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了門口,陶紅雲突然停下腳步,她轉身回頭,看著杜美華,「你以後別想再靠近我兒子了,我的兒子不能因為你而毀了一輩子,你呢,要是還有良心,你也別再來騷擾我們了。」

說完,陶紅雲牽著兒子的小手,連頭也不回就走了。

席秋怡回頭看了杜美華一眼,加快腳步跟上陶紅雲。

杜美華看著空蕩蕩的房子,一時之間,愁意和涼意齊齊升騰起。

她真是心疼孫子,想著孫子才這樣的。

她又不是故意的。

偏偏陶紅雲以後還不讓自己見孫子了。

這下怎麼辦才好啊!

杜美華忍不住掉眼淚了。

……

一路上,席秋怡也是見陶紅雲板著臉,一句話也不說。

再這樣僵持下去的話,估計陶紅雲到家了,陶紅雲仍然還是氣得很。

於是她主動開口:「今天的事,也確實是我媽的不對,你以後想怎麼打算,都行,我都會支持你的。」

陶紅雲定定看了她一眼,微微低了頭,「我就這麼一個兒子,我不想他的人生就被我,或者其他人耽誤。」

席秋怡聽到她的聲音帶著哽咽。

頓時,她有些無措。

「我明白,我很明白你會這樣的想法,我也是當媽媽的人,我也是想給我兒子最好的,我也是希望兒子以後是最優秀一個,我都理解,可陶紅雲你也得要理解一下我媽,她是真心想著孫子的,我想她經過這次之後,她已經知道錯了,下次絕對不敢了。」

「我希望你別我提起你媽,行嗎?」

「好,我明白了。」她現在不願意聽,自己說再多了,哪怕也是無用,反而還會讓陶紅雲心裡對她媽更加反感。

接下來,直到陶紅雲到了家,席秋怡都還沒再與她說過一句話。

席秋怡心情低落回到家。

宋多金沒回來,她就忍不住跟她家婆提了這件事。

宋大媽嘆氣,「疼孫子也是人之常情,我能理解你媽,人老了,就想著孫子好好的,多疼他一些,就會忍不住溺愛了。」

「媽,你可別像我媽一樣,你要是這樣對繼福的話,我可得要把孩子送走。」

「你想什麼呢,我哪怕是再溺愛繼福,可不是還有你和多金在嗎?你們兩個嚴父嚴母,我就負責對繼福好。」宋大媽笑著說。

「媽你真精明,想得真美。」她也想當個好媽媽,所以嚴父人還是讓宋多金來當吧!

接下來的三天,為了不讓杜美華胡思亂想,席秋怡就去杜美華原先工作的商場走一趟。

跟商場的主管說了一聲。

對方也是認識宋多金,因此就看在席秋怡的面子上,讓杜美華回來上班。

當天她就把這件事告訴了她媽。

她原本想著她媽會高興的。

然而,她媽看起來悶悶不樂。

不用想,她都知道因為什麼。

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她媽了,只能是讓她媽自己想通了。

又過了兩天,宋多金跟席秋怡說,「陶紅雲要把孩子送去軍校。」因為是陶紅雲先找了唐小芯幫忙,而唐小芯找了關係幫了陶紅雲,就是見到他了,就隨口跟他提了一句,杜美華荒唐寵溺孩子的事。

「什麼?」

「棟樑還這麼小,陶紅雲她是瘋了嗎?哪怕是不想讓我媽跟棟樑有接觸,她也用不著這樣啊!」

「我倒是覺得她這個決定挺好的。」

「宋多金!」席秋怡不高興地看著她。

「席棟樑也好歹十來歲了吧!你看看他會點什麼?你再來看看俊哥兒。」

席秋怡一想,「差距也是很大。」

「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我估計再這樣下去,席棟樑就徹底廢了,再花心思去培養他,那都沒用,唯有軍校才能將他徹徹底底地改變。」

「可如果要是棟樑去了軍校,那我媽不是見不著他了嗎?」

「怎麼見不著?等他以後從軍校出來后,你媽不就可以見到他了嗎?」

逍遙流主 「……」席秋怡癟了癟嘴。

「時間會過得很快的,幾年或十年,席棟樑就或者真成了國家之棟樑了。」最後宋多金還笑道:「那樣才是真正配得上他叫這個名字。」

「那你知道陶紅雲,是哪天把孩子送走?」

「後天。」

轉眼間後天一到,席秋怡是特地打聽到幾點鐘的車,於是早早就起來,將自己特地買好吃的,穿的,趕去車站。

當她到了車站時,她才知道,原來不僅僅是席棟樑去了軍校讀書,就連俊哥兒也去。

「嫂子,我之前怎麼都沒聽你說起呢?」 「之前沒跟你說,還不是你太忙了,都沒時間來找我。」

「嫂子!」席秋怡撒嬌喊道。

「好啦,跟你開玩笑的,這件事就是你哥決定的。」唐小芯笑說。

「那捨得啊!」席秋怡是知道她家嫂子,好不容易才把俊哥兒和小檸檬,這對龍鳳胎生下來,對兩個孩子也是疼到心坎里,為什麼還要送去學校吃苦呢!

