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南眼神如炬,看到了他的目光,心想,看來明面上是介紹我,暗底裏是想介紹宮薇薇吧。

笑了笑,蘇南點點頭,說道:“讓南宮伯伯費心了。”

“不妨,你們先行進去吧,我還要站一會兒,噹噹苦力,回頭我們回邊聊!”南宮臨成見到後面又來了車子,對蘇南說道。

“好的。”蘇南迴了一句,招呼宮薇薇她們,往裏面走去,當然有人帶領,怕客人找不到地方。

進到裏面,蘇南纔看清裏面的情形,剛纔完全被大門給擋住了。

整個建築羣,是成扇形修建,所有房子都是面向中間那座規模最大,最爲雄偉的建築,而集會的地點,正是在中間那幢建築裏面。

此時,那建築內外都是燈火通明,整幢建築像一個發光源,與已經昏暗的天色,爭奪着最後的光明。

蘇南等人來到門口,卻被人攔了下來,門口中的守衛看了看蘇南等人,最後把目光定格在小黑身上,指着他對蘇南說道:“保鏢不能入內!”

蘇南眉着一皺,是狗眼看人低麼?還是因爲小黑的的裝扮,嚇着他了?隨着眼神一掃,發現角落裏晃過一個身影,蘇南眼神一眯,差點把他給忘了,看來這事十有八/九跟他脫不了干係。

蘇南想了想,如果硬闖,會讓人看笑話,如果不闖,又失了面子,爲難地摸了摸鼻子,蘇南對宮薇薇使了個眼色,這事兒只有她纔可以出馬了。

宮薇薇本不想出馬,但想到後天的聖誕禮物,只是對蘇南翻了翻白眼,然後面帶微笑地向守衛走了過去。

守衛不認識宮薇薇,但看她一副自信的樣子,心裏有些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她會出什麼招。

宮薇薇本來今天就沒打算安份,爲了聖誕禮物而來,卻也沒有保證來了以後就乖乖聽話,幾十年的的心結,不是那麼容易解開的。

來到守衛身前站定,宮薇薇冷眼問道:“你剛纔說什麼來着?”

守衛有些害怕她的眼神,遲疑地解釋道:“保鏢不可以進去。”

“你哪隻眼睛看出他是保鏢了?”宮薇薇盯着他,問道。

守衛也有些拿不定注意了,小聲問道:“那他是什麼人?”

“他是我哥。”宮薇薇解釋了一句,然後一手挽上小黑的胳膊,然後一黑一白,交相輝映。

守衛怎麼看也沒看出這兩個人會是一對兄妹,指着她們,說道:“你們。。你們。。。”支吾一陣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蘇南搖頭一笑,當先往裏走去,田笑緊隨其後,宮薇薇挽着小黑的胳膊也跟着往裏走去,走過守衛的時候,宮薇薇說道:“結巴就別來守門,去守廁所吧!那裏不用說話!”  那守衛被氣的喉嚨一甜,氣血上涌,差點一口鮮血就吐了出來。

蘇南等人的身影不見以後,角落裏那人走了過來,守衛趕忙迎了上去,低聲說道:“二少,我。。。”

“我什麼我,從明天開始,你就去守廁所好了,不中用的東西。”原來是那南宮二少,相要戲耍一下蘇南和宮薇薇,沒想到守衛太不給力,輕鬆讓人進了去,只好把氣出到守衛身上。

守衛被南宮二少一堵,再也沒忍住,一口熱血吐了出來,黯淡神傷地走開了。

南宮二少望着大廳,嘿嘿一笑,說道:“今天送上門來,我一定要找回這場子。哼!”說完帶着手下,進了大廳。

蘇南剛纔就看到了二少的身影,但根本沒有把他放在心上,和宮薇薇幾人到了大廳,望了望,幾十個人在大廳裏,有的坐着,有的站着,三五成羣,小聲地閒聊着,等待南宮家主的出現。

蘇南也沒有認識的人,領着宮薇薇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一人弄了杯紅酒,小飲起來。

宮薇薇輕飲一口紅酒,然後低聲說道:“宴會什麼的,最是無聊了,吃不好,喝不爽,玩不樂,純粹是浪費時間。”

蘇南搖搖頭,心裏是贊成的,但卻也不能不參加,有一種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感覺。

