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裏突然間安靜下來,靜得只剩下心跳和粗重的喘息聲。

沉默了好久,林偉才苦澀的笑着打破了這死一般的寂靜,“聽起來確實是匪夷所思,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就是擺在我們眼前的事實!如果一定要解釋,那隻能說這家廣告公司所在的地方是一處時間隧道,而我們在這條時間隧道里,在生與死中來往穿梭。而且,還有一個事實要告訴你們,自從那連串發生的車禍之後,這家廣告公司我們所在的這間辦公室已經被封閉了。也就是說,我們目前所在的辦公室,是一個根本就不存在的辦公室!”

剛開始我雖然覺得這件事情詭異莫測,但絕對想不到會這般的匪夷所思?

不過,我並沒有因此而絕望,我想到那個發來短信的神祕人,或許,這件事情並不是一個死局,有解救的方法也不一定。

我沒有說話,而是在腦海中考慮應對之策。說實話,我可不想就這麼稀裏糊塗的死去,因爲無論是林梅心的突然死亡,還是這發生的一系列死亡事件,跟我真的沒有一點關係。

短暫的沉默之後,林偉再度開口了,“我想,時間對於我們來說,或許不是最重要的。無論我們是生活在三年前,還是生活在現在,對我們都造成不了什麼影響。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在這件事情裏活下去。只要我們能夠活下去,所有的問題都會被破解,我們又會回到往日的生活中。現在,我們該考慮的是如何活下去的問題。”

林偉的這一番話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坐在辦公室裏的其他人又燃起了求生的希望。

我木然的坐在一旁,腦海裏仍然在思考着剛纔我想到的那個問題。

“根據我在網上搜到的結果,我已經知道了我們的死亡順序和死亡時間。從今天大劉死去之後,死亡的時間是每隔一天死亡一人,死亡的順序是小鵬、張曉璐、我、曾明清……也就是說,明天凌晨就是小鵬,然後是張曉璐,再就是我、曾明清……”

林偉的話剛一說完,小鵬臉如土色,剛纔那股求生的希望渾然不見,顫抖着聲音叫道,“班長,我……我可不想死!”陰魂禁忌

——————————————————————————————— 林偉冷冷的望了他一眼,嚴峻的說道,“不想死就乖乖聽我的話!”

小鵬如雞啄米似的,頭點個不停。

我忍不住問道,“我是第幾個?”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部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我成了注目的焦點。

林偉奇怪的望着我,說道,“你不說我倒還忘了,那死亡的名單裏竟然沒有你的名字!”

死亡名單裏沒有我的名字?我欣喜若狂,卻不敢表露出來,怕惹惱了這羣窮兇極惡的將死之人。

或許氏我本身與這件事無關,抑或是我在這起死亡事件裏最終活了下來也不一定!

但我爲什麼會來到這座城市,又爲什麼會在這家廣告公司打工?我的腦海裏竟然沒有半點印象,根本記不起進這家廣告公司之前的事情。當然,除了那個突然死在同學聚會現場的林梅心!

林偉在望着我,辦公室裏所有的人都在望着我。估計他們都在思考一個問題,爲何我沒有在三年前那起死亡事故里死去。

他們的表情或是驚訝、或是憤怒、或是羨慕嫉妒恨……各種表情交集在一起,令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

死亡的名單上沒有我的名字,不可能是在網上發佈新聞的人遺漏吧?如果不是遺漏,那則證明我是那起冤魂厲鬼製造出的車禍案中唯一的倖存者。

既然死亡名單裏沒有我,我在想,我根本就沒有必要趟這渾水了,遠離這是非之地應該纔是最明智的選擇。如果在這件事情上再糾纏下去,恐怕會遭池魚之殃。

至於給我發短信的那個神祕人,恐怕在林偉這夥人當中。因爲死亡順序在網上可以查到,所以根本不存在預測死亡之說,他們個個都能做得到。或許正是因爲我是這起死亡事件的唯一倖存者,林偉他們纔想將我拉下水,像抓住一棵救命稻草似的將我緊緊抓住,以此作爲他們逃生的突破口!

