐,算了,還是給師兄一個人待一會,我相信師兄一定會越過這個困難的。”

李慕顏眼中滿是憂色,咬着嘴脣,最後還是聽我的話,沒有追去找劉宇,有氣無力的回了句我回房了,就走了。

“筱筱,你說師兄和師姐沒事吧?”看到他倆這副樣子,我也很不好受,有些難受的回頭問秦筱筱。

秦筱筱嘆了口氣,說應該沒事,這種情況還是需要時間來恢復,而且除了他自己誰也幫不了他。“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去找李慕顏聊聊,開導開導她。她一整天都擺出那樣的表情,劉宇看了心裏纔會更不舒服。”

於是她走到李慕顏房間外,敲了敲門,然後開門走進了房間裏。女人的事,還是她們女人之間溝通好一些,我也不好摻和,就回房間去了。

回到房間,也沒什麼睡意,就坐在牀上修煉。這一個月的時間,我一定還要增強自己的修爲,至少也要把金蠶蠱的力量和骨骸給我帶來的力量練習掌握的更加透徹,靈活自如,運用得如自己的自身的力量一樣,這樣在面對天羽閣像是鉉衣那樣的高手時,纔會有勝算。

我現在是有了很大的自信,不過自信並不等同於自大,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缺點和做的不夠好的地方,需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所以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第二天一早,我們坐在客廳吃東西,不知道昨天秦筱筱對李慕顏說了什麼,看樣子兩人聊得不錯,今天李慕顏的心情變得好了不少,不再是愁眉苦臉的。

這時候,冰窟窿從房間裏出來,手上提着一個包袱。他目光掃了一圈,然後問道:“劉兄呢?”

“師兄估計還在房間裏修煉,怎麼了,你找他有事?要不我去幫你叫他。”李慕顏回道。

“不用,既然他在修煉就不要打擾他了,只是請你幫我把這東西交給他。”說着,冰窟窿把手上的包袱遞給了李慕顏。

李慕顏接過他手上的包袱,疑惑問他這是什麼東西。冰窟窿還沒有回答,包袱就已經被李慕顏給打開了,只見裏面是一件銀色的軟甲,軟甲通體泛着幽光,一看就是品質很高的防護軟甲。

“這軟甲是你從哪裏找來的?”陳柏看着包袱裏的軟甲,有些意外,開口問道。

“對呀,這軟甲一看就不是凡品,防禦效果應該很不錯,這麼好的東西可不是哪裏都能見到的。” 好孕連連:狼性大叔纏上癮 秦筱筱拿起軟甲,仔細看了一會,說道。

冰窟窿說這軟甲是他昨晚找風水一派的一個人求來的,以前他救過那個人一命,這軟甲是那人家族裏傳下來的,那人一直穿在身上保命。劉宇現在這樣子,有很大的原因和他有關,所以他希望這軟甲能暫時保護劉宇的性命。

“那你爲什麼不自己交給師兄?”我疑惑問道。

“我暫時有事要出去一趟,可能需要十幾天的時間,所以就拜託了。”說完,冰窟窿就揹着斬鬼刀離開了,也不知道是要去哪。

陳柏看着那軟甲,叮囑李慕顏一定要告訴劉宇這是冰窟窿的心意,讓劉宇一定要貼身穿着。

就這樣,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裏,術士界許多大大小小的派別都來到了山莊這裏,山莊又變得比之前還要熱鬧。道門一派北派的人也在裘玉蘭的帶領下來到了,桂可依跟在她身旁,但卻不見她的大弟子柴平。

“奇怪,怎麼不見柴平跟着她?”我嘴裏喃喃。想起當時我和冰窟窿在苗疆遇到柴平的時候,覺得柴平這個不是什麼好人,壞事估計也沒少做。

我的話被身旁的秦筱筱聽到了,她開口說道:“你還不知道吧,就在不久以前,裘玉蘭發現柴平與天羽閣的人勾結在一起,所以親手把他給殺了,這件事術士界也基本上都傳開了,不少人都感到震驚。”

“啊?”我愣住了,雖然想到柴平不會是什麼好人,但沒想到他竟然會和天羽閣的人勾結在一起。

難怪當時柴平一個道門北邊的人,竟然跑到我們南邊苗疆那邊去,估計他到苗疆的事與天羽閣脫不了關係。忽然我又想起了什麼,心裏一震。

當時,在苗疆桂可依也和柴平一起,既然柴平和天羽閣有勾結,那麼桂可依會不會也和天羽閣的人有勾結,還是說她也一直被柴平矇在鼓裏什麼都不知道?

