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這話秦山竟然張開雙臂,一副迎接死亡的樣子。 「呵呵呵……看來你還知道自己犯了必死的錯誤啊,那麼今天我就了結了你這骯髒的一生,你這個混蛋負心漢!」

藍夢吼了一聲,下一刻伸出鬼爪就準備要了秦山的狗命。

秦山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一副死就死的表情。

而就在這時,坐在座位上的葉新華突然開口道:「請等一下,你是把我當空氣了嗎?」

葉新華說著站起了身子,藍夢這時轉頭看向葉新華吼道:「不關你的事,你就別瞎摻和了,否則會死的,而且你不覺得你中毒了嗎?」

中毒!

葉新華一愣,對啊,自己剛才可是吃了有毒的飯菜,現在應該表現成中毒的樣子啊?可是這是什麼毒啊?

葉新華這樣想著,這時藍夢卻笑道:「呵呵……我知道你有法力在身,是個厲害的傢伙,但是你中了我的軟骨之毒,你是沒辦法阻止我的,小子,現在是不是感覺全身無力啊?」

「全身無力?啊,對,好乏力啊,怎麼回事,我怎麼全身都使不上力氣啊?」

葉新華感受著全身使不完的力氣,無奈之下,只能飆演技了,不過這演技確實略顯浮誇。

「呵呵呵……是不是感覺全身骨頭都軟了?」

藍夢這時卻好像沒發現一般,繼續說著。

「額……對,全身骨頭都軟了,哎呀呀,站不住了。」

不得不說葉新華的表演太拙劣了,簡直刻意的像假的一般,藍夢見狀笑得更加開心了,心中暗笑葉新華天真。

竟然想用如此浮誇的演技,讓我心生疑慮,懷疑他是否中毒,從而投鼠忌器,不過這個想法太天真了,藍夢對自己的毒還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的,吃了我的毒,築基期高手也得跪,更何況你個小渣渣!

想通了這些,藍夢嘴角浮現出一絲不屑的笑容,你就演吧,不管怎麼演你都掩飾不了你內心的恐懼,你想通過誇張的表演,讓我起疑心,呵呵,真是天真的想法,我可不是那種沒有腦子的女人!

「呵呵……是嗎?這麼虛弱呢,既然這麼虛弱,那你就乖乖的給我坐在那裡,不要礙事!」

藍夢猛地看向葉新華,表情異常的不耐煩。

而藍夢警告了葉新華,同時把目光轉向了其餘的人道:「還有你們,都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裡,不要亂動,我不想濫殺無辜,我只想讓這該死的負心漢付出他應有的代價!」

藍夢目光兇狠的掃視了一周,最後再次把目光看向了面無表情的秦山秦教授。

「秦山,你給我受死吧!」

藍夢看著秦山再次的伸出了自己的利爪,這時葉新華竟然再次開口道:「停,請等一下,等一下!」

葉新華看著藍夢說道,藍夢這時更加不耐的看向了葉新華。

「幹嘛,你還要找死?」

葉新華聽了藍夢的話搖了搖頭道:「別,別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一下你們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竟然讓你如此恨秦山教授,還有你管秦山教授叫做負心漢,難道你們曾經好過?」

葉新華看著藍夢問道,藍夢沒有回答,而是意味深長的看了葉新華一眼道:「你想知道?」

葉新華聽了這話微微一笑道:「只是有點好奇,你若不想說,也沒什麼。」

「說,為什麼不說!雖然我是鬼,但是我也知道什麼叫做師出有名,無名之事,我不會做的。」

藍夢說著略微沉思說道:「事情是二十三年前,那時候我剛上大學,是咱們海城大學的學生,而那時候秦山也剛畢業,直接留校成了海城大學的老師,主教我們專業。」

「那時候秦山不大,很帥,也很風趣,很多小姑娘喜歡他,但是那個時代封建的緊,師生之間是絕對嚴禁戀愛的,因此,雖然很多人喜歡他,但是卻無一人敢真正追求他,而那時候的我卻鼓起了勇氣,我給秦山寫了一封情書。」

「其實在我們那個年代,我這份情書已經算是離經叛道了,我在寫這封情書的時候,甚至都已經做好被發現之後,被學校出發,或者被秦山老師直接拒絕的結果了。」

「說實話,那個時候我有些後悔了,我甚至後悔寫了那封情書,結果這封情書給我帶來的也是意想不到的收穫,秦山,秦山這個禽獸竟然給我回信了!」

藍夢說道這裡眼神中竟然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絲,這是一種掩飾不住的情意,就連秦奮這種傻子都看出來了。

