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擊可以說直接斬殺了無數低階妖獸。

黑袍人猛然噴出一口黑色鮮血急速朝著地面墜落。

薛維一握拳,臉上露出一絲欣喜之意。

擊中了!

他就不信,就正面被高級劍符擊中會一點事沒有。

咚!咚!咚!

黑袍人徑直落在了神龍廣場之上。

整個神龍廣場都發生了一聲顫抖。

轟——

薛維也從空中降落。

只是薛維仍然無比警惕,警惕到現在薛維都忽視了自己的身體情況。

剛才薛維在超負荷運轉的情況下,薛維不知道的是,體內的神龍本源正散發著一股非常柔和的力量不斷充斥著薛維的身體。

讓本來瀕臨破碎的身體得到了最大的緩解。

整個神龍廣場變得一片寂靜,他們都默默的看著躺在地上的黑袍人。

現在黑袍人究竟是死是活?

誰都不敢確定,但是誰也不敢上前勘察。

如果黑袍人沒死一下跳起來,那豈不是必死的絕境?

果然,幾秒鐘之後,黑袍人緩緩的爬起來,讓人震驚的是,黑袍人的胸口不斷虛幻,那就像是水流一樣不斷的波動著。

黑袍人臉色儘是猙獰,顯然疼痛感讓黑袍人內心的憤怒已經上升到了極點。

「哈哈哈哈!千年了!你讓我受傷了!哈哈哈!人類!你也活了千年吧!你身上的半仙術,你身上的高級劍符,這個時代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東西!」黑袍人猙獰的說道。

噌——

左手出現了一團電光,右手出現了一團暗紅色的火焰。

五陽正雷和浴火決雙重仙術發動!

登登登登——

薛維一步步的朝著黑袍人走過去。

「不,我當然不是活了千年的老妖怪,我就是這個時代的人,不過有一點你猜錯了,我所有的術法可不都是半仙術!而是真正的仙術!」

說罷,薛維雙手一甩!

一道火光與一道電光互相交織的朝著黑袍人衝過去。

茲拉——茲拉——

隨著術法的發動,整個地面都出現了一道道深壑的溝壑和焦灼的痕迹。

黑袍人臉色微變

仙術?!

怎麼可能是仙術?!

這個世界存在仙術?不,現在這個時代存在仙術?

震驚的消息導致黑袍人都忘了防禦任由兩道術法沖向自己。

「啊——」

劇烈的疼痛感讓黑袍人不斷發出吼叫。

渾身被電光火石交織,疼痛感傳遍了全身,整個身體再次變得虛無縹緲。

「哈哈哈哈!人類!人類!不!你難道是仙?!哈哈哈!不可能!我也要殺了你!不管你是誰!你終將是我的養料!我要吃了你!我要吸收你!」

轟!

黑袍人渾身一震。

黑色火焰重新出現,龐大的黑色火焰將身上的電光火焰直接震散。

哈…哈…哈…

黑袍人重重的喘著粗氣。

雙瞳之中已經覆蓋著黑光。

下一秒,一道道黑光從黑袍人身上散發著,那黑袍人竟然開始扭動起來。

從一個普通身高不安變大,黑袍人渾身變得無比猙獰,身上開始黑色鱗甲,那黑亮的鱗甲在陽光的照射下折射著妖異的光芒。

雙腳也變成巨獸的肢體,背後猛然展開一堆巨大的黑色鱗片羽翼。

臉上緩緩出現了兩雙眼睛,頭頂上出現了一個黑色螺旋獨角。

胡——胡——胡——

那巨大的黑色雙翼不斷扇動著。

手中黑色長刀再次出現,恐怖的壓迫感朝著四周不斷散發,一道道黑光縈繞著周圍。

「這…這是什麼?!那那傢伙竟然不是人?!怎麼可能?!難道是妖獸?!」張鎬臉色不斷大變。

尤其是身上恐怖的絕望感更加震懾著所有人。

洪武和高漠寒臉色也變得無比蒼白。

兩個人都共同的搖搖頭。

「我…我也不知道,不過這應該不是妖獸,妖獸的妖氣不是這種氣息,這世界太大了,我們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究竟還蘊藏著什麼恐怖的東西!不過薛先生恐怕是將這傢伙的本體逼出來了!只是不知道薛先生還能不能會繼續支撐下去。」

高漠寒不禁搖搖頭說道。

「那個黑色的怪物氣息已經減弱了很多,甚至已經開始有些虛弱。」洪一諾突然說道。。 血腥的骷髏頭大門再次出現在陳凌的眼前,看著這座熟悉大門,心中竟然冒出一份感慨。

當初自己第一次到這裡的那一幕,浮現在陳凌的腦海中。

自己竟然趁著教官們不注意,直接奔跑出十幾米,最後以驚人的方式通過入門的考核。

現在想起來,確實有點搞笑。

如果現在再讓自己進行一次同樣的考核,自己肯定比之前輕鬆多了。

時間過的真是快。

僅僅一個月過去,陳凌感覺像是過去了一年,有一種非常想回軍區,然後組建自己特種突擊隊,還有獵人的老家看望他的母親,還有去祭拜班長……

好像有很多的事情等著自己去做,自己都迫不及待想轉身就走。

「走吧。」

霸王龍拍了拍陳凌的肩膀,輕聲道。

到現在,霸王龍根本沒把陳凌當成學員。

當成自己的徒弟,他是不敢想了,而是平等對待,把陳凌當成自己最厲害的對手。

因此陳凌有這個實力!

