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菱搖頭:「不知,小寧兒你可是看見他了?」

「八九不離十就是他。」莫寧看了一眼茶樓,「我們去那間茶樓看能不能碰到他,他也許是有要事和我們商量。」

「寧丫頭你……」阿雲有些不悅,剛剛明明說好要給他弄吃的,可現在又立馬反悔,這事當真無趣的要緊啊!

「前輩放心我呢就是去借用一下廚房保證前輩能吃到我那的美食。」莫寧越發覺得這個阿雲不像是個老頭,可是輩分又擺在那讓莫寧不得不相信這件事情。

阿雲吞了吞口水,抬起手中的糖葫蘆吃了起來。

這是一間裝飾很是繁華的茶樓,金碧輝煌的裝飾從裡到外無一不在告訴人們這裡很豪華。

「客官幾位啊?」店主是一個穿著絲綢長衣戴著綢布帽的中年男子,一雙憨厚的眼裡儘是笑意。

莫寧回道:「三位,不知道這可有包廂?」

「有的,客官們樓上請唄!」店主笑眯眯看著莫寧,又指了指樓上。

莫寧不知道店主是怎麼做到看到自己這副面孔還能笑的出來,她自己有時候都不忍觀看。

小斯看見了連忙把客人帶上樓:「客官請。」

那小斯也是毫不在意莫寧的「長相」只是做著自己分內的事情,看來果然是個好夥計。

茶樓的二樓簡直是各個富家子弟娛樂會所,個個長的膘肥體壯的人在這裡喝著茶聽著小曲,生活舒服的不亦樂乎。

當然作為妥妥的顏控莫寧可不會多注意他們,富家子弟一有錢就是揮霍一個個的胖的要死,就算有幾個沒有長歪的那精神氣一點也沒有,活脫脫的像吸大煙的煙鬼。

「客官您們的包廂在這。」店小斯指著一間靠窗的小單間說道。

莫寧笑了一下:「賞。」

阿雲點頭:「好嘞!」

小二微微笑了一下並沒有表現出太誇張的諂媚來,看來是見慣不怪了。

下一刻阿雲就把自己吃剩下的兩顆糖葫蘆遞給了店小斯:「給。」

店小斯有些詫異,這打賞還能打賞自己吃過的,這倒是算了還是糖葫蘆……

「姐姐他不要。」阿雲又連忙把糖葫蘆收了回去,一口一個吃了起來。

莫寧回道:「那小雲你自己吃吧!」

店小斯:「……」

「站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快去準備茶水?」藍菱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吩咐道。

「是不知客官們要什麼茶?」

「把你們店裡賣的最好的茶端上來吧!我們就要那個了。」莫寧站在窗邊對身後的店小斯說道。

「好,客官稍等。」店小斯覺著自己今天算是遇到奇葩了,但是誰叫他們又是掌柜親自接待的貴客,他也不好說些什麼,慢慢的退出了小廂房。

見人走了阿雲真準備要關門的時候一個白衣少女走了進來,一看到莫寧和藍菱便露出了開心的笑。 「你們果然來了!」

莫寧和藍菱一臉詫異,她們根本就不認識眼前的這位白衣少女,可這少女為何一副認識她倆的樣子。

「你,你是誰?」藍菱神色凝重的看著白衣少女。

「你該不會是琉惜?」莫寧不敢確信的猜測道。

白衣少女連忙點頭:「寧姐姐還是你好認得出來琉惜,哪裡像藍婆婆……」

「小琉惜……你怎麼是這個樣子阿,我記得你不是……」藍菱記憶中的琉惜是一隻胖的不能再胖的貓,就連走幾步路都要喘上幾下的白貓。

可眼前的這位白衣少女卻是一點也不顯胖,而且還是個人。

「我這樣好看嗎?主人說這就是我原本的樣子,所以我就按照這個樣子再修人形了。」琉惜轉了兩個圈說道。

莫寧扶額,她不是不相信這世界上有妖,只是沒想到自己天天和一隻貓妖說話,還以為她聽不懂現在想來真是太失敗了。

「主人,大巫師也來了對不對?」藍菱問道。

琉惜興奮的說道:「對啊我們到時候還要去南齊呢,聽說那裡有很多好吃的,真想去看看。」

「小丫頭你也喜歡吃啊,你這麼一說老夫倒是想去看看了!」阿雲捋了捋他那根本不存在的鬍鬚。

「那小子,我們一起去吧!」琉惜邀請道。

小子……莫寧倒是有點佩服琉惜了,她都不敢這麼稱呼阿雲,不過按年齡琉惜是貓妖的確是要比他們這些人活的要久些,這樣稱呼也沒說錯什麼,只是她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

