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有的是俱樂部的經理,有的是代理人,甚至還有俱樂部的大老闆親自到場,並且一坐下來就擺出一副老子不差錢,老子志在必得的氣勢。

荀澤早就看過這些電競俱樂部的資料,心說《英雄聯盟》在水藍星的吸引力比原來的世界強多了。

原來世界《英雄聯盟》S1賽季的時候,幾乎是無人問津,經過許多人嘔心瀝血的努力后,才在S3賽季風靡全球。

當真是應了那句詩——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而在水藍星,荀澤的身份地位,以往遊戲的成功,還有各種宣傳手段等,就給《英雄聯盟》注入了一波熱度。

再加上他直接拿出來的《英雄聯盟》是經過諸多經驗沉澱后,較為成熟且成功的版本,不管是從遊戲性還是競技性,都得到一個相對完美的平衡。

水藍星的遊戲氛圍又比原來的世界好,諸多原因造就了《英雄聯盟》在推出后不久,就猶如星火燎原般席捲整個水藍星。

為《英雄聯盟》的電競賽事,還有世界賽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說回到在場的電競俱樂部,他們的後台各有不同,有的電競俱樂部是資本注資的,比如大眼博整了個DYB俱樂部,還有連小破站也跑來湊熱鬧的XPZ俱樂部等。

其他的大多數是富二代出錢搞起來的,而富二代中也是有區別的,比如某房地產大鱷長子創建的GDE俱樂部。

這名創始人雖然也是富二代,但是他的身家估計比很多電競俱樂部老闆加起來都要高,跟那些大資本比起來也是不遑多讓。

但這對於荀澤來說並沒有什麼不同,他只需要這些電競俱樂部能夠組建起一支支成熟的隊伍,來為《英雄聯盟》的賽事添磚加瓦就足夠了。

「諸位,感謝你們百忙之中抽空來商討《英雄聯盟》電競賽事的事情。」荀澤率先開口客氣了一句。

「荀總,大家都這麼熟了,就不用太客氣了,直接說要我們怎麼辦吧!」小破戰的人笑嘻嘻說。

見其他人紛紛點頭附和,荀澤也知道大家都忙,於是直接跳過了開場白,直接入正題說:「我計劃在國內舉辦《英雄聯盟》最高賽事,LeagueofLegendsProLeague,簡稱LPL。」

在《英雄聯盟》在國外各個地區上線后,遊戲的英文名LeagueofLegends,還有LOL這個簡稱也隨之流傳開來。

跟原來的世界一樣,國內的玩家很快就把《英雄聯盟》給叫成了「擼啊擼」,既是對遊戲的簡稱,也代表了玩家對遊戲的熱愛。

「LPL將會是一場跨時較長的比賽盛會,每年的LPL由春季賽和夏季賽組成,每季分為常規賽與季後賽。

常規賽積分排名前十的戰隊將晉級季後賽,為賽季總冠軍以及賽事獎金繼續展開爭奪。之後我還會在春季賽后加入世界級的季中賽,以及夏季賽后的全球總決賽。

至於全球總決賽獎金方面將會由兩個部分組成,一個是玩家購買皮膚等貢獻的獎金,一個是由我提供的基礎獎金。

玩家能夠提供的獎金有多少暫時還不能確定,不過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我提供的基礎獎金,不會少於一千萬……鷹幣。」

一千萬鷹幣!換算成神鼎幣差不多有六千多萬,聽到荀澤這麼下血本,在場不少人的呼吸都不由得有些急促。原來他在劍中沉睡的那些年,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不哭不哭,誰家沒有坑娃的老爹了?」魑魅見元屠受到了親爹的一萬點暴擊,安慰的摸了摸顫抖的元屠劍。

這兩活寶!