如果現在給他們一場一對一的生死較量,霸王龍不確定自己能夠活下來。

在過去的一個月里,霸王龍親眼見證了陳凌的可怕成長,他就像是開掛了一樣,不管學什麼,你儘管教,回頭他肯定超過。

這讓霸王龍有點懷疑自己過去十幾年的戰場,是不是白混了。

霸王龍第一次感覺到天賦的可怕!

陳凌不僅擁有可怕的天賦,更擁有比別人更強大的意志力。

兩者結合在一起,讓陳凌在短短的一個月里,成長到霸王龍難以理解的程度。

霸王龍相信,按照陳凌的成長速度,不用了多長的時間,他一定能在世界展露出耀眼的光芒。

陳凌點了點頭,加快了腳步。

他心理確實有點著急了,將近一個月沒有見到那兩個兄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按照他們兩個人性格和能力,活下來肯定沒問題,只是不知道成長到什麼樣程度。

岩石的實力本來就強,他出手的速度應該更快了吧。

林笑擅長陷阱,信息戰,不知道在其他方面進步了沒有,現在已經不會那麼輕易受傷了吧?

陳凌的腦海中不斷的浮現出,三人在一起的時候樣子。

一起群毆教官,一起在擂台單挑所有的特種兵…….

這些彷彿是昨天剛剛發生的事情一樣。

霸王龍好像能知道陳凌的心情一樣,突然說道:「修羅,你不能給我丟臉,肯定能超過你的戰友,不要藏著,掖著。」

陳凌詫異道:「有這個必要嗎?」

霸王龍嚴肅地說道:「有這個必要。」

廢話,陳凌輸了,自己原先從大白鯊那裡獲得的雪茄和美酒都要還回去!

「是,我全力。」

陳凌剛走進大門,便聽到林笑那傢伙嘰嘰喳喳的聲音,中氣十足的對岩石說:「流星啊,你知道我這一個月是怎麼過的嗎?四個字,慘絕人寰。」

「要是認真說起來,真的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啊,我現在想起來,心裡都是淚水,你要聽嗎?真的,你聽了之後,我保證你會佩服我,明白我能站在這裡是多麼的不容易。」

「我現在算是看明白了,按幫孫子的特訓算什麼?屁都不算一個!要是讓他們接受跟我同樣的經歷,保證他們三天就得趴下,滾出地獄營。」

「現在想知道我都經歷什麼了嗎?」

岩石冷漠的聲音響起來:「那就別說了。」

「我特么……我壓住,不跟你急,你這傢伙,難道就不能聽我多講講?多聽一下,你身上會掉肉?」

林笑感覺差點被憋出內傷了。

他都想好了各種戰鬥場面,自己如何的英勇……結果,這傢伙直接來一句,你別說了。

憋死人不償命!

什麼叫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這就是!

陳凌淡淡一笑,岩石還是過去那種冰冷,直接,沒有廢話。

如果說陳凌是鋼鐵直男,這家絕對是直男中直男!

噔噔。

陳凌上前加快腳步,跟著兩個人的步子,走了好幾步。

仔細打量著這兩人身上的變化。

步伐穩健,雙手揮動有利,身上看不到任何毛病,更沒有缺胳膊少腿。

能從大型戰場中回來,還能保持這種狀態,不錯!

陳凌進行實戰,林笑,岩石他們肯定少不了。

因為經歷過,懂得大型戰爭殘酷,陳凌才會有點擔心他們兩人的情況。

顯然,兩人沒有讓自己失望。

陳凌輕聲咳嗽了兩聲,道:「可以啊,都變強了。」

頓時,前面兩人都齊刷刷轉身,四目交匯,迸發出熾熱的情感! 嘭!!!

一聲巨響淹沒了她的勸告,她輕佻眉眼,將手中的菜刀隨手一扔。

白熊躍起接住,將她周圍的異怪手臂一一削斷。

大庄一鼓作氣,兩隻粗壯如柱的臂膀向上舉起,異化出的黑色質體包裹著的手臂,兩個握緊的拳頭重鎚一般狠砸在地。

頓時,巨大的轟聲震耳欲聾,地表劇烈地震了震。

他身前裂出兩道長長的地縫,驟然大開,裡面的東西登時暴露在眾人眼前。

「那、那是……」王丹雅站在車頂,看得尤為清楚,險些失聲大叫。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