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真的就這樣,就讓容楚越將自己的一切都給奪去了的話,容初璟覺得,那自己也太沒有用了,他這麼多年的努力,可都白費了。

現在的弱勢,也只是暫時的,容初璟相信,只要韓楉樰和自己還活著,那他們就有重來的一天的。

「不行,要走的話,就一起走,我不會就這樣離開的。」

韓楉樰很是堅決的拒絕了容初璟的提議,她是絕對不會讓他一個人去冒險的,以前的時候,或許沒有什麼,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她卻是想要陪在他的身邊的。

聽了韓楉樰的話,容初璟也不知道,自己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生氣。

韓楉樰能這樣的在乎自己,容初璟的心裡,是很高興的,可是,她這樣的倔強,要和自己一起冒險,就讓他有些無奈了。

「楉樰,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你先和小貝他們一起離開,我會儘快的來找你們的,你放心吧,我不會讓自己有事的。」

就算是為了韓楉樰他們,容初璟也不會讓自己有事的,他捨不得,就這樣離開了他們,讓他們傷心。

「你不要說了,要走就一起走。」

韓楉樰不是任性,而是,這樣危險的事情,可不是容初璟說了保證,就能真的沒事的。

不過,韓楉樰自己不想離開,卻已經在想著,讓其他的人離開的事情了,她可沒有忘記,韓楉榛現在,可是和容楚越一夥的。

到時候,要是容楚越真的上位了,韓楉榛是肯定不會放過這益生堂裡面的人的,所以,韓楉樰覺得,自己還是要儘快的,將他們給安排好了。

其他的人,都還好說,讓他們回家去就好了,可是,碧玉紅綢,還有青山遠林,韓遙微和小敏她們,韓楉樰是要親自安排的。

「楉樰,你真的決定了嗎?」

見韓楉樰已經下定了決心,容初璟也沒有辦法,每次,她決定了的事情,他都是沒有辦法讓她改變主意的,他這次也是一樣的。

「是啊,不過,益生堂裡面的人,我還是要先安排好的,還好,這段時間,我攢了不少的錢,就算是離開了這裡,也不用擔心生活的問題了。」

要是真的到了緊要的關頭,自己可還是要空間的,韓楉樰對這件事情,倒是沒有很擔心,只是,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她還是不想用的。 聽到了韓楉樰這樣說,容初璟也沒有辦法,他知道,她決定了的事情,一向都是不會更改的,只能無奈的應了下來了。

「那楉樰,你準備怎麼安排他們,還有小貝和小寶他們,你打算怎麼辦?」

原本,容初璟是想要將韓楉樰和韓小貝他們一起,給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的,可是,現在,她不願意離開,那他們就要重新打算了。

容初璟想著,自然是要考慮韓楉樰的意見的,想著,她或許,會有什麼別的想法,他也是會聽取的。

「嗯,這個,我還要在想一想,很著急嗎?」

韓楉樰不想讓韓小貝和容含軒跟著自己離開上京,他們到時候,肯定是要躲避著容楚越和哈克部落的人的,到時候,可能會很辛苦。

原本,韓楉樰就覺得,自己已經很對不起韓小貝他們了,這會兒,自然是不希望讓他們在跟著自己受苦了。

韓楉樰想要仔細的為韓小貝他們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當然了,要是事情已經到了很緊急的時候了,她也就顧不上那麼多了,還是只能將人給帶在自己的身邊了。

見到韓楉樰有些苦惱的樣子,容初璟很是心疼,他也不想讓她這樣的憂愁,可是,沒有辦法,這個時候,已經到了不得不離開的時候了,搖了搖頭。

「也不是很著急,我應該還能撐半個月的時間,你好好的安排一下。」

這個,是容初璟能爭取到的,最大的時間了,他知道,容楚越這次,是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的。

容初璟並不是沒有勝利的希望的,只不過,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他並不是很願意,就算是這次,暫時的放棄了,以後,他總還是會有機會,將這一切,都給取回來的。

而且,利用這半個月的時間,容初璟也要對自己的將來的計劃,走一些安排,那些自己的人,還有隱藏在他身後的勢力,都是要好好的安排好的。

這樣的事情,可不是只有容楚越才會做的,而且,容初璟手上的人,可是比他要多的多了,說起來,半個月的時間,還是有些緊的。

「嗯,半個月的時間,已經夠了,你先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我也要去和他們商量一下了。」

