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那些狼面護衛,竟然也翻牆走了進來,他們翻牆的動作有點笨拙,估計是因爲身上穿着很多的鎧甲的原因。

那些狼面護衛估計也是急了,他們看不到我的身影。就大聲叫:“緝拿罪犯,攔路者斬!”

我往屋後面跑,我開始明白了一個道理,這些傢伙在大路上跑的時候速度挺快的,因爲他們能變成一團黑霧,但是跑小路他們就不行了,他們穿着笨重的鎧甲。翻牆什麼的更是比我差遠了。

我稍稍鬆了一口氣,在屋子後面的一個磨盤下停了下來,我喘息了幾口,休息下,同時心中更是疑惑了,那些腳不沾地的狼麪人,到底是什麼玩意!

我正憂愁着的時候,就聽我前面的屋子裏傳來說話聲。

“是鬼狼衛,他們不會是來捉你的吧,趕緊走,趕緊走。”

“捉我幹什麼,我就是和你偷情,他們也過問?”

“死相,說不定是我老公他報的案呢。”

“啊?這個……不能吧,他不能把我往死裏整啊,我先跑了。”

房間裏的對話很快,我一下子就聽明白了,原來這房間裏有姦夫淫女在偷情呢,而且聽他們的談話,好像我身後那些東西叫鬼狼衛,而且被抓住會往死裏整,擦,這也天恐怖了。

我還在思考着的時候,只見一道人影從窗戶口竄了出來,那個人光着上身,就穿了個小褲衩,他跳出窗戶口之後,就朝着後院的小門跑去。

我一看,這是個機會啊,這個傢伙應該在這裏呆很久了,他說不定有辦法逃脫鬼狼衛,我這麼一想,立馬緊跟在他身後,也朝着後門逃去。

那人估計是聽到了我的腳步聲,跑的更快了,他估計是把我當成是鬼狼衛了。我也沒說話,跟着他,然後嗖的一下,從後院小門跳了出去。

那些鬼狼衛追蹤着我,也朝着後門奔去,他們穿着鎧甲,還是有點笨重的。

我此時是放心了很多。反正我認定了,就跟着前面這傢伙了,看他左拐右拐的,對這個地方肯定非常的熟悉。

果然,半個小時後,我和前面那個傢伙都已經累的氣喘吁吁,而此時,我再往後看,後面鬼狼衛已經沒影了。

“大……大哥,別……別跑了,怪嚇人的。”我說。

前面那個人嚇了一跳,他回頭,看到是我,然後又往後看,後面沒有鬼狼衛的影子,他怒了,瞪着我,說:“這半天都是你跟在我的後面?你幹啥跟着我?”

“我……我害怕啊,我看你一個勁的跑,我就也跑了,你看過《阿甘正傳》嗎。裏面阿甘跑步的時候,其他人不就跟着跑嗎?”我說道,隨便的扯了個淡,反正我是不會承認那些鬼狼衛是在追我的。

我前面那人有點鬍鬚,長得還算帥氣,不過他眼窩深陷,顯然腎精消耗過度。

“阿甘?阿甘?”那個人痛苦的皺了下眉頭,他思考了半天,說:“阿甘是誰?怎麼這麼熟悉的。”

我有點驚訝,然後我也疑惑,我說:“大哥,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的?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的?那滿街上的清朝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那人盯着我。說:“新人?”

“啊?新人?我?對吧,我的確是新來這裏的。”我說。

那人哈哈一笑,說:“不想了不想了,新人好啊,新人富裕,對了,你的血點還有多少?”

“什麼血點?”我一肚子的疑問。

那人哦了一聲。說:“忘了,你是個純新人哈,血點就是……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不過你每次往那個容器滴一滴血,你就會感覺自己蒼老了幾分,我見過很多人,滴完最後一滴血。直接就死掉的。”

我明白過來,看來這個人所說的血點,估計就像是壽元、精血、壽命一類的玩意,就是那個客棧老闆讓我滴的東西,還好我沒有滴,不過,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來到這裏的?

對面的人穿好衣服,朝着我說:“那個,我叫王東,你既然是新來的,就跟着我混吧,歡迎你來到天堂。”

“天堂?”我嘆口氣,“這裏也是天堂?”

那人朝着我嘿嘿一笑。攔着我的肩膀說:“當然,這裏比你想的還要天堂,走,我先帶你去見識見識。”說着,王東帶着我朝着街道後面走去。

我跟着王東,滿腦子都是霧水,我發現我開始忘了更多的東西了。我開始漸漸不再記得,當初我是怎麼來到這裏的,這裏是哪裏了?