林涵若沒有理靈魂世界的兩個傢伙,看著陽光下的少年,眯起了眼睛。

果然是她墨子君月的徒弟,就是剛。

「哼,想跪就跪著吧!」金龍族長冷哼了一聲,然後看到林涵若的時候,臉色稍微恢復了一些,說道:「小玄音,我先帶你去龍池。」

林涵若轉頭又看了墨年一眼,對帝暘和老……

《閑王追妻太招搖》第97章改良版丹藥 第1298章

「這個壞人,他是不是將小墨藏起來了,不給你?他到底想幹什麼啊?」

沐心藍氣憤不已的拍著桌子,她也沒什麼本事,儘管義憤填膺,但是卻什麼忙都幫不上。

秦臻坐在椅子上,緩了好一會兒。

她其實腦子裏很多問題,但也許是太累了,腦子都有些不轉。

比如,小墨在楚家的消息已經放出來兩個多月之久,為何蕭鳳棲卻從未現身?這不應該,難道是出事了?

一場召喚大陣,將他們這些人分開,都失去了消息。

秦臻捏著眉心,現在她被楚琉影纏上,還沒尋到脫身之法,尤其是將小墨帶着離開,更不是件容易的事兒,主要是她能帶着小墨去哪兒?如果她找地方藏起來了,蕭鳳棲又來了帝都怎麼辦?

沐心藍看出秦臻的煩悶,也不敢出聲打擾,很懂事的起身打了盆清水,「君姐姐,你洗一洗臉吧,今天晚上早點兒休息,有什麼事情咱們明天再說,我看你好累的樣子。」

秦臻點了點頭。

她站起身走向水盆,剛要洗洗臉才想起來臉上的人皮-面具一直沒有摘下來。

她小心翼翼的將臉上的人皮-面具摘下,因為戴的時間比較長,皮膚更被捂的很白,她那張冷艷絕美的臉頓時露了出來。

秦臻用帕子沾濕水,清洗了一下臉上的肌膚。

「君姐姐,你長得真好看,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你都好漂亮,難怪鳳哥哥那麼喜歡你。」

沐心藍在邊上看着秦臻的一舉一動,由衷的讚歎道。

秦臻沖着她笑了笑,關於蕭鳳棲……好多人都告訴他,他很愛她,甚至她跟他那短短相處的時間,都能感受到他濃烈而熾-熱的感情,但她就是記不起來,她很努力了,但腦海中依舊空白。

之前的時候她都有不解,她那麼容易就記起了跟蕭泓宇之間的過往,可為什麼怎麼刺激,就是記不起來蕭鳳棲呢?

秦臻將頭髮也打散,用沾了水的毛巾將脖子,胳膊都給擦了一遍。

「心藍,睡吧,不管有什麼事,都是要保證自己身體為第一位,你若是垮了,更沒有辦法找你的姐姐,其實你不用太悲觀,說不定你姐姐在哪個山村裏面也不一定,你看我醒過來的時候,就是一個在姜家村的地方,就那個姜凌風,他的爺爺奶奶救了我……」

秦臻說道。

這些日子她也安慰了沐心藍,但小丫頭一直憂心忡忡。

「嗯,一定是這樣的,我漣漪姐姐心地最是善良,她一定是被誰救了,我一定能找到她的。」

沐心藍握緊拳頭,給自己打氣。

秦臻點點頭,就是這麼回事。

「我漣漪姐姐有天地玄鏡,只要啟動,就能找到這天下任何人的下落,我要想辦法讓漣漪姐姐知道我在帝都,這樣她就一定能找到我。」

沐心藍道。

秦臻之前在路上的時候就聽沐心藍說過這個天地玄鏡,蕭鳳棲就是通過這個寶物找到她的下落的。

「嗯。」

秦臻點了點頭,是了,一定有辦法。

她要先休息好,才能想出制住楚琉影,將小墨帶走的方法。

秦臻準備吹熄蠟燭,跟沐心藍去榻上睡覺,忽的想到一個問題,「姜凌風他睡著了是吧?」

剛剛才想起來,之前在走廊上,沐心藍看到楚琉影的時候那麼激動,那麼吵鬧,姜凌風都沒出現,這什麼情況?

