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陌,你要是在不交出八大玄器和身死魔圖,今日就是你兩個兒子的死期。”

“陌兒。”

沐雲軒飛身到蘇紫陌身邊。

不一會,蘇紫陌身後傳來雜亂的腳步聲。

強情奪愛:掠愛霸情總裁 赫雲霆和沐雲寒,北冰雅琪,念飛鸞和君子兮,榆婉兒……他們都來了。

“齊兒,櫟兒,怎麼會這樣,哎喲……!”

君子兮一看,差點暈過去。

“舅娘,你先不要着急,表哥會救回兩位公子的。”

榆婉兒穩穩的扶着君子兮。

“喲!這人來得挺多的,不過蘇紫陌,來在多的人也救不會你的兩個兒子,乖乖的把八大玄器和生死魔圖交出來吧!”

那瘸子滿臉得意的笑意。

“好啊!”

蘇紫陌爽快的答應了。

“陌兒。”

沐雲軒看着她皺了皺眉頭,陌兒真的要把東西給他們?

蘇紫陌看了看沐雲軒,沒有說話,而是用密音傳話給沐雲軒。

“雲軒,我用玄器引開他們的注意力,你趁機救櫟兒他們。”

隨後,蘇紫陌身後快速的升起了玄冰雪練。

“這是八大玄器中的玄冰雪練,給你們。”

語畢,蘇紫陌手指往前一指,玄冰雪練快速的飛向那瘸子。

那瞎子快速的將三人捆在一起,開心的去接玄冰雪練。

哪知玄冰雪練快速的纏住了他的手。

而沐雲軒也快速的飛身去救蘇齊他們。

蘇紫陌的玄冰雪練纏住了瞎子,讓他分心。

蘇紫陌沒有做一刻停息,身影快速的移動到瘸子身邊。

纏住了瘸子。

兩人這下卻有些手慌腳亂了。 總裁毒愛:逃妻,束手就擒吧! “蘇紫陌,你無恥,居然耍詐!”

“哼!得意時不要太狂妄,狂之則驕,驕之必敗,比起你們,我蘇紫陌這點手段,搬不上臺面來。”

蘇紫陌嘴上說着,手上卻毫不留情,數十條紫色的迷迭之翼在陽光下飛舞着。

快而狠的身手更是看得人眼花繚亂。

“雲寒,陌陌的迷迭之翼我還是第一次見,真漂亮!”

赫雲霆一臉羨慕,到了玄魂階巔峯,這速度,真的是讓人無法形容了。

“嗯!”

沐雲寒贊同的點了點頭。

“看來,我們都不用動手了。”

沐雲寒失笑,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這一對比,簡直就是沒法比!

榆婉兒也是第一次見到玄魂階巔峯的修爲,快的讓人眼花繚亂。

要想嫁給沐雲軒,在修爲上她是沒有辦法贏過蘇紫陌的。

看來只能靠手段了。

一個男子至死不渝的感情,就是那個女人願意爲了他去死。

榆婉兒目光一刻也不離沐雲軒,等待着機會。

“啊!”

只聽瞎子一聲慘叫。

沐雲軒快速的救下蘇櫟和蘇齊。

夜輕寒一看,嚷嚷着:“沐雲軒,你只顧兒子,還有我呢?”

“本座自會救你!”

沐雲軒冷着臉,他也想把他們三人一起救下來,可是他一次只能救兩個。

“櫟兒,齊兒,好好的待在這裏。”

說完,沐雲軒飛身去救夜輕寒。

那瞎子快速的拉回夜輕寒,一隻手狠狠的掐住夜輕寒。

“輕寒。”

聞信趕來的沐雲玥一臉心急的看着夜輕寒。

夜輕寒的臉色瞬間漲紅成豬肝色。

“蘇紫陌,住手,否則我殺了他。”

那瞎子威脅道。

蘇紫陌一看,不甘心的收回迷迭之翼。

“嗯!”

只聽蘇紫陌一聲悶哼!

一顆鋼針悄無聲息的射入她的胸口。

“陌兒。”

沐雲軒滿眼害怕!

那瘸子一看沐雲軒奔向蘇紫陌,脣角邊噬着一抹詭異的笑意。

手中的鋼針在此無聲的射向沐雲軒,他的動作很微小,要是不細心,根本就看不到。

“表哥,小心。”

榆婉兒拼了命的往沐雲軒身邊奔去。

沐雲寒看着榆婉兒的動作,皺了皺眉頭,她自己去送死,可怨不得別人。

“婉兒,別去啊!”

