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靠近小屋,李浩玄只感覺到,身體之中,血脈膨脹,似是不斷翻滾沸騰一般,體內的殭屍之力,似是被眼前這股強大的佛門之力,死死地壓制住,不斷想要進行反抗。

“這清玄上師,果然有幾分本事!”

李浩玄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

換做是其他邪祟,恐怕連這間小屋百步的距離都靠近不了,便要被這佛門之力給碾滅。

走到小屋的門口,屋門緊閉,裏頭,似是靜悄悄一般。

李浩玄敲了敲房門。

“吱呀”一聲,屋門打開。

一位年邁的老者,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老者打開門,見到李浩玄,卻像是絲毫沒有驚訝的模樣,淡淡一笑,說道:“請進。”

李浩玄心中疑惑,面上表情鎮靜,深吸了一口氣,邁步走入了房屋之中。

關上了房門,老者淡淡地說道:“喝茶嗎?還是喝水?”

李浩玄說道:“都行。”

“那就茶吧!我這裏的水太清,只怕是你喝不慣。”

老者步履有些蹣跚,看上去像是弱不經風的樣子,但沒有人會質疑,他的身體之內,存在着強大的力量。

他緩緩地給李浩玄泡了一壺清茶。

茶香瀰漫,在整座小屋裏頭的空氣當中。

李浩玄打量着眼前的這個老者,說道:“你便是清玄上師?”

“是我。”老者目光如炬,看向了李浩玄。

兩人的眼神,碰撞在這一起的時候,如同閃耀着火花一般。

很快,老者便收回了眼神,一笑,說道:“不知道閣下來此,所爲何事?”

李浩玄面色冰冷,說道:“我原先讓人來請上師,前去參加術法研討大會,上師卻是婉拒,我聽聞了,特意前來,問個緣由。”

“老了!不去了。”

清玄上師淡淡地說着,顫巍巍地走到桌子邊,坐了下來。

猛然之間,卻是擡起頭,看向了李浩玄,說道:“閣下的本事不小,爲何不自己去?”

李浩玄心中一顫,目光凌厲,盯着老者,說道:“難不成,你知道我是誰?”

“哈哈哈……”老者卻是突然仰頭大笑起來,說道:“道門李浩玄,我即便是個隱世的人,想來也聽過這如雷貫耳的名字。”

“不過我卻不知,佛門之中,竟然還有上師這樣的高人。”

李浩玄冷聲說着,也坐了下來,似是有一股殺意,從他的身上,瀰漫而出。 一股強烈的肅殺之意,瀰漫在房屋之中。

對於李浩玄來說,只要他想,那麼片刻之間,便能掐斷這名老者的喉嚨。

老者面色淡然,卻像是無所畏懼一般,拿起桌上的清茶,緩緩地飲了一口,淡淡地說道:“我若是你,或許,現在就會離開這裏。”

“噢?”李浩玄的面容之上,浮現出一股玩味的笑意,看着眼前的老者。

他集道門之力與殭屍之力融合一身,人世之間,無人能擋,即便是李長生,恐怕也不敢對他說出這樣的大話來,眼前的老者,如此口出狂言,豈不是讓人覺得可笑?

老者緩緩地說道:“我的目標不是你,你若是現在離開,我可以當你沒來過!我們法門與玄門,向來井水不犯河水,閣下勿要自誤。”

“哈哈哈……”李浩玄露出了狂傲的大笑,說道:“你今日,若不能讓我信服,那麼……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他話音剛落,老者猛然擡起頭,朝着他看了過去。

一瞬之間,似是有一股凌厲的光芒,從老者的雙眼之中閃耀而出。

“吼……”

一聲似龍似虎一般的狂吼聲,突然響起,似是從房屋外頭,那滔滔的江水之中傳來。

剎那之間,整座房屋,如同都搖顫起來。

休妻也撩人 面對半人半屍的李浩玄,老者面色平靜,絲毫沒有一絲膽怯之意。

聽到屋外頭這聲似是野獸的狂吼聲後,李浩玄整個人卻是渾然一顫,腦海之中像是想到什麼,目光之中,露出了一絲詫異,看着老者,喃喃地說道:“你……你……”

“我什麼?”老者臉上掛着慈祥的笑意,彷彿天地之間,萬事萬物,都深知明瞭一般,看着李浩玄。

李浩玄整個人呆愣住,身上原本發散出來的殺意,瞬間收斂,不敢置信一般,說道:“不……不……不可能……”

說話之間,目光之中,似是藏有深意,向外頭那滾滾的江海,看了一眼。

老者似是明白李浩玄心中的疑問,緩緩地說道:“剛纔是我的坐騎在吼叫……約摸……是你的殺意,觸怒了這畜生……”

坐騎?

