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沈從文突然帶著人闖了進來,二話不說就指著她的鼻子破口大罵,實在是太過分了。

可是她真的沒有想到,沈見深會和孟星辰鬥上了!

沈從文冷厲的目光落在艾濃濃的身上,「你這個表情,難道你還不知道?」

艾濃濃機械地搖了搖頭。

沈從文冷哼一聲:「少在我面前裝了,我可不是沈見深,隨便你撒嬌一下就會被你牽著鼻子走的。」

艾濃濃動了動嘴皮,想說點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呂曼曼忍不住了,「沈老爺子,你說話也太不客氣了吧?怎麼什麼事情都往濃濃身上推呢?」

「呵!你就是呂曼曼?」沈從文眯著眼睛,「你就是那個爬上我兒子床的心機女?你以為你和我兒子睡了,把生米煮成熟飯,你就能拿到錢?」

呂曼曼氣得漲紅了臉,「那是個意外!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問沈見深要錢!」

「你們兩個女人合夥一起矇騙我的兒子,想要的不僅僅只有錢財吧?」沈從文高居沈家家主位置多年,身上屬於上位者的威壓散開,「你們還敢慫恿我兒子去搞孟氏集團,你們的野心不小啊!」

艾濃濃和呂曼曼愣住,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以我沈家舉家之力,全力去搞孟氏集團,投入無數資金去收購孟氏股票,呵呵!說到底,你就是想利用我們沈家當你的打手,幫你對付你的前夫孟星辰,好讓你搶回你兒子的撫養權吧?」沈從文冷笑著說。

艾濃濃站在那裡,腦子嗡嗡嗡的響。

沈從文的話就像是黑洞一樣,幾乎要吞噬了她。

她很想解釋,把自己摘乾淨,和沈見深撇清關係。

十八線上位手冊 說這一切她都不知道,和她無關。

可她張了張嘴巴,喉嚨裡面卻像是塞了一把稻草一樣,根本說不出話來。

沈見深為了她,不惜以整個沈家之力和孟星辰斗。

他從未把這些事情說出來,可他一直都在默默的幫著她。

還有沈見深和呂曼曼的那個意外,如果真的是孟星辰做的,說到底還不是因為她嗎?

是她連累了沈見深,她又有什麼資格去怪沈見深,去撇清關係,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

在沈從文的面前,她真的是百口莫辯。

艾濃濃臉色慘白的朝著沈見深看過去。

沈見深只是朝著她微微的扯動了下嘴角,無聲地吐出兩個字:「沒事。」

艾濃濃的胸口悶悶的疼著。

「立刻和這個女人斷了聯繫,跟我回去!」沈從文凌厲的目光又看向了呂曼曼,「至於這個女人馬上安排她吃避孕藥! 西游之問道諸天 即使她懷上孩子,我也是不會承認的!」

「是!」

馬上有幾個手下走上前來。

一個人按住呂曼曼,一個人掰開了她的嘴,強行往她的嘴裡塞了一顆白色的藥丸。

「你們太過分了!」艾濃濃想要衝過去,奈何卻抵不過那些身體強壯的保鏢們。

一直到呂曼曼把藥丸給咽下去了,那些人才鬆手。 沈從文面無表情地說:「我們沈家百年以來,從來都沒有過私生子,我絕對不會讓沈家蒙羞,就算半點的可能也沒有!」

「咳咳咳!」

呂曼曼差點被噎到,不停的咳嗽,咳得眼淚鼻涕都出來了。

「曼曼!」艾濃濃急得不行,忙不迭的去倒了一杯水,給呂曼曼喝下。

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卻沒有絲毫反抗能力的沈見深,從來都沒有覺得自己是這麼沒用過。

「父親,我不想回去。」沈見深道。

他做了那麼多事情,勢必要報仇,要把孟星辰給揭下一層皮。

他要是現在走了,那豈不是一切都前功盡棄了?

而且這場仗,未必就是他輸了!