我目光盯着裘玉蘭身旁的桂可依,心裏的疑惑更濃了。 寬廣而又茂密的世界內,唐宋坐在木屋外邊砍柴,方怡挺著大肚子在洗菜,院子里紫晴在給菜地洒水,廚房裡還有炒菜聲,好不愜意。

這已經是唐宋回到地球的二十天之後,除了最開始那幾天在地球出現,之後他們都在世界內。

方怡給這個世界起了很好聽的名字,天堂。對她們來說,這裡是就是天堂家園,同時也是唐宋的歸宿。

不過這個世界也有個大問題,還沒出現動物。 異世界迷宮的蒼藍召喚師 方怡她們雖然能在這生存,唐宋卻沒辦法將外界的動物帶進來,只能吃野菜。

其實唐宋也搞不懂,為什麼人能進來,動物卻進不來。方怡她們進來這麼久也沒什麼不適應,孩子一直都很平穩,一切歸於正常。唯獨想要從外界帶東西進來,即便他動用創世之力都做不到。

而且唐宋還發現,現在他手裡除了眾神法寶之外,其他所有的東西都毀了,包括墨俠。那麼好的一把神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塵埃,倒是可惜了。

「姐,快些。」

裡邊傳來方雅的叫喊,方怡應了一聲,挺著肚子走向廚房。

唐宋抬頭看了一眼,心頭無比的平靜。他真的很喜歡這樣的生活,平靜而又安逸,每天只需要愁著吃什麼,不需要再考慮殺戮問題。

只可惜,他真不知道這種生活能維持多久。這裡沒有動物,方怡她們懷孕在身,需要補充營養。

可現在讓他創造動物也比較困難,因為他現在依舊保留著假丹田內的天罰之力,使用的依舊是天道管理員的身份,是沒辦法進行創造的。想要創造,必須把這部分力量消掉,恢復創世神的身份,但那樣很有可能會引來某高手的攻擊。

正想著,紫晴提著水桶走過來,柔聲道:「吃了飯,我們出去走走吧,去別的世界走走。一直在這,對孩子也不好。」

唐宋回頭看了她一眼,微笑點頭:「也行,我現在掌控的世界很多。正好,如果碰到可靠的人,就讓他當從管理。」

現在才知道,從管理越多,對自己越有利。如果他一直使用創世神的身份,從管理還是要聽從於他,這些從管理也能屏蔽外來干擾。難怪之前天道法則里一直都說,管理的每個世界都要有自己的從管理,否則遲早要被其他人霸佔……

吃著飯,陳英忽然道:「地球那邊,你就沒想過讓郁詩她們也跟過來?我倒是覺得,讓香蘭姐她們過來也挺好,香蘭姐一直跟著我們,都習慣了。」

唐宋苦笑:「可我擔心,進了這裡之後,香蘭姐就出不去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們能自由進出這個世界,他們卻不能,需要剝離天道法則才行。」

這也是唐宋納悶的地方,他之前也想把朱香蘭跟談心拉進來,畢竟她們也都是特殊人員,跟地球格格不入。包括牛寶兒,都想拉進來。可是,進來需要剝離天道,就跟當初紫晴一樣。

「香蘭姐肯定是願意的,只是,談心需要上學,需要跟人接觸。這裡太無聊,對孩子也不好。」陳英擰著眉頭,「要不,你找個高級一點的世界,然後把她們母女倆剝離過去。然後,我們也到那邊發展。以後,偶爾回地球看看就好。」