君子兮此刻不爲蘇紫陌擔心,反而擔心榆婉兒。

沐珏楓看着君子兮的背影搖了搖頭,她真的是變得不可理喻了。

被射了第一針,蘇紫陌耳邊已經有了熟悉的聲音。

看着急奔過來的榆婉兒。

蘇紫陌心裏冷笑,爲了得到雲軒,她還真的連命都不要了。

只是,蘇紫陌脣角邊一抹燦爛的笑意一閃而過。

她快速的抱住沐雲軒。

另一顆毒針又深深的射入蘇紫陌的背上。

“陌兒,你怎麼這麼傻!”

沐雲軒看着她發紫的嘴脣心如刀割。

剛剛的暗器,他一點感覺的沒有,這二人到底是什麼來路。

而跑到沐雲軒身邊的榆婉兒卻陰沉的看着蘇紫陌。

這個該死的女人,現在在表哥懷裏的人應該是她。

“我沒事!”蘇紫陌強顏歡笑,沒事,沒事纔怪,她都快要哭了,這她孃的是什麼毒,身體裏的肉就像被一刀刀凌遲一樣的痛。 “孃親。”

蘇櫟一看,快速的使出乾坤印攻擊二人。

“哈哈……!”

那瘸子一看蘇櫟出手。

諷刺地道:“小娃兒,你的乾坤印級別太低了,傷不了我們的。”

“我殺了你們!”

蘇櫟怒不可止,他看不得孃親有半點痛苦。

“櫟兒,回來,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沐雲軒快速的用玄氣把蘇櫟拉回來。

“蘇紫陌,這是鬼影神針,含天下劇毒,修爲再好的人,也無法感應到它們的存在,蘇紫陌,你已經領教過它的厲害了,而且解藥也只有我們有,一根足以斃命,你又給沐雲軒擋了一針,沒有解藥,一柱香之後,你必死無疑,想要活命,就把八大玄器和生死魔圖交出來換解藥。”

瘸子一臉得意的看着蘇紫陌。

他們兄弟二人今日來,是抱着勢在必得的決心。

一聽,榆婉兒的心又開始雀躍着,也慶幸剛纔自己沒有去擋那顆毒針。

蘇紫陌死了最好!

“呵呵……!”

蘇紫陌空靈的笑聲穿透了每一個人的往耳膜。

她風姿卓越的身姿透着一股執着。

“我死了也要拉你們墊棺材底,想得到八大玄器和生死魔圖,你們做夢。”

說完,蘇紫陌閉了閉眼眸。

瞬間,白虎神獸,紅歡,黑鏡,啼魂,火鳳,金蝶,火焱出現在蘇紫陌的面前。

“丫頭,你中毒了。”

火焱一看蘇紫陌,看着她青黑的嘴脣,有些不可置信。

“我沒事!將輕寒救下,把他們撕成碎片。”

蘇紫陌冰冷的下命令。

“好!丫頭,撐住,等着我回來。”

火焱目光深邃的看了她一眼。

七人快速的化爲原形,飛身攻擊瞎子和瘸子。

榆婉兒看到兩條大蛇,瞬間被嚇得花容失色。

差點跌坐到地上。

“陌兒,快把這丹藥吃下去。”

沐雲軒把帶用銀株草煉製的丹藥餵給蘇紫陌。

蘇紫陌搖了搖頭。

“雲軒,沒用的。”

希望她體內的迷迭之翼能把毒素排出。

“孃親,不要,齊兒把生死魔圖給他了,給孃親換解藥,孃親的毒,齊兒解不了。”

蘇齊害怕的揪住蘇紫陌的衣裙。

“陌兒,沒有了,我們可以在奪回來。”

看着兒子眼裏的痛苦,那痛苦的神情,只有恐懼和害怕,那種痛苦和害怕,讓沐雲軒瞬間屈服於它。

“齊兒,雲軒,你們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噗!”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蘇紫陌便口吐黑血。

你是我的軟肋 “陌兒。”

“孃親。”

蘇紫陌幾乎快暈厥過去了。

念飛鸞快速的走到蘇紫陌面前替蘇紫陌把脈。

“這毒這毒太霸道了,陌陌,你必須吃解藥。”

念飛鸞也想勸蘇紫陌拿八大玄器去換解藥,畢竟活着,纔有機會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陌陌,萬事隨緣,不可強求。”

赫雲霆也上前來勸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