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陽和鄭飛都沒昏迷過去,但傷勢太重,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艱難的擠出一個笑容來寬慰我,讓我很心酸。

“放心吧,就算拼了這條命,我也會把你們救出去!”我沉聲道。

李牧這孫子不是一般的膽小,躲到了人羣中,讓我沒法下手。蘇陽和鄭飛的傷勢都太重,我沒時間在這墨跡,只能以後有機會再找他算賬。

算着時間,一木大師應該也從屍山上退下來了,他那一波有幾位佛門高手和兩位暗警高手,如果能闖到他身邊,蘇陽和鄭飛就不會有事。

“巽!”我扔出一擊乾坤印,扛着鄭飛和蘇陽往屍山的方向跑。

“羅漢,留下吧!”李元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擋在了我的面前。

宴先生纏得要命 我心中一沉,這老東西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他已經是煉神還虛後期境界,實力比我強悍了不止一星半點。

我深吸了一口氣:“李掌教,你真的要執迷不悟,跟我師父作對?我們逆命者一脈,可不僅僅只有我和師父兩人!”

在李元子面前逞強,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這老東西人品不怎麼樣,但實力不是蓋的,連鄭飛的爺爺和王家老祖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也只有孟老纔可能強壓他一頭。

說出這番話,我是想敲打敲打李元子,我並不是信口開河。雖然不知道平等王會不會出手幫我和孟老,但我們畢竟是一脈相承,想必他也不想看着孟老出事,沒人去接他的班。

“你是想用平等王來壓我?”李元子淡笑道。

我眉頭緊皺,李元子也知道平等王的身份?這個祕密,我記得只有孟老和我才知道,我如果不是孟老的徒弟,他甚至會等到宿命之戰徹底結束,纔會告訴我。

看着李元子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我隱隱覺得有些不妙,既然他知道了平等王的身份,或多或少都會有些忌憚。難道,他還有什麼後手?

“李掌教,我並不是那個意思。不過,你既然知道孟老的使命,爲何還要爲難孟老?他是下一任平等王,你覺得你能佔到便宜?”我冷聲道。

李元子冷哼了一聲:“孟輕塵何德何能,能成爲下一任平等王?他和孤魂野鬼勾結,早已叛變,如果不是平等王下令,我怎麼敢對付他?”

我難以置信的看着李元子,對付孟老是平等王下的命令?這怎麼可能?平等王統領無間地獄,地位超然,就算地府的閻羅,地位也要在平等王之下。如果真的是平等王要對付孟老,那孟老的處境確實無比危險。

“羅漢,我知道你不願意相信。但這確實是平等王的意思,不然我絕對不可能跟千古第一高手孟輕塵爲敵。羅漢,執迷不悟的是你,孟輕塵也不過是想利用你而已。”李元子嘆息道。

利用我?我啞然失笑,我自己幾斤幾兩,我還是很清楚的。如果不是孟老,我可能早就被韓羅吞噬了,哪會有今天的實力?

孟老對我有再造之恩,哪怕是爲了他,丟了自己這一百多斤,我也毫不介意。他想讓我做什麼,直說就是了,用得着用陰險的手段來利用我?

“羅漢,李元子所言不虛!孟輕塵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職責,竟然跟孤魂野鬼勾結。我決定廢除孟輕塵的實力,另選人坐鎮無間地獄!”一道蒼老又富有威嚴的聲音,從空中傳來。

我猛然擡頭,平等王真的來了?事情變得有些複雜,我還以爲剛纔那番話,都是李元子信口胡說,沒想到,這一切真的是李元子的意思。我急了,孟老到底想幹什麼,爲什麼會跟平等王鬧翻?

