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認知,讓它們心裡十分的鬱悶,什麼時候它們吞天紫狐竟然都開始被嫌棄了啊啊啊啊……

而跟著墨九狸坐在劫雲裡面的小青,從看到小青雷開始,就一直處於懵逼的無法回神的狀態,它竟然看到了雷靈,控制雷劫的雷靈,天啊,主人娘親怎麼這麼變態啊啊啊……

連雷靈都聽主人娘親的話,讓輕點劈就輕點劈,還稱呼主人娘親為女神!這簡直讓它太震驚了啊啊……

要知道化形不只是獸族的渴望,所有能修鍊的靈體都夢想著有一天能夠化形,可是跟獸族想比,身為植物系的小青,也只是想想的時候多一些……

因為植物系本體十分弱小,雷劫它們是百分之九十九都無法渡過的!那百分之一的成功率,幾千年甚至幾萬年也難出現一次啊……

因此,哪怕有些植物系的獸獸,修鍊到了巔峰,也都不敢去嘗試化形,因為雷劫於它們而言便是死劫!而且,身為食人藤王的小青,早就到了可以化形的實力了……

只是因為懼怕雷劫,才一直沒事只是睡覺不修鍊的……

現在看到墨九狸認識小雷,小青眼神閃亮的看著墨九狸,希望主人娘親,能跟對方說說,也輕點劈自己,讓它也化形……

雖然墨九狸看不到小青的眼睛在那裡,但是被它那麼緊緊的盯著,想沒感覺也難啊……

於是抬起手腕,看著小青問道:「想化形?」

「嗯嗯,想……」小青急忙說道。

「怕雷劫?」墨九狸挑眉問道,她自然知道雷劫對於植物系的獸獸,是多麼可怕的,這小傢伙兒估計是看自己跟小雷認識,才會那麼盯著自己的。

「嗯嗯,怕……」小青老實的回道。

「女神,這藤蔓跟你契約了?」小雷看到小青疑惑的問道。

「不是,跟寶寶契約了!」墨九狸說道。

「啊……跟寶寶契約了啊!那你放它下去,等會兒我幫你劈一下,讓它化形!就是它太弱了,能保護好寶寶么?要不我把它滅了吧,寶寶喜歡植物系的獸獸,以後我幫它找一株強大的來契約……」小雷十分嫌棄小青的說道。

小青聞言整個藤都不好了,唔唔,它也是食人藤王好么?那裡弱小了啊啊啊,它一定會保護好主人的……

這時,小青才終於明白,自家主人和娘親都是變態,竟然都認識這雷靈,而且聽聽這雷靈的話,分明就是很喜歡自己主人的啊啊啊啊……

墨九狸看到小青渾身發抖的樣子,微微一笑道:「不用,先給它化形吧!以後找到好的再說……」

「行,那我聽女神的!」小雷看著墨九狸說道。

「你到下面等著,劈完它們就劈你!」小雷又看了眼墨九狸手腕上的小青說道。

墨九狸對著小青點點頭,小青嗖的一下子飛了下去,落在三隻紫狐不遠處的地方……

「咔嚓……」

「咔嚓……」

「咔嚓……」

隨著最後三道雷劫落下,三隻紫狐終於渡劫成功,它們有些狼狽的趴在原地…… 深夜在外面被拍肩膀,是很邪門兒的事情。爸嚇了一跳強忍着回頭的衝動,硬着頭皮推着車子繼續往前走。後面拍他的人拄着根柺杖,佝僂着身子,滿臉皺紋眼神卻充滿精光,不是外婆還能是誰?

見父親不理會,外婆輕咳一聲:“大牛阿,我算到你今晚會來找我,所以特意來這裏等你,出什麼事了?”

大牛是我爸的名字,一聽是外婆的聲音,他放下心,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着外婆,感覺今天的外婆有些不尋常,但具體是哪兒爸也說不上來,索性就不管了正事要緊。爸急切的開口:“大娘,你得跟我過去一趟,家裏來髒東西了。”

我們這邊的風俗,女婿一般稱呼自己的丈夫娘爲大娘,自己的岳父則成爲大爺。當然倒插門的算作例外。

外婆聽了點點頭,示意自己隨時可以跟爸走,爸爸先是在自行車的後座上鋪了一層厚厚的海綿這樣就不會硌到外婆,然後將她抱上去就準備往我家裏趕。

可是坐在自行車上,爸明顯的感覺蹬不動了,不管再怎麼用力車輪就是不轉,彷彿有人在後面死死的拉着一般。雖然他之前已經騎了一個多小時的車子,卻也不至於如此不堪,連位七旬老太都拉不動。

看了下表,時值一點半,此刻雖然是一天中最冷的時間段。但現在已經是夏天,縱是深夜也不至於這麼冷,而且自己那麼用力的蹬着車子身子本應該很熱,然而很奇怪是自己臉上由於用力蹬車子憋得通紅,隱隱有汗水流出。但心底卻涌出陣陣寒意,擴散到全身。

皺了皺眉頭,看着前面的路以後,爸並沒有回頭,隨意的問了一句:“大娘阿,大爺身體好些了麼?”