「啊……對了……我忘記說了,君姐姐,你一直沒回來,我們等你好久,晚膳你也沒回來吃,所以我跟姜大哥就很着急,到天色黑下來,他就說要出去尋你……本來我也是要去的,但是他怕你回來見不到我們兩個,會着急,所以就讓我在客棧等著,他一個人去找你了……」

叩叩叩…… 高星宇在祖星時雖然不差錢,但他還年輕,從沒有受過重傷,平時連服用丹藥的次數都很少,更是從來沒有接觸過醫修。

他在渡劫時受的傷其實非常嚴重,可惜他流落到了地球界,只能靠自己的恢復能力和一點點運氣,才算恢復過來。

所以直到現在他也不清楚,地球界到底有沒有醫修這個分類呢。

高星宇人趕到之前,一直在用神識關注這裏的情況。每個人的言行舉止都在他的觀察範圍之內。

韓向忠是這支隊伍的老大,不僅身先士卒,而且為了救援下屬而身負重傷,這些情況高星宇都看在了眼裏,他對韓向忠的為人和表現也很認同。

因此,現在劉金鑫求他出手相助,他有些猶豫,但並沒有拒絕。

通過劉向紅的記憶高星宇知道,韓向忠的傷勢如果到了大城市的三甲醫院,是很容易獲救的,頂多就是恢復時間和效果的區別。

但現在傷者是在秦嶺深處,救援飛機往返即便順利的話,最少也要四五個小時。

可內臟出血的問題如果解決不了,傷者根本無法堅持到達醫院。

高星宇的腦子高速運轉,整合關於身體和治療的相關知識。雖然這其中並沒有直接的醫術,但他有煉體時掌握的身體情況,有德貴道人對中醫的了解,有劉向紅對於現代醫學(西醫)的了解,還有無名修士玉簡中一些常見的低階藥方。

林林總總一大堆,以至於他雖然神魂力量強大,思維速度遠超常人,這時也考慮了良久。

就在大家都等不及,以為他也沒有辦法時,高星宇經過周密思考,終於做出了決定。

「這樣吧,我給他先簡單治療一下,把出血先止住。然後咱們就出發,路過我住的地方時,我再給他使用一些特殊的藥物,盡量保證在路上不會出什麼意外。」

高星宇說玩后,立刻就開始動手。

在劉金鑫的眼中,高星宇只是把手虛放在韓向忠的胸腹部,隔一兩分鐘稍微換個位置,總共用了不到二十分鐘,他就站起身,告訴大家已經處理完畢了。

這就完事了?劉金鑫心裏沒底,可又不能再問高星宇,不然顯得跟不相信人家一樣,那可是真得罪人了。情急之下,劉金鑫用哀求的眼神求助般看向站在一邊的孟飛。

孟飛輕輕拍了拍劉金鑫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事已至此,大家都沒有其它辦法解決問題,所以只能堅定地相信高星宇了。

這,應該就是修者的手段吧!

孟飛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從他所在的角度看得非常清楚,高星宇這二十分鐘看似輕描淡寫,沒有太多的動作,但他的頭頂上有一道淡淡的水汽,從他為韓向忠治療了一會兒之後才出現,這道水汽筆直地衝上二米多高的位置,才擴散開。

高星宇此時還沒有修鍊到無漏金身的地步,但大部分穴位和毛細孔都已經被他自己封閉住了,只剩下幾個大的穴位,擔負着溝通身體內外的作用。

高星宇將自己體內的元氣,滲入到韓向忠受傷的地方,以煉體(強化臟腑)的方式進行傷口修復,封鎖住出血點。

元氣用在自己身上是遊走自如,但用到別人身上,就不那麼容易了。韓向忠從沒有修鍊過,臟器實在太嬌嫩了,高星宇大部分精力都在努力控制元氣的速度和強度,萬一失控,他的元氣能把韓向忠整個人都炸爛了。

因此,孟飛看到的那道水汽,就是高星宇氣血運行加快后,從頭頂百會穴排出的汗汽。只不過顏色很淡,只有從旁邊的孟飛的角度,才能看的清楚。

孟飛雖然不懂這裏面的道理,但武俠小說多少還是看過的。這不就是小說中描述的內家高手才能做到的嗎?

