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捱上這麼一下,九成九的修士會腦袋直接爛成西瓜。

“看招!”

閃身避開嗜血魔猿的攻擊,王炎怒吼一聲,手中長劍狠狠地刺了過去。

王炎不敢留手,或者說沒有資格留手。

嗜血魔猿的實力極爲強大,隨便來一下都能讓他重傷。跟這樣的對手戰鬥還留手,簡直不知死活。

因此,王炎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一出手便是自己最強的技能。

一劍刺出,如蒼雷破月。

劍光閃爍,凌厲、鋒銳,隱隱之中還帶着一道風雷之音。

這是王炎最強大的技能,也是他進入乾坤劍宗之後的師傅傳給他的。

引動風雷之力,風力加速,雷力強化。

這一劍快若疾風 ,強如雷霆,能夠秒殺大部分煉氣期修士和四級靈獸。

但嗜血魔猿並不是一般的四級靈獸,而是四級靈獸中最頂尖的那一種。

防禦超強,力大無窮。

正面戰鬥的情況下,除了寥寥幾種靈獸之外根本沒有敵手。

嗤!

長劍刺中嗜血魔猿的肚子,竟然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向着旁邊劃開了。

王炎愣住了,他知道嗜血魔猿的防禦很強,但沒想到竟然強到這種地步。

自己手中的可是上品法器級別的法寶,竟然沒有撕開嗜血魔猿的皮?竟然一點用處都沒有?

哦,其實也不能說一點用也沒有。

劍刃劃過的地方,嗜血魔猿黑色的長毛被齊根斷掉,看上去就像是被剃了毛。


“我擦,我特喵的刮毛來了?”

王炎心中怒罵,手中的動作卻一點也沒有減緩。

嗤嗤嗤!

嗤嗤嗤 !

身形閃動,長劍揮舞,之後就是黑色的熊毛四處亂飛。

王炎是越打越心驚,越打越憋屈。

就跟之前怒罵的差不多,他貌似真的給嗜血魔猿剃了個毛。

王炎這邊憋屈的難受,而嗜血魔猿則是暴怒非常。

一身帥氣威武的長毛被剃了個乾淨,讓它極度生氣。

沒毛了冬天怎麼半?

沒毛了怎麼找媳婦兒?

沒毛了怎麼面對江東父老?


嗜血魔猿腦海中閃過一道道畫面,全都是老家的靈獸對它指指點點的模樣,讓它無法控制的顫抖起來。

“嗷嗷吼!”

仰天嘶吼一聲,嗜血魔猿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甩着倆蛋再度撲了上去。

“臥了個大槽!這麼大!”

王炎驚呼一聲,嗜血魔猿這一坨讓他有點自卑。


“等等,我知道該怎麼辦了!”

王炎腦海中靈光一閃,立刻便有一個想法浮上心頭。

長劍飛舞,身形閃動。

這一次卻不是剃毛了,而是割蛋。

作爲所有雄性的共同要害,嗜血魔猿保護的十分嚴密,堪稱三百六十度全程無死角。

要是陸川在這裏的話,直接一記爆蛋術就能解決,哪有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

但王炎不是陸川,不會那麼陰損的技能,因此只能想別的辦法。

低頭一個懶驢打滾避開嗜血魔猿的攻擊,王炎深吸一口氣,衝着嗜血魔猿咆哮一聲。

“快看!那裏有母熊!”

“嗷……吼?”

聽到王炎的話,嗜血魔猿下意識的扭頭掃了一眼。

而王炎則是趁着這個機會,狠狠一劍刺了過去。 王炎這一劍又快又狠又準,趁着嗜血魔猿尋找母熊的時候,正好擊中要害 。

刺啦!

鋒利的長劍不偏不倚,正好擊中嗜血魔猿中間位置。

嗜血魔猿雖然是四級靈獸中最頂尖的那批,力大無窮,防禦超強,但也不是沒有弱點的。

王炎一劍命中,立刻就是淒厲的慘叫聲響起。

“嗷嗷吼!”