「爸爸,你~」

秦奮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了自己的父親,一直不苟言笑的秦山,秦教授。

秦山聽了藍夢的話嘆了口氣道:「沒錯,我是做出了回信,而且還很赤裸裸的表達了我的愛意,沒錯我確實喜歡上了我這個學生藍夢,那時候,我碩士畢業,二十六歲,而藍夢剛上大學,二十歲,正值青春年少。」

「那時候藍夢很漂亮,而且性格也很優秀,絕對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比擬的,而且身上有一種別的女人都沒有的青春活力,以及新時代女性的魅力,我在教了她不久之後就對她有了喜歡之情,只是礙於師生這份關係,不變生出非分之想,於是我就強壓了這份感情。」

「可是誰又能知道,情這一個字是妙不可言,緣分又是如此令人捉摸不定,就在我準備徹底壓下心中所思所念之時,我收到了藍夢的那封信,那封表白之信。」

「於是我就再也壓制不住心中那份感情了,我,我答應了藍夢跟她交往。」

秦山說到這裡嘆了口氣,回憶起那段往事。

「嗨,我以為多大事呢,原來就是一個師生戀啊,這有啥的,至於搞得如此生離死別的嗎?」

聽了秦山的話,一直坐著默不作聲的朱老四,突然吼了一聲,這一聲吼出藍夢突然用刀子一般的眼神看向了朱老四。

「你在敢多說一句,我就弄死你!」

「哎,別大姐,我鬧著玩,鬧著玩的,你們繼續,你們繼續。」

朱老四被藍夢一個眼神制止了,而秦山也嘆了口氣看向藍夢道:「還說嗎?」

「說,我今天還真想讓這幾個後輩知道知道,你秦山到底是個何等的畜生!」

藍夢瞪著秦山惡狠狠的吼道,秦山聽了這話忍不住再次嘆息一聲。

「唉~」 秦山嘆息一聲,這一聲包含了許多感情,有不舍,有無奈,有心碎,當然更多的還是無盡的悲傷。

少年不知情滋味,蹉跎半百淚交流,今日再見夢中女,奈何陰陽永相隔。

這是秦山現在的心境,悲傷,嘆惋,心碎,百味雜陳。

秦山稍微的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神,緊跟著張嘴道:「我們因為那封信交往上了,感情也日益生溫,當時我跟藍夢二人,算是乾柴遇烈火,很快就墜入了愛河。」

「記得在藍夢的21歲生日的那一天,我送給了她這個藍蝴蝶,陪她種下了咱們學校人工湖旁的那棵大槐樹,並且為她做了一首定情詩:攜手栽下槐一棵,藍蝶飛舞綠雲天,相思不改今生緣,生死不離定百年!」

秦山很有感情的把這首詩讀了一遍,緊跟著繼續說道:「當時藍夢很開心,很高興,於是我們,我們就去了賓館,開了房,有了第一次。」

「我們那個時代的人,跟你們這個時代的人很不同,男女對第一次看的都很重,如果男人得到了女人的第一次,那就要娶人家,不然你就是耍流氓會被法律審判,所以我們有了第一次基本就代表我們以後要結婚的。」

「而且那個年代的防護措施根本沒辦法跟現在相比,於是不知不覺間,藍夢意外懷孕了。」

「隨著藍夢肚子越來越大,這件事情也事發了,記得那時候是藍夢懷孕的第七個月,學校終於出手了,學校找到了我命令我必須把藍夢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然後立刻跟藍夢劃清界限,否則,學校將要開除我,要知道我可是念了二十年書,而且運氣逆天,被我老師推薦才能留校任教,我當時把這個工作看得比命還重。」

「可是藍夢當時已經七個月了,而且藍夢還是自己最愛的女人,她懷了自己的孩子,親自讓自己最心愛的女人,把自己的孩子打掉,這個決定實在令人難下。」

「於是我就很糾結,我不知道如何跟藍夢開口,我怕看到藍夢那歇斯底里的樣子。」

「我退縮了,我糾結了,而且當時我被學技強制停課,每天只能關在宿舍里發霉,我不知道怎麼辦,我做不了決定。」

「當時我的老師,也就是當時學校的副校長,知道了我的事情,他知道了我的難處,也知道這件事情的影響有多惡劣,海城大學的老師把女學生搞大肚子了,這個事情要是傳出去了,我就身敗名裂了,所以老師頂著巨大的壓力,親自出山,找到了藍夢。」