“哎,還是老樣子……”坐在後面的外婆聽道以後嘆了口氣,眼神有些空洞。

父親也跟着搖了搖頭,然後心底確定了車後面的外婆有問題!早在我三歲的時候,外公就因病逝世了,若真是外婆又怎麼會做出如此回答?

停下車,爸從布兜裏取出一個黑色方形小帕遞給了外婆:“大娘,大熱天的您拿着擦擦汗。”

果然,原本笑呵呵看着爸的外婆臉色大變,身子下意識的就要往後閃。

“孽障,哪裏跑!”父親見狀吼了一聲,身子猛的一躍,將手帕拍在了‘外婆’腦門上。

只聽砰的一聲緊接着她身上就霹靂啪啦的響了起來,火花四現。父親站在旁邊看着,直到‘外婆’消失。

手帕是外婆送給我爸的,她用墨斗線織成小手帕,然後在雞血中浸泡七週,最後拿出之後晾乾,又在上面畫了一些大家都不懂的符,對我爸說他走南闖北的,身上裝着這乾坤帕,一般鬼怪奈何不了他。

用乾坤帕收拾了剛纔的小鬼之後,爸眼前的場景突然變了。看着前方父親霎時間一身冷汗,前面五米處就是外婆村口的臭水坑,據說裏面有水鬼。如果不是自己留了個心眼兒,現在早已被那東西的障眼法騙進去從而丟了性命。

回過神後爸沒有停留,直接推着車子一路跑到外婆家,敲開了她的大門。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總之爸在外婆打開門把他拉進院子的那一刻,他心裏所有的恐懼和恐慌消於無形,心境一下子就變得毫無波瀾。以至於在以後相當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每當想起那天晚上,我爸就回感慨萬千。

被外婆拉進去以後,爸就說明了來意。

“大牛,你先跟我說說你這一路上遇到什麼沒有?”外婆沒有接爸的話茬,看着爸的前額問道。

爸就把從出了家門到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跟外婆學了一遍,聽爸說完前後經過,外婆狠狠的用柺杖敲了敲地面,然後緩緩開口:“水禍一起,妖孽橫行!看來天下又不得太平咯。我本來早就睡了,卻被我牀頭的鈴鐺吵醒,那是我在村口做的法,妖孽若動,鈴鐺就會響起來。我只當那水鬼是因果未斷,不忍讓她魂飛魄散,纔將她困在水中。卻不曾想到她已然可以幻化人形,幻化場景。倘若不是這乾坤帕,你今天就···”

直到外婆說完,爸才明白剛剛在村口怎麼蹬車子就是不動,是因爲我外婆佈置的法術在發力,他才能陰差陽錯的撿回來一條命。

“那她被我用乾坤帕打中,還會不會作惡?”

“這乾坤帕雖威力無邊,但那小鬼已然能夠幻化,你打的絕對不是她的本身。不過就算是分身,也能夠重創她了。倒是浪兒那邊···”

說完外婆掐着手指,轉着眼睛算了算。臉色突然就變了,急切的開口:“不好,浪兒有危險!快帶我過去!”

爸一聽也慌了,幫外婆拿起做法用的傢伙事兒,然後把外婆抱上車,就往我家衝了回來。

家裏我和妹妹一人一邊摟着媽媽睡得那叫一個香,但媽自己卻睡不着。九幾年的時候農村生活真的很貧困,村裏人一到晚上都會把燈關了,就爲了省電。一向節儉的媽媽,這次卻沒有關燈。爸騎車子出去以後,媽媽就一直等着,爸去請外婆來回至多半個鐘頭的路,等了一個半小時卻還沒有回來。媽心裏越發的擔心,想出去看看。但想到我房間的灰燼還有黃水,又看了看熟睡的我,最終沒有忍心離開。只是皺着眉頭,不住的嘆氣。

