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國光嘆了一口長氣。

軍委會那些人,真是搞的怨聲載道,平白無故讓川軍又刷了一波聲望。

這件事傳出去,鄧錫侯,潘文華又會在重慶人心中混的萬家生佛。

委座怎麼不早作決斷。

也不知道那隻豬給了委座灌了什麼迷魂湯,讓委座就是信任他。

賀國光剛準備跟這些教授解釋。

報社人找來了。

「賀主任,有電話打進來找你,是個女人打來的,聽聲音很年輕,挺好聽的!」

哄的一聲,圍觀的川軍和教授又炸了。

膽子大的放肆的笑。

膽子小的,看著賀國光眼光意味深長。

「公事,真是公務!」

如果眼光可以殺人,報社那小哥死了幾百次了,一邊解釋的賀國光怎麼可能不知道打電話是女人,還是美女。

平白無故被人潑一盆水。

跳進龍溪都解釋不清。「香妃,主公讓人稍來秘信!」

門外這時傳來楚衛統領的聲音,孫尚香聞言后,一下子站了起來,連忙打開房門,只見這位統領面露喜色地將紙條遞給了她。

由於孫策對孫尚香和三百楚衛的所居的內院,監控得非常嚴密,幾乎除了每日送來伙食后,便禁止這些楚衛們隨意走動。

孫尚香就是想出去逛街,也不容楚衛們跟隨,而是派上自己的人為侍從,這令孫尚香一氣之下,開始閉門不出。

為了這三百楚衛不被算計,引起雙方火拚而丟了性命,畢竟這是孫……

《三國重生之我有反傷刺甲》第三百九十章孫尚香的賭約 談妥了價碼。

短暫休息完以後,曹雷帶着沈敏敏和副院長匆忙往回走。

由於丟了大部分行李,而且隨時可能被一頭恐怖的北極熊襲擊,回程的速度反而比之前更快。看在沈敏敏願意當冤大頭的份上,先前採集到的樣本,現在都由曹雷幫忙背着。

這會兒。

曹雷再次表明態度,告訴敏敏說:

「首先,我不是貪生怕死的性格,退役前曾陪着師傅多次完成倒飛盤旋、懸停點頭、水平梅花等高難度動作,每一項都很危險,那些屬於有價值的挑戰,哪怕出事我也認了。但面對紫色濃霧裏的大玩意兒,還有濃霧本身,只要是個人都會心裏犯嘀咕,別怪我見死不救,還趁火打劫,你應該也知道阿瑟的眼睛好像長在天上,一直對我態度冷淡。」

「……我明白,考察研究本身就跟你沒關係,而且事先你提醒過風險,是我們被新發現的異常現象沖昏頭腦,大意了。讓你陪我去冒險,給你酬勞是應該的,我們現在對紫色濃霧裏面了解太少,確實存在很高的風險,你能答應陪我走這一趟,我已經該說謝謝。」

沈敏敏剛才自曝家底,父母身價能排進富商榜單,意味着絕不是一般的富裕。

她能夠耐著性子讀書做研究,大老遠跑來北極吃苦,足以說明跟那些只知道吃喝玩樂、消費攀比的白富美們不同。

認識有段時間了。

曹雷哪能看不出她是真的接地氣。

平時的愛好,除了研究就是看書,即使背着二三十斤重的裝備去野外,頂着風雪勞碌,也從不抱怨什麼。

沈敏敏的思維方式十分理性,一碼歸一碼,真沒在意曹雷的拿錢辦事。

曹雷再次加快腳步,笑着說道:「距離這麼遠,現在應該比較安全,我們抓緊時間去找直升機,等久了即使阿瑟還活着,恐怕等我們趕到也撐不住了。剛才幸好換成他進去,假如你第二次進入濃霧裏,很可能現在失蹤的就是你了,以我對他的了解,恐怕不會為了救你以身涉險。」

思緒正亂著,絕不是閑聊的好時候。

沈敏敏沒有正面回答,只來句:「快走吧,早知道之前把直升機停近一點,或者讓阿瑟隨身帶着衛星電話,現在也不至於完全沒辦法聯繫到他。」

迪·君拉納拉副院長體力湊合,氣喘吁吁說道:「我待會兒跟你們一起進去,四個人來的,必須四個人一起回去,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先聯繫救援隊?」