秦山說道這裡頓了一下看向了藍夢,藍夢這時表情明顯變得很猙獰,秦山沉吟一下道:「藍夢,接下來你,你說吧。」

藍夢聽了秦山的話冷笑一聲道:「怎麼,說不下去了,好,我說,我說。」

「對,張建軍那個老王八蛋是找到我了,對了,張建軍不知道是誰吧,他就是秦山的老師,一個虛偽的老王八蛋!」

「當時他找到我了,當真跟我言之以情,曉之以理,當真說的天花亂墜,而且威逼利誘無所不用其極,這老混蛋跟我說,我跟秦山交往是大逆不道,是有傷風化,是恥辱不對的,而且是不仁不義不孝之舉。」

「他跟我說,父母把我養這麼大,送到學校念書,不是讓我泡老師的,但是我卻跟老師有了孩子,這件事情要是讓我父母知道了,乃是奇恥大辱,說不定活活氣死都有可能,父母養你,你卻把他們氣個半死,此乃不孝。」

「他又跟我說,秦山現在正在事業的起步階段,將來還有大好的前途等著他,而自己卻跟他有了孩子,自己這就是在毀他的前程,自己如果執意生下這孩子,那麼秦山就要失業,秦山如此愛自己,自己卻讓秦山失業,此乃不仁!」

「自己作為新時代的大學生,卻沒有給新時代的大學生留下好榜樣,更是給社會造成惡劣影響,甚至會影響到一批學生的,人生觀,價值觀,會導致他們誤入歧途,如此這般自己就害了一代人,這就是不義。」

「如此不仁不義不孝的行為,那個老混蛋必須讓我把孩子打掉,不然我就是國家的罪人,人民的公敵,當時我都快被他說動了。」

「而且這還不算什麼,最為過分的是在後面,他看我還是不同意打掉孩子,竟然還準備利誘我,他跟我說只要我同意打掉我肚子里的孩子,他就保送我研究生,而且研究生學費,他都可以幫我申請國家獎金,如此這般,我的前程必將光明。」

「他讓我好好考慮考慮,可是我如何考慮,七個月了,我的孩子已經七個月了,這時要是打掉他,只有把他剪成兩段,而且這時他已經有了生命,我,我如何能夠剝奪我兒子的生命,所以我咬著牙不同意。」

「那老混蛋看我如此執拗不同意,氣壞了,指著鼻子罵我是蕩婦,勾引了他的徒弟,他還讓我等著,他會讓秦山跟我斷絕關係,也會讓秦山勸我把孩子打掉的,我聽了那老混蛋的話笑了,很自信的告訴他,別做夢了,秦山不會背叛我的,秦山不會勸我把孩子打掉的。」

「我當時很自信,我信秦山,我更加相信我們之間的愛情。」

「可是那個老混蛋卻對我說,不可能,秦山會知道孰輕孰重,一個女人,一個野種,怎麼可能跟他的前程相比呢,所以秦山一定會來勸自己打掉孩子的。」

「我不信,我笑他不了解秦山,不了解我們之間的愛情,可惜的是,很快我自己就打臉了,秦山,秦山這個混蛋真的舔著臉來求自己打掉孩子,而且還要我畢業之前不要跟他聯繫,他竟然真的像那個老混蛋說的一樣,為了他的狗屁前程,不要我跟孩子了!那,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於是我一氣之下,掛死在宿舍之中。」

「可是我到死也忘不了秦山你這混蛋無情的樣子,我要報復,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藍夢看著秦山憤怒的吼著。 藍夢的情緒有些失控了,再次恢復了她那弔死鬼恐怖的面容,同時身上的陰氣不停的升騰著,一股殺氣彌散而出,看來藍夢是真的準備下殺手了。

「秦山!」

藍夢看著秦山惡狠狠的吼了一聲,秦山聞言抬頭看著藍夢,無語。

藍夢這時渾身鬼氣暴走,臉色也變得無比猙獰,一身掩飾不住的殺氣直接鎖定了秦山。

可是秦山這時在藍夢的殺氣之下卻顯得很從容不迫,只是淡淡的看著藍夢道:「夢兒,我知道我對不起你!」

「閉嘴,夢兒也是你叫的,你這個混蛋,我就問你,你說,我剛才說的有一句不對嗎?」

藍夢看著秦山問道,秦山聽了這話嘆了口氣道:「沒有。」

「很好,我再問你,你覺得你自己該殺嗎?」

藍夢看著秦山問道,秦山繼續苦笑:「該殺!」

「好,既然你都覺得自己該殺了,那我就成全你,秦山你個混蛋,給我去死!」

藍夢大叫一聲,秦山這時也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秦山這時已經心如死灰,這一刻讓他想起了當初的那一幕,自己無情的逼迫藍夢打掉孩子,跟自己斷交。

