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街道上,陰風凜冽,這裏就像是鬼城一樣讓人心悸。

“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一點生命氣息都沒有?”小靈忍不住打個冷顫,能夠在不毀壞建築的情況下屠殺城內所有生物,這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

紫夜也是皺起眉頭,很是震驚這裏發生的一切。

“是不是某種魔功?”小靈問道。

“上古時期,是有這種類似的魔功。”紫夜回答道,“但是很多估計都失傳了,而且能夠在這麼短時間裏就將這麼多人吸收的只剩下枯骨,對方的實力絕對不低。”


葉清依抓起一把泥土嗅了嗅,道:“這是同一夥人做的。”

“莫非是其他大州來的魔教,想借這個亂世大鬧一場?”小靈道。

“不會。”紫夜搖頭,“如果真想大鬧一場,亦或者是想吸噬人類血肉,完全可以去其他地域,不可能會在人煙稀少的西域。”

說着紫夜將目光放到了清依身上,他困在欺天魔殿太久了,對外界的局勢並不瞭解,或許葉清依知道一些情況。

果不其然,只聽葉清依道:“據我所知,能做到這一點的只有那麼三個勢力。”

“哪三個?”

“嫌疑最大的就是血煞門。”葉清依道。

“血煞門?”小靈恍然,不由想起那天煞老人的邪門武功,而且他背後師門就是血煞門,說是血煞門做的這一切絕對很可信。

葉清依繼續道:“還有一個勢力早在兩千多年前就消失匿跡了,有傳言說他們避世了,實際上是被我葉家給滅了,所以這個可能性不大。”

紫夜和小靈沒有說話,傳承自大家族的千金小姐說的話果真很具有爆炸性。

“另外一個,就是上古六道之一的弒天道。”葉清依淡淡道,“但是衆所周知,弒天道早在很多年前就被九州各勢力聯手所滅。”

“不過也不排除這個可能。”紫夜道,“上古六道其餘四道都已經出世,弒天道還有傳人或者祕法留下來也說不定。”

小靈打斷兩人的分析,問道:“那我們還要不要繼續追查下去?”

“當然。”葉清依很是堅定的說道。

事到如今紫夜和小靈都看得出來,葉清依明顯是在爲華炎處理後事,畢竟這可是華炎惹下的麻煩,總得有人來解決。

沒有休息,三人迅速趕路,因爲對方的實力超過他們的想象,說不定再有所耽擱,就有下一個城池被毀滅了。

如此又過去了六天,他們終於趕到了下一座城池。

還沒有臨近那座城,三人就發現了不對。

遠處一大片黑雲遮蓋,滔天的氣浪朝着四面八方席捲開來,雖然沒能趕在那羣兇手之前來到,但幸好此城還沒有被攻下。

“上!”

葉清依直接衝了出去,霎那間便是出現在那黑雲之下,而紫夜緊隨其後,兩人分立半空,看着那滾滾黑雲正在朝着腳下城池壓蓋下來,而城內哭喊連連,看來並沒有來晚。

兩人聯手,將黑雲驅散,讓蔚藍的天空再現,城內百姓突逢變故早已驚呆,一個個傻愣愣的看着高空,好像還沒有意識到危險。

小靈的速度相對清依二人較慢,如今他才恢復到極道境巔峯的實力,不過他來到之後直接吼動全城。

“一羣沒腦子的東西,還不跑,這城要毀了!”小靈一嗓子吼道。 小靈的出現讓剛剛平靜下來的城池再次沸騰起來,一時間大半居民瘋狂朝着城門奔去,而還有一些不畏生死的居然還在整理家產,就像是搬家一樣,雖忙不亂。

對於這種人小靈也無話可說,只是暗中指引其他居民朝着安全方向而去。

空中,紫夜和清依懸空而立,兩大聖心境高手環顧四周,竟沒有發現敵人的方位,這讓兩人不由得謹慎起來。

被二人聯手驅散的黑雲最終漸漸散去,沒有再壓蓋向地面。

“總感覺有點不對。”紫夜皺眉道。

葉清依一身素衣,宛如蘭花一樣,此刻也是有些察覺:“是不是我們被發現了?”