「那也是沒辦法的,我總不能因為自己捨不得,而斷送了俊哥兒的前途。」

「去軍校哪有很多的前途?」

「誰說沒有?一般來說,軍校多多少少都是讓孩子快速成長,學會吃苦,我覺得聽好的,等以後俊哥兒學會了堅強后,再去創業什麼的,都難不倒他。」

席秋怡僵硬笑了兩聲,「嫂子你還想得真遠。」

「這必須的。」

「好歹小檸檬和俊哥兒都是一塊長大的,你就這麼把他們兩個分開了,會不會不太好?小檸檬肯定會很不習慣的。」

「我也知道你比較疼小檸檬,我想她過一陣子就會習慣了,要是還不習慣的話,那也我把她送去軍校算了。」

席秋怡斜看了唐小芯好幾眼,「嫂子你還真下了得狠心,小檸檬是一個女孩子。」

唐小芯就覺得她太過於大驚小怪了,「女孩子那又如何? 單親男女 難道就不需要學會堅強了嗎?」

「我倒是覺得女孩子學會堅強,也不一定要送去軍校。」

陶紅雲見她們兩個討論孩子的事,畫面非常地融洽,這不禁讓她想起了以前,當年席秋怡和唐小芯可是死對頭的,現在卻和睦相處,還成了好朋友,更在一起討論孩子的事,這換了以前,她是連想都不敢想的畫面。

「怎麼啦?你一直看著我們,都不說話?」席秋怡反問發獃的陶紅雲。

「沒什麼。」陶紅雲笑了笑,「就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以前。」

「哦!」席秋怡點了點頭,「以前確實是跟現在不一樣,那都是過去的啦。」

她把手頭給席棟樑買的東西,都給了陶紅雲。

席秋怡還對唐小芯說:「嫂子,不好意思,我是不知道俊哥兒也是去軍校,如果我要是知道的話,我也會給他買一些東西。」

「不用了,我都已經替他準備好了,再說了,他真要是缺什麼,大不了我以後過去看了他的時候,給他帶就是了。」

「那好,到時我們約好,我也陪你一起去看俊哥兒。」

「好。」

二十多分后,俊哥兒和席棟樑都坐上了專門去軍校的大巴車。

唐小芯、席秋怡、陶紅雲三人決定去逛逛。

席秋怡提議就去陶紅雲店裡所在的那個商城。

唐小芯想了想,陶紅雲估計也是不能出去太久,店裡生意也是要顧及,於是就同意去那個商城。

一到商城,三人逛街,就是席秋怡看見喜歡的,就買買買。

關鍵是她看見一條漂亮的裙子,就拉著唐小芯,「嫂子你看,這裙子要是小檸檬穿上的話,絕對會非常好看的。」

「好看是好看,不過我就是覺得她一個小孩子,又還在上學,不要穿得太花哨了吧!」唐小芯仔細看了那布料子,整條裙子都是大大小小的印花。

「這沒什麼,女孩子就應該穿漂亮一點。」席秋怡執意要買下來送給小檸檬。

當然,她也有買別的衣服送給了席帶娣。

陶紅雲也不好推託,就收下了。

逛了兩個小時,席秋怡終於覺得累了,三人就回了陶紅雲的店裡歇一歇腳。

席秋怡覺得尿急,就問唐小芯要不要去洗手間。

唐小芯也覺得需要方便一點,就跟她一塊去了。

兩個人走到半路,唐小芯陡然察覺到席秋怡停了下來,於是很自然地,順著席秋看著的方向望去,她看見對方有點眼熟,她仔細一看,發現是張文玲,而張文玲親昵地挽著一個男人的手,那男人看起來大概有四十歲的樣子。

「這……」難道張文玲跟席錦榮分開了?

可她也沒席秋怡提起過。

而且如果張文玲真的是跟席錦榮分開的話,那席秋怡肯定會非常興奮地,告訴她這個消息的。

沒說,那就意味著張文玲偷偷地本質所有人,有跟另外一個男人好上了。

「走,嫂子,我們過去。」

席秋怡見著,就氣呼呼地拉著唐小芯,上前。

當張文玲看見她們兩個時,第一反應就是心虛,隨即又一想,反正上一次杜美華撞破了她,還不是靠她這一張嘴,讓席錦榮相信自己,而不相信杜美華。

同樣,這次她也是可以讓席錦榮只相信自己,而不相信席秋怡她們。

「好巧啊!」張文玲主動跟席秋怡打招呼。

席秋怡目光緊盯著張文玲仍然挽著那個中年男人的手,頓時就氣炸了,冷嘲熱諷地說:「張文玲,你還真是不要臉啊!都已經有了我哥,還在外邊找一個男人。」

張文玲嬌媚笑說:「席秋怡你在說什麼呢,我跟你二哥就是處對象,可還沒結婚,再說了,現在可是你二哥一直糾纏我的,我都已經煩死他了,偏偏他就是趕不走。」

「張文玲你說什麼呢!」聞言,席秋怡怒火攻心,她最護短的,哪怕席錦榮再不爭氣,再沒用,她也不許張文玲這麼說自己家人。

「我說的中國話,難道你沒聽清楚嗎?」張文玲嬌滴滴地轉對那個男人說,「咱們走吧!別搭理她,她就知道欺負我。」

「好。」

正當他們要走時,席秋怡喊道:「給我站住。」

說著,她繞到了張文玲和那個男人的前頭。

席秋怡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眼對方,還看著對方戴著一個金戒指,不屑冷道:「想必你家裡還有一個媳婦吧!」

