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那老者暴怒,臉頰通紅,對著莫善怒吼一聲,莫善怒道:「老東西你先給我老實點,等我把韓宇這小混蛋給殺了,再來收拾你。」

「好好好,沒想到啊老夫堅持了幾萬年沒有將這一身的實力傳給薛霸,就是等待有緣人,沒想到竟然找到了你這個白眼狼,不過免費的午餐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吃到的。」

那鬚髮老者說著忽然在莫善的頭頂站立了起來,隨後韓宇就看到一股龐大的能量突然從莫善的體內慢慢跑了出來,向自己衝來。

韓宇還沒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團能量就已經打進了自己的丹田之內,隨後韓宇就感覺到丹田一陣溫熱,體內的實力竟然慢慢開始暴漲起來,整個人的體內似乎有著用不完的力量。

而反觀莫善,他那本來快要到了魂皇的實力竟然慢慢下降了下去,莫善萬萬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心中大驚的同時,一指又沖韓宇指了過去:「老東西,死了都不安穩,老子這就送你去西天,大洞天指!」

韓宇看到莫善的擺出的架勢就要閃躲,只是讓莫善感到震驚無比的是那之間再也沒有能量傳來,接連幾次都是如此,莫善氣的直跺腳道:「老東西,你到底再搞什麼鬼?」

那白髮老者沒有搭理莫善,而是對韓宇道:「小傢伙,你也試試用大洞天指打他。」

「我?」

聽到老者的話,韓宇一驚,那老者卻是道:「讓你用你就用,難道還怕我騙你嗎?」

「好,我相信前輩。」

聽到老者的話,韓宇也不做他向你,學著莫善之前的架勢,一指猛的朝莫善指出,嘴裡輕喝一聲道:「大洞天指,洞徹天地!」

咻……

聲音剛剛落下,韓宇就感覺一股磅礴的能量從指尖爆發了出來,雖然不如莫善那一指的威力,卻也足夠強大,一擊而出直接打向了莫善。

而莫善也沒想到韓宇竟然能使出自己剛才無意中得到的絕學,心中大驚的同時甚至都忘了閃避,那一指直接打在了莫善的腿上,直接打出了一個大洞,鮮血淋漓,可怖無比。

「啊……」

而那一指洞穿,陣陣劇痛傳來,莫善發出痛苦的嘶吼。

仇人想見,尤其是差點毀了自己一輩子的莫善,韓宇怎麼可能放過,看著此時的莫善已經沒了任何的招架之力,韓宇一指再次對著莫善指出:「死吧!」

眼中凶芒閃動,這一擊的力量比之前更盛。

「爹……爹……快來救我!」

莫善痛苦的嘶吼的同時,似乎也感覺到了韓宇這一擊的力量,如果真的被韓宇給打中,自己的小命恐怕真的要交待在這裡了,忍住劇痛身形爆退的同時,對著天空大吼起來。

轟隆隆隆……

而就在莫善聲音落下的瞬間,韓宇就聽到一聲巨響在天邊響了起來,蒼穹震動,繼而一隻綿延萬丈的巨手出現在了韓宇的視線中,那熟悉的氣息讓韓宇一下就認出是莫天帝無意。

「這股氣息……」

那白髮老者似乎也感受到了那巨大手掌上傳來的氣息,對著莫善的方向到:「這氣息,這功法好熟悉,難道他們是魔魂宗的人?」

看著白髮老者詫異的表情,韓宇也知道自己一時半刻也解釋不清楚,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先殺了莫善,出了自己心頭的一口惡氣再說。

「爹……爹……救我!」

看到那巨大的手掌出現,莫善心中大喜,在他看來他老子就是無敵的存在,既然能夠從田雷手中把莫仁給救走,肯定也能把自己給救走。

「別痴心妄想了,給我去死吧!」

天穹在莫天帝的撞擊下不停震顫,卻始終沒有撞破,韓宇知道這莫天帝可能裝不破這封印,心中大喜的同時,對著莫善一指直接指出。

砰……

在那一指之下,莫善的身體瞬間廢碎,只留下那慘叫聲在空中不停傳播,而看著這一幕韓宇的心,不知道怎得一下放鬆了下來,過了這麼久,自己的總算是報了。

「韓宇,你這混蛋小子,先是殺我宗長老,再傷我兒,然後我殺我兒,等我莫天帝破關之日,就是你死亡之時。」

莫天帝的聲音中帶著說不出的憤怒,只是那天地接連震顫了幾下后絲毫沒有破裂的跡象,最後只能放下一句狠話后不甘的離開,韓宇重新落回地面,對著那老者恭敬道:「謝謝前輩了。」