因爲一系列詭異事情的發生,我本想參與到林偉他們的調查之中,但是,當我知道三年前那起連環車禍案中的死亡名單沒有我的名字時,我在心中暗暗做出了決定,無論事情的真相如何,我都不會再參與此事,以免引火燒身。

林偉等人很顯然沒有察覺到我內心的想法,仍在爲如何逃生的事情不停的討論。

我根本沒有心情再去聽他們如何如何的說,但是如果立刻起身離開的話又實在說不過去,沒有辦法,只好硬着頭皮繼續聽下去。

林偉忽然問道,“蘭天,你有什麼好的主意嗎?”

我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林偉接着說道,“你可是我們逃生的希望,畢竟死亡名單上沒有你的名字。”

果不其然,林偉這夥人心中的想法就像我剛纔猜測的一樣。

所有人的目光紛紛聚了過來。

說實話,我也不想希望有人再死去,哪怕真的就是林梅心的鬼魂回來復仇!如果這件事不是這麼匪夷所思,於情於理我都不應該置之不理。

我看到這些人既恐懼又充滿希望的目光,心不僅一軟,把剛纔自己考慮到的事情說了出來,“我只是想說說對這件事情的看法,或許不一定正確。”

林偉臉現期待之色“蘭天,你說出來讓我們參考參考,因爲我們現在也的確想不出什麼辦法來。”

看到林偉緊張的摸樣,我緩緩的說道,“看過恐怖電影的人都知道,我們目前面臨的情況就跟冤魂厲鬼殺人的規則很相似。大家想想看,拋開胖子、趙雲他們的死亡不管,但就我們現在這些人來說,大家都是死在公司門口,而且都是死於車禍。死亡的時間是每個人在凌晨接二連三的死於公司大樓的門口。根據偉哥在網上查到的情況,我們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發生在三年以前,準確的說是發生在過去。所以,就死亡的順序和時間,都是不可更改的。知道這些後,我們重新回到這件死亡的事件上來。這個冤魂厲鬼只限於在公司大樓門口殺人,而且每天只會殺死一個人,殺人的時間都是在凌晨,這個冤魂厲鬼並不是隨機殺人。”

我的這一番話語在林偉這羣人當中引起不少的震撼。林偉緊緊盯着我,說道,“蘭天,繼續說下去!”

我點了點頭,說道,“好!那我就把心裏的想法全部說出來。偉哥,就這件事情來說,即使真的是林梅心的鬼魂回來復仇,我們此刻考慮的應該不再是她殺人的動機,而是考慮該如何阻止她繼續殺人。我們如果能阻止死者在凌晨出現在公司大樓的門口,我想應該會起到一定的作用。”

我的這番分析讓在場的所有人特別震撼,可以說又點燃了他們心底深處那份求生的希望。我甚至相信,這羣人以爲他們一定能活下來,一定可以!

短暫的興奮過後,林偉跟其餘的人又詳細的討論了一番如何做的問題。

我雖然點頭,但我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個上面,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趕緊離去,獨善其身。

就在我正準備找個理由離開的時候時,手機的短信提示應“嘀鈴鈴”的響了起來,“您有一封新短信來自我”

我的心臟猛地跳動起來,怎麼又接到了那個神祕人發過來的短信?

甚好的是林偉他們一夥人此刻正在討論該如何逃生的問題,根本沒有注意到我的短信提示音響起。

我躲到一邊,悄悄的打開了那條短信一看,只見上面寫道,“你不要想着能獨善其身,如果你真那麼做了,你一定會死得很慘!明天,你的屍體就會出現在公司大樓的門口。你如果不信大可以試試,你只能相信我說的話,老老實實的跟着他們繼續調查,只有這樣,你才能獲得一線生機。另外,不要妄圖揣測我的身份,因爲你永遠都不可能知道。當然,我不會害你。”

這個人神仙啊?竟然能猜到我此刻心中的想法?我不寒而慄!莫非,這個發短信的人就在林偉這夥人的中間?