韓楉樰覺得,半個月的時間,對她來說,是夠了的,可是,對容初璟來說,絕對是不夠的,也就不再耽擱他的時間了。

縱然是很捨不得,容初璟也知道,這個時候,還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點了點頭,就先離開,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見容初璟離開了,想著他剛剛說的事情,韓楉樰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就讓紅綢,去將益生堂裡面的人,都給叫到大廳裡面來了。

「今天,我叫各位來,是有件事情想要和你們說的。」

韓楉樰的聲音清冷,可是,從她嚴肅的面容,大家也能看得出來,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了,而且,還是不小的事情。

大家的心裡,都開始猜測了起來,卻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只能等著韓楉樰給他們解惑了。

「因為出了一些事情,所以,益生堂不得不先暫時的關閉一段時間了,在這裡,我只能和大家說抱歉了。」

在益生堂裡面,除了碧玉他們,很多的大夫和夥計,都是韓楉樰招來的,並沒有簽訂賣身契之類的,所以,他們都是自由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韓楉樰想著,就先讓他們回去,想來,到時候,韓楉榛也不會閑的來,要去找這些人的麻煩的。

「姑娘,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了嗎,怎麼突然就要將益生堂給關了?」

韓楉樰的這個話一說出來,下面的人,都馬上變了臉色了,要知道,他們雖然是在益生堂裡面做工的。

可是,益生堂的待遇很好,而且,韓楉樰對他們這些人,也是很不錯的,他們並不想就這樣的就離開了這裡。

尤其是李時忠和林之緣他們,可是在益生堂剛剛開張的時候,就已經在這裡的,自然是更加的不願意,看到它就這樣的給關了。

韓楉樰自然是知道,他們是捨不得的,益生堂,也是她辛辛苦苦的建立起來的,經歷了很多的事情,才有了今天的樣子,她也很捨不得,可是,卻沒有辦法了。

「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我也很捨不得,可是,現在,真的是出了一些事情了,我不得不先關閉了一段,至於具體的原因,還請大家見諒,我不方便說。」

韓楉樰當然不能將,哈克部落,很快的,就會打到上京來的事情,和他們說了,那樣的話,肯定會引起很大的恐慌的。

可是,韓楉樰也不想讓這些跟著自己的人出事,就只能先讓他們回家去了,希望他們可能躲過這一劫。

「這裡,是你們三個月的工錢,我知道,這樣突然的說解散,你們也不好受,你們先回家,要是有一天,我的益生堂能重新開張的話,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夠回來的。」

原本,韓楉樰給出的工錢,就比其他的醫館要高,這會兒,還多給了三個月的工錢,那些人,自然是沒有什麼可說的,可是,他們更多的,還是捨不得。

「姑娘,真的要關了嗎,就沒有一點其他的辦法了,我們可以不要月錢的,就算是只能留在益生堂裡面,也是好的。」

畢竟在這裡做了這麼長的時間了,很多的人,都將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了,只要還有些希望,他們都不想離開的。

「是啊,姑娘,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了,你說出來吧,說不定,我們也能幫上一些忙的。」

見到這些人眼裡關切的神色,韓楉樰心裡也有些不好受,可是,她也是真的沒有辦法了,就連容初璟都幫不上忙的,更何況他們呢,說不定,到時候,還會連累他們。

這樣一想,韓楉樰就更加的堅定了起來了,看著那些人,搖了搖頭。

「這件事情,你們幫不上忙的,大家好聚好散,等以後,說不定,我們還能在聚在一起。」

韓楉樰想著,要是以後,容初璟成功了,他們再回到上京的時候,她或許,會再次的將益生堂開張,而到了那個時候,她希望,還能在見到這些人。

見韓楉樰說的堅定,李時忠他們就知道,她是已經下定了決心了,他們就算在說,也是不能改變什麼的了,只能無奈的嘆息了。

「那姑娘,你什麼時候,會再回來啊?」

從剛剛韓楉樰的話中,他們不難聽出來,她肯定是要離開上京很長的一段時間的,就是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能回來。

在李時忠和林之緣的心裡,韓楉樰對他們師兄弟,是有知遇之恩的,所以,就算是他們現在暫時的離開了。

可是,等到韓楉樰有需要到他們的時候,李時忠和林之緣,還是會毫不猶豫的,站在她的這一邊的。

「這個,暫時還不清楚,不過大家放心,要是我回來了,肯定是不會忘記了大家的。」

最後,大家都拿著韓楉樰給他們的多出了很多的工錢,很是不捨得,回家去了,離開的時候,大家的眼睛,有有些微微的紅了。

還有一個忍不住,低聲的哭出來了,就這樣離開了,大家的心裡都很難受,都在詢問著,什麼時候,韓楉樰會再將益生堂給開張了。

見到他們這樣,韓楉樰的心裡,也不好受,可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她也是為了他們大家好。

