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來,一些單一娛樂項目更是向綜合型發展,娛樂方式較多,新花樣層出不窮,娛樂特色趨新求異。

繁榮的濱海,同時也不可避免地成爲了藏污納垢的溫牀,滋生出荒黴、糜亂、罪惡和許許多多的人生悲劇。有人樂在其間,遊刃有餘,通過各種方式和各種手段,挖掘到了豐腴的財富;也有人彷徨鬱悶,舉步維艱,窮困潦倒,不名一文。

晚上九點,天空中依然飄灑着小雨,溼冷的空氣彌散在濱海的各個角落。

一輛出租車在廣場路“緣聚今生”門前停落,車上下來一個穿着黑色風衣的年輕人,雨水沾溼了他的頭髮。年輕人擡頭看了一眼“緣聚今生”酒吧門前的霓虹燈火,他覺得自己來到了一個古堡城下。

LED招牌下,一盞冷光燈籠罩着一個騎着戰馬,一手持盾,一手把劍,戴着頭盔的十八世紀歐洲武士。

大門雙開,黑鐵鏤空,鑲着玻璃,兩側各擺放着一個大大的啤酒桶。啤酒桶邊上,各站着兩個亭亭玉立的少女,身上穿的好像是紫豔旗袍,卻披着白色的毛坎肩,頭上還都帶着一頂聖誕帽……是啊,再過十幾天就聖誕節了!


這幾頂聖誕帽倒是提醒了莫嘯天,自己就要過二十五歲生日了! 莫嘯天走進“緣聚今生”的大門。

“您好,歡迎光臨!”四個少女一齊喊出聲來,莫嘯天點了點頭。

“請問,您有預定麼?包廂還是卡座?”一個身材偏瘦,臉上長着些許雀斑的女孩上前一步,跟在莫嘯天的身側問他。

“沒有預定,還有包廂嗎?”

“小包廂都已經滿了,只有豪華大包了!”

“那就算了,我就坐卡座吧!”

“哦,先生,不如這樣,我去問問,看還有沒有小一點的包廂,好嗎?”

你不就是想推銷豪華大包嗎?最低消費擺那,收益高啊!莫嘯天微微一笑,說:“那就領我去最大最豪華的包廂吧,待會人多,得夠坐!”

那女孩臉上登時樂開了花,要知道,遊說客人進豪華大包可是有提成的,“緣聚今生”最豪華的包廂國賓一,最低消費四個八,八千八百八十八!

“我們這裏最豪華的包廂是國賓一,帶看臺,能欣賞大廳的節目,最低消費是8888元,先生,您確定要嗎?”

即使是按最低消費3%提成,自己也能得到近三百元!掩飾住自己內心的喜悅,這個女孩還是按規矩徵求面前這個貴客的答覆。

“就國賓一了!”

“好的!您跟我來,國賓一在二樓!”女孩優雅地做了個“請移步”的手勢,然後拿起手上的對講機說,“國賓一進客,國賓一進客!”

果然非同一般!

一進到國賓一包廂,莫嘯天就不得不在心裏表示讚歎了。

包廂裏面對着大門,已經側立着三個漂亮的“公主”,年紀都不大,一色旗袍加身,身材高挑,面容嬌好,笑意盈盈,一見莫嘯天,那嗲聲嗲氣的聲音便響了開來:

“歡迎光臨,很高興爲您服務!”

“我是001號小雅!”

“我是008號小芬!”

“我是011號小麗!”

老子要記你們的號碼,要記你們的名字幹什麼?莫嘯天面色冰冷地揮了揮手,那氣度揮斥方遒,指點江山……

這間包廂足有五十個平米,裏面的裝修那就叫金碧輝煌,帝王般的服務,帝王般的享受。除了電氣設備是本來的黑色,地上是金黃色的地毯,牆面是金黃色的軟包,落地窗那寬厚的幔簾,更是亮橙橙地反射着金光,就連那一長溜兒的真皮沙發和碩大的三個大理石茶几檯面,都是金黃色的……我靠,還真把自己當真龍天子啊?莫嘯天心道。

莫嘯天徑直走到落地窗前,掀開一角厚重的幔簾,就看見一樓大廳裏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卡座,到處人頭攢動,燈光撲簌迷離,一方舞臺上,七八個身着性感豹紋的女孩,正跳着動作誇張的舞蹈……

走到沙發上一坐下,三個“公主”立刻就跪在了莫嘯天面前的茶几邊上,開始泡着一壺極品“鐵觀音”,這是國賓一第一道待客程序。

“把你們老闆叫來!”