王東帶着我到了一條主街道上,當然,我們兩個是很小心的,主要是王東以爲鬼狼衛在追他,所以他很小心翼翼,我當然就更加小心翼翼了,因爲我知道鬼狼衛其實是在追我。

我們兩個鬼頭鬼腦的進了主街道,主街道上相當的熱鬧,人來人往,這裏人很多,而且,街邊有許多好吃的。那些好吃的,竟然都是免費的。

王東開口說:“這裏,很多都是免費的,不過你可要看清楚了,如果是收費的地方,那就麻煩了,他們收的費。就是血點,當然了,想要真正的好東西,需要血點,一般的東西,你完全可以免費得到。”

我看到周圍那些免費的小吃店,感覺肚子餓了。我開始和王東進去吃東西,我要的是八寶飯,比我以前吃過的都要好吃的多,還有紅燜肘子,我吃的很多,我慢慢忽略了,好像我吃的越多。我忘記的也就越多了。

我吃着各種美食,可是我越吃心裏面越是空虛,我擡頭看王東,王東的眼睛很是空洞,他看着我嘿嘿的笑,然後大口的往嘴裏塞着美食。

我突然間吃不下去了,我覺得我還有很多問題需要思索。

“怎麼樣?吃飽了沒?”王東抹着嘴。嘿嘿笑着,然後拉着我的胳膊,說:“兄弟,走,我帶你去看看最好玩的東西,嘿嘿,咱們男人都喜歡的東西。我可是告訴你了,這裏是天堂,免費的東西,都足夠你享受一輩子了。”

說着,王東拉着我往街道深處走去,到了前面,一陣嘻嘻鬧鬧、鶯鶯燕燕的聲音傳來。那聲音我很熟悉,是電視劇中青樓的聲音。

我和王東往前走去,只見前面有一排的青樓,青樓一個挨着一個,非常的多,而且不僅僅有青樓,還有會所,青樓的女子穿着肚兜,露着大腿,在那裏揮着手帕招攬客人,而那些所謂的會所,則穿着黑絲襪,踩着高跟鞋,穿着鏤空的齊比小短裙。也在招攬客人。

一個接着一個,竟然非常的多。

我很是驚歎,我轉頭看着王東,“這些……都免費?”

王東嘿嘿的笑:“大部分都免費,如果你想要更好的,那自然得付出血點了。”

“既然這麼好,你還去偷情?”我問。

王東臉一黑,說道:“別提這個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這道理你還不懂嗎,想當年,我女友……咦。我爲什麼說我女友?我有女友?我好像是單身啊。”

王東拍着自己的腦袋,隨後他就不想了,他說:“走,走,我帶你去,這裏是男人一條街,如果這裏你玩膩的話。你也可以去試試女人一條街,那裏有各種名牌包包,有各種美麗的衣服,當然也有各種男人的服務,嘿嘿,你懂得吧。”

我跟着王東。

王東看來是喜歡古代的調調,他往青樓走,那些穿着肚兜的姑娘就過來拉我們兩個,這些姑娘竟然長得十分漂亮,我盯着她們的臉,她們大多數竟然都有張明星一樣的臉,而且,她們的身材都還是蠻好的。

我有點沉淪,然後就有個長得像是範兵兵的女人拉着我的手,把我拖進了屋子裏,她比範兵兵還要漂亮一些,因爲她下巴沒那麼尖,我還在想着,我摟着她,被李晨知道了怎麼辦?咦?李晨又是誰?我怎麼腦子裏總會冒出一些奇怪的念頭呢。

我開始回想,可是沒想多久呢,小冰冰已經靠着我,她身上的肚兜就開始往下滑,她的身材真的很好,然後我就能看到所有的祕密,我忍不住了,我想要撲上去…… 我這纔想起來,容祁還有一個容家總裁的身份,和我們這樣突然去了雲南,估計容則和公司這兒都瘋了。

我忙道:“容祁,你先忙吧,我先讓容則送我們回去。”

說着,我也不顧容祁那憤怒的臉色,拽上容則就往外走。

容則半推半就地上了車,載着我和羅晗回去,路上,他從後視鏡裏瞥了我眼,道:“怎麼你和容祁又吵架了?”

我暗罵容則這傢伙,眼神沒事那麼毒幹嘛。

“沒有。”我矢口否認。

容則嘖了一聲,不再說話。

一路上靜靜地,最後還是我自己憋得不行,決定開口。

我實在太迫切,需要人傾吐。

“容則,你說你們男生,是不是都對自己的初戀之類的,念念不忘?”

容則眉毛一擡,“你們不會遇見葉婉婉了嗎?”

艾媽,一猜一個準。

“嗯。”我含糊不清地應了一聲。

“那個女鬼?”這時,一旁一直不說話的羅晗,小聲插嘴。

我詫異,就看見她慘白着臉道:“那天我其實沒暈過去,只是太累了,但意識還在,我看見那個很漂亮的女鬼了,她是你男朋友的……前女友?”

羅晗表情有點彆扭,顯然覺得在幾個鬼怪身上用前女友什麼的,有點違和。

“你們還真遇見她了。”容則有點詫異,但不知爲何,說不上很吃驚。

我微微蹙眉,突然感到有些不對。

葉婉婉九百年沒出現了,又是葉家人,爲什麼容則聽見她出現,沒有很震驚的樣子?

