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剛落,異變陡生。

蹲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小妖女突然一聲厲喝:“去死!”

嗖!

她握着法寶匕首,突然的就朝白小鳳咽喉刺了過去。

“娘希匹的!”白小鳳大罵了一句,急忙後退,沒等站穩呢,地上的小妖女突然就站了起來,轉身衝進了小樹林裏,“無恥的混蛋,姑奶奶拖延時間,難道看不出來嗎?這會兒我師父的鬼應該已經要出世了,你等死吧!”

白小鳳愕然地看着小妖女逃跑的方向,神情一下子冰冷下來:“敢騙本大爺,今天一定要把你屁股打成八瓣!”

緊跟着,他就追着小妖女衝進了樹林裏。

這小樹林估計平時沒啥人來,地上錯落着一根根縱橫交錯的樹枝。

但,這對白小鳳而言,完全沒有絲毫挑戰性,騰挪閃移着,快速地在小樹林裏穿梭着。

“該死!這混蛋怎麼這麼快?”小妖女回頭看了一眼白小鳳,美目中滿是驚駭,緊跟着又冷冷一笑:“哼哼……師父養的鬼馬上就要出世了,到時候,姑奶奶一定要讓鬼殺掉你這混蛋,竟敢輕薄我。”

白小鳳嗤笑了一聲:“管你養的什麼鬼,敢在本大爺地盤上撒野,今天都給你殺了,還有你個小妖女,等着被本大爺按着打屁股吧。”

小妖女嬌軀一顫,奔跑中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屁股,好疼的,這混蛋竟然還敢提這事,一定要殺了他!

她有極強的自信,雖然白小鳳的實力超出了她的預料。

但只要她師父養的鬼出世了,到時候殺白小鳳不過如殺雞屠狗罷了!

她之所以會在學校裏,很大程度上,就是師父讓她在學校裏看管養的那隻鬼。

已經三年了,耗費三年時間,雖然不知道那鬼是什麼,但實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很快,白小鳳就跟着小妖女衝出了小樹林。

這地方依舊是在青藤藝術學院,但很荒涼,甚至平時估計都沒人來,還是一片未開發的荒地。

四周是密密的樹林,陰森森的。

而在不遠處,卻有一大塊空地,約莫有兩百多平方。

白小鳳擡眼一看,就看到那塊空地上浮動着濃濃的黑色陰氣,濃郁的像是液化了一樣,覆蓋在那片空地上。

“東南方?”白小鳳仔細回憶了一下,剛纔追着女鬼然後再追小妖女,其實一直都是在往學校的東南方跑。

他眯着眼睛:“看來,青藤藝術學院的癥結,都在這了。”

而這時,前邊的小妖女已經停在了那片空地上,她盯着空地上如水流動一般的濃郁陰氣,登時激動地笑了起來:“陰氣迴流,這鬼,馬上就要出世了!”

說着,她回頭看向不遠處的白小鳳,這一刻,美目中充滿不屑,宛若看待一個死人一樣。

她大笑着說:“無恥混蛋,你完了,陰氣已經開始迴流,這鬼馬上要出世了,你就算是大羅神仙也阻止不了了。”

“切……本大爺絕對不阻止,本大爺要看看這鬼,到底有多厲害!”

白小鳳冷冷一笑,雙手抱着胸口停在了原地。

既然整個學校的陰氣,都是從這地方散發出來的,他很有興趣看看,這小妖女到底能養個什麼鬼出來。

當然,更關鍵的是,他想看看這地方,還有沒有別的異常。

畢竟覆蓋了整個學校的陰氣,如果僅僅是養的鬼釋放出來的,那就太匪夷所思了!

“哼,等死吧!”小妖女眯起美目,殺意毫不掩飾的釋放着,緊跟着,她猛然轉身,舉起手裏的法寶匕首,悍然插進了陰氣涌動的地面。

同時,她掏出一張黃符,掐訣唸咒起來:“五方五鬼,魑魅無形,陰氣匯聚,小鬼擡頭,敕令!”

噗!

黃符燃燒成一團火焰,被她扔在了法寶匕首上。

轟!