“小心!”紫夜突然一掌推向葉清依,強大的氣浪將葉清依給逼退出去,而一道華光也是瞬間閃現,差一點就將葉清依劈成兩半。

紫夜環顧四周,嚴肅道:“我們上當了,我們已經被困住了。”

話音剛落,遠空飛出一羣人,正是當初屠殺阿勒泰城的那隊人馬,爲首的正是那蒼白血色的邪異男子。

男子冷冷的看着紫夜和葉清依,沒有絲毫感情的問道:“你們幾個跟了我們好幾天了,所爲何事?”

雖然身處險境,但紫夜相當鎮定:“是你屠殺了那兩城的百姓?”

“是我。”邪異男子非常爽快的承認了,一點愧疚感都沒有。

“那就找對了。”紫夜盯着男子道。

邪異男子驀然一笑:“又是自不量力的正道人士。”

葉清依手中握着一把長劍,直指那邪異男子:“你是何人,血煞門沒有你這號人物。”

情深總裁有點壞 你是葉家的人?”邪異男子看了葉清依一眼,竟認出了她的身份。

“是。”葉清依如同清谷幽蘭,不沾染世俗一點菸塵,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邪異男子眯上眼睛,冷笑道:“當年你們葉家是滅殺我祖輩的罪魁禍首,沒想到我剛出世就碰上了仇敵,真是好兆頭啊。”

“你不是血煞門的,你是弒天道的餘孽!”葉清依恍然道。

“哈哈哈哈,不錯不錯,弒天道的餘孽!”邪異男子仰天大笑,“如今弒天道只剩下了我一人,全是拜你祖先所賜,今天你我之間必有一戰!”

紫夜上前一步擋在清依面前,從這邪異男子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很特別的能量,雖然對方也是聖心境的修者,但若真打起來,他和清依聯手也未必能夠取勝。

“你也是葉家人?”邪異男子盯着紫夜道,他同樣看出了紫夜的不凡。

“不是。”紫夜道,“你身上屍氣很重,難道是修習了‘天屍輪迴功’?”

邪異男子第一次露出驚容:“你知道‘天屍輪迴功’?”

紫夜不置可否。

“不可能!”邪異男子堅定道,“‘天屍輪迴功’已經失傳了,我這套屍法是從中演化而來的,你如何得知‘天屍輪迴功’的?”

“原來如此。”紫夜釋然,“你這屍法還沒有臻至完美,距離真正的輪迴天屍還差得遠。”

邪異男子再次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他這一道是上古六道中最神祕的一個道統,當年雖然和其餘五道理念不同,但目標是一樣的,都是爲了讓九州脫離封印,只是走的太過極端罷了。

也正是因爲弒天道的殘忍無道,才導致上古六道極盡而衰,最終弒天道被葉家等勢力聯手誅滅。

可是他這天屍大法從來不爲外人道,就連上古六道其他五道的道統都不知道弒天道的祕法,怎麼會在後世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紫夜看穿?

而且他弒天道的天屍大法還是從“天屍輪迴功”中脫胎出來的,紫夜能說出“天屍輪迴功”不得不讓人意外。

“你繼承了弒天一道的道統,將這天屍大法演變到極致,居然用在屠殺生靈上面,難道也不怕反噬不成。”紫夜冷喝道。

邪異男子死死的盯着紫夜,但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是他第一次出世,雖然是在上古六道即將被徹底滅除的緊要關頭,但他自信憑藉弒天一道的祕法絕對可以扭轉乾坤。


誰知道剛剛出山就碰上了紫夜這個妖孽,居然一語道破了他所有的祕密。

“你無視天道人倫,等你這天屍大法修至極盡之時必然會遭到萬靈的反噬,到時候你的元神將永無翻身之日。”紫夜冷冷的說道。

被戳中了要害,邪異男子徹底沒了脾氣。

邪異男子身後的一些隨從很是不解的看着這一幕,有幾人甚至開始叫囂着要開戰。

葉清依靜靜的站在紫夜身後,仔細感受附近的環境,這才發現此城已經被設置了陣法,就等他們跳進來了,看來邪異男子早有準備。

與此同時,小靈則帶着百姓大搖大擺的出了城,沒有受到任何約束。

“你究竟是何人,爲何會知道那麼多?”邪異男子皺眉道,不再似先前那麼沉穩。

紫夜盯着邪異男子,冷笑道:“你想從我這得到‘天屍輪迴功’?”

