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了,近了,一步一步而來,如鬼魅,如幽靈,沒有任何聲響,也沒有任何的徵兆,還在休息的林辰被人一拳打在後背,激射而出,發出一聲沉悶的哼聲,在空曠的森林是那麼的清晰可聞。

林辰被莊傑從後背一拳擊飛,撞斷三顆大樹後又拋飛在地,噴出一口鮮血,身體裏靈氣紊亂,橫衝直撞。

莊傑一臉冷笑地看着爬在地上的林辰,心裏很是暢快,林辰滿臉的怒色,強行控制住自己身體裏的靈氣紊亂,爬了起來,面若寒冰,眼神好似噴火一般注視着莊傑,嘴裏咬牙切齒地說道:“堂堂門主,搞小人招數玩偷襲,不覺得很可恥嗎?”

“別唧唧歪歪,只要你死了,就沒有人知道了。”莊傑陰森地笑道,之後突然發力,只朝着林辰就劈了一掌。

林辰也是眼疾手快,一個老驢打滾,躲在了一旁,光掌一路直下,把林辰剛纔所站之地打出一個大坑,粉塵瀰漫,聲音沉悶。


林辰此刻還是靈氣紊亂,戰力只發揮得出五成,如果換成其他人,被魂海第三境界巔峯之人全力來個偷襲,怕是直接去地府報道去了。

莊傑根本沒心思讓林辰喘息,烈火大劍一出,火元力頓時濃郁了起來,與森林得木元力是那麼得格格不入。


到了這一步,林辰也不含糊,自己在藏拙,就命不久了。

星辰戰甲再次幻化而出,鐵翅無風自響,林辰看起來如同一個地獄魔神,手捏星辰戰刀,古樸無華,黑色刀身,冷獵的刀刃散發殺氣。星辰鐵翅搖動,林辰離地三丈,俯視着離他十丈遠站在地上的莊傑。

“老子和你無冤無仇,爲何如此咄咄逼人。”林辰喝吼道,想借此機會恢復自己紊亂的靈氣,讓自己戰力恢復,剛纔的突襲一擊,讓林辰很是窩火,要不是自己命硬,怕是一拳就被交代了。

“殺我門人,血債血償。”

莊傑看出林辰是在爲自己療傷而拖延時間,當下拎劍直起,飛撲而來。

“七玄劍法”

兩人纏鬥在一起,刀茫揮灑,無數大樹被砍碎,劍光亂串,無數樹木被齊齊削飛樹尖。

林辰用星武宗的刀法,明顯不敵,直接被一劍劈在星辰戰甲胸前,橫飛出去,林辰嗓子一甜,又再次噴血。

趁他病,要他命,莊家又連續劈出無數劍氣,直挺挺地夾帶氣勢攻擊已經拋飛出去的林辰,想把他直接秒殺。

看到星辰戰甲的驚人防禦力,還有一把戰刀,都是套裝,直接讓莊傑眼紅。


拋飛出去的林辰看着如海浪襲來的劍氣,內心發出了最強之音。

“啊”響動蒼穹,在莽原森林裏迴盪,迴盪,發泄自己心中的憤怒。

………………

“吼”

莽原森林裏的另一處,大象般的小黑狗耳朵突地豎起,似乎是聽到了什麼,發出一聲沉悶的低吼,把還在流口水的美麗小主人弄醒了。

“小黑,怎麼了!”

