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溪龍王十分識貨,看到克萊爾的療傷,內心是震驚的,輕聲說道:「竟然有無尚聖光異能,雷諾到底是什麼來頭。」

雷諾不過是大宗師,卻絲毫不害怕蒼溪龍王,更是藐視甘懷,炯炯的眼光盯著蒼溪靈王:「我就是雷諾,你找我何事?」

隨著雷諾的舉動,泰柯斯、卡梅拉等人卻將蒼溪龍王和甘懷兩個人慢慢包圍起來。在對視中蒼溪靈王感到了雷諾的強大超過想象,雖然還只是大宗師,但他卻看不透。

蒼溪靈王有種不妙的預感,一個低等級的大宗師能讓自己產生畏懼,強打精神開口道:「是你打上甘懷的?你不知道他是我蒼溪靈王的手下么?」

蒼溪靈王此刻說話已經開始留有餘地,只需要雷諾順勢說聲不知道,那麼他也可以順勢下台。只可惜,他不了解,雷諾此次已經有了更大的布局。

雷諾的眼角微微動動了東,斯菲爾德像得到了消息一樣動了起來。

「六十四分身影殺!」一道道黑影從斯菲爾德身邊分裂出來,六十四道分身突然以迅雷之速,形成一記絕殺,當然不是對著蒼溪靈王,而是對著甘懷。

「噗嗤」刀子切入身體,甘懷的腹部中了一刀。寒光一閃,沒人看出誰在出手,尖刀在甘懷的脖子上一抹,一顆頭顱就滾了。諾拉出現在甘懷的身前,暗黑屬性下的絕殺,甘懷躲不過。

兩個心靈大師聯合一擊,竟然要了大宗師的命?蒼溪靈王不敢相信,但下一刻是震驚,諾拉的額頭居然沒有紫水晶。

今天蒼溪靈王感到自己來錯了,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這是外敵入侵,而且是強大的敵人,只有黑白法皇才能處理。蒼溪靈王身體一轉,化作一團水霧,向背對雷諾的一邊衝過去。

泰柯斯的金鐘罩擋在蒼溪靈王的面前,被他一掌拍開。

「別讓他跑了,抓活的。」雷諾高聲喊道。卡梅拉額頭上的紫光閃耀,一道虛幻的景象出現在面前,是一個巨大黑洞,吞噬一切的黑洞。速度太快,時間太短,蒼溪靈王來不及辨別真假,捨棄原有方向,向左邊再次突圍。

一道身影擋在面前,蒼溪靈王毫無疑問地使出殺手,對著來人打出一道逆流黃泉,越來越緊,看清楚了對方的臉,竟然是死去的甘懷。

「怎麼是你。」蒼溪靈王趕緊強行收回發出去的攻擊。身體的速度也慢了下來,雷諾的風岳將他籠罩其中,左手一片浩瀚的瑤池水形成一道水鏈將蒼溪靈王牢牢鎖住。

死去的甘懷突然笑了笑,變成了娜娃的樣子。娜娃的變形異能如今等級提升,就算是靈王也無法分辨真假,剛才就是她欺騙了靈王。

所有人的合圍,牢牢將蒼溪靈王控制在風岳之中。內在的極致風元素,不斷從蒼溪靈王的身體里奪取著能量,從而將他困在風岳之中。

「瑤池淚,寒冰手。」富若班尼在外層又增加了一層厚厚冰牢,在幾個人聯合操作下,蒼溪靈王終於被困在裡面,無法掙脫。

「頭兒,為什麼不殺了他。」卡梅拉問道。

「在神靈界,是不能隨便要人命的。人一旦死了,他的上一層主人就會知道。如果我們處死了蒼溪靈王,那麼迎接我們的將是黑白法皇,我可沒信心打得贏他。」雷諾說道。

看到雷諾這樣說,阿嵐緊張的情緒才放鬆下來,強撐著身子說道:「雷諾,千萬不要殺了蒼溪靈王,黑白法皇的威力絕對不是你能想象的。就算百個,千個靈王,也傷不了法皇大人。」

雷諾點點頭,對富若班尼說:「你快扶大宗師進屋,我們處理一下這裡就去見你們。」

富若班尼和湯伯恩兩人扶著阿嵐大宗師進了阿嵐宮,只剩下困在風岳里的蒼溪靈王和雷諾一夥的人。

「斯菲爾德,你們幾個看好蒼溪靈王,千萬不要讓他出意外。克萊爾、諾拉和我進去見他們。瑤山孤僻,安東尼婭你眼力最好,騎著九頭毛蟲四處看看,如果有異常情況立即來彙報。」雷諾說完,轉身進入了阿嵐宮。