「既然你是炎魂宗的弟子也就別和我這麼客氣了。」

那老者說著目光中帶著幾分疑惑道:「對了你先和我說說,為什麼這裡會有魔魂宗的人進來,炎魂宗現在究竟變得怎麼樣了?」

「自從上次天地大戰之後……」

韓宇說著將從田雷那裡獲得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至於為什麼魔魂宗的人會出現在這裡,我也不明白,想必是他們也是趁著封印薄弱的時候闖進來的吧。」

「沒想到啊沒想到,炎魂宗竟然落魄至此,當年只能跟在炎魂宗後面的魔魂宗還有聖劍門竟然也發展到了這種地步。」

老者說著不由感嘆,眼中更多的卻是落寞:「不過還好,這一次老夫差點釀下打錯,要是我的大洞天指被剛才那個小子學去了,那才是我們炎魂宗真正的末日。」

韓宇不明白這老者的意思,忍不住問道:「前輩這話什麼意思?」

「嘿嘿,既然你我有緣,而且你這小子也投我的脾氣,我就索性全都告訴你吧。」

老者說著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當年那場大戰之後,我和那些老鬼自知性命不保,便作下了預定,沒人在臨死之前動用全身的力量留下一個能量體,等著有緣人的到來。」

韓宇微微皺眉道:「我們炎魂宗每隔三年都會派弟子進入這死亡神墓,難道前輩就沒遇到有緣人嗎?」

「呵呵……」

老者聽到韓宇的話竟然輕笑起來,把韓宇笑的有些糊塗,那老者才道:「其實不瞞你說,我死後沒幾年,這地方就變成了一望無際的沙漠,後來薛霸在這裡建了一座城池,將這墓地直接隱藏在了下面,別人根本就進不來。」

「……」

聽到老者的話,韓宇有點無語:「那其它前輩的能量體呢?」

「嘿嘿,別的老鬼我不知道,我就知道當初和我做下這約定的還有另外五人,我們六人也算是炎魂宗的最強者了吧,其中最強的那個叫作炎皇,一身實力就算是我也不能抗住他一招。」

那老者說著臉上竟然帶著幾分自得,似乎能夠抗住炎皇一招也是值得炫耀的事情,而韓宇卻是聽的一驚,炎皇!

自己進入死亡神墓中的時候,田雷還特意給自己提起過,說炎皇的傳承最為厲害,如果獲得甚至能夠讓炎魂宗重新變得壯大起來,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當初只是一念之差就下了竇奎,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等機緣。

想到這裡韓宇不由心神激蕩,而那老者的聲音則再次響了起來:「當初我們的約定就是,從我開始,除了這能量體本身之外,都會給有緣人準備一門上古功法,當然如果你學不到我這門大洞天指的話,就算是遇到後面的那些老鬼,也得不到什麼好處的!」

此言一出,韓宇一下震驚了! 講真,將四十個培養倉放空培養液,再推送到五號研究大廳,雖然培養倉下邊有滑輪,但還真是體力活。

原本,許退想粗暴一點。

不過一想到培養倉裏,有可能全是自己,就格外的小心。

只是這種感覺,怎麼想怎麼彆扭。

“一會要是與四十個一模一樣的自己站在一起,會不會極度驚悚?”

許退腦海中閃過了一個畫面,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許退搬完培養倉之後,安小雪斷掉的左手三指,已經在醫療機器人的手術下,所有的神經和血管,都已經接駁完成,已經開始做收尾工作了。

“把那邊的操作檯做個消殺,操作檯後部有個隱藏保險櫃,直接用你的生物密碼解鎖。

莽穿異世界 一一檢查覈對序號1到序號43的特種藥劑,如果哪種藥劑的容量低於兩毫升,就給我說。”

安小雪繼續交待許退做事。

這些事,倒沒啥難度,一會就做完了。

只是許退有些好奇自己的克隆體到底是怎麼回事,時不時的瞅一眼培養倉,這才一個多月,就長的跟他一模一樣了?

要真是這樣,速度也太快了吧?