小黑可不管這些,有免費的酒喝,管它無不無聊呢,一杯紅酒,兩口就見了底,自己又動手,重新取來一杯。


幾人等了好一陣,其中不免有人過來打招呼,只是年青的都是盯上宮薇薇和田笑,而年老的都是打探蘇南的底細,對於這些人,蘇南是毫無興趣去應付,都讓小黑給擋了駕,自己幾人閒聊着,等待宴會的正式開始。 等了一會兒,宴會還沒開始,卻有人來找蘇南了,是一個眼鏡老人,一臉和善的表情。他來到蘇南身前,首先自我介紹道:“蘇南先生你好,我是南宮家的管家,叫南宮勤,你可以叫我勤叔,老爺讓我過來請你和宮小姐上去聊聊!”南宮勤沒有叫南宮小姐,是怕宮薇薇反感,萬一不理會,那可就辦不成事了。

蘇南心下明鏡似的,這南宮伯伯主要的目的,是爲了見宮薇薇,轉頭看了看她的臉色。宮薇薇臉色平靜,彷彿沒有聽到那老頭說話一般,自顧自的和田笑聊着天。

蘇南搖搖頭,對南宮勤點點頭,然後轉過頭,對宮薇薇說道:“薇薇。。。”後面的話還沒說出來,宮薇薇就搶着說道:“少廢話,記着你的禮物就行了,走吧!”說完就站起身來,只是仍然緊緊拉着田笑的手,顯示她的心裏很緊張。

蘇南摸摸鼻子,沒有再說,對南宮勤說道:“勤叔,請您帶路!”

南宮勤看了看宮薇薇,然後說道:“請跟我來!”說完前面帶路,向樓上走去,田笑也被宮薇薇拉着,一起跟了上去,小黑本想跟着,在蘇南的示意下,又重新坐了下去。

蘇南幾人看着眼生,但南宮勤是老熟人了,大廳的所有人都認識這個在南宮家呆了幾十年的老人,看到這情形,紛紛暗自猜測蘇南幾人的身份,值得邀請上樓。

南宮勤帶着衆人上了二樓,轉了兩個彎,在一個雙開木門前停了下來,輕輕地敲了敲門,然後推開門,示意蘇南等人進去。

蘇南當先走了進去,宮薇薇和田笑緊隨其後,南宮勤並沒有跟進去,輕輕地關上門,然後吩咐守在一旁的傭人上茶,自己則雙手相交,站在門口。

屋裏,南宮臨雲,正坐在一張大桌後面,看着桌上一大堆文件,都是這次事件收尾工作的內容,看到蘇南他們進來,忙放下文件,揉了揉太陽穴,招呼道:“隨便坐,蘇南,這一次你是幫了大忙了。”

蘇南招呼二女坐下,然後說道:“嘿嘿,能爲南宮伯伯分憂,是小子份內之事。”

這時,門開了,傭人安靜地爲每人送上一杯茶,然後退了出去,南宮臨雲示意他們喝茶,然後說道:“一碼歸一碼,這一次宴會,主要的目的,就是爲了把你介紹給大家認識一下,這樣方便你以後在成都辦事。”

蘇南站起身來,說道:“謝謝您!”

南宮臨雲擺擺手,說道:“我知道用處不大,你離開成都的日子已經不遠了,但不管你是否在成都,成都這裏都將是你一份力量,以你的發展勢頭,遲早會有用得上的一天的。”

蘇南暗歎,果然薑是老的辣,考慮的很長遠,雖然這些人由南宮世家領頭,但如果支持的人是一個不瞭解的人,也可能會是出功不出力的形勢。深深鞠躬,然後蘇南嚴肅地說道:“南宮伯伯,謝謝你爲小子着想。”

南宮臨雲笑了笑,說道:“你小子,這個時候倒跟我客氣起來了,快坐下。”蘇南依言坐了下來。

南宮臨雲這才把目光看向宮薇薇,宮薇薇感受到他的目光,抓着田笑的手更加用力起來,心裏十分緊張。

南宮臨雲看着宮薇薇,幾次張口,想要說點什麼,但都沒有說出手,最後嘆了一口氣,低下頭,伸出食指和拇指揉了揉眉頭。

宮薇薇看着南宮臨雲糾結的樣子,也有些於心不忍,使勁捏着田笑的手,在他低頭的那一瞬間,宮薇薇激動地張開嘴,差一點喊出聲來,後來還是把到嘴邊的話嚥了回去。

蘇南也是左右爲難,這事兒怎麼說都不對,只好裝做不知道,低下頭玩起了手指遊戲。

一時間,屋裏落針聞聲,安靜極了,蘇南都感覺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良久,南宮臨雲擡起頭,恢復了雄霸一方的氣勢,雙眼如電,看向蘇南,沉聲說道:“走吧,時間到了!”