李元子畢恭畢敬的跟平等王施禮,隨後一揮手,其餘人全部退了下去。李牧這孫子臨走前還衝我得意一笑,氣的我差點當場發作,直接弄死他。

但有平等王和李元子在,我根本不敢輕舉妄動。我知道現在想逃走更是不可能的事情,索性輕手輕腳的把蘇陽和鄭飛都放在一旁的地上,然後用了療傷符籙,先幫他們暫時控制傷勢。

做完這一切,我恭敬的向平等王行禮:“拜見平等王前輩,關於我師傅這件事,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平等王搖了搖頭,讓我心中一涼,隨後他衝我笑了笑:“這是孟輕塵的過錯,跟你無關。羅漢,你是逆命者,要時刻記得肩上的責任。”

“我不懂,逆命者的責任到底是誰定下的?孟老又到底做錯了什麼事?”我很是不解。

平等王的神色突然嚴肅了起來:“千年前,孟輕塵也向我問過同一個問題。逆命者的責任,是誰定下的,我也不清楚。但維護兩界平衡的任務,確實是我們不可推卸的責任。至於孟輕塵,他不該跟鬼魂勾結,妄圖改變兩界秩序。”

跟平等王交流了一番之後,我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也不確定孟老到底要做什麼,但孟老的行爲,已經是違背了逆命者維護兩界平衡的初衷。

平等王告訴我,孟老妄圖改變兩界秩序。這是他堅決不允許的,兩界的平衡,已經用這種方式維護了數千年,都沒出現過什麼紕漏,孟老的行爲無疑是要破壞兩界平衡,是大罪過。

說實話,我現在覺得自己有些理解孟老。逆命者千年一更換,解決天地大亂,確實是維護兩界平衡的好方法,但未免有失偏頗。

首先,這種方法對逆命者本身來說,就很殘酷。而且用這種方式解決天地大亂,極有可能會出亂子。

貴族校草的笨女僕 在我看來,如果能妥善處理好孤魂野鬼的歸宿問題,又怎麼會有什麼狗屁天地大亂?我覺得孟老的想法跟我一樣,他也是想徹底的解決那些孤魂野鬼,妥善安排他們。

孤魂野鬼也是生靈,而且大都比較悽慘,中途夭折。確實這孤魂野鬼中,有一些怨氣頗深的傢伙,但誰能保證正常死亡的那些鬼魂中,沒有這種存在?

“平等王前輩,恕我直言,我更贊同孟老的想法。如果我有那種實力,我也會徹底的解決那些孤魂野鬼的問題。”我猶豫了很久,說出內心的真實想法。

“哈哈哈,果然是每一任逆命者,都有這個想法。但如果這個想法真的能實現,我又何必去無間地獄鎮守千年?你們還是想的太簡單,想要徹底解決孤魂野鬼這個隱患,就必須對地府進行大的變動,承擔極大的風險。”平等王笑道。

不用他解釋,我也知道是什麼意思。確實,地府內部都是各司其職,根本抽不出力量來妥善安置那些孤魂野鬼。

更何況,那些孤魂野鬼,因爲重重原因,有很大一部分,都只擁有殘缺的靈魂。他們無法通過正常的方式投胎,想要安置他們,更加困難。

這種事如果能做好,確實也是利在千秋的好事。可是要承擔相當大的風險,甚至整個地府的秩序,都有可能會因此而崩潰,屆時只會引起更大的動亂。

這件事和平等王根本談不通,孟老的行爲在他眼裏就相當於是謀反。跟地府對着幹,是沒有好下場的,平等王決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地府也絕對不會冒這個險。

“就算孟老做的事情有些欠考慮,也不至於這麼對付他吧?或許,咱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我勸道。

平等王並沒有回答我,突然皺起了眉頭,冷聲道:“坐下來好好談談?恐怕就是我願意,孟輕塵也不會願意。他做的事情,太過了,今日我必除他!”

話音剛落,天空之響起陣陣滾雷聲。我擡起頭,看到了孟老的身影,他一馬當先的衝在前面,左右手邊是王家老祖和暗警首領,身後跟着連同魔剎鬼王在內的一羣鬼王。 第4092章

「哥,你應該相信我,之前不是說好了么!」墨九狸十分無語的說道。

之前就是因為擔心千源不放心,墨九狸幾乎把自己的底牌都告訴千源了,沒想到這才幾天啊,千源就把鶴給送來了,讓墨九狸十分的無語!