「你不走?我看你是被這個女人給迷得姓什麼都不知道了吧!」

「你就真的這麼愚蠢,看不透這個女人玩的把戲?她一邊吊著你,一邊讓她的閨蜜和你上床,把你吃得死死的,讓你心甘情願把整個沈家奉上!」

沈從文越說越是生氣,「你馬上跟我回美國,我立刻給你安排相親,儘快結婚!」

沈見深急了,「父親,我不想那麼隨便就結婚。」

就算現在他已經沒有資格再繼續喜歡濃濃了,他也不想將就。

「你不想隨便結婚?難道你還想娶這個女人不成?她這種離過婚,生過孩子的女人配得上你嗎?她的前夫還是孟星辰,你想要別人怎麼看我們沈家!你是非要把我們沈家的臉都丟盡嗎!」

「都什麼年代了,離異不是很正常嗎?濃濃是個好女孩,請您不要帶有色眼鏡看人。」

「好女孩?」沈從文氣笑了,「你真的以為這個女人是個好的?」

「父親……」

沈從文忽然把一疊資料甩在了沈見深的臉上,「你這個沒出息的東西,你睜大眼睛好好看清楚。 海綿小姐的三月桃花 十八歲就被男人給包養,孩子還是她自己在美國生下來的,這種女人叫好女孩?」

沈從文在來之前,已經讓人把艾濃濃的過往仔細調查得清清楚楚。

他倒是要看看,把自己兒子勾得姓什麼都不知道的女人,到底是個什麼貨色。

看了調查的結果,沈從文半點也不意外。

這種女人就是有手段,果然不是個省油的燈!

十八歲就被孟氏集團的孟星辰包養,之後跑到美國,和自家兒子糾纏不清。

為了勾住自己兒子的心,還不惜和閨蜜合謀,讓閨蜜爬上了沈見深的床。

讓沈見深心懷愧疚,對她更是百依百順,死心塌地。

能夠有這樣手段的女人,怎麼可能是個簡單的角色?

沈從文半眯著眼睛,這次把沈見深帶回美國之後,馬上就給他安排相親,儘快結婚。

這輩子都不能讓艾濃濃這個心機女再接近沈見深!

沈見深還想辯解,「父親,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就不要再揭開這些舊傷疤了……」

沈從文已經沒有耐心再聽下去,「立刻跟我回美國去,回去后立刻相親結婚,跟這個女人斷得乾乾淨淨的!」

「父親,我現在不能走。我投入了那麼多資金和孟星辰斗,現在走了豈不是前功盡棄了?」

「你真的以為你能斗垮孟星辰?就憑你?」

「父親,您為什麼就不肯相信我的實力呢?」沈見深緊緊握著拳頭。

沈從文冷冷看著他,「如果沒有沈家,你拿什麼跟孟星辰斗?你要是輸了,是要整個沈家給你陪葬嗎!你可曾考慮過沈家,可曾為了你的母親考慮過!」

提到了母親,沈見深的臉色變了變,「我……」

沈見深的母親身體一直不太好,沈從文基本上平時都陪著。

這次,沈從文過來,也是瞞著妻子的。

可他是真的對沈見深失望了。

沈從文的手掌放在龍頭拐杖上,殘酷地說:「沈家不會為你的冒失買單,你作為沈家的少家主,不管做任何事情第一要考慮的就是沈家的利益。

如果你做不到這一點,那麼你就不配再當沈家的少家主。你的堂兄弟也不少,他們之中也不乏優秀的人才,從他們之中挑一個當沈家的少家主,也不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執意要留下來,那麼你以後就再也不是沈家的少家主,也不是沈家人了。至於你的母親,你也不要再見了,免得惹她傷心。」

沈見深的臉色徹底的變了,「父親,您不能不許我再見母親啊!」

「至於這個呂曼曼……」沈從文冷冷地說道:「就算是吃了避孕藥,也不能完全保證不會懷孕,我要把這個女人給帶走,直到確認她不會懷孕。」

沈家從來沒有私生子,也絕對不允許有私生子。

所以沈從文要掐斷一切的可能。

這番話說完,沈從文就站起來朝著外面走。

沈從文的手下們則是抓住了呂曼曼,抓著她一起往外面走。

「濃濃,救我啊!」呂曼曼壓根沒想到還有自己的事兒,這群人竟然還要抓她走?