蘇南看着他的眼神,彷彿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暗暗嘆了口氣,希望不要出什麼事情纔好,但事到如今,也不好說什麼,站起身來,招呼宮田二女起身。

南宮臨雲前面大步出了門,宮田二女站起身來,看了看蘇南,有些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蘇南勉強笑了笑,說道:“薇薇,等一下,儘量依着南宮伯伯一些,不要在衆人面前讓他下不了臺,好嗎?”

宮薇薇有些不願意看蘇南的眼神,內心也十分爲難,有心想答應下來,又覺得使終過不了這個檻,最後勉強開口說道:“我儘量吧!”

田笑也只是笑了笑,她也不好勸說什麼。

蘇南點點頭,說道:“那我們走吧,別誤了事兒!”說完前面領路,走了出去。

南宮臨雲站到二樓的欄杆旁就停下了腳步,望向樓下大廳,隨着他的眼神,樓下私語漸漸停了下來。

蘇南帶着二女想要下樓,被南宮勤攔下了,小聲地說道:“家主吩咐,三位在這裏稍待片刻。”

蘇南點點頭,然後帶着二女在門前站住,望着南宮臨雲。

南宮臨雲,望着樓下,等再無一人出聲後,這纔開口說道:“今晚找大家來,一有三件事情,第一件,就是爲大家引薦一個人。”說完轉頭對蘇南一招手,等蘇南走到他身邊站定,才繼續說道:“站在我身邊這個人,我不管大家以前認不認識,但是,從今天開始,記大家記住他,他的名字叫蘇南。”

南宮臨雲的聲音不大,但穿透力很強,大廳的每一個角落都能清楚地聽到他的聲音,聞言不約而同地向蘇南看了過來。

蘇南感受到上百道目光的注視,很是享受這種感覺,渾身血液都在沸騰,這一切都是經歷造成的。擡起頭,蘇南對大家微微一笑,自信地說道:“非常感謝南宮伯伯給我這次機會,可以認識在場這麼多前輩,希望以後能夠有機會和大家多多接觸,向大家學習,交個朋友!” 蘇南姿態放的很低,懷着禮多人不怪的心態,說完話,對着樓下衆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南宮臨雲暗暗點頭,他知道以蘇南現在的情況,根本不用把下面的人放在心上,但蘇南卻這樣做了,說明蘇南處事已經很成熟了,發展速度很快。

南宮臨雲接過蘇南的話頭,說道:“下面,我說第二件事情。。。。”南宮臨雲沒有能夠繼續說下去,因爲有人打斷了他的話。

能夠在這種場合打斷他說話的人,份量必然不一般,此人正是南宮臨雲的大哥,南宮臨風。

南宮臨風站起身來,擡頭笑道:“嘿嘿,家主,打斷你的講話,很報歉!不過,爲了讓在座的所有人心中解惑,我卻不得不站了出來,還請家主詳細介紹一下這位叫蘇南的小兄弟,不然大家可能不太清楚啊!”說完得意地坐了下去,他的話是軟中帶着硬,一付你不說明白,其他人就不照你說的辦的意思。

南宮臨雲皺了皺眉,卻又無法發作,這個大哥,當初不太成器,父親不得已,把家主之位傳給了自己,爲此,自己失去了宮飄飄,也去宮薇薇,多年無法相認,如果讓他選擇,他寧願不要家主之位,而跟着心愛的女人,過幸福平淡的生活。

南宮臨風的想法恰恰相反,他是因爲無能而失去了家主之位,卻一直心懷怨恨,覺得是這個弟弟搶了自己的家主這位,一直跟他唱反調。

南宮臨雲一直待他如哥,尊敬他,割捨不下親情,卻沒想到他在這時也會站出來,讓自己難堪。

蘇南不認識這個人,只是看出他與南宮臨雲有幾分相像,猜測有一定關係,卻也不好利用自己的金手指查探,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南宮臨雲按下怒氣,眼神一掃樓下衆人,看出他們是有的好奇,有的懷疑,只有少數人對自己的話深信不疑,爲了蘇南着想,他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

“蘇南的來歷,我就不多做說明了,我只說昨天發生的事情,他都做了些什麼,如果大家聽完後還有疑問,那麼,請自己回家睡覺。”南宮臨雲接着把蘇南所作的貢獻講述了一遍。

樓面的人聽完,有的大悟,有的更加好奇,有的卻根本不相信蘇南能做到這些事情,總之,什麼想法的都有。

南宮臨雲卻沒有心思再作解釋,開口說道:“現在說第二件事情。”說完回頭示意宮薇薇到前面來。

宮薇薇遲疑片刻,慢吞吞地走上前來,站到蘇南身邊。蘇南轉過頭去,對她投以鼓勵的眼神。


南宮臨雲看了看宮薇薇,轉頭面對樓下衆人,再次開口說道:“這第二件事情,仍然是向大家介紹一個人,就是站在我身邊這個女孩子,她叫南宮薇薇,是我失散多年的親生女兒。”