我靠,還跪式服務?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做什麼不好,隨便就跟人下跪,要是我有這樣一個妹子,早一個大耳刮子扇過去了!莫嘯天眯起眼睛,翹起來一條腿,他根本沒有記住這三個“公主”的編號和名字。

“您好,你要找我們哪個老闆?”跪在莫嘯天身邊那個胸脯高聳的公主擡起頭來,嫣然一笑。


“這裏有幾個老闆?”

其實,莫嘯天是在明知故問,“緣聚今生”這個酒吧的底細,他基本上已經一清二楚。

“三個!有兩個丁總,大丁總和小丁總。”

“哦,那就叫小丁總來吧!你就說T省衛視有個姓莫的好朋友找他!”

“好的,您稍等!”

那個公主兩手扶着茶几,胸脯一顫就站起身來,屁股扭扭地走了開去,看那樣子,年紀不大卻應該早已被男人開發使用了。

其實莫嘯天不知道,很多夜店的老闆都會交代下面的員工,無特殊情況,客人叫老闆過去,無非就是送酒打折裝牛叉之類,所以公主的回答一般都是老闆不在。但這貴賓房的待遇就不一樣了,消費擺那,來者非富即貴,所以莫嘯天讓公主去叫老闆,公主毫不猶豫地就去了……

……

苦瓜和熊曼玲租住的房子在站前南路的朝陽新村,兩室一廳,一間房子空着,曼玲收拾乾淨了,郭健也就暫時住了下來。郭健只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叫莫嘯天,在T省衛視工作,但他手裏並沒有莫嘯天的聯絡方式,“座山雕”石寶林也沒有。至於這個莫嘯天人長什麼樣,郭健就更不知道了。

苦瓜下午上班,郭健閒着也沒事,就跟着苦瓜出來了。郭健也想看看,苦瓜的工作到底是忙些什麼,怎麼老是會被人打傷?其實苦瓜表面上的工作,就是“緣聚今生”的保安而已!

“緣聚今生”老闆之一丁文亮也是J省人,他的哥哥丁文斌,就是濱海“龍虎幫”的老大。廣場路這一帶是丁文亮自封的地盤,但向地盤上的商戶收取管理費,完全是丁文亮仗着哥哥丁文斌的勢力在自作主張。對此,丁文斌其實還真不知道,他現在已經把主要精力放到了其他的行業。

丁文斌早年跟人學魔術,師傅在J省是一個很有名的賭場高手,號稱“千手觀音”,無論是麻將還是撲克牌,那都是玩得出神入化,鬼神莫當。

早些年,丁文斌從J省來到濱海,就是靠着這一手賭技,專宰有錢的富商和那些在夜場掙了不少錢的女人們,收入好的時候,一個月能賺到一百多萬!

他的方法其實也很簡單,他經常帶着手下兄弟們去夜店消費。

在濱海夜店裏,坐檯的小姐和帶小姐的媽媽桑,以及一些管理人員,那都是有訂臺任務的。小姐每人每月的業績基數一般在六千元左右,而媽媽桑每月的業績一般要達到至少三萬以上,纔能有訪客拿小費的機會。所以,這些女人手裏,都必須掌握着一定的客戶資源,靠他們來幫助自己完成這每月的訂臺業績。

丁文斌在夜店消費很大方,出手闊綽,每次非“馬爹利”不喝,夜店小姐給他起了個外號叫“馬爹利王子”。“馬爹利王子”於是就成了一衆小姐和媽媽桑以及管理人員明爭暗搶的重點客戶。

丁文斌手下有十幾個從J省帶來的兄弟,他把他們分成兩人一組。大多數小姐和媽媽桑業餘時間其實非常空虛無聊,也就都喜歡打打麻將玩玩牌,有些人更是賭癮頗大。與這些小姐、媽媽桑熟悉之後,丁文斌的人便很自然地融入到這些小姐、媽媽桑的生活圈子裏,成爲了她們所謂的朋友加麻友還兼客戶。

不明真相的小姐和媽媽桑們,也樂於跟丁文斌和他的手下們打打麻將玩玩牌,這一來打發時間,二來這樣可以牢牢地抓住客戶,自己每個月的訂臺業績也就不需要發愁了。這還不算,通過這些小姐和媽媽桑,丁文斌和他的兄弟們經常能認識一些有錢的港商和臺商,而這些人中間,有很多也從此成了丁文斌的人牌桌上的朋友。

丁文斌常常叮囑自己手下的兄弟,千萬把握一個原則,切不可貪念過大!什麼叫潛移默化?什麼叫潤物細無聲?細水才能長流!所以,不知不覺當中,小姐、媽媽桑和那些富商口袋裏的鈔票,就像雪花一般流進了丁文斌的腰包。