「我想去一個修鍊的世界,最好跟以前差不多。」紫晴開口了,「其實,我還是喜歡以前的生活方式,現代化,我有點不太適應。」

「我們姐妹倆估計只能在這咯,偶爾吃飯可以出去,其他時間只能呆在這。」方怡抿著微笑,「反正跳躍空間也不需要時間,想去哪就去哪吧。」

這倒也是,沒必要一直黏在一塊,總要做點事,要不然遲早都出問題。紫晴跟陳英都能進入到這個世界,只是沒有主動權而已。

想著,唐宋點頭應道:「行,那就這麼定了。地球那邊,偶爾回去一趟,就相當於回老家,呵呵……」

飯後,趁著方怡方雅姐妹來午睡,唐宋跟紫晴還有陳英開始挑選世界。

成千上萬個世界,選起來也是頭疼。各種文明,還有很多世界是沒有人的,有的世界甚至處於混沌狀態,還有的什麼都沒有。

挑選許久,紫晴選定一個略顯古老的修鍊世界,跟她之前出生的世界差不多。唐宋看了一下,修鍊等級也不是很高,紫晴在裡邊不算是無敵,但也已經算是很高級。

為什麼不選無敵?因為紫晴擔心自己太無敵,就沒有了修鍊的念頭。大環境很重要,她還得提升實力,不能太過安逸……

陳英還沒選定,所以唐宋帶著紫晴先進入武神大陸。

熟悉的空間壓力,讓紫晴不由露出笑容。在地球,她其實一直都不太自在,畢竟從小接受的教育和思想都是古代,地球的很多東西對她來說太過於前衛,她並不喜歡。

側頭看她舒坦的樣子,唐宋輕柔撫摸著她的臉龐:「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紫晴面頰微紅,搖著頭:「其實也還好,只是有些不適應罷了。我到底是老派的,總是不太習慣現代的生活方式。」

唐宋點點頭,四處張望:「在這邊,你有什麼打算?」

紫晴想了想,微笑道:「我想找個大門派當個供奉,然後收幾個弟子,這是我的強項……」

盤算了一下,唐宋帶著紫晴出現在一個大城池內。兩人換上了這個世界的衣服,手牽著手走進城池。

正是午後時分,城內人來人往。見到兩人手牽著手,好多人議論紛紛,惹得紫晴面頰緋紅。可她並沒有抗拒,一直牽著唐朝的手。

如今已經是夫妻,也有了夫妻之實,再加上又接受了半年多的地球思想教育,她已經沒那麼封閉了。

錯染小萌妻 「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來?」邊走著,紫晴邊低聲道。

唐宋微笑搖頭:「先安頓好,要不然我不放心。這個世界的時間相對也快,我們有的是時間。」

這話讓紫晴端是高興,心裡像是吃了蜜一樣,俊俏的臉上露出迷人笑容,惹得街道上那些男人一陣驚呼…… 紫晴就像是個初戀的小女生,很開心,跟唐宋在街道上逛了好久。唐宋真的很心疼,她跟自己單獨相處的時間太少太少,等安頓好之後,得經常來看她,要不然太對不起她的情誼。

正走著,前方熱熱鬧鬧的,紫晴不由奇怪的踮著腳看了一眼。唐宋神念展開,輕聲道:「應該是比武,兩人實力很一般,呵,還是兩個小孩。」

「過去看一下。」紫晴拉著他走過去。

圍觀的人很多,唐宋在前邊偷偷使用力量將擋著的人撥開,露出空間。進入到裡邊,果然是兩個孩子,而且是女孩。

兩人都是十四五歲的模樣,沒有帶兵器,掄著袖子大眼瞪小眼,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也不是很強。

按照武神大陸的等級劃分,她們應該是武師,而且都是剛晉級不久。

沒等多想,兩個女孩同時怪叫,然後迅猛的朝著對方轟過去。速度還算可以,當然,在唐宋看來跟螞蟻差不多。

嘭嘭嘭……

兩人的武氣互相對碰,周遭看客紛紛叫好,還有人吶喊助威。

左邊那身穿藍色衣服的女孩明顯佔據優勢,力量相對雄厚霸道,穩穩佔據上風。右邊的身穿黑色的女孩可能是因為瘦弱,一直都在後撤。不過黑衣女孩速度相對快一些,總能躲過對方的攻擊。

「那個黑衣的天賦很不錯。」紫晴讚賞的低聲道,「她的力量雖然沒那麼強,可對力道的控制明顯更到位。一旦拖延,她的優勢就表現出來了。」

唐宋點頭附和:「不錯,她也很聰明,沒有失去理智的跟對方強攻,而是一直在想辦法拖。不過,這藍衣女孩也很不錯,她的力量霸道,而且後勁非常充足,可不好惹。」

嘭嘭!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