阿雲也沒生氣估計是因為找到一個和自己志趣相投的人不容易,畢竟不是誰都天天在想吃的。

「那啥丫頭老夫就跟你們一起去了。」阿雲大笑。

「我們還是不便與你同行,你還是另作打算。」一陣清冷的聲音從門口處傳來。

莫寧看過去一個白衣男人站在那裡身材高挑一雙眼睛更是好看的緊,此刻他的眼裡多是平淡之意。

「師傅大大。」莫寧脫口而出。

殊昊眉頭皺了一下:「嗯。」

琉惜不快:「怎麼寧姐姐就可以叫你師傅我就不能。」

這話說的真是太尷尬了,要不是莫寧知道琉惜並沒有惡意還以為是在針對她。

當然殊昊這樣的自然不會去回答這麼百無聊賴的問題,而是看向莫寧:「你要的東西我會幫你找的,只是你要履行約定回去。」

「好,多謝師傅。」莫寧就知道殊昊又要叫她回到沐王府,也沒給她個任務。

「大巫師你們這次去南齊可是有事?」藍菱也不敢坐了連忙站了起來。

殊昊點頭:「那邊有些異象我去看看,至於你先回谷里。」

「好。」藍菱早知道就不強調自己的存在感,看來現在只好乖乖的回去了。

「師傅那蠱毒的事你可知道了?」莫寧問道。

殊昊挑眉:「我不便多插手這件事,這蠱一時半會還死不了人,慢慢找解藥便是。」

又是一副天機不可泄露的樣子,說實話莫寧討厭死了,但作為顏控一看到這麼一張賞心悅目的臉她就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阿雲被直接了當的拒絕也沒覺得有什麼,就算他們不帶他去,他也有的是方法去。

「客官你們……」店小斯端著茶水愣在了門口,一下子又多出了兩個人,他也不知道是要去加茶水還是不要。

最後還是莫寧出聲打破了僵局:「咳咳你把茶水放下就離開吧!」

「是,客官們請。」小斯連忙把茶水放到桌上跑了。

殊昊也不想在這多留,說完事情后就抬步離開,也不管身後的琉惜有沒有跟上來。

就這樣走了?莫寧怎麼覺得還不如不見他…… 「等等我呀,殊昊你不要太過分了,又不等我。」琉惜連忙追趕上去。

看著這主僕倆的相處方式莫寧突然覺得大巫師這顆冰山一般的心似乎早已經有所屬了。

「你這一臉八卦的樣子是怎麼回事?」莫寧看向藍菱發現她臉上露了一臉的姨母笑。

莫寧和藍菱解釋過八卦是什麼意思所以回答道:「你不覺的大巫師和她其實挺相配的嗎?」

「哈哈哈哈,英雄所見略同!」莫寧和藍菱兩個相視而笑。

「寧丫頭老夫的面什麼時候開始做啊?」阿雲才沒有這兩個女人這麼八卦他自始至終關心的只有他的面以及寧丫頭什麼時候開始做。

「我們該回去了,南宮將軍他現在應該在等著我們。」莫寧故意支開話題。

「我也覺著我們該回去了,走走走。」藍菱搭著莫寧的肩膀說道。

看著兩人離開的身影阿雲覺得他是時候該想辦法去南齊找美食了,因為這寧丫頭也太不講信用了。

當然誰也沒想起還有一壺茶沒有喝,他們也面臨著一個更重要的問題那茶錢誰給。

不過這個問題很快就被南宮毅派來的暗衛給解決了,莫寧表示會在南宮毅面前多替他美言幾句。

南宮毅選的客棧離他們在的茶樓並不遠,走上幾步路也就到了,客棧的掌柜也是一對白髮老夫婦看起來十分的和善。

莫寧也不由的對這裡有了些好感。

莫寧和他們借了一下廚房打算幫阿雲製作她說的麵條,可是這裡的廚房不可能和現代的廚房一個樣子所以做出來的東西口味也有細微的差別。

但是莫寧還是把它做出來了並且還給南宮毅也做了好幾碗。

南宮毅看著桌前一大堆奇奇怪怪的食物眉頭緊緊皺著,原本英氣的眉毛也垮了下來。

「這些都是?」過了好半天南宮毅才問道。

一旁的人說道:「這是那位姑娘說要給將軍的大餐,還請將軍慢慢享用。」

就這還大餐,南宮毅可是從來沒見過這樣奇怪的東西,說它是面吧又長的那麼黑又那麼脆,說不是它的確又是用麵粉做出來的。

「不如你先吃?」

「這個……將軍還是您先吃我看那姑娘對將軍不錯,竟然會把這麼奇怪的吃食獻給將軍吃。」一旁的兵士說道。

南宮毅:「……」

這簡直了,其實試試應該也無妨吧,抱著這個想法南宮毅勉為其難的拿起筷子夾了一點吃了起來。

「如何?」一旁的兵士是這樣想的要是真出了什麼問題他就立馬呼救,反正這事就算有責任也不怪他……

「不錯,你要吃吃看嗎?」 這設定崩了 南宮毅抬頭看向那位兵士。

兵士頗有興趣的拿起筷子夾了一點吃了起來:「這……味道果然奇特。」

「若是吃不下去就吐出來吧!」南宮毅對他說道。

兵士一臉開心的說道:「好吃,將軍若是不介意我就先吃完了。」

南宮毅滿頭黑線這明明是給他吃的好伐,怎麼現在變成了身邊這個可惡的人在吃。

「那殿下先吃,本將軍再吃也無妨。」南宮毅冷笑道。

「那還是算了吧,這美食好不好吃無所謂看來將軍還是在意這送美食之人。」那人話雖這麼說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止,繼續把南宮毅前的東西往自己那裡推。