丁文斌腦瓜子靈光,手下的兄弟也就心領神會,若非遇到必須一次性解決的傻屌纔出狠招,其他時候都從不操之過急,甚至還會故意放水,等自己輸得愁眉苦臉,別人樂樂呵呵的時候,才下手收本狂贏,在別人眼裏,這叫時來運轉,也就不會懷疑這其中會有什麼貓膩……丁文斌的手段和高明之處還有很多,很少會有翻船的時候!他的故事又能寫出一本書來,這裏就暫時不做詳實介紹,點到爲止。

這樣的好時光持續了好幾年,因爲有利可圖,濱海乾這行的人就多了起來。後期也有人醒悟,知道丁文斌和他的那些人都是使詐出老千的高手,但又沒有抓到證據,加之丁文斌人生得彪悍,做事心狠手辣,那被宰的人也就只能忍氣吞聲。

如今,丁文斌已經成了這一行在濱海的“祖師爺”級別的人物,若有新人要在濱海吃這一行的飯,那是必須要拜拜碼頭的,否則指不定什麼時候你就出事了!

丁文斌與別人的不同之處,在於他知道見好就收,這麻將牌桌賭檔上的事情,丁文斌已經不再過問,都交由了手下兄弟“包子”熊冬根在打理。丁文斌手裏有了錢,手下兄弟也愈來越多,因爲超人一等的頭腦再加上與生俱來的狠辣,濱海“龍虎幫”在丁文斌的手上漸漸打出了名號。

“緣聚今生”是濱海很著名的一家大型酒吧,更是濱海“一.夜.情”高發之地,甚至還成了這類曖昧的代名詞,不說譽滿神州,至少名揚T省! 丁文斌是“緣聚今生”的最大股東,股份佔到70%,他還給了弟弟丁文亮10%的股份。

“包子”熊冬根一直跟着丁文斌打天下,所以他也佔股10%,而那剩下的10%,作爲暗股,丁文斌將它送給了濱海公安局長,如今的T省公安廳長高鵬飛的兒子高飛高大少爺。

這家“緣聚今生”酒吧,丁文斌平常都是交由弟弟丁文亮在打理。他自己則把眼光投向了礦產,另外開了一家“濱海九鼎礦業有限公司”。

這些年來,通過合資或獨資,丁文斌在老家J省和T省本地,擁有了好幾座規模不小的鎢礦山和鐵礦山。不得不佩服丁文斌的精明和魄力甚至運氣,進軍礦業不久,正趕上國際國內市場上鎢精礦、鐵礦石價格節節飆升。如今的丁文斌,實力不容小覷,更是財大氣粗!

前幾天,丁文斌在J省佔股40%的一家鎢礦山,井下發生了爆炸事故,據說還死了不少人。J省那邊電話打過來,稱事態嚴重,他連忙就帶着“包子”熊冬根開車回了J省。

酒吧下午不營業,但所有的保安每天下午三點必須上班。保安們上班之後,會在“緣聚今生”酒吧後面的停車場裏操拳練腿,苦訓搏擊之術直至五點半食堂開飯。這是老闆丁文斌定下的規矩,颳風下雨,雷打不動……

苦瓜帶着郭健來到停車場,幾十個身體強壯的年輕人,基本上都是J省人,他們身上還都穿着軍品店裏有售的陸軍作訓服,此時正在或踢打着沙袋,或挺舉着石鎖槓鈴,還有的兩人一組,正戴着拳擊手套對打在一起。

苦瓜身上有傷,經理兼保安隊長老蔣也就沒讓他進行所謂的訓練,這樣一來,苦瓜就有時間和郭健一起,站在一旁做觀者。

“健哥,這幾十號人都是‘緣聚今生’的保安,你能看出來這些人當中,誰的身手最好不?”

苦瓜不知道從哪裏拖出來一條缺了條腿的長木凳,兩人小心地坐下後,苦瓜從褲兜裏摸出一包“芙蓉王”,遞了一根給郭健,然後又幫郭健點上了火。

郭健深吸了一口“芙蓉王”,煙霧從他的嘴和鼻子裏冒出來,眯縫着着眼睛,他沒有立即回答苦瓜的問題。

觀察之下,在郭健的眼裏,這幾十個人當中還真沒有幾個高手,基本上都是一些蠻力有餘的傢伙,就算有兩三個拳腳功夫看起來還不錯的,估計在自己手上也走不了幾招。

老蔣走過來,苦瓜連忙遞過去一根菸,又掏出火來幫老蔣點上。

“苦瓜,身上傷沒事吧?”

“多謝蔣哥關心,沒什麼大礙,過幾天就好了!”

“這位是……”

“哦,蔣哥,他是我表哥郭健,部隊裏下來的,纔來濱海!”

“我一看就知道是當兵出來的,兄弟,來濱海準備做什麼?打工?”

郭健看了苦瓜一眼,朝着老蔣微微笑了笑說:“是啊,準備這兩天找個工作呢!”

