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雲頂頭的存在,是她絕對不能正面抵抗的存在。

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降低存在感,然後再找機會回歸西海。至少……要讓星火戰艦回歸西海!

希望很渺茫,但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連合道都敢懟的舞星者,在這一刻,真切感受到了自身作為螻蟻的感覺……

「這艘戰艦,也給我下去吧。」

一個似遠又似直擊神魂的聲音,突然傳來。

舞星者還未反應過來,一道鋒銳無極的藍色刃芒便從天而降,將百里戰艦幾乎攔腰截斷!

爆裂和嘶鳴響徹海天。

戰艦的開裂和悲鳴,做不到任何的抵抗,便墜落深海大陸……

舞星者一臉絕望,戰艦的動力系統竟然被極為精準地斬斷。

怎麼會有這種力量?怎麼會有這種存在?!

它到底是誰?!

「轟隆!」

星火戰艦撞擊在海底大陸,掀起萬丈沙塵。

舞星者全身都在顫抖,卻無法做任何的動作。

藍色身影漸漸消失,亦真亦幻,渺無蹤跡,彷彿從未出現過。

但舞星者知道,它的兩句話,便讓星火戰艦永沉海底。

舞星者驀然發覺,她能做的事情,好似只剩下一件,那就是等死……

生命還在不停消逝,神道之力也越來越弱。

按照這種速度,恐怕連一天都撐不下去。

她想過許多突髮狀況,卻從來沒有想象過如今這個樣子,莫名其妙地就玩完了。

罷了,將這一切都記錄在航海日記上吧……

至少,在未來的某一天,靈魚族的後人們,能夠知曉這裡所發生的一切。雖然這一切,都離奇得宛如夢幻。

舞星者死前將星火戰艦的空間定位波釋放到最大功率,還使用秘法,將自己的所有殘餘力量依附於鴻蒙神木之上。

做完這一切,她才將日記本合上,靜靜坐在床頭,回想著過往的一生,等待著她最終的死亡……

日記到這裡就結束了。

安林和藍小倪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安林老大,你說……殺死舞星者的藍色身影,到底是什麼?」藍小倪率先打破寧靜,忍不住開口道。

「嗯……應該是女媧,三清,盤古這等創世神級別的大能吧?」安林皺眉道。

藍小倪這時卻罕有的搖頭反對道:「不止的……我見過女媧,也見過西里爾的戰鬥,就算是合道之上具備創世實力的大能,也無法一言就決定星火戰艦所有生靈的生死。安林老大別忘了,星火戰艦火力全開時,可是擁有媲美合道境的實力……那位神靈,至少媲美合道境的安林老大!」

安林聞言臉都黑了:「求別吹,我特么感覺自己要被你吹爆了!」

「還有,我什麼時候成為計量單位了?」安林一臉無奈地補充道。

藍小倪吐了吐小香舌,俏然一笑道:「這樣,安林老大的代入感不更強一些嘛?」

「強個屁啊,很奇怪好不好!」安林反駁道。

他想了想,又突然嘆了一口氣:「知道越多的東西,就越沒有安全感啊,像舞星者這等層次的大佬,竟然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要是我不小心遇上這種神靈,它嫉妒我長得帥,說我應該消失在這個世界,我該咋辦?」

藍小倪:「……」

擔憂不是沒道理的,但是這個出發點是不是有點問題?