爹地,求你管管你老婆! 突然,院子外面傳來了狗叫聲。媽聽到後激動壞了,心想可算回來了。然而很快她就發現了不對勁。因爲如果是爸回來的話,村子裏的狗叫幾聲就不會再叫了,至於我家的狗則根本不會叫,大老遠的它就能嗅出我們家人的味道。可是現在無論是外面的狗還是我家的狗,全部歇斯底里的叫着,奮力嘶吼着,似乎嗅到了什麼味道。

媽嚇壞了,但畢竟是外婆的女兒,對這些事情還是懂的一些的,在感覺到狗的不尋常以後,媽媽騰地起牀從衣櫃裏面拿出了幾張靈符,然後貼在了屋門和窗戶上。然後又從牀底的老式木箱中拿出了一對銀手鐲,給我和妹妹一人手腕上綁了一支,這是外婆給她的嫁妝之一,龍鳳鐲。

在媽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外面的狗叫聲,有怒吼變成了哀鳴,又從哀鳴變成了嗚呼。如果這時候有人站在外面,就會發現到外面的狗全部伏在地上低着頭,身子不住的抖着。

對於狗叫聲,媽是全部聽在耳朵裏,所以當狗叫聲全部消失的時候,她就知道來的東西不簡單,能讓狗這種靈性動物爲之顫抖的東西,不會是自己能對付了的。

可是媽的眼睛裏面已經沒有了恐懼!取下牀頭掛着的桃木劍,站到了門前,眼神中唯有堅毅!這一刻,沒有恐懼,她所擁有的是一種母親守護孩子的本能!

本來狗叫聲停止之後,世界彷彿又恢復如初,但下一刻,整個院子突然颳起了狂風,一時間地上的落葉以及狹小的沙子夾雜在一起,瘋狂的拍着我們所在房間的門板和玻璃。與此同時母親突然就感覺一股寒意從外面襲來。

最先堅持不住的是玻璃,那是我家的窗戶不是塑鋼窗,而是那種小塊的玻璃,用幾顆釘子固定在上面,常年風吹雨打,本就不牢固,堅持了能有一分鐘後,隨着啪啪啪的聲響,玻璃碎了一地,我們的窗戶只剩下了幾根木椽子。

玻璃碎了以後媽媽明顯的感覺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往後推了一把,忍不住往後退了幾步。