我膽戰心驚的望了望他們,但發現他們都在繃緊一張臉繼續討論着,沒有任何的古怪。

我本已經決定不再插手此事,但現在又猶豫起來。萬一,萬一這信息上的內容是真的,那我就此離去,豈不是等於自殺?

我冷汗淋漓,假設這個發短信的神祕人不是林偉這一夥人的其中一個,那他的存在就太可怕了。他不僅知道我內心的真實想法,又能準確的把握事態的發展,如果想害我簡直是易如反掌,根本不用耍這等手段!

我回過神來,聽到林偉他們繼續在討論。

“明天凌晨死去的人將會是小鵬,我們要做的就是阻止他從辦公室下到公司大樓的門口。到時我們這些人守在公司的大廳裏,一旦看到小鵬有何異常,我們立即阻止他。”林偉想了一會兒又接着說道,“大家也不要太焦急,現在距離晚上還有很長的時間,如果覺得無聊也可以隨意走動走動,但是在天黑之前一定要趕回來在一起。”

林偉話音剛落,張曉璐就對她男朋友曾明清說道,“阿明,我都餓死了,去街上吃點東西吧?哪怕就是真的要死,我也想做個飽死鬼。”

張曉璐這話說得很悲壯,同時也很有煽動力,小鵬帶頭走了出去。

很快,幾乎所有的人都離開了辦公室,偌大的辦公室裏只剩下了我和林偉。

林偉問我,“蘭天,都中午了,你不去吃些東西嗎?”

“不了,我現在還不餓,你自己去吧。”

“好吧。”林偉聽後看了我一眼,走出了辦公室。

我獨自一人靠在辦公室的辦公椅上躺着,腦海裏卻全是那個神祕人發來的短信內容。那個神祕人我既不知道他的身份,不知道他的目的,也不知道他在哪裏,但是他卻對我的行蹤和心裏想法瞭如指掌。

對於那個神祕人,我現在的心情可以說非常的害怕,就彷彿我的身後隨時有一雙邪惡的眼睛在盯着我一樣。而且,這雙眼睛能知曉一切,並且能看穿我的內心。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等我平安渡過這一劫後,我就將這個手機砸的稀爛,看到時候還怎麼威脅我!”

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個神祕人會不會是靠這部手機監視我呢?應該不會啊,這手機從我買回來之後從來沒有借別人用過。

我很快排除了這個可能。

退一步來說,就算這個手機真有問題,我現在也是不敢摔爛的,我需要那個神祕人的幫助。

我想了一會兒,忽然覺得特別的困,迷迷糊糊的靠在辦公椅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陣叫聲驚醒,“蘭天,蘭天,你醒醒啊?”

我猛然一震,睜開了眼睛,看到小鵬的身影站在我的眼前。

“咦?你不是去吃飯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唉,馬上就要死了,哪還有心思吃飯。”小鵬嘆了口氣,坐在了我的身旁,一張臉就像苦瓜一般。陰魂禁忌

——————————————————————————————— 看到黃他這副垂頭喪氣的樣子,我不忍心,說道,“小鵬,你也不要太絕望了,或許事情有轉機也不一定。今晚你就老實的和我們呆在一起,我就不信,那個厲鬼還能把你生拖硬拽去了公司大樓門口。”

“希望吧?”小鵬並沒有被我這幾句話說動,臉上的恐懼神色反而更甚,“蘭天,你說這一切到底是不是那個林梅心的鬼魂回來索命來了?”

小鵬提到林梅心,我不由得一呆,腦海中又想起柳婷婷死的那晚我在監控裏捕捉到的那個畫面來。

真的是死去的林梅心回來復仇來了嗎?柳婷婷、大劉、胖子、趙雲他們的死亡真的與她有關嗎?如果這一系列的事情真的是林梅心鬼魂所爲,那確實也太恐怖了!