“敖吼……”

黑狗站了起來,搖動着尾巴,眼睛直挺挺地看着前方。

“你說前面有人。”

大黑狗低着頭看了下美麗的小主,之後又擡頭看着遠方。

“總算遇到人了,我們走吧!”美麗倩影很是高興,臉上露出微笑,聲音裏都是歡快的氣息。

大黑狗嘴裏吐出一道光,把自己的主人包裹後丟上了背,光化爲一個圓形光幕,之後,化爲一道黑光開始在森林裏而去。

“小黑,等下遇到人你可要把你八階的妖壓收斂一點,不早傷着人。”

“你是八階小黑狗,經不起你折騰。”

大黑狗聽到自己主人叫他小黑狗,發出一聲低吼,像是在抱怨自己的小主怎麼可以這樣叫它?人家明明就不是小黑狗,而是…………

………………

劍氣越來越近,無數條,莊傑很是滿意自己的傑作,也許劍氣過後,這獨孤辰就怕是從這世界消失了,只留下一套屬於自己的戰力品。

莊傑正幻想時,異變突起,讓他都來不及反應………… 劍氣將要臨身的剎那,林辰豁出去了,意識一動,林辰胸前的星辰戰甲裂出一個大口,一股蒼茫之氣瀰漫,從裂口瘋狂涌出枝葉,樹根,林辰變得很是觸目驚心,樹根遇風就長,沒一會兒就顯露出本體的一小部分。

虯龍般的大樹根,裂痕密佈,周圍樹木全部被橫掃一空,只留下了空曠。

劍氣夾勢而來,虎虎生威,被突然出現的巨型樹根全部接下,樹根之上只留下了幾道白痕。

莊傑被突如其來的變化打斷幻想,只見一條樹根已經席捲他而來,讓他反應不及,被樹根撞飛。

周圍全是樹根在天空舞動,林辰已經全部豁出去了,命和隱藏寶物,他選擇命,有了命,還什麼寶物得不到。

虛空漂浮,林辰直挺挺地站着,背後的星辰鐵翅撲哧撲哧地扇着,發出一陣陣顫音。林辰胸前的星辰戰甲裂開口子,所有的舞動樹根都以這個口子爲源頭,林辰此刻看起來是那麼震撼。

莊傑只是被一根樹根撞飛,也沒什麼大礙,當他爬起,看到天空之上的畫面,眼睛都直了,修煉百年,何時見過如此畫面。

震撼、驚駭、狂喜、激動。

“是萬物源母根,是萬物源母根。”莊傑的臉都有些脹紅,聲音都有些顫抖。

看着天空之上舞動的樹根,是那麼的激動。

萬物源母根,公認的寶物,傳說無盡,妙用無盡,世人只知其形,卻不知其影,沒想到啊沒想到,我莊傑有生之年還可以見到。

林辰敢放出萬物源母根,就是準備殺人滅口了,雖然魂海第三境界巔峯的莊傑不一定殺得了,那也得拼。

林辰駕御萬物源母根開始攻擊莊傑,無數得樹根如巨蛇一般直朝莊傑而去氣勢驚人。

莊傑也不是傻子,快去移動身體,手捏裂火大劍橫衝直撞,劍氣飛舞,劍法橫掃,身份詭異,一劍一劍把觸來的樹根劈飛,或劈斷。

被劈斷的樹木都落在地上,然後變老,變枯,之後蘊含的靈氣消失,轉眼就變成了泥土。


沒有出乎林辰的意料,魂海第三境界的確難殺,但董緯,是節奏和技巧的完美集合,堪稱經典。如今的林辰沒有那個狀態且遇到更加強悍的對手,自己先前也被偷襲受傷,無法發揮巔峯戰力。

林辰意識一動,樹根隨意攻擊,自己就是萬物源母根,萬物源母根就是自己,完全按照林辰的意識來攻擊,雖然還略有些生疏,看莊傑在無數樹根之下如此,還沒有受傷,還有模有樣的變換位置,躲避樹根攻擊,還不時補出一道劍氣,斬落一些樹根。