其實當初秦山何嘗願意如此,可是他的老師,那位張副校長找到了自己,並且跟自己說了,如果不讓藍夢打掉孩子,那麼他就將開除藍夢的學籍,並且通知藍夢的家長,讓藍夢的家長把藍夢領回家中,以後所有學校都不會接受藍夢這個學生。

秦山知道藍夢是多麼喜歡讀書的一個女孩子,也知道藍夢的家鄉是在一個封閉的小山村裡,藍夢是他們村子的唯一一個大學生,也是全村的希望,藍夢家裡條件並不好,為了讓藍夢念書,藍夢的父親把全村都借遍了。

可是最後上學的錢還不夠,最後藍夢的父親逼著藍夢的大姐,嫁給了村裡村長家的傻兒子,才從村長那裡獲得了彩禮,湊夠了藍夢的學費。

藍夢不止一次跟自己說,自己對不起姐姐,自己現在還記得結婚的前一天,姐姐躲在房間里哭,藍夢進屋跟姐姐道歉,可是姐姐卻說:姐腦子笨,一輩子不會有啥大出息的,但是你這娃靈,腦子好,考上了大學。

姐姐不求別的,你一定要好好學習,大學畢業了,掙了大錢,讓姐姐也跟著揚眉吐氣一把。

秦山忘不了藍夢當時邊說邊哭的場景,所以秦山不敢讓自己的老師開除藍夢,如果藍夢被開除了,那麼她的父母將會遭受多大打擊,尤其是因為懷了自己的孩子,才被開除的,那麼他們村子的人傳閑話豈不是要逼死人嗎?

千萬不要小瞧傳閑話這種事情,尤其是在村子這種範圍,只要有了閑話可傳,那麼被傳的版本會變了花樣的翻新,面目全非,最後活活把人逼死。

秦山不敢想象藍夢被開除之後的場面,所以他求自己的老師饒過藍夢,讓藍夢繼續讀書,成功的大學畢業。

老師聽了秦山的話笑得很開心,他語重心長的對秦山道:能救她的只有你,你只要去讓她把孩子打了,並且以後離你遠點,那麼我不但不開除她,我還會把我手下的那個保送研究生名額給她一個,讓她得到補償,光宗耀祖。

秦山無奈屈服了,於是就有了前去找藍夢,讓藍夢打掉孩子,不要跟自己繼續接觸的事情,可是秦山做夢也沒想到,藍夢會如此想不開,最後竟然尋了短見。

秦山做夢也忘不了自己看到藍夢弔死之後掛在房樑上的樣子,當時秦山哭的是肝腸寸斷,淚如雨下,差點也要隨藍夢而去。

不過後來還是被自己的父母攔住了,秦山的母親苦著臉對秦山道:我養你不已,我不求你榮華富貴,可是你也要為我們養老送終,傳宗接代啊!

秦山聽了母親的話,本來尋死的心淡了下來,他確實想明白了,自己不能只為自己而活,還要為父母而活,於是他就在父母安排下,娶了一個女人,生了秦奮,可是他跟那個女人並沒有感情,於是在秦奮上高中的時候,離婚了,而女人一直帶著秦奮在鄉下生活。

而如今藍夢要殺秦山,秦山不但不害怕,反而有幾分解脫,自己替父母活完了,父母已經在幾年前陸續去世了,而秦奮很懂事,學習,工作能力都不錯,自己也可以放心。

所以秦山現在不怕死,死有何可怕,正好去陰間陪伴藍夢,為當年之事贖罪。

秦山這時閉著眼睛,張開雙臂,等待藍夢穿心的一擊,來殺了我吧!