我的思緒一下子全亂了,不知道該怎麼答覆小鵬,勉強應道,“或許吧!我也不敢確定。”

天黑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回到了辦公室,唯獨不見了小鵬。

下午還在的,這傢伙怎麼一下子不見了?

林偉的臉上顯露出少有的焦急,“打他電話也不接,他到底去了哪裏?”

“不知道,你們吃飯去了的時候,他還在辦公室與我聊了一會兒的天,不知道他去了哪。或許,他只是臨時離開一下而已,再等等就回來了。”我安慰道,事實上我也隱隱覺得有些不對。

時間在沉重的窒息中一分一秒的過去,這種等待死亡來臨的心情絕對是一種揪心的煎熬,世界上再也沒有其他的等待比等死更爲恐懼。

轉眼已經是十點鐘,小鵬還是不見回來,所有人的心揪得更緊。林偉在這個時候顯現出來少有的冷靜,很快做出了安排。他將我們剩下的十一個人分成了三組,我與張曉璐、曾明清一組,留守辦公室,負責觀看電腦上面的監控;林偉帶領三個人守在電梯的門口;一個叫做徐培龍的同學帶領剩下的同學守在公司大樓的門口。一旦發現小鵬的行蹤,立即電話聯繫,並予以阻止。

說實話,這三組人員的分工,就我們這一組最輕,最重要的是林偉、徐培龍帶領的兩個組,他們要負責現場阻止。

分好工之後,所有的人立即各就各位,整個辦公室就只剩下了我和張曉璐、曾明清這對情侶。

我們面前的這臺電腦早就被林偉接好了主控室的線,成了整棟大樓的監控器。

我們三個人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電腦屏幕上被分割成四塊的畫面,緊張得連大氣也不敢出。心中既希望小鵬的身影儘快出現在畫面裏,大家將他阻止,又不希望他的身影出現在公司大樓裏。

整棟公司的大樓死一般的沉寂,監控畫面裏的那條走廊像沒有盡頭,而公司大廳的門口就像一頭巨獸的嘴巴,似乎想擇人而噬。

監控畫面依稀還能看到林偉、徐培龍他們兩組人的身影,他們和我們一樣,估計都是心情忐忑的等着今晚死亡的主角小鵬登場。

我悄悄的看了一眼坐在不遠處的張曉璐,但見她將整個身子靠在曾明清的懷裏,身軀微顫,整張臉在燈光的映照下格外的滲人。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忙將目光移到了電腦監控畫面。

監控畫面上沒有任何的異常,我的喉結上下竄動,心情緊張到了極點,因爲時間顯示,已經是午夜十二點。

此時,張曉璐、曾明清兩個人也來到了電腦前,跟着我一起目不轉睛的盯着四個監控畫面。我的心跳得厲害,心跳的頻率在呈幾何倍數提升。如果厲鬼殺人真像我白天分析的那樣話,那麼小鵬無論如何都該出現了。

但眼前的監控畫面仍然沒有任何的異常,別說人影,就連半個鬼影也不曾出現。

“怎麼回事?難道小鵬也像大劉那樣離開公司回家了?”

我這句話並沒有起到任何鎮定的作用,張曉璐、曾明清反而被嚇到了,兩雙眼睛恐懼的向我望來。

該死!我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大劉就是因爲私自逃離公司後死在公司大樓門口的。

不過,按照道理,小鵬應該要出現了啊?

難道?

我正在思索,忽然聽到張曉璐失聲尖叫,“你們快看!小鵬,小鵬出現了,小鵬出現了!”

我一驚,定睛往電腦屏幕看去,就看到死寂的走廊上,在昏黃的聲控燈下下,一個胖胖的身影緩緩的前行。在我的視線裏,小鵬的身影被無限的放大,有些扭曲變形,散發出無比詭異的氣息。

這下子我們都急了,“曾明清,小璐,你們趕緊給林偉、徐培龍他們打電話。” 再見已傾城 我一邊緊緊的盯着監控畫面一邊吩咐。

小鵬走得很慢,就像一個遊蕩的幽靈,眼看他就要消失在電腦的監控畫面進入電梯,我急聲問道,“怎麼樣,電話打通了嗎?”