送走了那些人,接下來,就是碧玉和紅綢他們了,他們和那些人,可是不一樣的,韓楉樰的手上,有著他們的賣身契,他們就是自己的人了,而且,她一直以來,也是將他們當作了自己的家裡人的。

「姑娘,你去哪裡,我們就和你一起去哪裡!」

剛剛和對李時忠他們那些人說的話,碧玉和紅綢他們也都是聽到了的,這會兒,見她有話要說的樣子,還不等她說出口,他們就急急地開口了。

碧玉和紅綢他們看著韓楉樰,目光堅定,他們的心裡,都是這樣的想的,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都是要跟在她的身邊的。

見到這樣的眼神,韓楉樰一時間,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樣的,將自己的話給說出來了,深深的吸了口氣,她才慢慢的開口了。

「我知道,你們心裡是怎麼想的,可是,這次,真的是發生了很重要的事情了,我不能帶著你們,不過,你們放心,我會將你們給安排好的。」

這些人,都是沒有親人了的,也沒有地方可以去的,又跟在了自己的身邊這麼長的時間,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韓楉樰是不可能會不管他們的。

「姑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啊?」

紅綢將大家心裡的話都給問了出來了,只不過,聲音已經都帶上了一些哽咽了,她想不通,明明之前的時候,都還是好好的,突然之間,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來了。

不僅是紅綢想不通,就算是其他的人,也是一樣的想不通,這個時候,也都疑惑的看著韓楉樰了。

「相信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哈克部落的人,在邊關侵略的消息了吧,這次,我離開,就是和這件事情有關係的。」

韓楉樰知道,要是自己什麼都不說的話,他們肯定是不會願意離開自己的身邊的,只能將事情,簡單的和他們說一下了。

「這,這個,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啊?」

紅綢他們,還是有些不明白,邊關打仗,他們是知道的,可是,這個,和他們有什麼關係呢,而且,居然還到了,要離開上京的地步了。

可是,很快的,他們就想到了,常常住在這裡的,容初璟的身份起來了,他可是堂堂的王爺,難道,是他有了什麼,他們都不知道的消息了嗎。

這樣一想,大家的臉色就變了,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確實是他們不能管的了。 要是別的事情,他們可能還能出一些力,可是,這可是關乎國家存亡的事情,他們就是一些下人,怎麼能管得了呢。

「姑娘,難道,事情真的已經很嚴重了嗎?」

碧玉這個時候的臉色,也有些白了,這段時間,容初璟很忙,就連韓楉樰,都是整日里有心事一樣的,她也從這些事情當中,看出來一些來了。

原本,碧玉想著,就算是問題有些嚴重,等過了這段時間,也會慢慢的變好的,可是,還沒有變好,就聽到韓楉樰說,要離開上京了,這讓她怎麼能不驚訝呢。

「事情,確實是有些嚴重了,不過,現在還在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所以,我要將你們都給安排好了,要是再晚的話,恐怕就會有些來不及了。」

韓楉樰冷靜的和碧玉他們說著,也是希望他們能明白自己的苦心,接受自己的安排,她是真的不希望他們出事的。

「那姑娘,你呢,要和我們一起嗎。」

碧玉他們,自然是相信,韓楉樰會將他們給安排好的,可是,聽她的話,卻不是要和他們一起的,那樣的話,會有別的危險嗎。

「我還有另外的安排,畢竟,這件事情,可不是兒戲,要是太多的人在一起的話,恐怕目標會太明顯了,所以,我們還是要先分開的。」

這也是韓楉樰仔細的想過之後,才決定的,畢竟,這些人,之前的時候,和韓楉榛都是不怎麼對付的,她就怕,她會對付碧玉他們。

事到如今,就算是碧玉他們不願意,也沒有辦法了,他們不能幫上韓楉樰什麼忙,但是,也不想拖了她的後腿。

「姑娘,你放心吧,我們一定會聽你的話的,你讓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你讓我們去哪裡,我們就去哪裡。」

紅綢的眼睛都紅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天,前些時候,她還想著,等天氣暖和了,就給韓楉樰和韓小貝他們做身衣服的。