顯然當初林辰用萬物源母根撕碎綠毛巨怪是何等的霸氣,今日想在撕碎莊傑顯然行不通,莊傑的身法不是綠毛巨怪所能比的。

林辰一邊操縱萬物源母根的無數樹根攻擊莊傑,一邊在想其他方法。

………………

萬里之外,美麗倩影正在騎着黑狗朝這邊趕來,小黑狗奇快無比,只可以看見一道黑光在穿梭。

“七玄迷殺陣”莊傑一聲喝吼,丟出一杆黑色小旗,迎風變大,虛空穿亂,周圍映像突然消失。

周圍是無數的白骨,整整兩座骨山出現在林辰眼前,天空是血色的,不是有黑色幽雲飄過,晴空萬里消失不見,萬里無際的森林消失。

林辰明白自己進入了莊傑的幻殺陣,小心謹慎,保持在外的形態,星辰鐵翅撲哧撲哧地煽動,萬物源母根還外虛空亂舞。

“小子,死在七玄門的五級七玄幻殺陣中,也是你的榮幸,要知道,五級陣法,可以坑殺命格境的老怪了。”莊傑在殺陣外桀桀地笑道。

“五級?媽的,這七玄門老大就是牛,什麼怪寶都有。”林辰臉色發冷,在殺陣裏喃喃自語道。

突然,血色天空開始變化,狂風四起,血雨紛飛,猶如傾盆雨下,端是猙獰恐怖,林辰暗罵:堂堂正派之主,卻有如此邪惡的陣法,真不知爲了煉成如此邪惡陣法,死了多少無辜的人,媽的,這修煉界果然不是從外表去看正邪的。

咕嚕咕嚕,一陣陣發毛的聲音響起,在血雨紛飛的環境之中,更增添一份陰森。

大地抖動,一道裂縫出現,一隻巨型手從從裏面伸出,直挺挺地打向林辰,夾帶腥風血雨,一掌而出,天都被遮了一半,林辰瞳孔一縮,暗罵:什麼東西,有這麼大的手掌,這下老子怕是交代在這裏了。

萬物源母根快速變大,變成一顆大樹的模樣,向着手掌而去,想借此來阻擋手掌的下落,不然,手掌下來,自己怕是會變成肉餅,徹底死翹翹了。

就在林辰的萬物源母根要接近巨型手掌時,狂風停止,血雨停止,血色天空又恢復了,什麼危機,什麼腥風血雨,全部消失不見。

林辰傻眼了,用手揉了揉眼睛,天空那有狂風,那有血雨,那有氣勢驚人的巨型手掌,剛纔的地上也沒有裂痕,彷彿剛纔的全部都消失了。

“哈哈,小子,連幻影都分不清,你就等着死吧!讓你體驗幻殺陣的威力。”莊傑的狂笑聲在幻殺陣裏的血色天空下回蕩,讓林辰憤怒,如此被人戲耍,怎能不讓人憤怒。

林辰臉色冷冷的,眼睛裏都在冒寒氣。

血色天空之下,一道紅光從天空裏激射而出,直朝着兩座骨山而去。

動了,兩座骨山被紅光激活,迅速靠攏,靠攏,變成一座巨型的骨山,直入血色天空,高聳無邊。

骨山散發白光,看着是那麼的聖潔,和這個黝黑的大地,血色的天空是那麼的不搭,林辰就這樣默默注視着,腦子裏此刻都是震撼,今日的幻象,讓林辰見識了什麼是光怪陸離,什麼是異景連連。

骨山開始變化,慢慢升騰,變小。白光越發的聖潔,白光之下的骨山慢慢變紅,變長。

“吼”

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嘯之音傳出,在血色天空裏是那麼的震撼,林辰激靈靈地打了個冷顫,骨山消失了,化出一條血色巨龍,相隔無盡遠還威壓驚人。

血龍朝着林辰就呼嘯而來,龍口張開,速度奇快無比,越來越近,映像在林辰的眸子裏越來越大……………… 血色巨龍呼嘯而來,氣勢破天,讓林辰心都涼了,不愧是五級陣法,可殺傳說中的命格境的老怪。