與此同時,砰的一聲,緊鎖的房門一下子彈開了。 第432章

許久,三隻紫狐的身上閃過一陣紫芒,接著兩男一女三個俊美無比的少男少女,出現在顧琰等人的面前……

看到它們的樣子,顧琰三人也是愣了愣,都聽說魔獸化形俊美,但是這三隻也太美了吧,容貌都比他們三人還出色呢……

三人來到顧琰三人的面前,齊聲喊道:「主人!」

「哈哈,真不錯,果然狐族化形是俊美的,以後你就叫狐雲吧!」顧琰看著自己面前的俊美少年說道。

「狐雲謝謝主人賜名!」狐雲開心的說道。

「那你就叫狐塵吧!」沉香也開心的說道。

「狐塵謝謝主人賜名!」狐塵也開心的說道。

只有忘川的那隻紫狐是女子,忘川看了眼自己的契約獸想了想道:「你叫狐汐好了!」

「狐汐謝謝主人賜名!」狐汐笑著道。

「咔嚓……」

「咔嚓……」

這時,身後的雷聲,瞬間吸引了眾人和狐們的注意力,一看原來是一株食人藤,正在經歷雷劫……

眾人和狐們現在一愣,隨即想到什麼了,顧琰等人是瞭然,而紫狐族卻是羨慕不已……

這食人藤王本是它們狐族領地出生的,一株小靈植,卻沒有想到,如今它都能化形了!如果不是因為那個女子,跟劫雲中的雷靈認識,像食人藤這樣的植物,根本不敢隨便化形的……

比起獸族化形那只有三成把握的成功率,植物系獸獸遇到雷劫,那絕對是必死無疑的……

可是,現在看看,這食人藤怕是也會輕鬆渡過雷劫的了!紫狐族的心裡,更加的不是滋味了……

「咔嚓……」

隨著最後一道雷劫響起,食人藤王漆黑的埋在地里,過了好一會兒才飛了出來,一根細長的藤蔓直衝天際……

轉瞬,又變回一根小小的,纏到了飛身下來的墨九狸的手腕上,墨九狸挑眉問道:「怎麼不直接化形?」

「等看到主人再化形!」小青說道,主要是它不喜歡紫狐族,也不想在它們面前化形。

墨九狸點點頭,沒有說話,看了眼頭頂的小雷揮揮手,小雷才轉身架著烏雲離去……

墨九狸來到顧琰幾人的身邊,打量了一下他們三人,還不錯,三個人的實力都提升了不少,顧琰因為實力比沉香和忘川低,因此晉級的也最多,現在已經是五級玄尊了……

沉香和忘川分別都到了六級玄尊,這讓墨九狸和他們自己都非常的開心……

墨九狸回頭看了眼紫狐族的族長,拿出一瓶丹藥遞給他道:「感謝族長讓我朋友契約了三隻紫狐,這算是我給你們的謝禮,你們的老祖宗在我離開以後,困住它的陣法便會消失,沒什麼事情,我們就告辭了!」

「這……我……」紫狐族的族長,沒有想到墨九狸這麼快就要走了,看著面前的丹藥,一時語塞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畢竟,從遇到墨九狸開始,它們都非常的不友善,現在看到墨九狸冷漠的樣子,讓它心裡的話,怎麼都說不出口…… 隨着房門被撞開,母親頓時像墜入冰窟窿般,不由打了幾個寒顫。

“你是誰,爲什麼要纏着我孩子?”媽身前一步遠的地方,逐漸浮現跟我房間相同的黃水,她知道,那東西就站在自己面前,遂厲聲呵斥道,同時舉出了桃木劍。

那東西似乎有些忌憚桃木劍,往後退了退然後淡淡的說我不是惡鬼,是含冤而死的!現在因爲你孩子拔了我的指路燈,我不找他找誰?

聽他說完,媽愣了,這聲音分明就是村中死去的那個後生,看來真是他的魂魄被招魂幡引過來了。媽心裏突然有些愧疚,人家是因爲抗洪犧牲,就是靠着這招魂幡才能魂歸故里。可是母親不明白的是,若是平常,趕緊把招魂幡插回墳頭,在給他燒些紙錢就平事了,爲什麼招魂幡會被燒成灰燼?

想到這裏媽按着外婆交給她的口訣,手指着前額默唸幾聲,然後大喊一聲開,媽眼前突然閃過一絲金光,而後就看到了眼前渾身溼漉漉的後生。

此刻後生和生前一樣,白白淨淨的,就像一個被雨淋溼的人。看到他以後媽不好意思的開口說孩子,論輩分我是你嬸兒浪浪是你弟弟,他還小,你就放過他吧。

“嬸兒,我就是因爲什麼事兒都替別人考慮,才落得個溺水而亡的下場。現在我哪兒也去不了,如果不跟着浪浪,我就會是孤魂野鬼,我不想啊。”

這淹死的後生說話的時候語氣充滿了痛苦不甘還有無奈,說着眼睛就留下了淚水。

媽愣了,她很清楚眼前這孩子的無奈。若不是有這種因果,世間又怎麼會有那麼多勾魂野鬼?不就是爲了投胎麼!可是一向幫理不幫親的媽,此刻除了選擇自私,別無選擇。

“孩子,算嬸欠你的。你放了你弟弟,以後讓他給你爹媽放牛做馬!”

後生聽了媽說的話,沉默了一陣子,似乎在考慮。媽看着他也不說話,她相信這孩子本性善良,會同意的。

然後,本來很溫和的後生,突然擡起頭,臉一下子變了,變得高度腐爛。 火爆女君的修仙路 兩隻眼睛變得血紅,惡狠狠的盯着媽媽,然後眼球爆裂。伸出雙手就要掐住媽媽的脖子。

饒是見過不少世面的媽,也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來不及思索爲什麼本性溫和,並且明顯已經被自己說動了的後生爲何突然性情大變。猛的揮出桃木劍,砍在他的胳膊上。

後生胳膊被砍中以後,冒出一股黑煙,然後整個身子被往後彈了兩米遠,而原本光亮的桃木劍這會兒變得黯淡無光。

“好厲害。”母親吸了一口冷氣,大家都知道桃木劍殺鬼的威力。何況媽手中的是外婆送給她的嫁妝,更是不普通。照理說別說溺死的水鬼,哪怕吊死鬼這種厲鬼看到以後,也會落荒而逃。

反觀眼前後生,硬是捱了一劍,不但自己沒事,還破了桃木劍的法力,這怎麼可能是一個死了不到十天的水鬼的功力?

“你不是冬子,你到底是誰?”媽看着他再次喝道!冬子就是淹死的後生,可眼前的他,一定是被操縱了!