藍小倪還在猶豫要不要對安林說實話,對他的顏值實話實說,安林卻突然間面露驚恐:「糟了!」

藍小倪偏頭疑惑道:「怎麼了?」

「日記裡面說,星火戰艦是墜落於異界的海底大陸。而我們這裡,也同樣是在一個陌生的海底世界,發現了星火戰艦。那麼這個地方,該不會就是……」安林一臉緊張道。

「這……」藍小倪美眸圓瞪。

一個極為可怕的猜測,同時在兩人的心頭浮現。

安林和藍小倪不約而同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星火戰艦的墜落之地,古天魔神的老巢,神秘存在出沒的地方……

安林剛剛還開玩笑說要是遇到類似的神靈,會極度沒有安全感。現在好了,他們所呆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那個神秘神靈所在的地方。

「我們這是掉進狼窩裡了嗎?」

藍小倪瑟瑟發抖,宛如受驚的小綿羊。

安林深吸了一口氣,鎮定道:「別慌!其實仔細分析,這裡面疑點很多,這片深海不一定是那個可怕的地方。」

「你想想,我們進入這個地方,被天辰姬稱為天龜海底煉獄,很明顯是跟天龜族有關的啊,怎麼可能會是那個異界?」

「再說了,就算是那個異界,它此刻變成了大祭司古墓內的試煉世界,這不就證明兩大祭司,已經征服這個世界了嗎!神秘存在很有可能已經不在這裡了,這裡徹底化作隕神古墓的後花園,試煉場了啊!」

安林解釋得頭頭是道,連他自己都信了。

然後,藍小倪拋出了一個致命的猜測:「那……那要是天辰姬和西海子,都沒有發現舞星者的航海日記本呢?」

安林呆住了。

是啊……要知道,舞星者的戰鬥神念,其實不是獨立生命體,沒有完整的記憶。她可能被大祭司們,直接用來當試煉boss用了!

而舞星者只有在遺留力量完全消失時,才出現木雕。

換句話說,大祭司們不知道木雕,不知道金鑰匙,進不去舞星者的閨房,沒看到航海日記本……

他們很可能……

對這片天地一無所知!!!

只是在鬼使神差下,把這裡當做一個普通的秘境世界來玩!

「不對,這裡可是星火戰艦墜落之地,兩大祭司的神經不可能這麼大條,還把這個世界視作普通的世界。」安林突然又意識到了不對。

藍小倪道:「我想起來了,隕神海底古墓的建設之地,就是在古天魔神出現的海底,這絕對是帶著某種目的。」

「我們能通過古墓來到這個異界,可能性非常大。」

安林皺眉:「如果這裡真的是古天魔神所在的異界,日記上不是說,要打開兩界的通道難如登天嗎?我們怎麼能被天辰姬傳到這裡?」

「除非……除非有其他大能,在這個世界幫忙。」藍小倪額頭滲出了冷汗。

氣氛突然安靜下來。

兩位大佬無視這裡的危險性,還能輕易打開兩界的通道……

經過一頓猛如虎的分析后。

一個猜測在安林和藍小倪心中升起。

難道說……

兩大祭司和那位神秘存在,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py交易?!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這個猜測,其實很站得住腳。

否則真的解釋不了兩大祭司這些奇怪的舉動。

「事關兩族命運的秘密,應該也跟大祭司和這個世界某個大佬,所達成的py交易有關。」安林大膽猜測道。

他突然又想起一事,將納戒中的留影水晶拿了出來:「藍小弟,這是我拍的天辰姬龜甲圖,上面所寫的兩族秘密,說的內容是什麼?」

藍小倪看了一眼,略帶遺憾地搖頭道:「這種特殊的古文字我見過,不過必須要參照西海的星空才能解讀,現在條件不足呢。」

安林聞言臉都黑了:「好好寫秘密不行嗎?非得弄得那麼複雜,真搞不懂你們這些種族,寫個東西都要看星星解讀,到底有何意義。」

「保密性強啊,而且看起來很厲害,很有優越感。」藍小倪實誠道。

安林看著如此坦誠的藍小倪,無話可說。

兩人再次陷入了困局之中。

現在的他們,除了多一個讓他們擔驚受怕的敵人,好像並沒有什麼收穫。是的,要是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一切都是枉然。

兩人再次對舞星者的房間,來了一波大掃蕩。

結果很讓人失望。

什麼有用的信息或者是物件都沒有發現。

「安林老大,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帶著系統在名偵探柯南世界 藍小倪將求助的目光投向安林,碧藍眼眸中有著一抹害怕和期待。