若不是礙於這人的身份南宮毅恨不得一掌拍死他。

「這東西自然是要看是誰送的,若是是殿下送的那本將軍一定會立馬扔了,畢竟殿下可不懷好意想著怎麼毒死本將軍吧!」

「本殿下這次來不就是為了我們兩國能夠避免開戰嗎?南宮將軍可不知道本殿下的心一直是希望兩國友好的。」

「齊元昊但願你這次來真的是為了兩國修好而來,要不然本將軍第一個不會放過你。」南宮毅沉聲道。

「知道了,反正我這次是來與北顧重修舊好的。還有你們北顧的沐王爺本殿下表示很遺憾沒有能救他,不過……」齊元昊摸了摸下巴。

「不過什麼?」南宮毅了他一眼。

齊元昊笑了笑:「他有可能沒死喔,那日他們說帶回了他的屍體可我並不覺得那就是他。」

「為何認為不是,你與他難道很熟?」南宮毅夾起幾根麵條吃了起來。

齊元昊也連忙吃了幾口才說道:「我與他不熟,又不是我們南齊和你們交戰是東陳所以本殿下與沐王爺一點也不熟。」

「那為何認為王爺他沒死?」南宮毅其實有點相信沐王爺沒死的,畢竟他是北顧的戰神,一個戰神怎麼可能因為大意貽誤戰情而全軍覆沒,除非是有人故意在給敵人通風報信。

齊元昊一臉正經的說道:「我似乎在某個地方看見過他,不是很確定是不是他。」

「喔。」南宮毅沒有再問。

而在另一邊的房間里阿雲卻是吃的熱火朝天的,吃了一碗又吃一碗,恨不得整個盆子都給吞了下去。

「寧丫頭你這太好吃了,老夫從來沒有吃過如此美味的東西。」

藍菱則是見怪不怪了,這東西莫寧也給她做過,雖然好吃但是吃多了也就不覺得,只是她沒有想到自家老祖宗吃的這麼多。

「好了前輩若是喜歡吃那我就多做一點給前輩。」莫寧覺得能用一番美食就能籠絡人心倒是不錯,就是不知道南宮毅那邊怎麼樣了。

「寧丫頭你太好了!」阿雲繼續埋頭痛吃。

剛剛也不知道是誰在說某人不講信用來著,莫寧真想來個白眼。

「小寧兒你來著調查護城河的事情可有些眉目了?」藍菱問道。

莫寧嘆道:「沒有,只是知道這些事情可能和一場謀反案有關,也不知道倒了什麼大霉自從來到北顧后我就遇到各種怪事,也真是奇了怪了。」

「謀反案,這可是件大案子,小寧兒你還查嗎?」

「當然要了,好歹我現在也是有挂名的沐王妃稱號在那,不有所作為可怎麼辦。」莫寧半靠在牆邊臉上浮現著堅定的神色。

其實她也不完全為了查案子還為了去收拾那個讓她差點喪命的怪物。

她莫寧從來都不是那種任人欺負不還手的人,躲在背後操縱一切的人她也一定要找到…… 第二日一大清早藍菱就要啟程回到一開始來的地方,莫寧特意去送了送她。

「徒孫要是有事可以來這裡找老夫。」阿雲也沒啥說的,要是有人敢欺負他的徒孫,他肯定讓那人生不如死。

莫寧也沒啥好說的,除了叮囑她小心點,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老祖宗,小寧兒,那我就先走了你們自己小心一點,希望我們很快就能見面。」藍菱說完就上了南宮毅為她準備的馬車。

看著藍菱離去的背影阿雲嘆道:「老夫其實愧對他們師徒啊,要不是老夫的原因她們也不至於如此。」

馬車漸漸消失在拐角處,莫寧這才回答道:「其實藍姑姑她沒有怪過前輩什麼。」

「老夫也是這樣認為的哈哈哈。」阿雲大笑起來。

莫寧:「……」

原本以為這裡要來一段抒情劇情,看來只是她的幻覺而已。

「寧丫頭你答應老夫的那些東西什麼時候……」阿雲滿臉期待的看著莫寧。

莫寧快速的點了一下頭說道:「可以,我等下就幫前輩做,我們現在先去買些食材。」

「還買?」藍菱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掛著的瓶瓶罐罐的東西,一臉的無奈,她這到底是攤上了怎麼樣的一個師祖。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