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科以爲自己這麼張揚,絕對會被哈尼城的城主找到,但是沒想到一下午逛下來,居然沒有任何人找自己。

要知道就算哈尼城是首都星耀城的四方守衛之一,城主最多不過是九階實力,出現了蘭科這種神祕陌生的九階強者,作爲當地領主不會不調查。

事出無常必有妖。

這實在太奇怪了,所以蘭科決定……去找那個城主。

當地城主不找蘭科,蘭科反倒找上門去,這就告訴我們逃避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不過在城主府的門口,蘭科卻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

佩爾和她爺爺。

這對爺孫似乎在跟門衛爭執什麼,佩爾氣的滿臉漲紅。

等到蘭科走近了才聽到雙方的對話。

“你們快走吧,城主大人不見你們。”

“不可能!馬洛裏叔叔怎麼會不見我們!我是佩爾啊!”

“我不管你是誰,但是城主大人說了不認識你們,別在這裏糾纏了。”

“我不信!我要見馬洛裏叔叔!”

佩爾貌似是這個馬洛裏城主的侄女,不過門衛卻說城主不認識他們。

正在佩爾氣鼓鼓的瞪着大眼睛,而她爺爺拉着她準備走的時候,門衛看到蘭科和姬恩走了過來,雙眼一亮。

不是因爲蘭科,而是因爲姬恩。

超級兵王混都市 畢竟姬恩是龍女,放在哪裏都是鶴立雞羣的美女。

“你們有什麼事嗎?”門衛對着蘭科問道。

“城主在嗎?”

“你們認識城主大人?”聽到蘭科問到城主,門衛神色隱隱有不耐煩。

“不認識啊。”蘭科實話實說。

“那趕緊走,城主大人不會見你們的。”門衛很熟練的開始趕人。

蘭科認真思考了一下,開口道:“那你就說我是城主的長輩,讓他來見我吧。” (感謝‘吳笛的組合’打賞。

“那你就說我是城主的長輩,讓他來見我吧。”

蘭科這句話一出口,連佩爾都皺起了眉頭。

這人是來找事的吧?

不過哈尼城城主沒有招惹蘭科,蘭科也只是隨口一說。

門衛憤怒的看着蘭科,剛打算叫人收拾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聽到身後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

“就是你侮辱城主大人?”

穿着貼身皮甲的男人,冷冷的看着蘭科,雙眼中充滿了無法壓抑的怒火。

似乎說錯話了……

門衛認出了這個男人,神情恭敬的低頭說道:

“賈思博大人。”

“嗯,就是這個人出言侮辱大人?”

賈思博眼神冷冽,指着蘭科問道。

拋情棄愛:總裁,請負責 門衛也對蘭科這種上門找事的很不爽,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敢對城主大人不敬。

“就是他,賈思博大人。”

秦先生,別來無恙 蘭科也看出了這個賈思博似乎是個管事的人物,開口說道:

“我可以見一見城主麼?”

“可以,”出乎意料的,賈思博點了點頭,不過隨後拔出劍,怒喝,“先爲你侮辱大人付出代價吧!”

賈思博手中長劍一閃,整個人帶出了一串殘影,在佩爾等人驚駭的目光下,斬向了蘭科。

蘭科本人也很驚訝,這個賈思博的速度快的過分,在周圍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已經砍向了蘭科的脖子,明擺着是要蘭科的命。

不過蘭科倒是沒多大氣憤,只是覺得這個人的速度這麼快,很讓人驚訝。

本來就是自己先出言不遜找事的,自己再生氣不是太弱智了……蘭科每次作死之前,都做好了心理準備。

“鐺!”清脆的金鐵交擊的聲音讓所有人的視線轉到了蘭科身上,這時候佩爾爺孫和門衛纔看到賈思博的劍已經在蘭科身前。

這個讓人無法反應的速度真是恐怖。

不過更恐怖的是,蘭科居然用手臂擋住了賈思博的長劍,剛纔金鐵交擊的聲音似乎就是這麼發出來的。

自己勢在必得的一擊居然被對方擋住了,而且還是被蘭科用手臂擋住,這讓賈思博覺得不可思議之餘,心中又帶着不服氣。

面前這個男人之前用言語侮辱城主大人,這是賈思博絕對無法容忍的,必須要讓這個人付出代價。

賈思博想到這裏,體內的血脈鬥氣再一次催動,整個人帶起擾亂所有人視線的殘影,繞到了蘭科身後一劍直逼後心。

這一劍如果刺進去,正常人絕對必死無疑。

蘭科再次感嘆賈思博下手之狠,同時確定了這個男人的速度是由於他的血脈鬥氣。

血氣武者是武者中的精英,就是因爲他們的血脈鬥氣擁有着尋常人無法想象的能力,是血氣武者實力的核心。

賈思博剛纔的速度不是他這個七階武者應該有的,甚至超越了普通的九階強者。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算是九階強者也可能被賈思博一擊秒殺。

