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文更是頭疼,她怎麼會沒事?他當然不願意就這麼走,但也沒辦法,論起魔法,他還真不是瓏五的對手。

她態度這麼強硬,就算蘇文有心要哄哄她,也不是今天能哄的清楚的。

蘇文被瓏五嚇走,沈頃奪抱著她直接跳到二樓的陽台上,進了屋裡。

瓏五也從他身上飛下來。

沈頃奪脫下外套,沒有開的,片刻后問道:「剛才那個是你朋友?」

瓏五抱著一個比她還園的石榴眨了眨眼:「朋友?你看我那像是對朋友?」

這貨有毒吧?

「那你們是?」

「仇人,不共戴天那種,你下次看見可以順便弄死他。」瓏五搬著石榴往桌子那邊飛。

沈頃奪趕緊伸手接住她和石榴,她恐怕還沒有水果重,居然就敢抱著飛。

他也不知道自己心裡在緊張什麼?

其實沈頃奪救瓏五回來,就是把她當成個寵物差不多的存在。

但今天見到蘇文之後,沈頃奪真正感覺到了,瓏五也是一個和他一樣的平等主體。

「想什麼呢?把我放下啊。」瓏五石榴還沒吃到嘴裡,催促著沈頃奪。

沈頃奪微微出神了片刻,回過神來把她放在沙發上:「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瓏五使了個小魔法,石榴自己就剝開一個蓋子,裡面也是一粒粒的分好。

還真實用,沈頃奪心裡評價。

「今天那個男人也是精靈?」因為是晚上,沈頃沒有看清蘇文的長相。

「是,不過他沒安好心,你不用對他客氣。」瓏五可以一顆顆的吃石榴,簡直是最幸福的事。

「你們種族不同嗎?他似乎和正常人區別不大。」沈頃奪說著悄悄瞟了瓏五一眼。

「這跟種族沒關係,精靈都是可以變成正常人大小的。」瓏五知道他想問什麼。

「那你怎麼不變。」

「我沒學過,不會。」瓏五大方的承認了。 今天是考試停更又沒錢買假條的的一天……

……以下是廢話分割線……

屋子悶了半個月,瓏五終於好了。

但她依舊懶懶散散,只是有時候出去在那棵大樹上晒晒太陽,剩下就是家裡蹲了。

沈頃奪回來的時候屋子裡的東西甚至沒有一點改變。

上樓去瓏五也不在,最後還是在樓頂的天窗上找到的她。

瓏五在天窗上鋪了一個小墊子睡著了。

沈頃奪仰頭就能看到她和一片星空。

瓏五聽到聲音爬起來,這貨好幾天都不在,回來睡了一覺就跑,她現在懶得搭理他。

「這幾天在這怎麼樣?」沈頃奪也到房頂上來,做到她身邊。

「挺好的。」瓏五閉著眼睛,雙手交疊在胸前。

夜風慢慢的吹著,帶著沈頃奪感受不到的自然氣息。

「你有家人嗎?」難得這樣輕鬆,沈頃奪也有閑話可以和她聊聊。

瓏五睜開眼睛,「精靈是沒有父母的,我就出生在這片花園裡。」

沈頃奪一前也聽說過一些關於精靈的傳說,和精靈真正接觸他這也是頭一回。

「那你們怎麼生活?」沈頃奪似乎對她的生活很感興趣。

「自己生活。」瓏五想了想道,「深林里有聚居的精靈種族,其他的大部分都是自己生活,也有很少一部分融入了社會生活。」

沈頃奪看她,她似乎和別的精靈不太一樣,他的資料上說大部分精靈都是單純而善良的。

「你呢,你是什麼種族。」

「花園精靈。」不是自己的身體,瓏五回答的時候像是在背台詞。

沈頃奪不知道她為什麼不太感興趣,就好像他不知道她為什麼莫名的吸引人一樣。

「阿葵!」

蘇文出現的同時,沈頃奪抱起瓏五翻身跳到房頂的另一側。

好快!蘇文很詫異。

瓏五從他臂彎里抬起頭,對面站著一個一身綠色禮服的精靈。

這就是蘇文那個狗東西。

蘇文和所以森林精靈一樣,擁有茶綠色的頭髮,尖耳朵,皮膚要也比一般人白上許多。

精靈是可以化成和人類一樣大小的,不然蘇文怎麼和偽女主談戀愛。

要說長相,可能是因為太白凈了,有點顯得不那麼陽光。

和沈頃奪比起來,肯定是沈頃奪更勝一籌。

蘇文原本看到沈頃奪和瓏五在一起時很意外的,不過他並不是十分擔心。

人類是一個十分排外的種族,他們對於未知的生物總是懷著恐懼。

所以蘇文大膽的直接出現,當然,他自信的原因還有一條,就是紅城葵喜歡他。

「阿葵這些天你都去哪了?我擔心壞了。」蘇文似乎真的很緊張一樣。

沈頃奪微微蹙眉,他們認識?他低頭看了看了看瓏五,叫的這麼親切,難道是?