但是不管墨九狸怎麼說,千源依舊堅持,最後墨九狸無奈的只能答應下來,掛斷傳音石墨九狸看著鶴狠狠的抽搐了下嘴角道:「你去白未央那裡吧,明天我也過去!」

「好的,大小姐!」鶴聞言說道。

「以後就喊我主子或者九狸吧,我現在是男裝,別喊大小姐!」墨九狸想了想對鶴說道。

「是,主子!」鶴聞言道,他可不敢喊九狸,又不是不要命了!

鶴離開后,墨九狸無奈的輕嘆一聲,原本她是打算去神殿之前,把黃文和黃武交給白未央,然後一個進入神殿的!

沒想到這又出來兩個人,看起來自己確實應該好好準備一下了,這神殿花了慕容盈盈不少的心血在裡面,應該不那麼容易混進去啊!

不過墨九狸既然決定了,就是非去不可的!

「慕容盈盈,希望你別讓我失望才好!」墨九狸低聲呢喃道。

然後在屋內留下陣法,身影一閃回到空間,然後墨九狸就一頭扎到了煉丹房內,白未央倒是提醒了她一件事,那就是神殿內強者無數,體魄早就強悍無比,尋常毒藥怕是沒等發揮出效果,自己就被人一巴掌拍飛了!

所以,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她還是必須提前研究出來一些對於神界強者有效的東西才行,墨九狸的煉丹房時間流速很快,外面幾個時辰,裡面可以過去幾十年!

墨九狸空間裡面的藥材無數,直接讓小書把需要的藥材不斷的送進來,在外面過去三個時辰后,墨九狸終於研究出來四種讓她暫時滿意的毒藥!

但是效果還有待驗證,剛好今天要去翡翠樓,到時候讓白未央和鶴試下藥效好了!

想到這裡,墨九狸收拾了下,把練好的要收了起來,又給自己洗漱了下,這才從空間出來,打開房門,發現黃文和黃武在樓下等著自己!

墨九狸下樓后,也沒吃東西,帶著黃文和黃武離開酒樓!

直奔翡翠樓而去,到了翡翠樓墨九狸就直接帶著黃文和黃武上了四樓,大概是白未央叮囑過,墨九狸進來后,翡翠樓的人,就對墨九狸十分的尊敬!

黃文和黃武對於翡翠樓還是知道的,但是不明白主子帶著他們來這裡做什麼啊,難道是買東西?

可是翡翠樓的東西可是不便宜啊!

不過兩人也沒多問,跟著墨九狸來到四樓就看到一個老者在櫃檯打盹!

「別睡了,接客!」墨九狸敲了敲櫃檯道。

黃文和黃武……

主子說的應該不是他們想的意思吧!

白未央扮成的老者睜開眼睛,看了眼黃文和黃武,然後說道:「就他們兩個嘛?身板不錯,應該可以的!」

「恩,就他們兩個!」墨九狸點頭道。 孟老的出現,讓我吃了一顆定心丸,平等王或許不會傷害我們三個,但是李元子那邊,可就說不準了。

“孟輕塵,我果然是看錯你了!早知道如此,千年前我就應該廢了你!”平等王說話毫不客氣。

他也確實有不客氣的資格,千年前孟老初出茅廬,他就已經是數得上號的強者。幾乎每一任逆命者,都是當代人傑,不會屈於人下。

孟老面無表情的應道:“變則通,不變則亡。身爲逆命者,自當逆天改命,歷代逆命者的命運,一成不變,恕我無法苟同。”

平等王冷哼了一聲:“孟輕塵,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些什麼?你這是要破壞兩界平衡,毀掉地府秩序!”

“秩序是人建立的,爲何我孟輕塵不能重新建立兩界秩序?”孟老反問道。

“大言不慚,你以爲你是誰?你的職責是維護兩界平衡,膽敢挑戰兩界秩序,死罪一條!”平等王語氣冷漠。

兩人之間的談話很不和諧,根本沒有和解的可能。我很緊張,正在考慮着待會談崩打起來的時候,要不要趁亂帶着蘇陽和鄭飛先走。

不過趁着孟老和平等王對話之際,李元子湊到我的身邊,沉聲道:“羅漢,難道你還看不清孟輕塵的真面目?他被權勢薰心,竟然跟孤魂野鬼勾結,不顧陽間生靈,妄圖建立兩界新秩序。你可不要被這種狼子野心之人矇騙!”