‘冬子’看着媽突然笑了。本就噁心無比的臉加上嘴角那一抹邪笑,讓媽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接下來這東西要幹嘛,但她知道沒了桃木劍,無論對方幹什麼,自己都阻止不了。

但他似乎對媽沒有興趣,陰森森的笑了幾聲後,直接看着我,朝着牀頭走來。

媽急壞了,下意識的又是一劍刺了過去,然而失效的桃木劍像是刺在空氣中,直接刺透了他的身體,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不知死活!”他回過頭,惡狠狠的罵了媽一句,然後回手一巴掌拍在媽腦袋上,媽直覺眼前一黑,等在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看不到他。

媽知道自己剛剛開的天眼被他一巴掌給破了,急忙默唸口訣準備再次開天眼,可是媽剛生妹妹不到一年,身子陽氣本就有些不足,再加上她只是從外婆那裏學到了些皮毛,剛剛能成功打開天眼,已是萬幸。此刻連續試了幾次,都失敗而終。

無可奈何的媽只能拿起桌子上的鐮刀,看着牀上熟睡的我和妹妹。

關了媽的天眼以後,他直接就上了牀,然後躺在了我的身邊準備上我的身。

困獸進化場 斷袖總裁的落跑新娘 看着不知所措的媽,他得逞的冷笑一聲,然後就拉住了我的胳膊。

也就是他碰到我的那一刻,身上的手鐲銀光乍現,閃現出來的銀光覆蓋了我的全身,而他也直接被彈下了牀。

惱羞成怒的盯着我手腕處的鐲子,卻又近身不得。他遠處四處打量,突然發現了房角的菜刀,轉身看着拿着剪刀的媽,有了主意。

正緊張的盯着牀上我和妹妹,突然啪的一聲,房頂的白熾燈爆碎,媽的眼前瞬間就黑了。緊接着屋內颳起了陰風,桌子上的水杯搖晃幾下掉在地上,房角的筷籠子也落在地上,筷子散落一地。

媽只覺得似乎地震一般,除了牀以外,屋內一切都在搖晃。

突然,媽感覺有人拍自己,猛的回過頭卻什麼也沒看到。突然,另一個肩膀又被拍了一下,媽意識到這是他在拍自己的陽火。沒有再回頭,憑感覺把剪刀往身後刺入。

突然,身後響起來妹妹的哭聲,哭聲很壓抑,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一般。媽顧不了那麼多,趕緊回過頭,卻發現妹妹根本就沒哭,我們兩個靜靜地睡在牀上。

媽馬上反應過來,自己中計了,身上陽火一定又滅了一盞。她知道如果那東西想收了自己,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不捨的看着牀上的我和妹妹,媽留下了眼淚。

突然,媽身子一抖,眼睛瞬間變得通紅,把手裏的剪刀丟到地上,然後走到角落裏拿起了菜刀!

那東西看到菜刀以後,想着把我的胳膊砍掉,那樣的話,銀鐲的法力就奈何不了他。拍滅媽的兩盞陽火,是爲了上身後不被反噬。

這也是爲什麼體弱多病的人容易看到髒東西的原因。體弱的人,陽火多弱,是那些東西上身或者作惡的好對象。

拿着菜刀重新上了牀,拉住了我的手,果然沒有被再次彈開。媽嘴角露出一絲邪笑,一隻手拉着我的胳膊,另一隻手舉起菜刀就剁了下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黑暗中突然出現黑乎乎的一團人影,看上去像一彪形大漢。他憑空丟出一個通體閃着金光的圓盤,圓盤極速旋轉到牀上,即將砍到我手的菜刀連着被上身的媽媽一起被彈出老遠。

媽倒在地上,恢復了過來,身上的那個東西已經被金輪打了出去,虛弱的媽媽看到那一團黑影收回金輪,連忙跪在地上:多謝大王相救。

她原來就聽外婆講過,危急時刻可以請神或者鬼來相救。但媽當時不以爲意,外婆也沒強求她學。當下看到黑影,媽哪裏還不明白,但是分不清是神還是鬼,只能稱之爲大王!

那黑影朝着媽點點頭,然後伸手朝着牆角一揮,之間流光四起,順着看過去,媽看到了角落裏蹲着,不住的發抖的冬子。見媽看着他,冬子急忙開口:嬸兒救救我,我答應你不再找弟弟了。

這時候的冬子哪裏還有那副兇殘的模樣,媽於心不忍,看着黑影小心翼翼的開口:大王,你看···

“事有因果,本王只能幫到這裏,希望你們好好處理,結個善緣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