秦山等待著,可是過了半天並沒有想象中的疼痛,秦山疑惑了,莫非藍夢捨不得下手了,秦山想著,眼睛緩緩睜開,緊跟著眼前的一幕震驚了秦山,因為秦山看見藍夢這時鬼爪離自己的心臟只有一厘米的距離,只差一點點就能貫穿秦山的心臟,讓秦山解脫。

可是這時葉新華的手卻抓住了藍夢的鬼爪,讓藍夢的鬼爪無法再進一步,竟然是葉新華救了自己。

藍夢這時心情很不好,本來自己差一點就可以報仇雪恨了,可是誰能想到這時候竟然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葉新華這混蛋竟然出來攪局,不讓自己去殺秦山。

藍夢這時咬牙切齒的看著葉新華道:「你是非要趟這趟渾水了?」

葉新華聽了藍夢的話聳了聳肩道:「剛才我也聽了你們的敘述,雖然聽起來秦教授有錯,但是罪不至死,而且可以看出秦教授眼中已經有悔過之意,你又何必咄咄逼人,非要制他於死地呢?」

「罪不至死,老娘我一屍兩命,他還罪不至死,他罪不至死,難道我就死有餘辜嗎?」

藍夢看著葉新華說道,葉新華聽了藍夢的話搖了搖頭道:「藍夢,我不想跟你理論什麼,公道自在人心。」

「公道自在人心,公道自在人心,哈哈哈……好一個公道自在人心,不過老娘沒空跟你說這些沒有用的東西,老娘今天就要他的小命,我看誰攔得住我?」

藍夢滿臉猙獰的對葉新華說道。 「唉~你們這些鬼怪為啥都這麼偏激呢?好好說話就是不聽啊!」

葉新華聽了藍夢的話眼睛眯縫起來,眼神中多了些許凶光,既然說服是說服不了了,那看來只剩下硬剛這一條路了!

葉新華想著,這邊秦奮與花美男等人已經全都如泥一般癱軟在椅子上,一絲氣力也使不出來,這時只見秦奮掙扎的伸出手來,對著葉新華吼道:「老二,救我父親,救我父親!」

葉新華聽了秦奮的話輕輕頷首道:「秦老大,你放心,有我在無人能夠傷的了你父親的。」

「呵呵……好一個大言不慚的毛頭小兒,你中了我的軟骨之毒,自身都難保,還想救人,真是不自量力啊!」

藍夢看著葉新華呵呵冷笑,葉新華聽了藍夢的話嘴角微微翹了起來道:「中毒?」

「哼,難道沒有嗎?你吃了我的軟骨之毒,就算是築基期的高手也不能倖免,更何況你一個區區練氣後期的小子,我勸你就彆強撐了,軟骨之毒,跗骨而生,你若強行運功,軟骨之毒就會腐蝕你的骨頭,讓你的骨頭變成豆腐一般的存在,讓你後半輩都變成殘廢,小子別瞎出頭,會死的!」

藍夢看著葉新華說道,葉新華聽了藍夢的話輕輕頷首道:「厲害,你的軟骨之毒確實厲害,但是你卻害不了我!」

「害不了你?呵呵……你說什麼胡話呢?難不成你還能有解毒之法不成?」

「解毒之法?解毒之法不曾有,但是如果我根本沒吃你的毒藥呢?」

葉新華說著,用手一拍肚子,緊跟著一股真氣直接從葉新華的口噴了出來,而真氣之中還夾雜著黑色的毒氣,看著這黑色的毒氣,藍夢的臉色變了。

「你,你竟然用真氣裹住了毒藥!你,你一直沒有中毒?!」

藍夢看著葉新華說道,臉上說不出的尷尬,剛才她想起了自己是如何揣測葉新華的,她以為葉新華是故意用拙劣的演技來糊弄自己的,可是那曾想,葉新華竟然是真的沒中毒,那自己豈不是被人當猴耍了嗎?

想到這裡藍夢怒了,惱羞成怒!

只見藍夢臉色變得無比猙獰起來,對著葉新華吼道:「混蛋,你個混蛋,竟然,竟然戲耍我,不可饒恕,不可饒恕,你給我去死吧!」

藍夢大吼一聲,緊跟著一鬼爪狠狠的抓向了葉新華的心臟,葉新華見狀嘴角冷笑,緊跟著起身對著藍夢就是狠狠的一拳,這一拳威力不俗,攜帶了葉新華大部分的真氣,一拳打出,陣陣氣爆聲,震耳欲聾。

一拳一爪就這樣在空中相會,緊更著轟的一聲把二人炸開,藍夢退了一步,而葉新華卻整整退了三步,藍夢乃是固命期的高手,而葉新華只是練氣後期,對比真氣之上,葉新華略微低於藍夢。

不過真氣量雖然不及,但是葉新華卻從來不覺得自己的實力會弱於藍夢,只見葉新華猛地向前一步,緊跟著瞬間七枚硃砂釘悍然出手,直接激射向藍夢,藍夢見狀鬼爪連舞,剎那間組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防禦網,緊跟著七根硃砂釘,直接就被藍夢給打成了碎片。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