叫聲中帶着顫音,慢慢地都是絕望、不甘、委屈。

嗜血魔猿做夢都沒想到,王炎竟然如此無恥。

把它渾身的毛剃了不說,竟然還想讓它斷子絕孫!

“嗷嗷吼!”

嗜血魔猿錘着自己的胸膛,憤怒讓它近乎失去理智。

轟!

狂暴的拳頭猛地揮出,還沒有擊中,上面凝聚着的恐怖勁風已經將王炎給打飛了出去。

強大的力量讓王炎無法控制的向後倒飛,身體連續兩個扭轉之後才勉強落地。

“太強了,這就是嗜血魔猿嗎?一頭普通的嗜血魔猿都這樣強大,那隻距離進階只差臨門一腳的鐵爪獵鷹得強大到什麼地步?還有那個騎在它背上的化形靈獸……”

王炎看了眼手中的長劍,一面的劍刃竟然捲曲了小段。

這頭嗜血魔猿的肉身究竟強到了什麼地步?竟然能一拳將法寶打壞!

想要破開它的防禦,恐怕最低也得是極品法器吧!

王炎心中慼慼,一連串的想法在腦海中閃過,卻沒有一個好的應對措施。

本以爲擊中嗜血魔猿的要害之後,能夠將原本稍顯僵持的局面打破。

可沒想到打破是打破了,但眼下的局面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

嗜血魔猿的戰鬥力並沒有下降太多,反而因爲暴怒,導致力量再次增強了幾分。

王炎很無奈,但也沒辦法。

嗜血魔猿的力量太強了,除非是那種靈獸或者人類裏面的天才,不然的話光憑修爲和種族天賦根本不是它的對手。

“若是換成陸川師兄的話,或許會有辦法吧!”

王炎心中想着,一邊小心的躲避一邊繼續給嗜血魔猿刮痧。

這邊的戰鬥局勢緩緩傾倒,另一邊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裏去。

“好強!”

太歲的心情也十分震驚,不僅是嗜血魔猿,還有這個天生獸王。

他可是集結了六個煉氣期就曾修士所有的靈氣和靈魂所誕生,一身力量遠超尋常的煉氣期九層。

然而在這個天生獸王面前,竟然佔不到絲毫上風。

一拳打的空氣爆響,一拳將他的指骨打斷,這樣的實力當真是恐怖。

要是把他放到某個頂尖大勢力裏面,最差也得是親傳弟子級別!

至於真傳弟子,天生獸王還是稍微差了一點火候。

真傳弟子乃是強者的心血,那些大宗門的長老和宗主,數千年的壽命中能夠兩三個真傳弟子就很不錯了,絕大部分都是隻有一個。

因爲真傳弟子是他們的繼承人,是當親兒子親女兒一般傾囊相授的。

至於那些親傳弟子,不過只是繼承了一小部分而已。

真傳弟子的地位極其崇高,在長輩傾盡所有的護持之下,實力遠超其他同級修士。

真傳弟子沒有弱者,每一個都是同級之中最頂尖的。

而也只有這種級別的修士,才能夠強壓虛天世界無數靈獸。

“呵,你很強,但強的也很有限。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那就去死吧!”

天生獸王滿臉不屑,被陸川蹂虐過之後曾經讓他一度失去自信,以爲自己的實力很弱。

不過經過了現在的戰鬥,天生獸王明白自己並不是很弱,反而極強。

只是陸川的實力有點離譜,所以纔會顯得他很弱。

“啊……嗷……哦……”

慘叫聲突然響起,立刻引起了天生獸王和太歲的注意。

扭頭看去,就見跟王炎戰鬥的嗜血魔猿雙手捂着前面,猙獰的熊臉上滿滿地都是委屈。

“什麼情況?他倆不是在戰鬥嗎?怎麼看上去好像嗜血魔猿被羞辱了?”

太歲跟天生獸王都十分疑惑,目光往旁邊掃了一下,才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王炎手中的長劍已經有了些許彎曲,劍刃上沾滿了紅色的粉末。

鼻子猛吸一下,根據腦海中來自那六個太歲樓修士的記憶,太歲立刻就判斷出來這是辣椒粉。

並且還不是一般的辣椒,而是某種極辣極辣的辣椒。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