只可惜他遇到的是蘭科。

在發現自己拿蘭科沒辦法之後,賈思博站在了原地,看着蘭科輕鬆的表情,忍不住冷哼一聲,隨後說道:

“算你厲害,跟我去見城主大人吧。”

“哦?”蘭科驚奇出聲,而其他人也很奇怪的看着賈思博,不知道爲什麼把之前還要殺死的傢伙帶進去。

沒想到賈思博看着蘭科,神色不耐煩:

“憑你的實力,想要打進去也沒問題,把你攔在外面沒有任何意義……更何況你能通報,已經算是不錯了。”

這麼說着,賈思博突然變臉惡狠狠的看着蘭科:

“不過你敢出言侮辱大人,遲早你會付出代價的。”

щшш¸ тt kǎn¸ C○

看着頭也不回走進城主府的賈思博,蘭科啞然失笑,想不到這麼個男人居然還有傲嬌這種屬性。

不過這傢伙人很好啊,沒有糾纏到底,只是對我口無遮攔想要教訓一下。

蘭科心裏評價賈思博,根本沒有意識到是自己口無遮攔。

看了看旁邊目瞪口呆的佩爾,蘭科笑了一下,跟着賈思博進了哈尼城城主府。

在路上蘭科試探着問了問賈思博的血脈鬥氣,沒想到賈思博真的告訴蘭科了。

實際上也沒什麼好隱瞞的,賈思博的血脈鬥氣很單純,就是極致的速度,能讓他達到自己身體承受的極限。

那種超過九階的速度,讓賈思博的戰鬥力呈幾何倍數增長。

甚至真的到了絕境,賈思博可以爆發出更加誇張的速度,只不過那樣會對自己的身體造成損傷,後果無法想象。

真是很適合戰鬥的血氣。

蘭科這幾年也見過不少特殊的血脈鬥氣,特別是很多千奇百怪的血氣,不過對戰鬥力加強這麼有效的血脈鬥氣真的是少見。

賈思博是效忠於皮德羅城主的騎士,這個騎士不是騎馬的那種騎兵,而是一種榮譽。

等到賈思博帶蘭科進入了城主府,纔得到消息城主正在休息,不見客人。

沒想到反而是蘭科先擺了擺手:

“沒關係,沒關係,賈思博……有沒有興趣喝一杯?”

現在蘭科對那個什麼皮德羅城主可沒有想法,反而是這個耿直的騎士讓蘭科覺得是個很好的切入點。

從路上的交談蘭科瞭解到賈思博似乎對城主很崇拜,崇拜到認爲皮德羅毫無缺點……這種忠犬,應該知道很多內幕信息。

哈尼城明顯有問題。

像是傑拉德那種太太樂在各地都存在,但是絕對不會像傑拉德這樣招搖,幾乎全城人都知道他和貴族太太之間那些苟且之事。

特別是傑拉德還和城主夫人有關係,當地城主居然不整治這些人,簡直無法想象。

“你說那個小混混傑拉德?”賈思博喝着酒,嘆了口氣,“我當然知道他和夫人的那些傳聞,開始我還無法相信,直到我看到他從後門進了城主府,還走進了夫人的房間,我才知道夫人原來是那種女人。”

臥槽這不是一般的囂張啊。

щшш✿ Tтkǎ n✿ c o

蘭科原本以爲只是一點貴族之間的醜聞,沒想到城主夫人居然這麼囂張。

你說你跟老公帶綠帽子,出去幽會也就算了,居然在家裏,在城主眼皮底下,這是爲了追求快感麼?

蘭科也喝了口酒,奇怪的問道:

“城主完全不知道這些麼?”