下一秒,法寶匕首宛若泄洪一般,磅礴濃郁的黑色陰氣如同潮浪一般衝出,捲起幾米高的氣浪,衝向四面八方。

呼……呼……

緊跟着,這片地方颳起了強勁的陰風,吹動的四周的樹林簌簌作響。

轟隆隆……

地面也震顫起來,以法寶匕首插落的地方爲中心,快速地崩裂出一道道巨大的豁口。

每一道豁口一出現,濃郁的陰氣就洶涌而出。

匯聚在一起後,所有的陰氣盡皆沖天而起,遮雲閉月。

這片天地一下子都漆黑下來,氣溫,更是降到了冰點。

白小鳳臉上閃過一抹驚詫,緊跟着罕見的露出了凝重之色:“娘希匹的,該不會養了一隻鬼王出來吧?” 蘇雯瀾盛了一勺子粥吞進去:「這樣嗎?」

秦黎辰的眼眸變得深黯。

主持婚事的男人 失去記憶的瀾兒真是可愛。

這樣全身心地信任著他的感覺真好。

「現在是不是放心了?」蘇雯瀾吞下嘴裡的粥,問道。

秦黎辰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傻丫頭,我沒有說不相信你。不過,與瀾兒用同一個勺子吃飯,這是不是在暗示我什麼?」

蘇雯瀾臉頰微紅,嬌嗔地瞪著他:「我能暗示你什麼?你滿腦子想的是什麼?」

「嗯……」秦黎辰放下手裡的冊子。「暗示我只有一個勺子,所以只有委屈瀾兒吃我的口水。」

「誰吃你的……呸!」蘇雯瀾盛了一勺子粥塞到他的嘴裡。「現在是你吃我的。」

秦黎辰爽聲笑了,笑聲傳出很遠。

外面的王公公聽著這笑聲,神情是從來沒有過的驚訝。

自從秦黎辰做了這裡的皇帝,性格就變得詭異難測。前一秒笑眯眯的,下一秒就大開殺戒的事情已經不止一次發生了。現在大家對這個人又是敬畏又是害怕,根本不敢與他親近。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聽見他發出這樣從內心深處傳出來的笑聲。

「不要笑了。」蘇雯瀾捂住他的嘴。「不許笑了。」

「好好好,我不笑了。」秦黎辰溫柔地摸著她的臉頰。「看來以後要讓瀾兒經常陪我。這樣我才不會被這些奏摺悶死。」

「這樣不會打擾你嗎?你的那些大臣知道,肯定又會說我吧?」蘇雯瀾撇嘴。「我有自知之明。」

「他們不敢說你。誰要是說你,我就讓他全家賠罪。」秦黎辰用最溫柔的聲音說著最可怕的話。

「好了,不說這些了。」蘇雯瀾說道:「粥已經吃完了。你忙你的。我回去了。」

「別走。」秦黎辰將她抱住,拉著她入懷。「你要是走了,我多孤單啊!」

「可是你還有這麼多冊子。我總不能在這裡耽擱你的時間。」 惡魔總裁你好毒 蘇雯瀾心疼地看著他。「你認真處理這些公務。回來我再陪你說話。」

「瀾兒不來的時候還不覺得,你一來我才發現,如果有你陪著,這些討厭的東西也變得不討厭了。你留下來陪我好不好?那邊有許多書籍,你可以在那裡看書。要是等累了,裡面還有休息的地方。總之,讓我隨時隨時感覺到你的存在,我的心情就會好很多。」

「真的不會打擾你嗎?」蘇雯瀾遲疑。

「當然。」秦黎辰吻了吻她的額頭。「不僅不會打擾我,還能幫我提神。」

「那好吧!」蘇雯瀾說道:「我去看書。」

秦黎辰看著蘇雯瀾走到書架前。

蘇雯瀾穿著一身紅色的衣裙。

她容貌清雅,平時不愛妝容。可是穿上一身紅衣,再稍微修飾一下妝容,整個人就會多了幾分華貴和英氣。

秦黎辰看痴了。

他迫不及待想將她娶回來,讓她真正的成為他的女人。

「還說我不會打擾你。你看你一直盯著我發獃。」蘇雯瀾拿著一本書,在對面用不悅的眼神看著他。「照你這樣的速度,什麼時候才能結束?要是遲遲做不完,又沒時間陪我用晚膳。那我晚上又是一個人了。」