聞言,那個男人面色一凝。

「張文玲,你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當初你也是明知道我二哥有媳婦的人,你還非要跟著我二哥,說什麼,不圖錢財,只在乎你愛我二哥,現在才過了多久?難道你說過的話,你忘記了嗎?」

張文玲面容略顯僵硬,笑容很牽強:「你說什麼呢,我從來都沒有對席錦榮說過這樣的話,我都說了,是你二哥一直糾纏我的,我們走,別聽她胡說八道。」

今天看見了還有個4431和3101的小仙女送了月票,尤其是4431的小仙女,之前都已經送了2張月票,非常感謝你的支持,么么噠,明天加一更,會更新4000字。

推薦一下自己的書《徐家主母》麻煩各位小仙女,動一動你們發財的小手指,點擊一下下面的放入書架,進行收藏,愛你們,么么噠! 「大家早上好,我是黃然,都吃飯沒有啊!我這裡有紅酒,有水果,要不要吃點……」黃然舉了舉手中的紅酒,在黃然的面前還有一個水果盤。

「這兩位是我的好兄弟,無言,給大家亮亮相,嘿嘿,看看酷不酷,還有這位,有點靦腆的小夥子……」黃然輕輕的指了指莫無言和尹浩然,莫無言抬起頭,輕輕的笑了笑,露出酷酷的表情,手裡的水果刀帥氣的耍了一下,然後繼續削蘋果。尹浩然則是輕輕的抬起頭笑了笑。露出帥氣的笑容。

「呵呵,這兩個人比較不愛說話,讓大家見笑了,這是我們的節目的第一檔,我就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黃然,是最大的恐怖分子,也是世界首富,現在是不是就不知道了。還是小鬼黑客,我都承認,嘿嘿。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同時也是太子,也是龍牙的總指揮官……」黃然慢慢的說,好像在做採訪,一點也不緊張。「我帶大家參觀一下我們生活的地方啊……」黃然笑了笑,張青這個時候好像一個記者一樣,扛著攝像機走了出去,而黃然他們三個人在前面走著。

「這裡就是我們加彭的新首都,漂亮吧!不過有些設施已經被美軍給炸壞了,不過不要緊,你看,

可愛的美國士兵正在給我們修路呢,真是辛苦了。呵呵,不過他們這是應該做的,他們給我們炸壞的,難道還不負責給我們修好啊……」黃然慢慢的走著……

視頻將近兩個小時,黃然好像一個主持人似地,介紹著加彭,語氣幽默,不時的調笑兩句,美國總統被他稱為更年期的老男人。差點讓張青笑的把攝像機仍了,而和美國一起湊熱鬧的被黃然稱為孩子們。

「呵呵,那個更年期的老男人可能有點脾氣暴躁吧!就和他們的孩子商量了一下,帶著他們的寵物來我們加彭湊熱鬧來了,結果不好了,他可愛的寵物們打壞了別人的東西,被留了下來給別人修東西……」這是黃然的語句,根本就不把美國總統放在眼裡面。

「無言,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要不來一個愛情宣言也行哦!」黃然這個時候看著莫無言大聲喊著。「愛情宣言也行啊……」莫無言這個時候抬起頭,好奇的問。

「行,什麼都行,來吧!來一場愛情告白吧!保證全世界人都感動……」黃然這個時候好像有點小孩子氣,笑著說。

「恩,那好吧……」莫無言這個時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輕輕的坐了起來,張青這個時候把攝像機架在哪裡,捂著嘴巴強忍著笑聲。

「我就想說一句,如果我不死,回去我娶你……」莫無言輕輕的說了一句,然後點點頭。

「完了……」黃然看著莫無言,好奇的問。

「是啊!完了……」莫無言點點頭說。

「我還以為你會多說兩句呢,我說吧!老婆們,我愛你們,老公想死你們了,在家裡好好看好家,

我很快就會回去的,誰要是欺負你們,就對我說,我要他們的腦袋……」黃然對著攝像機慢慢的說。

「浩然,你還說嗎?要不給你徵婚,你還沒有女朋友的吧!」黃然看著尹浩然笑著說。

「別了,我不說了,說完了……」尹浩然笑著說。

「你還害羞,我給你說!這位是尹浩然,今年19歲,未婚,有車有房,還有自己的小弟,現在要征15歲到22歲之間的單身女青年,要求長相漂亮,性格不限,但是最重要一點,晚上睡覺不要放屁……

」黃然還沒有說完尹浩然就跑了過來,兩人開始了玩鬧。

「好,今天的節目到此位置,下周同一時間,歡迎收看……」黃然擺了擺手,張青也關閉了攝像機。「怎麼樣,還行吧……」黃然看著張青,笑著問。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