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川大驚,想要阻止,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根本動不了。

正當他又驚又怒時,另一隻黑色的手爪從他的胸口伸出,接着是一個人頭,半個身子,到了最後,一個完整的人從他的身體中鑽了出來。 夜色下,在史蒂文等人陪同下,秦穆然走出機場,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他眼前。

陸傾城和紀凌風已在機場外等候。

見到秦穆然走了出來,兩人臉上的神情,都掠過几絲興奮。

「嫂子,然哥出來了!」

紀凌風興奮說道。

秦穆然朝陸傾城走來,面帶笑意,說道:「老婆,我回來了,最近有沒有想我,哈哈……」

陸傾城白了秦穆然一眼,冷哼一聲。

「想你?我想你回來這麼早幹嘛,我還沒有清靜夠呢!」

陸傾城擺出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其實在她的內心,她比任何人都期待秦穆然能夠早點兒回來。

「然哥,你終於回來了,在西方怎麼樣?」

紀凌風笑道。

「還行,順便介紹一下,我身後這位是史蒂文醫生,他陪我回來是為我妹子治病的……」

秦穆然介紹說道。

出於禮貌,陸傾城主動跟史蒂文打了一聲招呼。

隨即。

眾人陸續上車,徑直開車離開中海機場外,朝回趕去。

「然哥,我在格林酒店給你擺好了接風酒,咱們今晚可得不醉不歸啊!」

紀凌風笑道。

「接風就不用了,短短兩天,我這又是接風酒又是送行宴已經吃膩了,哈哈……」

秦穆然笑道。

此刻。

「然哥,那天這麼晚了,你先陪嫂子回家休息?」

龍圖案卷集·續 紀凌風問道。

「不必,我想先去醫院一趟,看看我輕舞妹子的病情現在情況如何了。」

秦穆然說道,儘管他的語氣很平淡,但他內心深處還是非常擔心莫輕舞的,這次他之所以如此匆忙回來,目的就是為了早點兒看看莫輕舞的病情。

紀凌風兩手緊握方向盤,聽到秦穆然的話后,點頭回道:「也好,我昨天陪嫂子還去了一趟醫院,醫院的江院長說,輕舞最近的病情有惡化趨勢,雖然你在西方送回來一批特效藥,但是現在已經用的差不多了,江院長催咱們儘快想別的辦法。」