李浩玄整個人一時之間,呆愣住,似是想到什麼,越發覺得不寒而慄。

萌妻擒拿酷總裁 “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李浩玄顫顫地問道。

老者深吸了一口氣,長嘆一聲,喝了口清茶,看向了外面的天空,說道:“沒辦法,要變天了……”

他話音纔剛落,屋外頭的天空,猛然響起了天雷滾滾的聲音。

剎那之間,烏雲像是密集而來,閃電穿梭在雲海之中。

“轟”

一聲巨響。

只看見一道巨大的雷光,粗壯數十丈,從雲霄震落而下,落入茫茫的江海之中,似是一瞬之間,貫穿海天一般。

巨大的威能,如同將整片大地,完全覆蓋住,無盡的聲威,浩浩蕩蕩。

江海之中,猛然掀起一股驚濤駭浪,似是迎空而起,直朝那道巨大的雷電衝天而去。

剎那之間,茫茫江海,吞噬雷電,蒼龍一般的狂吼,震駭人世。

這座小房屋,佇立在江岸邊上,像是越發變得渺小,如同下一秒,便會在傾盆而下的風雨之中,化作廢墟。

李浩玄心中一驚,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煞白,難看到了至極,道:“不可能……這不可能……爲什麼……爲什麼?”

他這一刻,有些想不明白。

持續了數千年的秩序,像是在這一刻,完全崩塌一樣。

沒有人能預測得到,沒有人敢想象。

莫說是他,恐怕就是李長生,也想象不到。

“蒼穹變,天地亂,山嶽崩,四海平……”

“三千大道入洪荒,羣魔凌駕仙佛上……”

“乾坤起禍亂,人世皆刀兵……”

老者的面容,異常的平靜,似是對外頭的一切,視若無睹。

他驟然開口,一字一句,句句鏗鏘,似是鋒利的刀鋒,刺入李浩玄的內心之中。

李浩玄整個人只感覺,身軀之上,泛起了一股冰涼的寒意,頭皮都禁不住有些發麻起來。

“孩子,這人世,恐怕……你說了不算……”

老者緩緩開口說着,一隻手,輕輕地握住了桌上的茶杯。

一股神聖的佛門之力,似是從他的身軀之中,盪漾而出,蔓延出無數的漣漪,如同金蓮一般,陣陣開放。

佛門之力所到之處,萬物如浸透在聖潔之中,巨大的神威,如同海納百川一般,李浩玄身上的殭屍之氣,一瞬之間,像是在這股強大的力量面前,變得渺小起來,宛如茫茫滄海之上,那一朵小小的浪花。

感受到這無窮無盡,比海洋一般更加浩瀚的力量,李浩玄完全驚呆住了。

這種神力,他已經有數千年,未曾見過。

自從天地秩序,被上頭那個天道真身所制定之後,三界六道各自在平衡之中運轉,井然有序。

霸道爹地精明娃 但現如今……現如今……

“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上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發生了什麼……”

李浩玄的臉上,露出了惶恐的神色,這一刻,似是有些手足無措。

冥冥之中,他像是感覺到,天地之間的靈氣,似是在不斷增多,彷彿一種持久的平衡,像是要被打破一般。

外頭,天地爲之變色,風雨猛然落下,像是籠罩住整片天地。

江海之中,傳出了那個奇異怪獸的吼叫聲,震懾整片天地。

衆生萬物,如同在這一刻,形同草芥一般,渺小不堪。

老者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色,搖了搖頭,說道:“收手吧!孩子!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曾經,你身上的殭屍之力,人世之間,無人能夠幫你消除……但從這一刻起……你的機會來了……”

老者說到這裏,猛然站起身來。

李浩玄只感覺,面前像是有一尊大佛,站起身來一般,磅礴的威壓,一瞬之間,沉沉地壓在了自己的身上,讓自己有些透不過氣來。

“我不要……不要……你們……你們爲什麼要回來……”