蘇文意料中瓏五歡快的奔向自己並沒有發生。

瓏五依舊坐在沈頃奪的臂彎里,冷靜的看著他表演,像是在看一場真正的表演,置身事外。

蘇文心裡忽然慌了一下,彷彿瓏五已經看穿了他的內心。

那感覺轉瞬即逝。

蘇文問道,「阿葵,怎麼了嗎?」

瓏五輕輕笑了,「你還真有膽子,還敢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出現在我面前。」

蘇文一臉的疑惑:「阿葵你在說什麼?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誤會?我是挺誤會的,不想死就趕緊滾。」留著他還能氣氣偽女主,瓏五暫時不打算動他。

「你!我這麼關心,你居然這麼跟我說話,你別太過分!」蘇文表情冷下來。

和紅城葵一起生活的這段時間,他們沒有挑明關係,一直是相互尊敬,紅城葵也是個不聞世事的孩子不懂這些。

而蘇文則是故意製造一些小曖昧,既不明說,也不是放開紅城葵,就這麼讓她上套。

紅城葵根本不是他這種人的對手。

所以他心裡一直覺得紅城葵是不可能脫離自己手心的。

瓏五忽然變了態度,蘇文並不是很在意,他覺得自己對付瓏五那是手到擒來。

她這種小女孩,只要稍微一嚇唬,馬上就會認慫。

可惜這些只是他認為,瓏五對他的話沒有一點緊張,或者別的情緒。

沈頃奪看他們不像情侶,倒像是有什麼仇恨。

心裡悄悄的有一絲高興。

「怎麼,還想讓我親自送你?」瓏五說是問他,其實手上已經凝聚出了魔法光團。

蘇文更是頭疼,她怎麼會沒事?他當然不願意就這麼走,但也沒辦法,論起魔法,他還真不是瓏五的對手。

她態度這麼強硬,就算蘇文有心要哄哄她,也不是今天能哄的清楚的。

蘇文被瓏五嚇走,沈頃奪抱著她直接跳到二樓的陽台上,進了屋裡。

瓏五也從他身上飛下來。

沈頃奪脫下外套,沒有開的,片刻后問道:「剛才那個是你朋友?」

瓏五抱著一個比她還園的石榴眨了眨眼:「朋友?你看我那像是對朋友?」

這貨有毒吧?

「那你們是?」

「仇人,不共戴天那種,你下次看見可以順便弄死他。」瓏五搬著石榴往桌子那邊飛。

沈頃奪趕緊伸手接住她和石榴,她恐怕還沒有水果重,居然就敢抱著飛。

他也不知道自己心裡在緊張什麼?

其實沈頃奪救瓏五回來,就是把她當成個寵物差不多的存在。

但今天見到蘇文之後,沈頃奪真正感覺到了,瓏五也是一個和他一樣的平等主體。

「想什麼呢?把我放下啊。」瓏五石榴還沒吃到嘴裡,催促著沈頃奪。

沈頃奪微微出神了片刻,回過神來把她放在沙發上:「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瓏五使了個小魔法,石榴自己就剝開一個蓋子,裡面也是一粒粒的分好。

還真實用,沈頃奪心裡評價。

「今天那個男人也是精靈?」因為是晚上,沈頃沒有看清蘇文的長相。

「是,不過他沒安好心,你不用對他客氣。」瓏五可以一顆顆的吃石榴,簡直是最幸福的事。

「你們種族不同嗎?他似乎和正常人區別不大。」沈頃奪說著悄悄瞟了瓏五一眼。

「這跟種族沒關係,精靈都是可以變成正常人大小的。」瓏五知道他想問什麼。

「那你怎麼不變。」

「我沒學過,不會。」瓏五大方的承認了。 瓏五要說她受傷了變不了,甚至是懶得變,沈頃奪還能等等以後再商量,可她說自己不會,那能怎麼辦,總不能憑空叫她學會了吧?

沈頃奪沒說話,拿著衣服去了浴室。

出來的時候瓏五又不見了。

他打開監控,在書房看到了瓏五。

「怎麼到那去了?」

瓏五熟練的打開他的電腦,搬出一個比她還要大的平板連接上網路,然後,開始打遊戲……

沈頃奪更覺得他真的需要重新認識一下這個精靈了,這是正常精靈?

一個幾十年沒出去過花園的精靈會用電腦聯網,還能打遊戲?

還有那個平板是哪來的?

沈頃奪隨手把擦頭髮的毛巾丟開,屋裡的燈光昏暗,他倒了一杯酒,靜靜的看著監控里玩遊戲玩的認真的瓏五。



沈頃奪搬回了這座別墅。

其實他住在這裡並不方便,這裡環境好,相對的,它更遠離市區,每天他上下班的路程就大大加長了。

不過沈頃奪看著並不在意,東西,也一天天的往這裡搬東西,儼然是要常住在這了。

而蘇文,從那天消失以後就在沒有出現過。

瓏五也終於開始加班加點的工作了。

書房的電腦上每天都在刷著各種各樣的資料。

[小姐姐你真不打算學學怎麼變成正常人那樣嗎?]系統好奇,小姐姐對騰梟那是「寵愛有加」,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

瓏五摁了下鍵盤把打開的資料合起來,這些都是關於馮家的。

「著什麼急。」

喜帖街覺得小姐姐可能是捨不得現在放大版的美食。

當然它不敢說出來,只能換個話題,和小姐姐聊偽女主。

馮馨毓的背景這次相當不錯,馮家有權有勢不說,家庭成員結構很簡單也沒什麼極品家人,可以說只要不故意找事,基本上保持很多年的繁華都不成問題。

而馮馨毓本人外面的風評也是相當好的,可以說除了身體不好,其它的就是完美千金的典範。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完美千金,居然用了另一個生命來延續自己的生命。

瓏五抱著一根比她臉還大的薯片咬了一口,吃起來有點費勁,不過影響不大。

[小姐姐你說我們就放著她不管怎麼樣,她不是有絕症,到時候自己就掛了。]系統歡快的道。

瓏五毫不猶豫的拒絕,偽女主就是死了都得開掛活過來,到時候她再搞個穿越,搞個重生,她去哪找人去?

[那我們怎麼辦?]

[等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