要說蘇南的事情,讓大家好奇了,那宮薇薇的事情,就讓大家吃驚了,雖然很多人都聽說過南宮臨雲早年的事情,但卻從來沒有人聽說過他還有一個女兒的。

宮薇薇對南宮臨雲的話也感到吃驚,沒有想到他居然這麼突然就挑明瞭他們之間的關係,明明自己從來沒有答應過的事情,心下着急,上前一步,就想要說點什麼。蘇南早就注意到宮薇薇的臉色變化,看到不對,連忙位住她,對她搖搖頭。

宮薇薇想起蘇南的話,要在人前給他留點臉面,只好按下激動的心情,準備回頭找他問個清楚,這樣自作主張是會讓你反感的。

這時南宮臨風又站了起來,開口說道:“家主,這事情可是馬虎不得啊,要知道我南宮家是名門大家,想要前來認親的人不知道有多少,隨便來個阿貓阿狗的,就說自己是南宮家的人,那南宮世家的威嚴何在啊?”說完還對大家報拳示意一番,爭求大家的贊同。

雖然南宮臨風的動機讓人懷疑,但是他說的話,大家卻必須贊同,大家族是不可以隨便認親的,必須有一套嚴格的程序。

南宮臨雲眼神眯了眯,卻沒有發作,只是向後揮了揮手,南宮勤成上走上前來,遞過一份文件。


南宮臨雲接過文件,舉了起來,揚聲說道:“大家不要懷疑,所有的程序,我都按章完成,如果有誰不相信,可以自己上來一看。”說完用眼神掃了掃這個找事的大哥,重新把文件遞迴給南宮勤。

南宮臨風見他早有準備,重新坐了下去,這個時候他當然不會傻到來辨別真假,讓大家看笑話。

南宮臨雲見大家安份下來,開口說道:“下面是第三件事情。。。。”剛開了個頭,一個聲間從門口傳來:“等一下!”

蘇南聽着聲音覺得的耳熟,略一思索纔想起了那人。

宮薇薇聽到這個聲音,眼神亮了起來,急切地向門口望去。

南宮臨雲聽到這個聲音,頓時如同被人點了穴,一動不動,只是背在身後的那隻手,輕輕的顫抖着,體現出他內心的緊張。

大廳衆人也好奇地向門口望去,希望可以看到聲音的主人,可這些只懂得政治和金錢的普通人眼裏只看到一團白色的影子,根本無法看清對方的模樣。

那團白影飄到樓梯口,站了下來,再次開口說道:“南宮臨雲,你認女兒,可有經過我的同意麼?”

南宮臨雲輕顫着嘴脣,艱難地吐出兩個字:“飄。。飄。。”

來人正是宮薇薇的母親,宮飄飄,樓上的幾人都能夠清楚地看到她的樣子,一如往昔的美麗脫俗,只是那輕皺的眉頭,告訴衆人她的不滿。望着南宮臨雲,宮飄飄繼續開口說道:“南宮臨雲,還記得我離開之前說過的話麼?”

南宮臨雲艱難地說道:“飄飄,我。。。”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就被宮飄飄打斷了:“請不要叫我飄飄,在你沒有做到那件事之前,我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南宮臨云爲難地說道:“這,飄,,宮飄飄,這事我做不到!”看到她的表情,只好無奈地改了口。

宮飄飄輕步上樓,看也不看南宮臨雲,眼神掃了一下蘇南,然後看向宮薇薇,柔聲說道:“薇薇,過來。”

宮薇薇一直看着宮飄飄,現在聽到她的招呼,急忙向她跑了過去,投到她的懷裏,委屈地輕聲哭泣起來。田笑也慢慢走了過來,站到她們身邊,微笑着看着她們。

南宮臨雲的目光也隨着宮薇薇的身影投到了三人的身上,內心相當糾結,原本以爲這事能夠就這麼過去,誰知道卻把她媽媽引來了。

宮飄飄輕聲安慰了幾句,然後擡頭看向南宮臨雲,也沒有說話,但那無形的氣勢,讓蘇南感覺一觸及發,不得不精神力運轉,保護自己。

蘇南還只是感覺,南宮臨雲卻是首當其衝,中山裝已經無風自動,他自己也不得不運起內勁,才得已穩住身形,不至於出醜。

片刻後,南宮臨雲再也沉不住氣,開口說道:“飄飄,我們找個地方談談吧!”

宮飄飄沉聲說道:“沒有什麼好談的,要麼就接招,要麼就別再來煩我。”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