聽到這話,賈思博更是重重的嘆了口氣:“怎麼會不知道?我甚至還跟城主大人說過,但是……”

“但是什麼?”蘭科越發覺得這個皮羅德城主不正常了。

賈思博神色鬱悶的道:“但是城主大人居然說不要多管閒事,讓我做好自己的事情。”

“那是城主跟城主夫人的關係不好?”

“不是,”賈思博搖了搖頭,“城主和夫人不是家裏強迫,而是情投意合,兩個人以前經常一起出去度假,感情很好。”

嘖嘖嘖,這就更不科學了啊。

就算是夫妻吵架,也不可能有人戴綠帽子戴的這麼開心。 不過賈思博真的是個很耿直的漢子,在蘭科道歉之後就爽快的跟着蘭科出去,並且感嘆蘭科的實力。

畢竟像蘭科只有二十歲,卻擁有了傳奇階的實力,除了擁有王階印記的傳承,幾乎是不可能。

但蘭科真的不是王階印記的傳承者,而是生生吸收了一頭王階地龍。

哈尼城的事情蘭科不用去着急,是城主馬洛裏·皮羅德戴了綠帽子,又不是蘭科自己戴了。

按照賈思博的內情,這幾天城主皮羅德一直在找各種藉口不見外人,但是過幾天是城主夫人的生日,必定會舉辦宴會,城主也肯定會出現。

所以蘭科想要觀察皮羅德的問題,在宴會上看就是了。

這幾天時間,對於蘭科就是空白期了,蘭科想先帶着姬恩去買衣服。

現在姬恩一直穿着的都是幾件暖色系的貼身連衣裙,雖然無法遮掩小龍女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但是卻總是有些不搭配。

姬恩自己不說,那是因爲姬恩從小就一個人,並不知道打扮,現在既然蘭科帶着姬恩出來了,就要負起責任。

拉着姬恩直接到了貴族區服裝店。

平民區和貴族區的東西是完全不一樣的,價格當然也是完全不一樣的。

不過蘭科現在倒是有不少錢,主要是在盧修斯城把盧修斯家族打劫了一遍……都殺人了?還不順手牽個羊?都牽羊了還牽個牛?都牽牛了還不把看門狗帶走?

總之蘭科當時就是這個情況,盧修斯家算是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所以現在蘭科帶着姬恩花錢都是大手大腳,也不在乎自己不是本地人被老闆宰,沒辦法,有錢任性。

哈尼城貴族區的服裝店老闆是個女精靈,看上去三十歲的成熟美女,但實際上到底幾百歲了沒人知道。

這個精靈老闆娘一看到蘭科拉着姬恩進來,就不由的眼睛一亮。

此時的姬恩穿着一身淡黃色的連身裙,裙襬到了膝蓋下面,露出一截嫩白小腿。

就算不怎麼合身的衣服,穿在姬恩身上都顯得無比貼身,因爲姬恩胸前的高聳實在是太誘人了,就算是鬆鬆垮垮的衣服在那對堅挺的支撐下,胸部都緊繃無比,彷彿隨時要裂衣而出。

而且姬恩作爲龍女,身上幾乎找不到一絲缺陷,身材豐滿玲瓏曲線誘人,就算是簡簡單單的衣服也無法掩蓋曼妙的嬌軀。

更別說姬恩精緻絕美的臉蛋,配合着單純乾淨的氣質,讓人光是看着充滿了征服欲。

這種美人別說是在人類城市,就算是精靈族都少見,老闆娘主動迎了上來,笑意盈盈的問道:

“客人有什麼需要嗎?”

“各種款式的衣服都試一試吧。”蘭科看着眨着大眼睛看向自己的姬恩,對老闆娘說道。

老闆娘笑眯眯的回答:“好的,請稍等。”

沒過一會兒,精靈老闆娘就回來了。

“都準備好了,先讓小姑娘去換衣服吧?”

蘭科倒是覺得老闆娘挺效率的,根本沒有傳說中精靈那麼難伺候。

這主要是因爲精靈對美的事物天生抱有好感,自然不會爲難姬恩。

倒是姬恩拉着蘭科的手不放,眼巴巴的瞅着蘭科,似乎不想自己去換衣服。

“沒事的,換上衣服給我看。”

蘭科因爲姬恩的顧慮,雙眼變成了淡金色,確認沒有問題之後,才安慰着姬恩。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