血龍越來越近,骨刺森森,帶着腥風血雨。

林辰發出一聲怒吼,靈氣之精快速洗刷着經脈,流速快到極致,如一條條靈氣小龍在經脈裏穿梭。

萬物源母根快速變大變大,一里、二里、三裏…………十里,方圓十里都是樹根橫沉,樹根源頭的林辰,臉色冷咧,眼神直挺挺地看着越來越近的血龍,他可以明顯的感覺出,這條血龍不會再是幻象了,那種令人窒息的氣勢,那種讓人感覺死亡的陰影,不是幻象可以表達出來的,雖然剛纔的巨型手掌也有驚人的氣勢和威壓,可是和此刻的血色巨龍比起來,就如同小巫見大巫一般了。

“收”

林辰一聲喝吼,方圓十里的樹根快速朝他而去,在原地留下了一個高十里,佔地十里的樹根小山,如同一陀牛糞,樹根全部環繞交錯,形成了厚度達到十里的防禦樹根。

林辰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如此,他可不會笨到溝地的去主動攻擊,因爲攻擊力有限,還傷不了人家的一塊骨頭,自己就已經被吼成血霧了。

血色巨龍夾帶毀滅一切的氣勢,直挺挺地衝撞而來,猶如億萬之力衝擊。

血色巨龍的巨型身軀撞在了萬物源母根盤旋而成的小山之上,驚天動地的聲音迴盪天地,粉塵橫掃方圓十里,如果這一切都在莽原森林的話,怕是方圓百里都得化爲光禿禿得坑。

一切都發生了幻境裏,莊傑在殺陣之外默默注視着幻殺陣裏得一切,注視血色巨龍和樹根之山撞擊之處,因爲莊傑的靈識是不可以探索幻殺陣的,不然就會被反噬。靈識反噬,可不是鬧着完的,嚴重的會靈魂撕裂,一般都會讓腦域受損。

一刻鐘之後,粉塵落下。幻境裏的一切開始呈現。

血色巨龍已經消失,林辰的樹根之山也消失不見,原地出現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黑色泥土,坑低,林辰的星辰戰甲也消失了,變成了星辰戒掏在手指之上,林辰,已經昏死過去,胸口,白骨森森,血流不止。萬物源母根已經收進了星辰戒裏。

五百里之外,小黑狗正用自己的強橫靈識投影剛纔林辰和血色巨龍戰鬥的畫面。

“小黑,那個人很邪惡,有如此的幻殺陣,還有那陣中的人,有萬物源母根護體,應該是一個正派之人,能得到萬物源母根的認主。”

“敖吼”

“小黑,我們要不要救他?”美麗的少女眨着長長的睫毛,一雙好看的眼睛滴溜溜地看着一旁的黑狗。

“吼”

“你也不知道……”

“要不要救尼,還是救吧!我還要問路尼。”

紫色衣服的 美麗少女自顧自的說着,想是在訴說,又想是在嘀咕。

莊傑收起五級七玄幻殺陣的陣七,林辰顯露出來,嘴角滿是血跡,狼型面具還未脫落。林辰此刻傷的極重,腦域裏的光繭沒有任何反應,顯然林辰還沒有達到生死存亡之際。要不然,當初千年屍煞王已經危急到林辰生命,九龍刀自主復活,救林辰一劫。

莊傑正想有所行動時,心裏突然狂跳不止。

一身驚天動地的獸叫在晴空炸響,妖獸威壓從五百里之外急速撲面而來,如同狂風一般,讓莊傑臉色如同被閹割一般,看了看地的林辰,已經沒有辦法了,威壓如颱風般,只有十里就達到這裏了。

“媽的,那裏冒出來的高階妖獸,搶老子的獵物,這麼強橫。”莊傑暗罵一聲,本想捲起林辰逃跑的,可帶着一個人速度就會減弱,要是被妖獸拿住,自己就變成盤中餐了。

威壓越來越近,氣勢磅礴。莊傑放在腳步,撒丫子開始狂逃,進行血祭。

威壓一路尾隨而去,彷彿追不到莊傑不罷手,莊傑臉都綠了,一路血祭,慌不擇路。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