李浩玄面色驚恐,這一刻,禁不住發出了狂吼聲,驟然出手。 巨大的能量,從李浩玄的身軀之中暴漲而出,直朝面前的老者而去。

“阿彌陀佛……”

老者高聲誦唸佛號,揚手一擋。

“轟”

七彩的虹光,似是從老者的衣袖之中飄蕩而出,一瞬之間,將兩人完全包裹住一般。

四周,天地彷彿剎那之間變幻,空氣扭曲旋繞,化作一片混沌。

“我不相信……”

李浩玄面色冷峻,大吼一聲,一步邁出。

翻涌的氣勢,似是從他的腳下掀起,只看見在他的身後,道門之力如同和殭屍之力彙集而成一個巨大的八卦圖,浩浩蕩蕩,巨大的威能,鋪灑天地。

“莫要執迷不悟了……”

老者震聲說道。

話音落下,江海之中,掀起重重巨浪,只看見一頭巨獸,仰天長嘯而起,化作一道虹光,直朝李浩玄而來。

這巨獸,模樣怪異,虎頭龍身,頭頂兩角,大嘴犬耳,獅子一樣的尾巴,似龍非龍,似虎非虎,九氣縈繞周身,一躍而來,兇猛至極。

巨獸身上的九氣,幻化出九種顏色不一的光彩,比之彩虹還要絢爛千萬倍,擡手舉足之間,震破山河日月,踏碎虛空。

李浩玄臉色一變,連忙掐動法訣,大喝一聲,朝着巨獸打去。

老者臉色淡然,屹立於高空之中,整個人白色的衣衫隨風而動,如同一尊大佛一般,目光炯炯有神,看着李浩玄。

巨獸剎那之間殺到,一腳踏出。

“轟隆隆……”

眼前一片虛空震裂而開,一股浩蕩的神威,直震而來。

李浩玄迎身而上,擡手之間,巨大的道門法印打出,“嗡”的一下,震盪在巨獸的神威之上。

空氣如同龜裂而開,巨獸那一腳之威,竟然恐怖到令人顫慄,巨大的金黃色法印打來,一瞬之間,便被一腳踏碎,化作虛無。

恐怖的力量,震盪而下,似是一瞬之間,穿透李浩玄的防禦,震在了他的身軀之上。

李浩玄整個人臉色大變,身形猛然一顫,倒飛出數十丈。

[全息]NPC的養老生活 “吼……”

巨獸仰天狂嘯一聲,發出了巨大的咆哮,再次朝着李浩玄衝了過來。

只看見巨獸身上的九氣懸空而起,似是神虹貫穿長空,九道神芒,凌厲無匹,發出了強大的殺機。

天地彷彿在這一瞬之間,都被這九道神光所照亮一般。

江海怒嚎着,陣陣巨浪掀起,化作一片蒼茫。

滾滾的聲威,攜帶天地之威而下,像是震動日月山河一般。

李浩玄徹底被驚駭住了。

這巨獸,僅僅只是老者的坐騎而已,便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若是老者出手,恐怕頃刻之間,便能鎮壓住自己。

一瞬之間,李浩玄徹底明白過來,似是想通什麼。

只見他面上露出不屈的神色,朝着老者一指,大吼道:“老禿驢,莫要張狂……我若恢復全力,與你一戰,不在話下……”

“噢?”老者屹立在高空之上,臉上露出了淡淡地笑意,誦唸一聲佛號,說道:“你身上的殭屍之力,唯有我佛門的神力,能夠化解驅除……閣下即便恢復鼎盛神力,只怕也割除不掉自己身上的這股邪氣,畢竟……這股殭屍之力,已經融入了你的骨血之中……閣下不如聽我一勸,早日回頭是岸,一旦衆仙歸位,憑藉閣下這份實力,飛昇成仙,位列仙班,未嘗不可……”

“放屁,你算什麼東西?也敢這麼跟我說話……”李浩玄臉上露出不悅之色,大吼道:“我若是恢復鼎盛神力,就算是大羅金仙駕到,見我也得禮讓三分,你這個老禿驢,未免也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吧?”

老者聽罷,淡淡一笑,卻是不語。

巨獸狂吼一聲,再次殺來。

九氣縈繞天際,化作利刃之光,直朝李浩玄殺去。

李浩玄厲聲大喝,雙手不斷結印。

陣陣光霞,悽絕天地,在風雨之中,綻放而出,捲起千層光海。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