聽到紀凌風的話,秦穆然眉頭一皺,內心愈發擔心莫輕舞。

一個小時后。

兩輛車陸續駛入中海醫院內,秦穆然和史蒂文在紀凌風和陸傾城陪同下,走進醫院住院部。

此刻。

在醫院住院部某單獨病房內,莫輕舞躺在病床上,臉色憔悴,身影消瘦。

在他身旁,還站著幾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其中有一人是醫院院長江院長。

莫輕舞是秦穆然的妹妹,看在秦穆然的面子上,江院長對莫輕舞的病情相當用心,他正在親自察看莫輕舞的病歷單,並不時檢查一下莫輕舞的身體狀況。

就在這個時候,病房門打開,秦穆然在眾人陪同下走了進來。

江院長轉身,見到秦穆然後,神情一愣,緊接著目光中掠過几絲驚愕。

顯然,他並沒有想到秦穆然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回來。

「秦家主,這麼晚了,你怎麼回來我們醫院,我聽陸總說你去西方了……」

江院長詫異說道。

「我剛回來,先來看一下我妹子,江院長,我妹子的病情如何了?」

秦穆然問道。

江院長只是臉色一沉,並未多言,他已經用沉默回答了秦穆然的問題。

莫輕舞的病情很嚴重。

血癌,這種病是世界級的難治之病,不是有錢就可以治療的,莫輕舞能夠堅持這麼久,已經很不容易了。

秦穆走到病床邊,目光看向躺在病床的莫輕舞,看著她那張蒼白的臉頰,早已沒了昔日的華麗,整個人都憔悴的已經有些走形,在病魔的折磨下,莫輕舞一定受了不少苦。

「輕舞妹子,輕舞妹子……」

秦穆然輕叫了幾聲后,莫輕舞無力睜開雙眼,看起來她很疲憊,不過在見到秦穆然後,她的嘴角上還是浮現出几絲開心的笑意。

「秦大哥,你來了。」

莫輕舞聲音虛弱笑道。

現在,在莫輕舞的心裡,秦穆然是他唯一的親人了,在病危之際,能夠見到一眼秦穆然,她已經很滿足了。

這時候,江院長朝其他人使了個眼神,示意其他醫護人員先行出去,以免打擾到秦穆然和莫輕舞。

眾人走出病房,就連陸傾城也走了出去,整個病房內,只留下了莫輕舞和秦穆然兩人。

秦穆然坐在莫輕舞床頭,兩手撫摸這莫輕舞沒有血色的右手,她的脈搏很虛弱,連嘴唇都已經有些發白。

「輕舞妹子,你不要多想了,有秦大哥在,你一定不會有事情的……」

秦穆然笑道。

他想用微笑給莫輕舞鼓舞和力量,所以,他盡量裝作很輕鬆的樣子。

「秦大哥,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血癌是一種絕症,經過這段時間的考慮,我覺得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人固有一死,其實仔細想想,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對吧,秦大哥……」

莫輕舞笑道,說著,她眼角還是淌下一滴晶瑩的眼淚。

她並不是不害怕死,她只是覺得自己繼續這樣,會給秦穆然和陸傾城增加太多麻煩,而且,在莫輕舞看來,血癌本身就是一種絕症,自己難逃一死,既然躲避不了,那就直面死亡的現實。

聽到莫輕舞的話,秦穆然雖然嘴角上揚著,但是笑意中透著几絲苦楚,就連眼眶都有些潮濕。

莫輕舞的親哥哥是自己的兄弟,在他臨死前,秦穆然答應一定會照顧莫輕舞,他以為憑藉自己東皇和冥王的權勢,一定可以很好的保護好莫輕舞,但他沒想到,命運就是這麼戲弄人,一旦命運想要跟你開玩笑,即便自己有再大的權勢、再多的金錢,也無法與命運對抗一二。

「你別太多想了,我這次從西方回來,帶回來一個醫療團隊,他們已經有了可以治療血癌的方案和特效藥,我想他們一定可以治好你的病。」

秦穆然說道。

「秦大哥,你該不會是在騙我吧!」

莫輕舞懷疑說道。

秦穆然扭頭喊道:「史蒂文,你進來一下!」

話音落下。

房門打開,史蒂文單獨走了進來,秦穆然向莫輕舞介紹了史蒂文,目的就是讓莫輕舞相信自己的話,讓她有求生的希望。

哀大莫過於心死,一個人如果連心都死了,那這個人也就真的死了!

在聽秦穆然介紹過史蒂文後,莫輕舞眼神閃過一絲亮光,彷彿再次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秦大哥,這是真的嗎?這位史蒂文醫生,真的可以治療好我的血癌嗎?」

莫輕舞欣喜道。

「放心,有秦大哥在,我一定能想到救你的方法,你自己要堅強。」

秦穆然安慰說道。

聽到秦穆然自信的語氣,莫輕舞微微點頭,他相信,秦穆然一定不會騙自己,只要他說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那人一頭烏黑長髮垂在腰間,一身白衣,身材婀娜多姿。

趙小川從背影上判斷應該是一名女子,更讓他感到驚奇的是,這個女子隱隱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只是這女子渾身散發着一股龐大的精神威壓,竟然不輸與趙小川本身。

“你什麼人?”趙小川身體不能動,但卻能說話,對着來人大吼一聲。

那女子身體微微一顫,轉頭看向趙小川。

當趙小川看到女子容顏時,如遭雷擊!

因爲那女子的容顏竟然和李若曦的臉龐一樣!

“有兩個若曦?不,不,她不是若曦!”

趙小川震驚之後,立刻冷靜了下來。

看着女子的面龐和赤紅的眼睛,趙小川心如電轉,心中劃過一道亮光。

“噬魂蟲王!”

他想起了之前他和仙大戰時,曾經將噬魂蟲王收進了山河社稷圖中。

他連忙將心神沉入心底,立刻發現山河社稷圖上曾經代表着噬魂蟲王的圖案消失不見。

“呼呼呼~”

像是感受到了趙小川的召喚,噬魂蟲王對着趙小川口齒不清的發出一陣獸吼。

趙小川面色陰沉,越發的確定了這名女子的身份。

“該死的,畜生,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趙小川心中狂吼。

他和噬魂蟲王精神上有着一絲聯繫,從關係上來說,噬魂蟲王融合了趙小川凝聚的靈體後,反倒像是他的守護靈。

噬魂蟲王微微一顫,委屈的看着趙小川,心底發出臣服的訊號。

趙小川鬆了口氣,眼前噬魂蟲王的態度意味着它並沒有脫離自己的掌控,若曦應該還有救!