“不行,打不通。”張曉璐、曾明清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回答我。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也是我意料中的事情。電話,應該是被一種超自然的力量給控制了,而小鵬已經消失在了監控畫面裏。

“草,我豁出去了,你們留在這裏繼續監控,我去追小鵬!”我罵了一句粗口,顧不得害怕,打開辦公室的大門衝了出去。

走廊的聲控燈忽明忽暗,給我一種遊離在生死邊沿的恐懼。但此刻想救小鵬的迫切心理戰勝了來自外界的恐懼,我很快的就衝到了電梯的門口,使勁的按着電梯的按鈕,電梯很快的就從一樓升上來。

我竄進電梯,衣服已經被冷汗溼透。

崛起美利堅 電梯從一樓升到這裏,說明小鵬已經從電梯走了出去進入了大廳,甚好的是下面還有雙重保險,電梯出口有林偉他們,公司大樓門口有徐培龍他們。

我在心裏不停的祈禱,電梯千萬不要像上次那樣出現什麼故障,保佑我平安着地。或許是我的虔心祈禱起了作用,沒過多久,電梯“哐當”一聲在一樓停住了。

我心急火燎的衝了出去,跟一個人撞了個滿懷,擡頭一看,竟然是林偉。

林偉罵道,“見鬼了啊?你怎麼跑下來了?”

看到他們幾個人都瞪着一雙眼睛望着我,我駭異莫名,“你們沒看到小鵬從電梯裏走出來嗎?”

“沒有啊。”

重生替嫁小綉娘 “我們一直一直守在電梯門口,莫說是一個大活人,就是一隻蒼蠅飛出,也絕對逃不過我們的眼睛。”

“是啊。”

“是啊。”

林偉他們幾個亂七八糟的回答着。

怎麼會是這個樣子?我是明明看到小鵬的身影消失在監控畫面進入電梯的。難道,一個大活人竟然莫名其妙的從電梯裏蒸發了?

我呆住了,心底忽然掠過一種強烈的預感。

不好,或許小鵬已經走出了公司的大門!

我呆了一呆,向公司大門口跑了過去。林偉他們見我發瘋似的朝外面跑,也跟了上來。

徐培龍見我們一大羣人突兀的出現在公司門口,詫異的問道,“你們怎麼了?有沒有見到小鵬?”

這麼說來,守在門口的徐培龍他們也沒有看到小鵬從公司大門口走出來。所有的人都沒有出聲,像一羣怪獸似的靜靜站在公司的門口。

我望着柳婷婷和大劉出事的地點,一股寒氣徑直朝我逼了過來,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此刻,馬路上依然有三三兩兩的人羣走過,間或有幾臺車呼嘯而過。

沒什麼啊?我想不明白今晚看到的這一切,難道是幻覺?

莫非我們的行動讓林梅心的鬼魂放棄了今晚的殺人計劃?我正在沉思,忽然感覺到一個人影擠進我們當中,然後像行屍走肉般的超前飄了過去。

那身影正是小鵬!

我失聲大叫,“是小鵬,是小鵬!快攔住他……”

可已經來不及了,小鵬的身影迅捷無比,一眨眼就到了馬路的中間。而此時,一輛小車正從右方飛快的開了過來。

“啊……”小鵬一聲慘叫,身子一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倒了下去,倒在了血帕之中,死在了我們的面前。

哪怕我們部署得如此周密,依然阻止不了小鵬的死亡,大家都驚呆了!

我眼睜睜的看着小鵬死在了面前,渾身如掉進了冰窟,冷颼颼的難受得厲害。趁着混亂,我在黑暗中離開了公司大樓。

我不敢回到那棟傳言中的單身宿舍鬼樓,在公司附近找了一家簡易的小旅館。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