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在地面的人汗如雨下,可他卻依舊迎著著道威壓,以一雙火焰看著虛空上的耀眼。

「紫霞!」

「你等著我,早晚有天我會娶你,乘著七彩祥雲去娶你。」

「等著我!」

餘音繚繞經久不息。

整個妖域在那一日都聞得了這滔天的爆喝。

「山野猴子,倒是會大放厥詞。」

「你來了,真的來了。」

回想著當時分別時的情景,再看著面前讓人心安的背影,紫霞仙子眼淚情不自禁的向下流淌著。

當時即將被帶回族的紫霞仙子就像現在這樣,落著清淚。

「山野猴子,倒是會大放厥詞。」

「他才不是山野猴子,他是至尊寶!」那時的紫霞哭著為他辯解,「我信他說的他,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他一定會乘著七彩祥雲來娶我。」

數千年的等待,果真沒有白費。

他來了,真的來了。

以至尊寶的姿態,散發著萬丈豪氣,乘著七彩祥雲落在了她的面前。

「你……敢傷她?」

抓住黑袍魔族手臂的大聖雙眸冷漠的看著那魔族,眼中金芒閃爍。手臂猛的用力,咔嚓一道脆響,魔族高手的手臂便是被其硬生生的捏碎。

吃痛的魔族高手雙目一瞪,只不過還未等他的另外一隻手伸過。

就已被大聖一腳狠狠的踹出,狠狠的摔在後面的牆壁上。

「紫霞仙子,你沒事兒吧。」

葉子晨也在這時落了下來輕聲關慰,紫霞仙子莫名的看了其一眼,便聽到他解釋道。

「我是大聖的朋友。」

「嗷,我沒事兒。」

紫霞溫婉一笑,恬靜的看著大聖的背影。

這只是一道普通的背影,可在她的眼裡卻看到了他散發出的光。

賓客們懵了,一招便將名主宰制服,這得是何等存在。急怒下的紫雲也愣住了,他怔怔的看著大聖的背影,儘管他沒有看清來者的臉,可光憑著背影,在他的心裡就有著一道身影與之相疊。

是他?

當年他去接紫霞回族時,那時候的大聖還不過是人仙級別的大妖,那時候的他就已經是天至尊級別。

哪怕是仙王跟至尊級別的差距都如同天塹,何況是人仙級別的大聖。

那時的紫雲只是稍微釋放出威壓,但就這種威壓就算是天仙、仙王都很難承受的住。

可就是他當年一點也沒瞧的上的野猴子……

明明在他的威壓中心,明明他已經被自己的威壓壓的四肢觸地。可他卻偏偏用顫抖的手臂和雙腿,撐著他沒有趴在地上,仰著頭迎著那金光看著他和紫霞,說出那段讓他感覺可笑的話。

哪怕是前幾日,他來找紫霞。

也是一副軟弱的模樣,被幾句話就呵走。誰又能想到,在這個時候不是紫嫣城的城主出手,而是這個一直沒有被自己看的起的野猴子出現。

以雷霆之勢,震退了已主宰級別的魔族高手。

這怎麼可能?

紫雲已被驚的說不出話來,其餘人也都怔怔的看著這一幕。

眼看黑袍人被震退,魔族高手的氣息瞬時爆起,眼前的十幾名魔族竟全都主宰級別的大能。

主宰級別的域也是釋放,將整座城主府都包圍在內。

「你不上去幫他么?」

儘管紫霞仙子境界未到天人,但她也能感覺到那些魔族高手實力之強,也能察覺到周圍天地間的變化。

她催促著葉子晨快去幫大聖,這裡不需要他管。

葉子晨對此也只是抿嘴輕笑著搖了搖頭,道。

「你的至尊寶,可沒你想的那麼差勁。要知道,你的意中人可是個蓋世英雄。」

「域?」

被域包圍在內的大聖漠然一笑,伸出手指著那群主宰級別魔族高手道。

轟。

洶湧的氣浪恍若颶風呼嘯,將婚典現場吹的七零八落。婚典內的賓客們都瞪大了眼看著流露著滔天怒意的大聖,更是有不少人認出了他。

「是他!前幾日那道威壓就是這位前輩釋放出來的!」

「這是大妖,至少妖王的大妖。」

「不知是哪位族群的前輩,這氣息……」

「難道說剛才紫霞說的意中人就是這位前輩,既然是這位前輩,紫家幹嘛還要跟灰家聯姻,就這位前輩,十個紫嫣城主府也比不上!」

「誰說不是,前輩這氣息至少大妖王!」

賓客們嘩然不止,就算是紫嫣城城主灰六,在這氣息下也感覺到了壓迫感。

「是他!」

城主府內還有其他人認出了大聖,此人就是在玫瑰樓前,城主府派遣出的那位主宰級別高手。

「沒想到他竟是是為大妖王級別的高手,幸虧當日未曾生事!」

要說最為震驚的就是紫雲!

大妖王!