“是!”邪異男子依舊很爽快的承認道,“就算你沒有‘天屍輪迴功’的祕籍,告訴我怎樣才能得到它也是可以的。”

“我憑什麼告訴你?”紫夜不屑道。

邪異男子詭異一笑:“就憑我現在手握你們的生死,只要我……”

“你真有那麼大的把握?”紫夜也是露出一個讓人捉摸不透的微笑。

或許是察覺到了什麼,邪異男子忙四顧看了一番,這才道:“怎麼少了一個人?”

就在這個時候,衆人腳下的城池突然震動了一下,好像是地震了一樣,而城內各處則噴涌起大量的煙塵,好像是發生了爆炸一樣。

“有人毀了陣基!”邪異男子身後有人驚呼道。

這時衆人才發現,早已設置好的法陣被人毀掉了一處陣基,大陣頓時一陣不穩,失去了其完整性,紫夜和葉清依趁機從陣中掙扎飛出。

作爲陣法方面的專家,紫夜很是輕鬆的就帶着清依離開這裏,還順手毀了這法陣。

邪異男子憤怒的吼道:“你們這羣兔崽子眼睛長哪去了,連少了一個人都不知道嗎?”

紫夜身周道紋密佈,徹底的身與道合,這方天地被他掌控在手中,儼然成了這天地的主宰,而清依則守在紫夜身旁,兩人聯手固定住了這片時空。

邪異男子見此直接將身後的隨從們喝退,而他自身則幻化成了一頭天魔虛身,這跟天煞老人的異象有異曲同工之妙。

天魔虛身之後血海無邊,一朵妖異的花朵在血海之中搖曳,漫天都是腥風血雨,那裏完全就是一副煉獄的模樣。

“交出‘天屍輪迴功’,我饒你們一命!”邪異男子撕扯着嗓子喊道。

紫夜大手伸出,霎那間矇蔽天地,向天魔虛身壓蓋下去。

滔天的法力撕扯着這片空間,時間都好像凝滯了,停止了流動。

“吼!”

天魔虛身強行沖天,帶起一道裂空之聲,從紫夜那遮天蔽日的手掌指縫之中逃了出去。

紫夜收回法相,赫然發現指縫之中有一道腐朽之氣正在侵蝕他的血肉,那是屍氣在作怪,這邪異男子的天屍大法已經修煉有成,若是再讓他發展下去,就連紫夜都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後果。

“不能讓他再爲惡人間!”葉清依強勢出手,長劍飛出,變化萬千,將天魔虛身對穿了十數次。

但天魔虛身下一刻又是恢復完整,葉清依的攻擊對他無效。

“你們是奈何不了我的!”邪異男子狂嘯,“交出‘天屍輪迴功’!” 天魔虛身傲立天地間,無視一切法術攻擊,儼然是無敵之姿。

紫夜和葉清依聯手攻擊,高空之上法相盡出,毀天滅地,一副世界末日來臨前的景象。

雖然強勢出手,但是邪異男子所變化的天魔法相就是不受影響,在兩大聖心境高手的聯袂攜手之下安然無恙,反而開始了反攻。

“你在旁協助我!”紫夜衝葉清依傳音道,主動和天魔虛身正面對抗,現如今紫夜已經逼近聖心境六重天的關卡,聖心境內他自信不弱任何人。

有紫夜擋住了天魔虛身的主要攻擊,葉清依身上的壓力也鬆了不少。

兩人和天魔虛身在空中激戰,地面上小靈則冷靜的在默默觀望,心中不知在打什麼主意。

連戰上千回合,雙方依舊不分勝負,就連紫夜也有些鬱悶了,這天魔虛身渾身屍氣環繞,根本無法近身。

邪異男子傳承天屍魔功,集合了弒天道萬載的希望和力量,雖然只是聖心境,但是體內力量無窮,尤其是那手玩轉屍氣的魔功更是讓人無比頭疼。


“總會有缺點的。”紫夜冷靜分析道。

當年他也曾見識過修煉“天屍輪迴功”的絕世兇魔,那兇魔縱橫天地,所向披靡,最終被混沌魔尊旗下左護法強勢擒拿。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