而且,這段時間,容含軒也應該要講話了,他們都還等著,到時候,教他說話呢,這一夕之間,卻是要分別了。

不只是紅綢和碧玉,就連青山和遠林,他們的眼眶都紅了,張越雖然沒有如同他們一樣,可是,臉色也有些悵然。

原本,張越就是寧靈雲讓他到韓楉樰的身邊來的,可是,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的相處,他在心裡,也是真的倔強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的。

「姑娘,讓小的也跟著你吧。」

張越知道,韓楉樰對自己,肯定是有另外的安排的,他對她,還是有一些了解的,很有可能,就是讓他回去找寧靈雲了。

可是,張越卻想著,一仆不伺二主,他既然已經跟了韓楉樰了,那自然生死都是她的人了,所以,趕在她安排之前,將自己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韓楉樰看著張越那堅定的神情,就知道,就算是自己勸說他,也是沒有用的了,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而且,韓楉樰覺得,張越的能力是很不錯的,有他在,對於紅綢他們,她也會更加的放心一些的。

「那好吧,只不過,已經就辛苦你們了。」

韓楉樰這樣說,就是打算將張越和紅綢他們給安排在一起了,他們互相之間,也會有個照應。

「姑娘,你準備將我們給安排到哪裡去啊?」

既然,他們要被送走,已經是成了定局的事情了,紅綢自然是更加的關心,他們回去什麼樣的地方,她其實,還是不想離她太遠的。

聽了紅綢的問話,韓楉樰想了想,覺得,還是先告訴他們好了,也免得他們一天到晚的,擔心著這件事情,於是,就開口了。

「這個,我已經想過了,這兩天,你們就先將自己的東西,都給收拾好了,到時候,我會讓人將你們給送到韓家村去的。」

讓碧玉他們去韓家村,是韓楉樰想了又想之後,覺得最好的去處了,那裡離上京很遠,就算是韓楉榛真的想要對付他們,也不會花那樣大的經歷,跑到韓家村去的。

而且,韓楉樰想著,自己在韓家村,可是還有那麼多的葯田和果林的,就算是韓家村的人,對自己,也是很感激的,要是碧玉他們到了那裡,他們肯定會多加照顧的。

另外,韓楉樰可是還記得,自己還修了一個那樣大的宅子在韓家村的,就算是碧玉他們去了那裡,也不會沒有住的地方的。

這樣一來,韓楉樰就覺得,讓碧玉他們去韓家村,確實是一個最合適不過的決定了。

而碧玉他們,聽到他們是去韓家村,也都愣了一愣,他們都知道,韓楉樰是從韓家村來的,可是,卻從來沒有去過。

這會兒,能去韓楉樰以前的家鄉,對他們來說,還真的是一件很激動的事情,這樣一來,以前的決定,好像也沒有那麼的難以接受了。

「那姑娘,我們就在那裡等你,你一定要回來。」

碧玉他們覺得,不管去了哪裡,只要韓楉樰和韓小貝,還有益生堂的這些人還在,他們都是願意的。

「嗯,你們放心吧,等我們將事情給弄好了之後,就會回來的,你們就安心的待在韓家村好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不管怎麼樣,韓家村也算是她的大本營了,要是真的沒事了,她是會去找他們的。

「對了姑娘,那小貝公子和小寶公子呢,也是和我們一起回韓家村嗎?」

碧玉突然想起來了這件事情,她知道,韓楉樰和容初璟要去做的事情,肯定是很危險的,這樣一來,肯定就是不能將韓小貝和容含軒也一起給帶上的。

碧玉這樣一說,其他的人也都想到了這件事情了,也都覺得,這是一個很為難的事情,他們當然是很願意照顧韓小貝和容含軒的。

韓小貝到是還好,可是,容含軒卻太小了,就算是有奶娘,到時候,怕是也會有很多的不方便的。

「你們不用擔心,小貝他們,我另外有安排的。」

韓楉樰知道,他們是關心韓小貝他們,自然是沒有什麼不高興的,不過,卻也沒有將自己的計劃給說出來。

「對了,青山,你等會兒,去將這件事情,和林大哥說一下,問一下,他打算怎麼做?」

韓楉樰想起來了,林浩峰可是還在上京的,剛剛太忙了,也沒有想起來,這會兒,自然是不能將他給忽略了。

得了韓楉樰的話,青山馬上就出門去了,他也是真的林浩峰和她之間的關係是很不錯的,自然不會有半點的怠慢了。

「師父,我也要和碧玉姐姐他們一起回韓家村嗎?」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