秦黎辰回過神來。

聽了她的話,他笑道:「好。我馬上就做。別生氣。」

說完,他翻開一本冊子看起來。

蘇雯瀾這才滿意地輕哼,然後挑了個位置坐下來看書。

秦黎辰抬眸看她一眼,見她神情專註,模樣是從來沒有見過的可愛。

他打起精神處理那些冊子。早些處理完,他也能陪她一起用膳。

只要想到她在等他用膳,這些冊子就變得可愛起來。

秦黎辰沒有發現自己的嘴角一直是揚著的。那雙眼睛也少了一些犀利,多了濃濃的感情。

時間緩緩流失。

兩人互不打擾。

蘇雯瀾揉了揉肩膀。

抬頭看向秦黎辰的時候,發現他桌上的茶杯早就空了。

她站起來,走到旁邊的茶室,煮好一壺茶提出來。

當她倒茶的時候,一不小心濺到了桌上。

「呀!」她驚呼出聲。「不好,弄濕了。」

秦黎辰見到桌上的水,又見她這樣慌亂的弄奏摺,連忙從她手裡接過茶壺。

「先把茶壺放下。這水是剛開的,你也不怕燙著自己。」

「可是奏摺濕了。」蘇雯瀾帶著哭腔說道:「都怪我。我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早知道我應該回去的。」

秦黎辰將那本奏摺展開,再用旁邊的手帕將上面的水擦乾。

「傻丫頭,這只是一件小事,哪有你說的這麼嚴重?好了,現在沒事了。等會兒再晾一下,幹了就沒問題了。」

「真的沒事嗎?」蘇雯瀾問道。

「我向你保證,這真的不算什麼大問題。好了,別哭了,心疼死我了。」秦黎辰擦著她的眼淚。美食小說

嘶嘶!嘶嘶嘶嘶!

「這是什麼聲音呀?」 爵少的麻辣愛妻 蘇雯瀾一邊擦眼角的淚水一邊沙啞地問道。

秦黎辰的心裡產生了危機感。

他警惕地看著四周。

只見密密麻麻的毒蛇朝他們爬了過來。

「蛇? 巫師自遠方來 怎麼又是蛇?」蘇雯瀾緊張地抓緊秦黎辰的手臂。「怎麼辦?外面的人呢?來人啊!」

王公公聽見裡面的聲音連忙推門進來。見到這陣仗,頓時頭皮發麻。

「皇……皇……皇上……怎麼會有這麼多蛇啊?」王公公顫抖地說道。

「皇上………」從外面傳來尖叫聲。「好多蛇啊!怎麼會有這麼多蛇?」

秦黎辰將蘇雯瀾擋在身後,抽出放在旁邊架子上的配劍,對著那些衝過來的蛇亂砍著。

蘇雯瀾不敢看,只敢躲在秦黎辰身後。

咻!咻咻!配劍的士兵對著那些毒蛇亂揮著。

「啊……」其中一個士兵被毒蛇咬住了手臂。

「啊!!」又有人被咬了。

王公公拿著手裡的拂塵對著那些毒蛇亂揮,嘴裡顫抖地威脅:「你們別過來,別過來……」

說來也是奇怪。那些毒蛇真的沒有攻擊王公公。

王公公見狀樂了:「對了,我的拂塵剛用雄黃酒泡過。謝天謝地,我真是太聰明了。皇上,老奴來救你。」

蘇雯瀾沒想到還有王公公這個程咬金。她撲到秦黎辰的懷裡,尖叫道:「不要……」

幾條蛇衝過來。

蘇雯瀾撲了秦黎辰這麼一下,讓他這麼一踉蹌,頓時漏掉了一條毒蛇。

「嘶!」那條毒蛇咬住了秦黎辰的腿。「該死……」

當看見另一條毒蛇咬住蘇雯瀾的手臂時,秦黎辰憤怒地揮劍砍死了那條毒蛇,並且將它碎屍萬段。

哪怕對攻擊他的那條毒蛇,他也沒有這麼狠過。

「瀾兒,你沒事吧?」秦黎辰抱住蘇雯瀾。

蘇雯瀾看著越來越多的毒蛇,擔憂地說道:「怎麼辦呀?這些蛇越來越多了。」

秦黎辰也被毒蛇咬了。他感覺有些昏沉。就在這個時候,更多的毒蛇撲了過來。

「別過來……」蘇雯瀾撲在秦黎辰的身上,擋住了那些毒蛇。

可是秦黎辰眼睜睜地看著有三條蛇咬在了蘇雯瀾的身上。

「瀾兒……」秦黎辰憤怒地砍掉那些蛇,再將蘇雯瀾抱在懷裡。「瀾兒你不要亂動。我馬上叫御醫過來。」

「你也被蛇咬了。這個時候不要亂動了。要是亂動的話,只會加快毒性的擴大。」蘇雯瀾拉住他的手說道:「我沒事吧!」

「皇上,屬下來救駕。」秦如雲帶著士兵衝進來,對那些毒蛇進行著單方面的屠殺。

沒過多久,毒蛇清理乾淨了。

「秦大人,皇上被毒蛇咬了。」王公公在旁邊顫抖地說道:「這可怎麼辦是好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