“當兵的身手不會差吧?要不,來我們這裏做保安吧,怎樣?”

苦瓜聽老蔣這一說,別提有多高興了,他也正有這個想法,所以他一雙眼睛帶着希翼的神采望着郭健。


“緣聚今生”的保安,明面上工資雖然不高,但他們都是丁文斌手上的中堅力量,加上津貼等等,一個月三千多塊的工資還是沒有多大問題的,如果遇到事情,表現出色,則會另有獎金。比如這次疤子董向峯負傷,醫藥費用都是由公司承擔,另外按受傷程度,疤子還有三千元的營養補貼,而苦瓜,昨天也領到了伍佰元“療傷費”。

郭健沒有說話,像在考慮當中。

老蔣大名蔣友國,三十歲不到,瘦不拉幾,就像個大病初癒的人。這樣的人怎麼就做了保安隊長呢?郭健不知道,這個老蔣其實是丁文斌的妻弟,也就是小舅子。

“不用考慮了,濱海現在好工作也很難找的,你也是J省人吧?咱們都是老鄉,我看你這架勢,做保安一定是把好手!要不,我找幾個人過來,練練?”老蔣揹着手,嘴裏叼着香菸,滿懷期待地看着郭健。

“不要了……”

“沒關係,健哥,不管你願不願意來上班,露兩手給他們瞧瞧!”苦瓜當然知道,郭健的爺爺就是個南拳高手,郭健也自小習練南拳。

還是在家的時候,郭健的身手就已經十分了得,在家鄉那一片地帶,挨郭健痛揍的狂徒還真不少,這又當了七八年的兵,估計面前這幾十號人裏面,難得會有郭健的對手!這麼一想,苦瓜興奮了,彷彿表哥郭健一出手,他苦瓜的形象也會立即高大起來。

“不……”

郭健剛要出言拒絕,老蔣已經張開破嗓子喊起來:“東勝,成武,你們過來,跟這個兄弟過幾招!”

老蔣這一喊,兩個看起來非常紮實的漢子就跑過來了……今天氣溫很低,這兩個傢伙竟脫去了外衣,只穿着一件短袖汗衫,手臂上描龍畫虎,肌肉鼓脹,腰身寬厚結實!

見狀,剩下的幾十個人也都圍了上來。

“還是不要了吧……”郭健有些爲難,他看了一眼苦瓜,你小子真多事,早知道這樣,就不跟你出來了!

“來吧,兄弟,你放心,我們下手會有分寸的,不至於傷了你!”那個不知叫東勝還是叫成武的傢伙,看起來有點兒自命不凡,他口氣非常輕鬆地對郭健說道。

我草,就憑你們那點蠻力還想傷了我!?

既然這樣,好吧,我就讓你們腦袋清醒一下,讓你們明白什麼纔是下手的分寸吧!心裏這麼想着,郭健把手上的香菸一扔,嘴上好似漫不經心地說:“既然這樣,你們兩個一起上吧,來!”

“你……”

老蔣瞪大了眼睛,自己叫過來的這兩個人,可是大家公認的高手啊!東勝和成武兩個人也呆住了,然後相視一笑,心道,這兔崽子真他媽絕頂狂傲哦!一大幫人更是發現怪物一般地盯着郭健看。

郭健臉上竟然升起了笑意,他把外套脫了扔給苦瓜,輕飄飄地上前幾步,嘴裏說道:“兄弟,來吧,千萬不要有什麼分寸,拳腳儘管朝我身上招呼吧!”

衆人散開來,將這三個人圍在了當中。郭健與那東勝、成武三人呈三角站立,郭健雙手下垂,身子未動,東勝和成武也不再說話,雙雙地拉開了架勢……

左邊之人先出手,一記右勾拳直往郭健身上招呼,右邊那人身子往下一蹲,飛出左腿,朝郭健下盤掃來……

郭健巋然不動,等那拳那腳眼看着就要接觸到他的身體之上時,就見郭健突然腳下一沉,左手驟然豎起,直接就擋住了那一記勾拳的攻勢,然後,就看見他擡起右腿一彈,正踢在對方那條掃過來的腿上,隨之身體凌空而起,雙腳同時出擊,一高一低,十分準確地踹在了那兩個人的身上……就這麼一轉眼的時間,東勝和成武就倒在了地上!

郭健的動作看起來很簡單,但這要看是什麼人使出來,高手打出的一拳,會跟你普通人打出的一拳一樣效果乎?高手拳腳之上的力量和速度絕非一般人可比,技巧固然重要,但若是實力相當的兩個高手過招,拼的也就是這力量和速度了!

好在郭健腿腳之上用的是綿勁,力道不至於太重,饒是如此,地上東勝和成武兩個傢伙,暫時也失去了反擊的能力,身上還多多少少負了點輕傷……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