“那邊,有個液氮儲存箱,提過來,消殺之後,放到工作臺。”

“好的。”

做完這一切,許退就靜靜等待安小雪的交待。

“這是我的身份卡,14號研究所通道最中間,有一個極其醒目的紅色按紐,先刷我的身份卡,然後按下去。”

許退很想知道按下去有什麼後果,但還是沒有囉嗦出口。

不過,安小雪卻主動解釋起來。

“那是緊急狀況封閉按紐。

那個按紐按下去之後,整個14號研究所就會進入全封閉狀態,就連空氣也會進行內部循環並製氧。

可以這麼說,哪怕是核打擊,也無法波及到這裏。”安小雪說道。

許退嚇了一跳。

聽安小雪說的這麼嚴重,許退越發的好奇,這到底是要幹什麼。

許退按下紅色按紐回到科研大廳之後,安小雪正在接基因研究陸軍安保部的電話求證。

“安副所長,14號研究所需要幫助嗎?是否已經處於災難狀態?”

“謝謝,一切正常,不需要。”

安小雪掛斷了電話。

許退滿心期待的等着安小雪讓他打開培養倉。

但安小雪卻是指着一個椅子道,“坐。”

“想不想打開培養倉?”

“想不想知道那個液氮箱裏裝的是什麼?”

“想不想知道要進行什麼試驗嗎?”

安小雪發出了三連問。

“想!”

許退很誠實的點了點頭。

安小雪點點頭,“我也想馬上完成這些,我有些累。但是,有一個必要的程序卻必須要走。

接下來的談話,很重要,每一個決定,都可能影響到你的未來,我希望你能認真聽,並考慮清楚了再作回答。

因爲一旦作答,就無法反悔。”

“我明白。”

“好!”

“首先我們先給你解釋這培養倉,這培養倉裏,是四十個你的克隆體。

這四十個克隆體,除了在緊急情況下,可以充作你的醫療克隆體,可以完美的解決你的殘肢問題。

而且,因爲是克隆體的原因,對你的修煉和已經開啓的基因基點,壓根沒有任何影響。

當然,如果你的實力有了巨大的提升、或者基因突變進化之後,就得重新制作克隆體了。

你可以當作是一種醫療備份。”安小雪說道。

“我明白。”

這一瞬間,許退不由得的想到了鄧威,鄧威的膝關節因爲珍珠粉的原因,基本廢了。

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 但鄧威爲了不影響基因基點的開啓,並沒有置換人工膝關節。

假如,假如同樣事情發生到許退頭上,那許退就可以通過膝關節移植,完美的解決這個問題。

那麼問題來了。

學校的急救中心,爲什麼沒有給鄧威提供這個醫療方案呢。

培養一個醫療克隆體,爲鄧威做原體膝關節移植呢?

安小雪似乎可以看穿許退的想法。

“這沒有普及的可能性。”

“非常貴嗎?”

“培養克隆體代價倒不大,一個月也就幾千塊的營養液支出。關鍵是這整套克隆設備和技術,是個天價。

事實上,就是有錢也買不到這種無限接近百分之百複製的精密級別的克隆設備。

全世界,這種級別的克隆設備不會超過十套。

整個華亞大區一共有四套,華夏區有兩套,其中一套,就在我們這裏。”安小雪說道。

聞言,許退震驚了。

全世界只有十套,華夏區只有兩套,一套就在這裏。

福運小地主她超旺夫 這簡直了。

14號研究所這麼牛嗎?

“不要懷疑,也不要奇怪,這是14號研究所的創始人,拿着遠超這套設備數倍的代價換來的。”

“基本可以這麼說,你這會享受的待遇,是整個華夏基因進化大學獨一無二的。”

“還有,你即將享受的待遇,也是整個華夏基因進化大學,甚至是整個藍星,都是極其珍貴罕見的。”

安小雪回頭指了指那個液氮箱。

許退有點慌。

“安老師,你到底要說什麼,能直接點嗎,我有點怕。你說的這些獨一無二的好處,怎麼就能憑空落到我身上呢?

我爸從小就教過我,天上不會掉餡餅,有付出纔有收穫。

我真的有點怕…….”

許退一點沒說謊。

安小雪這會掉下來的好處,太大了。

大到許退有些怕。

“怕就對了。”

“我們14號研究所的創始人說過,想要收穫,就要付出,付出越大,收穫也就越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