我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如果說你是被權勢薰心,我相信。但我師父的爲人,豈是你能妄加斷言的?”

一句話把李元子噎的說不出話來,他本來應該準備了不少說辭,現在氣的面色鐵青,用手指着我,想罵我,又怕影響自己的形象。

這虛僞的老狐狸,我在心裏冷笑不已,他之所以靠近我,還不是擔心我逃跑?平等王和孟老都有各自的想法,我不好插嘴,但我態度明確,堅決支持孟老。

無盡的遺落 平等王有他的考慮,他擔心孟老會失敗,非但無法改變兩界秩序,反而讓兩界大亂,造成生靈塗炭的結局。但我覺得孟老也不會打沒把握的仗,他既然選擇了這條路,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

其實我也不想按照逆命者的既定軌跡走,讓我鎮守兩界縫隙千年,我可以忍受。但接下來還要鎮守無間地獄,可就太難熬了。

無間地獄的時間流逝極爲緩慢,接近靜止。在無間地獄待上千年,能活活把我憋瘋,我嚴重懷疑平等王是不是因爲害怕孟老改變兩界秩序,不必再去無間地獄鎮守千年,所以覺得心裏不平衡,纔來橫插一竿子。

一晃神的功夫,平等王已經飛了出去,在空中跟孟老戰成一團。看樣子,孟老似乎處於劣勢,畢竟平等王比他早出道一千年,有這一千年的功夫,就算是豬,也該成精了。

我緊張不已,擔心孟老會吃虧。但我的注意力還是放在蘇陽和鄭飛的身上,擔心李元子會對他們兩個出手。

“李元子,可敢一戰!”這是暗警首領的聲音。

看到自己的孫子被折磨成那樣,他早就憤怒不已。平等王有孟老牽制,最大的麻煩就是李元子,不解決掉李元子,我們三個都別想逃走。

李元子淡然一笑:“鄭兄,你這是何必?爲何要跟着孟輕塵胡作非爲?你的身份與我們不同,本不必來淌這趟混水,我勸你還是及早收手。”