艾濃濃的臉色變了,「曼曼!」

她想要去抓呂曼曼的手,卻被那些手下給擋開了。

沈見深的臉色也變了,「父親,您不能這麼做!」

他想要追上去,卻被沈從文的手下們給攔住了。

「少……少爺,請止步。」

這些手下不愧是家主的心腹嫡系,只聽從沈從文的命令。

沈從文剛剛說不要沈見深當少家主了,他們就連「少家主」也不喊了,改稱「少爺」了。

「父親!父親!您聽我說啊!」

沈從文沒有回頭,就像是沒有聽到沈見深的話一樣。

眼看著沈從文就要離開,沈見深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父親,您不能這麼做啊,母親的身體原本就不好,你不讓我再見她,我會後悔終身的!」

「沈老爺子!」忽然,從身後傳來了一道女聲。

原本要跨進電梯的沈從文終於停住了腳步,緩緩轉身,帶著審視的眼神,眯著眼睛打量著眼前的女人。

艾濃濃鼓起勇氣說:「我非常感激沈見深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他是為了幫我才會去和孟氏集團斗的。這一點,我感到非常的抱歉。」 沈從文繼續看著她,等待著她接下來的話。

艾濃濃看了一眼沈見深,咬牙說道:「曼曼和沈見深的事情是個意外,他們也是被人算計了。曼曼明確表示過,她不會懷上孩子,她也被您給強行灌下了避孕藥,所以是不可能有孩子的。」

「沒錯!我才不稀罕給你們沈家生孩子!」被保鏢們抓住的呂曼曼大聲說。

沈從文轉身,冷冷看著艾濃濃,「你要是再說這些廢話,信不信我讓人掌嘴?」

這女人是孟星辰的前妻,沈從文雖說不至於收拾她,但是教訓一下還是可以的。

艾濃濃沒有害怕,而是直接說道:「我在您面前保證,以後都不會再和沈見深見面,讓您帶他回美國,還請您高抬貴手,放過曼曼吧!我以我自己做保證,曼曼絕對不會有孩子的。如果真有了,您儘管唯我是問!」

這番話說出來,倒是讓沈從文眯了眯眼睛,總算是對艾濃濃有些刮目相看了。

只是這女人只是說說罷了,故作姿態,還是認真的?

艾濃濃挺直了背脊,認真地看著沈從文,沒有一絲的猶豫,「我說的都是真的,請您放了曼曼吧!」

沈見深臉上的表情很是震驚,不敢相信艾濃濃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他抓著艾濃濃的手,力道大得幾乎要把艾濃濃的手腕給捏碎。

「濃濃,你真的決定好了嗎?真的要我現在離開?你可知道,我要是現在放棄的話,就再也沒有人可以幫你和孟星辰鬥了。」

艾濃濃的眼底閃過一抹深深的痛楚,她知道自己對不起沈見深。

可是她沒有辦法,她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呂曼曼被帶走。

如果只能選擇一個的話,那她會選呂曼曼。

至於沈見深,她只有對不起。

她不希望沈見深為了自己,失去了沈家少家主的位置,還有再也不能見到他的母親。

如果真的那樣的話,不但沈見深會失去一切,艾濃濃這輩子也不會安心的。

她已經欠了沈見深太多,不想再欠下去了。

所以,現在必須要做出決定了。

艾濃濃深吸了口氣,努力穩住了自己的情緒,看著沈見深道:「沈見深,你不能因為我失去一切,如果再也不能見你的母親,你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還有曼曼,她在整個事件中是最無辜的人,你忍心讓她再受到傷害嗎?

所以……所以就當我求求你,你還是跟沈老爺子回去吧!」

最後的幾個字,她幾乎是帶著哽咽說的。

她已經對不起沈見深了,不能再對不起曼曼。

沈見深看著她,才發現這一刻自己是多麼的無助。

他可以放棄少家主的身份,但是卻不能割捨下他的母親。

沈從文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說了不讓他再見到母親,那就一定會做得到。

沈見深陷入了兩難的地步。

他不想放棄的原因,除了艾濃濃,還有他自己的私心。

鬥不過孟星辰,一直都是他心裡深深的刺。

沈見深張了張唇瓣,費力地吐出幾個字,「只要再給我一點時間……」

「你真以為你能成功?」沈從文殘忍的聲音傳來,「不,你不錯了。孟星辰是在假裝示弱,一步步將你拖入深淵,到最後,他會吞下整個沈家!」

沈見深倏然睜大了眼睛,「可是我明明已經收購了孟氏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只要再給我三個月的時間……」

「只要再等三天,孟星辰就會全面反撲。你以為你還能有三個月?不,你連一天的時間都沒有!」

沈從文做了幾十年的沈家家主,見慣了大風大浪。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