他的境界怎麼可能提升的這麼快,他們初次見面時他還是人仙,那時候自己就是天至尊。

現在他才將將突破天人,他卻已經……

「這麼小的域,還在我面前顯擺什麼?」

伴著大聖不屑的低語,十幾名魔族主宰釋放出的域盡數被大聖吞噬。全部的魔族高手都籠罩在大聖的怒火當。

「誰敢傷她!你,你,還是你!」

大聖的手伸向那幾名魔族,凡是被指到的魔族都是心驚膽顫,不敢與之齊眸相視。

被保護在後面的紫霞仙子,眼中的笑意也是越來越盛。

她雙手托腮的看著氣勢如虹的大聖的背影,雙眼笑的跟月牙一般。

她很驕傲,也很幸福。

她的意中人,當真是蓋世英雄。

「好酷呀!」

紫霞仙子笑吟吟的托腮望著,看著他身上披著的紫白相間的長袍,回想著他們之前的點點滴滴。

最後驀然間有又想到了她尤為篤定的那句話……

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他會乘著七彩祥雲來娶我。是的,他……就是個蓋世英雄!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魔族十幾名主宰級別高手,被大聖一人震懾,絲毫不敢妄動。

他們都相互聚集在一塊兒,眼神凝重的看著大聖,在他「域」當中都是倍感無力。

局勢逐漸僵住,魔族這邊的高手不敢妄動,大聖也是沒有貿然動手。

其餘的賓客早在這時退到百米外的虛空之上,看著下面大聖一人跟魔族之間的對峙。

「這就是大妖的氣魄。」

虛空上的人不禁感嘆,儘管紫嫣城在北國算的上是大城。

只是北國的整體實力在四國中稍遜一籌,主宰級別高手在紫嫣城已是相當了不得的存在。放眼整座城池,紫嫣城的主宰級別高手都不過三十。

魔族動用十幾名主宰來找麻煩,任何人都要避其鋒芒。

從灰六的表現上就看的出,哪怕他是紫嫣城一城之主,也不願意跟十幾名主宰交惡,從而選擇了退讓。

可大聖……

他就隻身一人將這些主宰全然震懾,蓋世豪氣看的賓客們都是熱血沸騰。

「普通主宰的域不過數米,你們看這位前輩的域,直接將整座城主府都是籠罩。就這種境界,怕是都能跟北國國主並肩齊驅了吧。」

「看來這些魔族是凶多吉少嘍!」

周圍的賓客們聞言點頭,這些魔族雖說境界不低,只不過他們運氣不太好,碰到了至少帝君級別的大聖。

帝君級別高手,哪怕是在神妖魔三界內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碰到他,真的只能說這些魔族倒霉。

「這位朋友,這是我們魔族跟紫家之間的事,奉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您貴為妖族大妖,我們給予您應有的尊重,但不代表我們魔族就怕了你。」

對峙不下的情況下,魔族高手中有人出人呵斥。

大聖雙眸眯成一條細線,其域之下光芒四溢,伴著一道冷哼,之前出言的那名魔族高手頓時感覺自己體內的神力盡數潰散,而他的胸口也恍若被一柄重鎚狠狠的敲了下去。

體內五臟俱震,剎那間他的臉色變色慘白,一口紫血從其嘴裡狂噴而出。

「你是在威脅誰?」

直到此時大聖才是漠然開口,其他的魔族高手都是神色凜然。

他們可能真的將自己看的太高了,站在他們面前的可是大妖王級別的大能,哪怕是魔族的魔神到此,也要小心對待。

實力就是底氣!

威脅!

對方跟本就不會放在眼裡。

魔族的眾主宰都小心的避讓著大聖的眼中的金芒,與此同時,大聖又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這才回過頭來看向紫霞。

面對紫霞時,他的冷酷和霸道瞬時煙消雲散。

取而代之的是滿腔柔情,雙眸溫柔如水,有感慨、有激動、又有些愧對的自責。

「你……沒事兒吧。」

大聖的語調都沉了下來,望著面前笑顏如花,眼中卻流著清淚的紫霞仙子低語。

「我當然沒事兒啦,有你在我怎麼可能會有事,你可是我的英雄,會一直保護我的不是么?」

紫霞仙子的眼中儘是幸福的淚水,她想笑可眼淚卻不受控制的向下淌。

笑著笑著,紫霞仙子臉上的笑容突然間消失殆盡。

「你總算來了,你知不知道我到底等了你多久。」

看著痛哭不止的紫霞,大聖內心也是痛的。他當然知道,這麼多年他跟紫霞仙子的心情可以說是幾近相同的。

小心的逝去紫霞仙子眼角的淚,又在這時紫霞仙子破涕而笑。

「不過好在你沒讓我白等,我就知道你不會讓我失望,你果真成了個蓋世英雄呢,我真幸福。」

「咳……」

就在這時,一道輕咳將大聖和紫霞之間的柔情蜜意打破。

回過頭便看到穿著鎧甲的紫雲不知何時已是走了過來,當他跟大聖四目相對時,臉上難免會出現難堪的色彩。

「哥。」

紫霞仙子咬著嘴唇開口,她的這位兄長一直以來都看不上大聖。

她有些擔心現在兄長再說出些傷人的話,殊不知,紫雲卻是訕訕的笑著搖了搖頭。

「倒是我看走了眼。」大聖也是眉目一震。

他的確是性情的比較暴躁的類型,但面對紫霞仙子的親人,他不想以強硬的手段去讓對方屈服,而是想得到對方真正的認可。

尤其是紫雲!

不久前他跟紫雲的會面,對方的冷嘲熱諷讓他一句話都未能說出。

現在……

「至尊寶是吧,我紫雲現在在這裡對你誠摯的道歉。之前是我對你抱有偏見,言辭上可能有傷到你的地方,還望你能海涵。」

紫雲將腰彎成了九十度,看到這一幕的紫霞都是驚愕不止。

在她的印象中,她的兄長永遠都很強勢,但這場婚典卻讓她看到了不一樣的紫雲。

對紫嫣城城主的苦苦哀求,到現在對大聖的誠摯道歉。

這一切,都是為了……

目光緩緩的朝著那群魔族看了過去,她已是明白了紫雲的苦衷。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