這老狐狸也知道眼下的情況,如果他被鄭飛的爺爺纏住,其餘那些煉神還虛的高手,根本攔不住我。

其實我對暗警首領的做法也有些疑惑,他的身份確實跟我們不一樣,暗警是國之利器。之前暗警根本不信逆命者的說法,還是在跟孟老不打不相識之後,他纔跟孟老站在了統一戰線。

他的行爲,肯定蘊含着最高領導人的意思,難道國家也支持孟老的做法?反正我是不相信他會在短短時間內和孟老關係莫逆,他絕對有別的想法。

但既然孟老肯相信他,他十有八九也不會危害孟老,值得信任。更何況以鄭飛跟我的關係,絕對沒得說,他也得爲自己的孫子考慮。

暗警首領和王家老祖接連宣戰,但李元子這老狐狸一直避而不戰,打起了太極。他們兩個投鼠忌器,又不敢強行出手。

我也不敢輕舉妄動,我敢肯定,李元子的速度絕對比我快。我要是想帶着蘇陽和鄭飛跑,他絕對在第一時間把我們都控制住。

“王兄,鄭兄,稍安勿躁。你們的晚輩,沒有生命危險,別的事情,咱們還是等平等王和孟輕塵的戰鬥結束再行定奪吧。”李元子笑吟吟的說道。

他可以慢慢等,我特麼等不及了,我害怕萬一孟老不敵平等王,我們就更別想逃脫了。既然沒法直接從李元子手裏逃走,那我就只能想點曲線救國的法子。

我早就盯上了一旁的李牧,這孫子在孟老來了之後,又跟着大部隊衝了上來,算是壯壯場子。但他不該離我那麼近,時不時夾槍帶棒的譏諷我不識好歹。

“乾坤印!”我凝聚乾坤印,砸向李牧。

起初李元子並不在意,我的乾坤印並不是無法躲避,而且李牧的身後還有不少煉神還虛境界的高手,有他們在,李元子也根本不會在意李牧的安全。

但很快,李元子就變了臉色,我可沒有拿乾坤印砸李牧的想法。乾坤之力如果能融合,確實是威力十足的乾坤印,但乾坤之力如果相互碰撞,可比炸彈的破壞力更恐怖。

“糟了,快躲開!”李元子趕緊伸手救援。

他還是很在意李牧的,道家年青一代的弟子,如今也就李牧還算是出彩。而且這乾坤印爆炸之後,別說是煉氣化神後期的李牧,就算是煉神還虛境界的高手,也十有八九會重傷。

我可沒工夫去關心李牧,拎起蘇陽和鄭飛就跑。身後傳來了爆炸聲,爆炸的劇烈衝擊,讓我差點跌倒在地上,要不是提前給蘇陽和鄭飛加上了防護,他們倆估計根本承受不了這種程度的衝擊。

“混賬,該死!”李元子的速度,比我全力施展“巽”字決更快。

這就是實力的差距,如果我也是煉神還虛後期的高手,絕對敢跟李元子正面對抗。就算是比速度,他也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老東西,對後輩下手,你也不嫌丟人?”脾氣火爆的暗警首領及時的衝了上來,擋下李元子。

不過他應該不是李元子的對手,王家老祖的速度也不慢,跟暗警首領配合,纏住李元子。他們倆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練,配合很默契,李元子佔不到便宜。

魔剎鬼王並沒有上前幫忙的意思,我也對他們不太放心。好在一木大師帶着一羣佛門和暗警的高手趕了過來,我才總算是鬆了口氣。

我看了李牧一眼,那孫子竟然還沒死。 人間苦 剛纔的爆炸,連他身邊的一位煉神還虛初期高手都傷的不輕。

仔細觀察之後,我才發現,他的身上竟然套着蘇陽的玄武之甲。這混蛋,真不要臉,怪不得蘇陽傷的那麼重,沒有玄武之甲,他的防禦力並不強。

“你們看好蘇陽和鄭飛!”一木大師幫他們倆簡單的療傷之後,交給了手下。

一木大師跟我們相處了那麼久,對蘇陽和鄭飛的感情也不淺,看到他們兩個傷成這樣子,面色無比陰沉,像是要爆發。

“是誰下的手?”一木大師沉聲道。

我指着依然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李牧:“他帶人下的手,心還真狠,差點把他們倆活活打死。”

得虧他們兩個都強壯的跟牛犢子似的,而且已經是煉氣化神後期的境界,不然肯定撐不住。李牧這陰損的傢伙,我不親手解決他,根本不解恨。

李元子被王家老祖和暗警首領纏住,我們少了個大麻煩。但他們還有一二十個煉神還虛境界的高手,我們這邊依然處於弱勢。

佛門連同一木大師,這會只有四個煉神還虛境界的高手,暗警和王家也各自有一位。那幾個鬼王分明是不想插手,我對他們並不抱希望。

我看了一木大師一眼,他衝我點了點頭:“上吧!”

“今天不弄死那孫子,我就不叫羅漢!”我第一個衝了出去。

蘇陽和鄭飛都有人照顧,我可以放手一搏。我還沒正兒八經跟煉神還虛境界的高手切磋過,我倒要看看,這羣李元子的狗腿子,到底有什麼樣的本事!

“離!”烈火肆虐,要衝上來的幾個人,都不得不退避三舍。

“乾坤印!”我又扔出一擊乾坤印,爆炸聲轟然響起。

先用烈火把他們逼退,然後再轟炸,也免得誤傷了自己人。李牧那孫子掙扎着想爬起來,我又扔出一擊乾坤印,砸在他的身上。

這可是結結實實的乾坤印,我並不想直接把他弄死。他不是穿着蘇陽的玄武之甲麼?我今天就要讓他套着這龜殼,被我活活砸死!

“敢動我兄弟,膽兒挺肥!李牧,你今天死定了!” 第4093章

這下黃文和黃武可不淡定了,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主子是想賣了他們兩個不成啊?

「稍等,馬上就有人來帶他們走!」老者說道。

「主,主子,我們……主子這是要……」黃文猶豫的看向墨九狸問道。

「你們兩個不是想報仇嗎?」墨九狸沒發現兩人的臉色不對勁問道。

「是啊,可是這裡不是翡翠樓么?」黃文說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