孟飛雖然不知道這樣能否救治韓向忠,但從高星宇輕而易舉就幹掉了他們合起來都抵擋不住的劉向陽,再看到高星宇現在的表現,因此孟飛潛意識中對高星宇還是比較相信的。

高星宇簡單幫韓向忠處理了傷勢,感覺短時間不會有什麼大礙了,便站起了身。

別看治療的時間不長,但高星宇也累得夠嗆,關鍵是精神上的疲倦。誰讓他不懂醫術,只能用最笨的方法解決問題呢!

該準備走了。

不到十里的山路,對於高星宇這樣能飛的修者來說,分分鐘的事情。但要讓重案六組的人走,可就費勁了。

尤其是他們需要運送傷員韓向忠,要攜帶着兩名歹徒的屍體,這還不算他們中另有兩名輕傷員。

不過,高星宇既然打算幫忙,自然有修者的辦法。

他要重案六組的成員站在他身前,凝神靜氣之後,伸出手指點點畫畫,幾道神行符憑空生成,被他分別加持到韓飛等人身上。

韓飛等人只覺得一股淡淡的氣流湧入身體,自己的身子好像立刻輕了許多,同時腿部充滿了力量。

神行符只是很簡單的初級符籙,一般用於常人或低級武者,修者幾乎不會去使用。

高星宇用的是虛空畫符的形式,效果比直接畫符差了一半,而且持續時間更是嚴重縮水。但這樣做的好處是簡單省事,只對付這十里的山路是綽綽有餘。

神行符好畫,哪怕是虛空畫符這樣高級手段,高星宇也是遊刃有餘。但韓向忠以及兩具屍體就不能用這麼簡單的手段來處理了。

不過這也難不住高星宇,他讓劉金鑫他們就地取材,製作了兩個簡易擔架,把韓向忠放在擔架上,另一個擔架上擺上兩具屍體。

現在的條件有限,不用講究太多,劉家兄弟的屍體就一起運送吧。

隨後,高星宇雙手掐訣,兩道漂浮術打到了兩個擔架上。

兩個擔架立刻飄了起來,離地大概一米多高。

孟飛等人驚訝極了,輪著上去試了試,發現連擔架帶人,總共也不會超過十斤,而且即使鬆手,擔架和上面的傷員(屍體)也不會落地。

攜帶這樣的擔架在山路上行走,幾乎沒有負擔,真是太簡單了。哪怕是那兩名輕傷員,都可以輕鬆搞定。

搞得劉欣如都在尋思,要不要把自己背着的野戰包也放在上面?

。羅飛的分身並沒有逃竄多久。

當玄意兩人追來時,他從大樹的背後站了出來。

「走吧,我們馬上就要到達目的地了,做好戰鬥準備。」

黑甲戰士上下打量兩人一眼,給個很中肯的建議,「你們最好拿把槍,這能讓你們先發制人。」

「使用槍械是懦夫行為。」玄意不屑的別過臉去,隨後硬邦邦的問道:

「你的本體怎麼出現在這裡,不是應該在戈灘沙漠嗎?」

羅飛才不回答他,若是讓他知道地捫號出現在這裡,他肯定又會囂……

《重裝廢土》第四百二十六章:深入小千之門的能力雖然強悍無比,可以在絕大部分的地方自由的開啟傳送,甚至在那些沒有空間波動的地方也可以進行傳送。

但是,這這種能量無比狂暴,遠超宇宙最強者的區域內,就連巔峰宮殿至寶都無法支撐多久,更別說是小千之門了。

這一次,白羽也沒有再繼續嘗試使用巔峰宮殿至寶,畢竟這巔峰宮殿

《從吞噬星空崛起》第三百四十一章法網嚴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