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整好位置之後,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隨後大腦開始飛速運轉起來。

按照「老虎教育」,改變了兄弟兩的進食優先權之後就該刺激他們的捕獵慾望了!

而刺激兩兄弟捕獵慾望的最直接手段就是讓他們的食物出現不充足!

只有食物不夠吃他們才會被迫出去捕獵。

想到這裡,祝融迅速地回頭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大寶和二寶。

這兩兄弟對捕獵的確充滿了好奇,但是卻從未獨立完成過捕獵。

即便偶爾參與捕獵也沒有養成主動參與捕獵的習慣。

雖然他們的體重已經達到了三四百斤,但是卻仍像「孩子」一般成天等著父母餵食。

祝融並不想用這種強硬的手段來刺激他們的捕獵慾望。

因為那種手段很容易讓他們兄弟二人關係徹底破裂。

但只憑他的「教育」又很難改變他們的習慣。

可是,現在就這麼做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畢竟他們才一歲零四個月不到!

「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祝融默默地想著,接著便進入了夢鄉。

到了傍晚,祝融早早醒來。

他小心翼翼地挪開了身上熟睡的小公主,然後朝著兩兄弟走去。

雪蓮很快就被腳步聲給吵醒。

不過,她並沒有緊張,而是躺在地上好奇地瞥了祝融一眼。

見到雪蓮有些撒嬌一般的動作,祝融頓時改變了方向來到了雪蓮的旁邊。

接著輕輕地在雪蓮的脖子處輕輕舔舐了兩口。

雪蓮則很是舒服地閉上了雙眼。

「呼嚕嚕!」

「呼嚕嚕!」

兩虎膩歪了一會兒,祝融便朝著兩兄弟走了過去。

「呼嚕嚕!」

聽到祝融的聲音,大寶和二寶瞬間睜開了雙眼。

大寶躺在地上茫然地看著祝融,而二寶則是第一時間站了起來。

片刻后,大寶也跟著站了起來。

祝融看著兩兄弟,接著便再次朝著他們發出了「呼嚕嚕」的邀請聲。

感受到祝融的邀請,大寶和二寶同時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他們不太明白祝融的邀請究竟是何意。

感受到兩兄弟的不解,祝融也沒有多做解釋而是朝著兩兄弟發出了嚴肅的「呼嚕嚕」聲。

見到這一幕,兩兄弟頓時昂起了頭顱,然後將四肢站直,緊接著如同乖寶寶一般整齊地站在祝融的面前。

見到兩兄弟態度還算端正,祝融迅速轉身走向了湖邊。

兩兄弟見狀迅速地跟了上去。

緊接著,祝融便跳入了水中。

不過,他並沒有進入深水區,而是「站」在距離湖邊很近的淺水區。

看著祝融怪異的姿勢,大寶和二寶紛紛愣在了湖邊。

他們不知道祝融究竟玩的是哪一出。

「呼嚕嚕?」

兩兄弟異口同聲地發出了表示疑問的聲音。

祝融立刻用眼神示意兩兄弟安靜。

緊接著迅速地將「腳」固定在湖底的污泥當中,然後熟練地抬起了前爪同時警惕地望著湖面。

整隻虎如同佇立在湖中的一塊石頭一般。

兩兄弟好奇地望著祝融。

不過祝融並沒有給他們任何回應。

不多時,平靜的湖面瞬間吸引了兩兄弟的注意力。

很快,一群小魚迅速地從祝融的身旁遊了過去。

可是祝融仍然站在水中一動不動。

大概過了十分鐘。

祝融的身旁終於出現了幾條十斤左右的魚。

這幾條魚表現得很是謹慎,它們不停地在祝融的身邊試探著。

而就在這個時候,祝融猛然伸出了利爪,緊接著大爪子如同鋼叉一般迅速地插入了湖水當中。

唰的一聲!

