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盆地,更像是一個沙場將士的葬身之所。

這裏至少有過千軍人的屍體。

有的屍體已經死亡了超過一個月,已經開始腐爛。


還有的屍體,似乎纔剛剛死亡不超過一個禮拜。

看着那些屍體,楊九天的心頭一陣顫動。

都是活生生的人命,有些充滿罪惡的人,可以得到善終。而這些爲了國家遠征沙場的人,卻要陳屍荒野,連個收屍的人都沒有。

楊九天同情這些人的遭遇,更痛恨安安穩穩地住在固若金湯的南陵城內的葉括。他身爲驃騎大將軍,竟對喪身在十里外的同胞將士不管不顧。

心道這葉括的確該死,殺他,就是爲國出力,爲民除害!

楊九天突然有種想法,要幫這些同胞將士,找一個安靜之所,爲他們掩埋屍體,入土爲安。

可是,這麼多的屍體,憑他一己之力,至少也要耗費好幾日的功夫。

眼看盧思定的大軍就要駐紮進南陵城,要是錯失了這個機會,他就再難找到更好的機會進入南陵城了。

他現在還沒有軍裝,要混入盧思定的大軍當中,就必須要找一套像樣的軍裝。

在亂屍中找到一個死亡時間不算太久的人,脫下他的盔甲,套在自己身上。

發現還挺合身,而且那人的腰間掛着一塊軍牌。

軍牌上面有名字、身份、以及個人背景。

上面寫到:秦離、步兵千夫長、西陵城秦家寨人。

西陵城在吳郡主城以西八十里的地方,楊九天自然知道這個地方。

他拿了秦離的軍裝,軍刀,以及軍牌,心中感激,也暗想着有一天,要去秦離的家中拜訪。

至少要讓他的家人知道,秦離的死訊。


但那都是後話了。

此間他急於去南陵城刺殺葉括,不能在此多作逗留。

再次舉步朝着南陵城趕去,耳邊又一次傳來死亡血鴉的鳴叫之聲。

“嘎!”

這一次,那聲音由遠及近,如箭一般的速度,從楊九天的身後緊逼而來。

“果然是它!”

楊九天面色一沉,右手搭在軍刀的刀柄之上,就等着死亡血鴉近身的時候,出刀結果它的性命。

或許是修煉了九玄淨氣法的緣故,他的六識已經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即便不轉身去看那死亡血鴉,也同樣可以大致猜測出他和自己的距離。

大概是還有一米的時候,楊九天終於轉過身來。

“鐺!”

白晃晃的軍刀冷然出鞘,在刺目的豔陽之下,顯得格外的耀眼奪目。

“唰!”

那一刀斬得果決,而且是迎面斬向死亡血鴉中間的頭。

“嘎!”

只聞死亡血鴉又一聲長鳴,竟是身法靈動地躲過了楊九天的第一個斬擊。

“怎麼可能!”

楊九天一擊落空,無比震驚。

這一刀的刀速, 盛少,情深不晚

而那三頭六爪的死亡血鴉,竟輕鬆地躲過去了。

待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那死亡血鴉身法一展,竟是直衝雲霄而去。

那衝力強得驚人,如同離弦之箭,竟在眨眼之間,就已衝入雲端,難再看到它的身影。

等再一次看到它的時候,它的身體從細小的紅點,變得越來越大。

“咻!”

那速度快比飛鷹,猛然間暴射向楊九天的面門。

它雖然是一隻死亡血鴉,跟烏鴉是同一類型的鳥類,但它的喙卻尖利如鷹。

若是被正面衝擊,恐怕以楊九天如今形武七星的實力,也同樣免不了身體被貫穿的下場。 “哼!”

但楊九天六識過人,將刀一橫,以刀刃迎向俯衝而下的死亡血鴉。

料想那死亡血鴉再怎麼強,也難以在那種高速地俯衝之下,快速地變向。

“嘎!”

再次聽到死亡血鴉地鳴叫之聲,楊九天面色莊重,握刀的手,更添了幾分力道,就等它迎面衝向他的刀刃。

它來得太快,楊九天根本無法看清它的全貌。

只聞“咻!”地一聲。

死亡血鴉的身體,如天外流星一般,倏然砸落下來。

僅一剎,楊九天終於再次看清它的容貌,卻是從它那圓睜的六隻眼睛裏,看到了一種對死亡的恐懼。


看起來,死亡血鴉自己也意識到,它離死不遠了。

果然, 冤家難纏:總裁先生請放過

它選擇了一個錯誤的戰術,更是低估了楊九天,對它的戰鬥方式的閱讀能力。

“鐺!”

刀鋒錚鳴。

死亡血鴉一頭紮在楊九天的軍刀之上,被成功地分割成了兩半。

莫失琉璃心


楊九天必須側過刀身,才能免去受傷的可能。

“呼!”

楊九天面色沉着。

他深知,在死亡血鴉那種高速的俯衝之下,能夠精準地抓住時機,將之劈成兩半,已屬不易。

而要安然無恙地避開,顯然就更加的困難。

“鐺!”

說時遲,那時快。

楊九天六識過人,反應奇快,刀身一側,腳步一沉,就成功地避開了死亡血鴉的高速衝擊。

“啊!”

但他還是慢了一步,脖子上被劃出一條寸長的血痕。

他雖然成功地避開了死亡血鴉的正面衝擊,卻還是免不了,被死亡血鴉劃破了脖子上的皮肉。

要知道那死亡血鴉三頭六爪,另一半的身體,同樣還有一個頭。

雖然身體已經死去,中間的腦袋也被一分爲二,死亡血鴉的另兩個頭,也已經失去了思維能力,但那俯衝之力仍然存在。

楊九天能夠成功將之斬殺,已屬萬幸。

“呼!”

暗道一聲好險!

那血痕若是再深一些,恐怕就能割破他脖子上的大動脈了。

好在他閃得快,否則死亡血鴉從咽喉處穿過,那他就會和周圍那近千的將士們一樣,落得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了。

心道:這死亡血鴉果然厲害!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楊九天就已經感受到了那死亡血鴉的危險。

想想那些普通的將士,又怎麼可能是它的對手。

輕輕抹了一把脖子上的血痕,略微有些刺痛。

低頭一看,抹在手上的鮮血,竟是烏黑色的。

“不好!”

楊九天無比震驚。

他還沒有發現,自己的眼白已經變成了烏黑色,眼球血紅,看起來極爲駭人。


他很早就聽說過,如若被死亡血鴉襲擊,如果不死,就會被死亡血鴉寄生,和死亡血鴉同體而生,同體而亡。

“真是該死!”

他禁不住埋怨自己,更是無比懊悔。

剛纔就不該用刀刃去迎接死亡血鴉的攻擊。

倘若是用刀背,或是刀身,都不至於面對眼下這樣的情況。

他突然有種強烈的衝動,想要用手上的軍刀,割去脖子上的肉。

但那麼做的結果不想而知,而且未必能夠解決根本問題。

真的會同體而生麼!

楊九天修煉了九玄淨氣法以後,心態也變得比常人平靜。很快地冷靜下來,溫和秀氣的面上,只有隱隱的擔憂和疑惑。

再次抹了一把受傷的脖子,那血痕竟自然地消失了,不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真的是同體而生?

楊九天濃密的眉梢微微一抖,烏黑色的眸子,和血紅色的眼球,也瞬間恢復了原本的清澈。

他的心中一陣翻江倒海,但面上仍然冷靜。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