“容則,你是不是知道什麼?”我趴到容則駕駛位的座椅上,眯着眼問。

“哪有。”不知是不是我多想了,容則躲開了我的目光,“我只是覺得,能讓你那麼吃醋的,也就只有葉婉婉了。”

“吃醋你個大頭鬼。”我沒好氣道,但還是忍不住問,“容則,關於他們倆的事,你知道多少?”

容則又多看了我一眼,反問:“你怎麼不自己去問容祁?”

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車子到了羅晗家樓下,羅母早就等着了,哭着扶羅晗上去。

我剛想過去,容則突然從車子裏下來。

“舒淺。”他叫住我,我轉過頭,就看見他站在車邊,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

“怎麼了?”

容則猶豫了一會兒,就開口:“你記不記得,之前在警察局的停屍間裏,我和你說過,當年容家襲擊葉家事,本是天時地利人和,應該可以輕鬆拿下,可容祁莫名其妙,卻被殺了?”

“嗯。你跟我說過。”

“容家關於這件事的記載很模糊,但在我們口口相傳裏,容祁是愛上了葉家的大小姐,最後關頭葉家大小姐突然衝出來,根本沒用任何特殊的術法,可偏偏容祁沒防備自己心上人,當場被殺。”

容則說完這番話就走了,我一個人渾渾噩噩地上了樓。

根本沒用任何特殊的術法。

容祁沒防備自己心上人,當場被殺。

容則的話在耳畔不斷迴響。

我知道是葉婉婉殺了容祁,但我以爲是她設計了什麼高明的陷阱,但我沒想到,竟那麼簡單。

是了,葉婉婉自己也說過,她從不是容祁對手,那她又如何能得手?

是容祁沒有料到?

還是他不願回手?

我覺得自己簡直就要魔怔了,滿腦子,都忍不住想這些事。

我走到羅晗房間裏,打算休息一下,就看見羅晗正看着我,欲言又止。

“怎麼了?”我問。

羅晗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道:“淺淺,你要小心那個女鬼。”

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你說葉婉婉?”

羅晗點頭。

“爲什麼?”

至今爲止,葉婉婉至少從來沒對我表露過敵意,甚至還救過我。

“因爲那天,我倒下之後,看見她走進廟裏,進門前,她回頭看了你一眼……”羅晗臉色微白,打了個哆嗦,“那眼神……好可怕……”

我愣住。

我不知道羅晗是不是因爲太害怕鬼怪了,所以纔多想,只能安慰她道:“好,我知道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躲在羅晗家裏。

之所以說是“躲”,是因爲我對容祁避而不見。

我承認自己的行爲很縮頭烏龜,但我真的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度他。

我怕自己一看見他,就忍不住問葉婉婉的事。

可我不想問。

我不想讓他覺得,我是一個因爲過去的事斤斤計較的女人。

日子很快過去了四天,四天裏,容祁給我打過好多次電話,我大部分假裝沒看見,頂多回條短信,說太忙了,沒空回覆。

第四天,我沒有主動回去,心裏祈禱着,容祁也不要來抓我。

下午的時候,我和羅晗到附近逛了逛超市,出來時,正大包小包地準備打車,可偏偏四周一輛空出租都沒有。

“我用手機定個車。”我對羅晗道。

最近這種私家車出租的服務很盛行,我認識了容祁後就沒怎麼打過車,所以不太熟悉,摸索了一陣子,終於訂到了。

讓我詫異的是,我們的這輛車,竟然是輛高級轎車。

我是沒覺得怎麼,可上車時,羅晗悄悄拉了拉我,道:“好奇怪啊,我記得這種高級車,預定的時候是要選另一個類別的,你確定你沒定錯?”

“應該沒吧。”我依舊沒多想,上了車。

可剛坐下,我就發現車裏頭好冷,凍得我哆嗦。

“師傅,這空調打的幾度啊?能不能調高點?”羅晗顯然也覺得冷,忍不住說。

那師傅卻沒說話,只是抽菸。

車廂裏一股淡淡的菸草味。

那司機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帶着個墨鏡,臉色很暗沉,看不清面容,只是那行頭,怎麼看都想道兒上的人。

我和羅晗緊張地對視一眼,不敢再說話了。

我知道這手機軟件口碑還是挺好的,上車前我也對了車牌號,應該是沒什麼問題吧?

我瞥了眼那個司機,無意間看見他又抽了口煙。

我感覺到有什麼東西不太對,但有說不上來。

心裏頭還是不踏實,我悄悄拿起手機,又看了一眼。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我嚇了一大跳。 我正要行動。

“啊!疼死了!別打了!求求你們了!我同意,我同意行不行!我再也不逃跑了……”

遠處突然傳來悽慘的叫聲。

我愣住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