湖面頓時泛起了一抹血紅之色。

緊接著祝融習慣性地扇了扇自己的大耳朵,然後迅速地將爪子上的肥魚給送到了嘴裡。

然後,他叼著魚迅速地來到了大寶和二寶的面前。

「啪嗒!」

祝融將魚扔到了大寶和二寶的面前,隨後對著兩兄弟發出了「呼嚕嚕」的鼓勵聲。

直到這時,大寶和二寶才明白了祝融的意圖。

於是,他們興奮地跳入了湖中然後學著祝融的樣子笨拙地在水中站了起來。

老虎捕獵是天性使然。

而大寶和二寶不願意自食其力也只是被從小養成了壞習慣。

祝融這麼做就是打算慢慢地引導他們走向正途。

大寶和二寶在水中嘗試了很長時間但是始終沒能在水中站穩。

祝融看到這一幕也不著急,他耐心地走到了大寶和二寶的旁邊,緊接著再次做起了示範的動作。

兩個小時后。

二寶總算成功地憑自己的實力抓到了第一條魚。

見到二寶竟然在自己前面抓到了魚,大寶頓時有些不服氣,他狠狠地瞥了二寶一眼,然後再次嘗試了起來。

一個小時后,大寶也成功地抓到了第一條魚。

兩兄弟都抓到魚之後都顯得很是興奮。

不過他們並沒有將抓到的魚立刻吃下去,而是將魚叼在了嘴裡大搖大擺地走到了雪蓮的面前。

見到這一幕,祝融也感覺很是欣慰。

他從兩兄弟身上看到了新的希望。

若是能夠按照他的計劃進行下去,也許不用刻意減少食物也能讓兩兄弟誕生強烈的捕獵慾望。 「夫人,你小聲點,老爺就快要回來了!」丫鬟芝蘭在一旁哭喊著。

「芝蘭,你難道沒去送信嗎?」

「回夫人,芝蘭路上遇到歹人,差點命都沒了!」芝蘭哭哭啼啼編造了路遇歹人的經過,說得繪聲繪色,又顯得柔弱可憐。

「什麼歹人?你騙誰呢?為何去了一整夜?你該不會是去私會你的情郎了?」

「夫人要不信,你看我身上的傷!」芝蘭撩起袖子,因為被繩子捆了一整夜,身上全是紅紫的瘀痕。

柳氏看了這些傷痕,稍微順氣了點。

「沒有下次!」柳氏瞪了芝蘭一眼。

「芝蘭知錯了!」芝蘭連忙磕頭謝罪。

「沒用的俾子,拖出去,打二十大板!」

朝堂上一波三折的驗血風波,杜秋月自然知道具體情況。

但是有清油這事並不是芝蘭傳信,候公公受了蕭貴妃差遣,不想讓鎮國公府多出一個嫡女,悄悄在碗裏加了清油。

蕭貴妃娘家表侄女蕭憶晴年芳二八,已經到了婚配的年紀。

蕭貴妃正發愁,善於算計的蕭貴妃自然要為兒子二皇子謝玉軒掃清障礙。

如今九皇子謝東君如日中天,如果讓謝東君再攀上鎮國公,對她來說,太子之位爭奪會更加棘手。

蕭貴妃和蘇家柳氏也算是有些交情,原本想讓謝玉軒娶蘇南月,這謝玉軒愛上了一個小宮女死活不肯。

後來蕭貴妃一氣之下處死了小宮女蘭兒,謝玉軒從此和蕭貴妃母子隔閡。

如今蕭貴妃也只得早早為自己打算,削弱謝東君,阻擋這門婚事,再扶植她娘家侄女蕭憶晴。

蘇小冪好不容易問了幾個宮女,才找到光華門的路。

出了光華門,就是繁華富庶的皇城大街。

孫掌柜的皇城酒樓,蘇家鎮國公府都在這條貫穿東西的皇城大道上。

這裏達官顯貴,商賈貴胄雲集。

蘇小冪悠閑地走在皇城大街上。

「冰糖葫蘆哎!好吃的冰糖葫蘆哎!姑娘,來一串冰糖葫蘆啊!」

小販扛着冰糖葫蘆在一旁叫賣。

蘇小冪搖搖頭。

蘇小冪回憶起小時候,母親杜秋月愛給她買冰糖葫蘆。

母親杜秋月死後,她再也不想吃冰糖葫了。

蘇浩天回去以後,昭告了族人蘇小冪恢復嫡女的身份。

現在整個蘇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了,有歡喜得了,有發愁的,有大發雷霆的。

蘇浩天三房姨太太,各懷鬼胎。

除了杜秋月,柳氏,下面還有沈姨娘和最後進門的趙姨娘。

柳氏除了生了蘇慶雪,還生了三小姐蘇南月。

沈姨娘生了四小姐蘇若兮。

趙姨娘生了小兒子蘇恩澤,恃寵生嬌。

蘇小冪有一個親生哥哥蘇策,遠在軍中,守護邊陲,保家衛國,已經五年沒回過家了。

如今蘇小冪回歸,和待字閨中的蘇南月,形成了雙嫡女的局面。

蘇浩天雖然丟了些顏面,好在知道蘇小冪是他親生女兒,對於蘇家來說,多一個女兒,多一份籌碼,扶植皇子就像是押寶,或者賭石,蘇浩天又有了別的盤算。

蘇小冪正在皇城大家上,蘇家家丁已經敲鑼打鼓迎接蘇小冪。

蘇小冪必須大張旗鼓的回蘇家,給蘇小冪貼金,也是給鎮國公府長臉。

蘇浩天這步棋叫待價而沽,好不容易挽回蘇小冪的名聲,這一次,說什麼也要釣個金龜婿。

大街上人來人往,紛紛避讓,看見如此敲鑼打鼓的陣仗,路人圍在一旁議論紛紛。

「你們聽說了嗎!鎮國公府這是要迎回嫡小姐!」

「這蘇大小姐命也夠硬的,想不到這樣還能翻身!」

「她也是個孝子,為枉死的母親洗刷冤屈,好孩子啊!」

蘇小冪沒想到,短短半天時間,她就從一個聲名狼藉被人退婚的下人之子,變成一個為母申冤勵志重孝的千金小姐。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