聞言詫異。

曹雷以前可沒看出副院長有這覺悟,只不過對方臉上明顯寫滿緊張害怕,估計死撐著才能做出這個決定。

他邊往前走,邊對副院長說道:「十多分鐘前,我用衛星電話聯繫過三十七號浮冰考察站,假如對方反應迅速,現在應該已經在趕來的路上,可我們距離考察站太遠了,早上出門好像還沒看見其他直升機,要不然我們先回去接人?」

迪·君拉納拉副院長沉默片刻,隨即才搖頭說:「還是算了,消息一旦散播出去,我們剛才的新發現很可能會被別人搶走。等到坐直升機過去后,我們剛好在空中看一看,爭取搶先搞清楚究竟為什麼會產生紫色的霧氣,既然裏面還有生物存活,說明應該沒有太大的危害。」

「沒有危害?」

絲毫不認同這個想法的曹雷,果斷道:「假如真沒有危害,阿瑟那傢伙也不會失蹤了,你們採集到的輕飄飄的神秘物質,還有濃霧裏的巨大熊影,不都足以說明那地方透著古怪么?」

一想到意外投射出的神秘身影,還有那聲震耳欲聾的吼叫,三人心裏都發慌。

沈敏敏打斷他們倆的對話,告訴說:「我進去過,直到現在還沒感受到任何問題,到時候戴好防毒面罩,我們快進快出,只搜索部分區域,應該不會有事。」

「老實說比起阿瑟,我現在更想看看那頭熊究竟有多大,該不會是受到輻射影響之類,變異了吧?這豈不是意味着我們也慘了?」

曹雷說完,雖然沈敏敏不想往這方面考慮,但確實存在一定的可能性。

直到目前為止,他們只是採樣,而沒有經過具體的研究,一切的一切都是假設和猜測。

迪·君拉納拉副院長笑着解釋道:「假如存在這樣一個輻射源,能夠產生輻射塵埃,並且固定成半球形狀,那麼多半不會變異,而是短時間內迅速死亡,我們身上也會出現輻射傷。現在我們都很正常,除了比較疲憊,別擔心了,我已經看到直升機……」

……

見識過紫色霧氣,再看單調乏味的冰雪世界,居然莫名有種親切感。

冰天雪地看多了只是枯燥,卻不會致命。

曹雷坐上飛機后,打開保溫杯喝口熱水,本來已經做好冒險的決定,可此刻又有種臨陣脫逃,直接返回三十七號浮冰考察站的衝動。

雖然日子過得普普通通,但有一技之長傍身,倒也夠花了。

在泰國當直升機駕駛員,雖然工資偏低,可日常消費也比較低。

忍不住權衡利弊,各種借口和理由浮現在腦海中,然而曹雷終究沒有說什麼,啟動直升機以後,朝着不遠處顯眼的紫色半球飛了過去,期間還沒忘記通過隔音耳麥,再次叮囑說自己只會離地十米,絕不降落下去。

對此,沈敏敏也理智地同意了。

出發時候,第二次跟三十七號浮冰考察站方面溝通,簡短說明新發現。

實際上,遠在六十多公里以外。

三十七號浮冰考察站已經嘗試聯繫衛星基地的科考部門,跟曹雷要到更精準的坐標以後,打算先從太空中調用衛星,查看究竟什麼是「紫色的霧球」。

只可惜,考察站的工作人員很快接到衛星基地的反饋,說空中雲量過多,無法拍攝到照片。

同一時間。

曹雷已經駕駛着直升機,繞着顯得格外壯觀的霧球轉了兩圈,並且嘗試靠近它,發現強風確實可以吹散一部分。

等暗自加油打氣,做好心理準備之後,他提醒道:「都系好安全帶,我剛才一直在留意附近地面動靜,甚至看見了我們的雪橇和裝備,阿瑟確實沒出來……我們真的要進去?」

猶猶豫豫,在空中饒了好幾圈,沈敏敏的心跟着提起來,這時候說話聲音聽着有點不耐煩,她大概也是怕的。

她說道:「闖進去吧,搜索附近區域,但願阿瑟依然活着,能夠聽見直升機的聲音找到出路。裏面霧氣很濃,能見度比較低,因為繩索脫落了,存在迷路的可能*******言又止的曹雷,終究還是沒潑冷水,告訴她之前繩索另一端明顯斷裂,而不是阿瑟自己解開的。