想到這裏,趙小川再次看向李若曦,卻發現李若曦身上的皮肉已經脫落乾淨,只剩下一個骨架,顱骨上一雙空洞的眼睛窟窿正在望着自己。

“啊~”

趙小川狂怒,身上殺氣翻滾,竟然突破了噬魂蟲王對他的精神壓制。

“嘰嘰嘰嘰~”

噬魂蟲王口中發出急促的叫聲,似乎在向趙小川解釋着什麼。

可是此刻的趙小川卻已經被怒火衝昏了頭腦,根本來不及分析噬魂蟲王的聲音代表什麼。

他腳下一蹬,快速地衝到噬魂蟲王的身邊,舉起拳頭狠狠地向着噬魂蟲王砸去。

拳頭上帶着六個微型的黑色漩渦,其中輪迴之力不斷翻滾。

可以想象,不閃不避的噬魂蟲王如果捱到這一拳,即使不死也要廢掉半條命!

然而就在趙小川的拳頭接近噬魂蟲王那酷似李若曦的臉龐時,他的拳頭立刻停了下來。

“啊!啊!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趙小川收回拳頭,瘋狂地在空中拳打腳踢。

空間震顫,一道道空間裂縫從他的四周顯現!

噬魂蟲王目不轉睛地看着發瘋的趙小川,眼中露出一絲喜色,而變爲骨架的李若曦則因爲受不了空間的震顫,化爲一團骨頭渣子散落在地面。

“趙小川,你做什麼?發生瘋?還不快點停下來!”

“小川,有話好好說,千萬不要做傻事!你再這樣,這個世界會毀滅的!”

“停下,蠢貨,你會害死我們的,我們不要死,我們不要死啊!”

不知何時,趙小川的身邊忽然光芒一閃,崔美美、葉楓、郝大寶等人出現在他的面前,圍着他大聲叱罵着。

“啊~若曦死了!若曦死了!”

趙小川對外界不聞不問,對着四周拳打腳踢,不斷地發泄着心中的痛苦。

他並沒有發現,隨着他身邊出現越來越多的空間裂縫,四周的花草樹木不斷地枯萎着,而身邊的人臉上的皮肉也如剛纔的李若曦一般,化爲爛肉,掉落在地上。

一旁的噬魂蟲王看到四周人羣,眼中閃過一絲紅芒,一個跨步衝向衆人,張嘴吐出幾十只臉盆大小的噬魂蟲。

那些噬魂蟲一出現便想着衆人衝去,那些叫罵聲瞬間化爲一陣悽慘的叫喊聲。

趙小川聽到慘叫聲,終於從憤怒中清醒過來。

他看到那那些熟悉的人在噬魂蟲的追逐下不斷向着四周跑去,口中高喊着“救命”,眼中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那些噬魂蟲雖然厲害,但是對於衆人來說並不厲害啊!

先不說別的,單單是葉楓一人,只要發出不知火,這些噬魂蟲絕對會被秒殺的!

還有崔美美取出體內的輪迴盤後,原本隱藏在她體內的那股力量完全被釋放出來,現在可是羅剎境的強者啊!

就在趙小川不解時,身旁的佈滿空間裂縫的四周微微一顫。

珠光寶妻【完結】 空間破碎,以趙小川爲中心,他的四周的空間宛如破碎鏡子一般快速地向着四周蔓延開來。

剎那間,天空,地面,河流,山川瞬間化爲無數塊大小不一的透明鏡片,向着四周分散開來,而其中浮現的畫面赫然是這十年間趙小川和衆人相處的點點滴滴。

這些鏡片上顯現的畫面各不相同,但卻都有着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每一面鏡片中都有着趙小川的身影,而且趙小川的神情都是喜悅的。

“原來這是一個幻境,原來這是一個夢!”

趙小川眼神複雜地看着鏡片中的自己,漸漸開始醒悟。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