安林沉吟半晌,開口道:「既然兩位大祭司不為我們打開回來的路,我們還有最後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藍小倪追問道。

「找到這個世界的那位大佬,讓他幫忙打開通道!」安林肅然道。

藍小倪:「……」

人魚公主一臉震驚地望著安林,眼眶紅紅的,似有淚光閃爍。

安林一臉茫然地望著淚腺又開始崩壞的小弟,還未問為什麼,哭聲又開始爆發了……

「嗚哇……本來以為遇到絕境,安林老大會是我最後的依靠,沒想到老大竟然比我先瘋掉了!你已經崩潰了嗎?竟然想去找死了……」藍小倪一邊抹眼淚,一邊絕望哭訴著。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

那個神秘存在,兩句話就將星火戰艦弄沉,靠嘴遁屠殺數萬名靈魚族強者。安林竟要見這等殺星,也無怪藍小倪會這麼想。

其實這事吧,安林自然有自己的考慮。

那個神秘存在要是真的能和兩大祭司達成某種交易,那就證明它並不是完全不能交流,還有談判的餘地。

安林雖然是一個普通的化神修士,但他的底牌多啊!

朱雀境,混沌合金磚,戒指里的龍族大佬,氣海里的火焰朱雀,還有他那神經兮兮的系統……等等,都是他的底牌!

到了關鍵時刻,總不會一件都用不上吧?

當然,這只是不到最後時刻,不會使用的方案。

「行了,別哭了。總之,我們先繼續在星火戰艦上找一下,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線索吧……」安林嘆了一口氣,開口道。

藍小倪沒有異議,離開舞星者的艙房,繼續充當血脈鑰匙,沿路進入一個個戰艦的房間搜查。

星火戰艦非常的大,真的想要一個個房間這樣排查,絕對要耗費一年以上的時間。

所幸,他們提前找到了監控室,還找到了戰艦地圖。

這下就簡單了,他們只針對戰艦的重點進行搜查。

嗯,幾天後,搜查完畢。

除了獲得一些珍稀的鍛造材料,以及能量容器之外,一無所獲。

說真的,現在就算是把一億靈石擺在安林面前,讓他撿,他也高興不起來!

人都要困死在這裡了,要這些錢有個球用?

舞星者身為艦長,在這艘戰艦上都找不到出去的辦法,他們在這裡找線索,又怎麼可能找得到出去的方式?

安林和藍小倪兩人,一臉絕望地癱坐在船頭甲板上。

「沒辦法了,只剩下最後一個辦法了……」安林咬牙道。

「不,還有其他辦法的!」藍小倪沒有放棄希望。

「什麼辦法?」

「我們在這裡偷偷地修鍊,進階返虛境后,對空間一道有了感悟后,說不準就能感知西海的空間方位,逃離這個鬼地方!」

藍小倪理直氣壯道。

安林:「……,你咋不說等我突破到合道境或者是創世境,直接把那神秘大佬揍得喊霸霸得了?」

藍小倪雙眸一亮:「好主意呀!我覺得海星!!」

「海星你妹啊!」安林當即一個板栗敲去。

他不再浪費時間,轉頭對藍小倪說道:「憑我們的力量,連空間通道都無法撕開,更別提打通那坐標都無法確定的兩界通道了。我要去找那個大佬,你跟不跟來,都隨你吧。」

說罷,安林便轉身離開。

藍小倪秀拳緊握,肩膀有些顫抖,似乎陷入了某種糾結之中。

幾秒后,她深吸了一口氣,一臉決然地跟了過去。

「算了,死就死吧!」

「安林老大,等等我!」

即使是知道安林做的幾乎是赴死的行為,心裡害怕得要死,藍小倪還是不由自主地跟上去了。

「喂,藍小弟,你別扯我袖子!」

「我……我害怕!」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