別說遇到那麼一頭龐然大物,哪怕只是普通的飢餓北極熊,以阿瑟的體格來看,生還幾率也不高。

眾多思緒在腦海中閃過。

想的最多的,主要還是萬一大難不死,並且順利拿到一大筆意外之財,必須好吃好喝犒勞自己。

比如去買塊潛水名表、換部新手機、租套海景別墅之類,說不定還能去酒吧任性消費,勾搭些來自於世界各地的美女們。

想想好事,瞬間輕鬆了點。

等找到合適的高度以及方向以後,曹雷立馬放慢速度,穩定機身,闖入霧氣中。

但凡是個直升機駕駛員,都知道大霧天不能飛,尤其是低空飛行。

現在兩樣全佔了,不得不說有點冒險。

視野剛被遮蔽時候,曹雷心裏一慌,幸好鍛煉多年,手上依然比較穩。

隨着直升機螺旋槳掀起的強風,順利吹開附近的一小片霧氣,能見度稍微高了點,但只是一點點而已。

迪·君拉納拉副院長和沈敏敏各自看一邊,曹雷負責專心駕駛,這是在途中就商議好的搜救方案。

起初還一切正常,曹雷剛產生「好像沒那麼難」的念頭,忽然看見前方霧氣擾動,有個模糊的巨大身影快速掠過,看姿態明顯像是一頭巨熊!

雖然沒有兩層樓那麼高,不過也十分巨大,比大象還大出兩三圈。

差點嚇傻了,等察覺到那玩意兒,正朝着自己這邊接近,曹雷如遭雷擊,猛地拉杆升高!下一秒,機身瞬間晃動,傳來巨大的金屬摩擦聲!

還搜個屁。

下意識穩住方向,直升機升高之後立馬轉大彎,朝着霧氣外面飛去。

沈敏敏這邊,只聽見曹雷急迫的聲音傳來:「你們剛才看見了吧!看見什麼了?!我離地至少十五米,難不成撞到冰丘了?」

「……不是。」

深吸幾口氣,沈敏敏再次告訴說:「我看見一頭白色巨熊奔跑着躍起,跳得非常高,爪子碰到我們直升機的底桿,那雙眼睛和表情……而且好像不止一頭,拐彎時候我發現地上還躺着一頭,但是它沒有動。」

聽完倒吸一口涼氣,曹雷滿腦子都在想着,這他娘的怎麼可能?!

側頭看去,終於還是再次看見了它的龐大身影,雖然不夠清晰,卻能通過體格看出,那個大傢伙十分壯碩。

幻覺,一定是幻覺。

…… 一側。

帝瑤和天影面色無波,看不到任何情緒波動,眼前這些人的生死。

和他們沒有絲毫的關係。

天影看向楚帝,客氣道:「需不需要幫忙?」

楚帝搖了搖頭,淡然道:「不用,殺他們朕一人足以。」

天影木訥道:「他們人多勢眾。」

楚帝道:「人多勢眾他們未必能贏,單槍匹馬朕未必會輸。」

說着。

他身影化為一縷精芒,倏地向前,朝着眾人疾衝過去。

嗤。

掌中帝劍一閃,銀光如龍,破碎虛空而去。

下一刻。

又是一道血柱飈濺飛起。

血霧瀰漫,漫天紛飛。

這一次。

楚帝斬殺之人,是天蒼學院的一名強者。

秒了。

又是一劍秒殺。

眾人目光齊刷刷落在楚帝身影,雙目閃爍著,眼中,儘是忌憚之色。

一直以來,他們都知道楚帝的實力,不能用正常的境界去衡量。

可他進入封禪之地一趟,一身實力提升的也太多了。

從聖道者提升到帝道者,整整突破一個大境界。

到了聖道者以後,一個小境界想要提升,那都是非常困難的。

這也是為什麼眾人常說,一個小境界就是一道分水嶺。

看似相差不多,戰力卻雲泥有別。

楚帝短時間內提升這麼多,眾人不禁懷疑,他是不是開掛了。

但眾人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楚帝在封禪之地內,一定得到巨大的好處。

一側。

帝瑤和天影見楚帝又是一劍秒殺,天影沉聲道:「他成長的真快。」

帝瑤眨了眨眼,淡然道:「封禪之地本就是他的福地,前世因,今生果,他的確提升了不少,但還是太弱了,要是身份暴露,怕是難逃一死。」

天影看了眼帝瑤,「主人在擔心他。」

帝瑤笑道:「是擔心他,怕他死的太早了,畢竟我們之間是有約定的。」

天影沉默了,沒有再說什麼,目光平靜如水,打量著楚帝。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