雷諾和克萊爾、諾拉進來的時候,阿嵐、湯伯恩和富若康妮正在等著有一肚子問題。雖然各懷心思,此刻卻是同一根繩上的螞蚱。

最後還是雷諾先開口:「恭喜,湯伯恩大宗師,進階成功。」

湯伯恩:「同樣恭喜雷諾大宗師,只不過大師進階如此神速,倒不像是普通神靈族的人。」一開口,湯伯恩開始率先發難。

阿嵐插嘴道:「我看還是少說廢話吧。伯恩進階,就算你們阻止了富若班尼去像天秀靈王彙報,但最遲明天早上,他必然親自前來。」阿嵐看了看富若班尼,雷諾也看過去,富若班尼正低著腦袋,不用說一定是將自己身份的事情說了出來。

「那咱就直說吧。」雷諾覺得沒有隱瞞的必要了,「我們是人類,也是神靈族。」

「這是什麼話。神靈族擁有神力,又怎麼能和人族混為一談,我倒希望你們是另一隻的神靈族。」湯伯恩說道。

「湯大師,神靈族是什麼?我們已經仔細研究過了,有許多證據表明,人族和神靈族在遠古時代本就都是地球人。至於神靈族為什麼會掌握神力脫離人族,你們的法皇應該很清楚。」雷諾眯著眼寸步不然地說道。

阿嵐大宗師:「這麼說,你是在利用我們獲得紫水晶認可。並且你們是為了消滅我們神靈族?」阿嵐大宗師說完這句話,雙手緊緊握起,準備隨時做出反應。

「哈哈」雷諾突然笑道:「人族對神靈族向來崇拜,如果不是幾百年來為了聖物發生爭鬥,我們根本就沒有什麼矛盾。所以我雷諾及朋友們從來沒想過要殺死神靈族的人。」

「哼,說得好聽。如今我為魚肉你為刀俎,你們想幹什麼說吧。」湯伯恩不陰不陽地說道。

「勸和。」雷諾一邊說著,一邊將《自由宣言》書寫本,放在了茶几上。湯伯恩和阿嵐不知道雷諾鬧什麼鬼,只得將書拿起來開始翻閱。

《自由宣言》的篇幅不長,但卻高度概括和闡述了雷諾關於崇尚自由的理念。湯伯恩和阿嵐很快就看完了。

合上書,湯伯恩閉上眼睛長嘆一聲:「推翻等級制度,好,好難。」這句話說得是很有感觸,以前湯伯恩只是心靈大師,他和阿嵐的愛就只能深深隱藏,自由也是湯伯恩所渴望的。

「有法皇在,你們的《自由宣言》斷然不能實現。」阿嵐也說道,「除非戰勝法皇。」話一出口,阿嵐突然又瘋狂的搖頭,「根本沒有可能,法皇是真神一樣的存在,宇宙萬物不過是他股掌之間的東西。沒有人能戰勝他。」

白的不行,雷諾決定說點黑得。身體往椅子上一靠說道:「好吧,既然我們都會失敗,不如你現在就去報告法皇,讓他來殺了我們。」 被雷諾反將了一軍,阿嵐和湯伯恩做出的反應和尼洛他們差不錯,對於雷諾他們的行為可以假裝不知道,但是絕對不會做對不起神靈族的事情。

雷諾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只是蒼溪靈王總不能就那麼放在外面,再說雷諾也不能一直看著他,一旦讓這個靈王跑出去,那雷諾和阿嵐他們都得死。

殺又不能殺,放又不能放,最後還是阿嵐想到了一個穩妥的方法,利用三萬丈瑤池水鎮壓蒼溪靈王。阿嵐宮四周被三萬丈深的瑤池水所籠罩,水的底部寒冷無比,剛好可以凍住蒼溪靈王,隔絕蒼溪靈王對外界能量的利用。

幾個人商議妥當之後,走出阿嵐宮。富若班尼的寒冰,外加雷諾蝕骨的風岳,正將蒼溪靈王困在其中。但寒冰裡面不時發出光亮,顯然是蒼溪靈王試圖反抗,可惜被分岳所干擾進展緩慢。

阿嵐:「看來要想穩妥一點,得將他鎖在湖底。」

湯伯恩:「玄鐵最合適不過,剛好我們這裡有四根鐵鎖,只是誰能下去將它們固定。」

如果阿嵐沒有受傷自然沒有問題,但現在迫在眉睫,等阿嵐康復顯然不現實。

「讓我去吧。」富若班尼畢竟是精通寒冰元素的,所以自告奮勇說道。不過畢竟富若班尼的等級只是心靈大師,獨自運送鎖住靈王有點勉為其難。

雷諾想了想上前說道:「那就由我和富若班尼一同下去吧。」

「你?」阿嵐提醒道,「三萬丈瑤池的底部是萬年寒冰,如果不是寒冰屬性的人下去,恐怕會受到寒氣侵蝕,導致無法調動元素抵抗。你有必勝的把握?」

雷諾笑了笑說:「這不是還有富若班尼嘛,我只需協助它進入池底即可,在寒冰上的操作就由她完成好了。我心裡有數,如果不行,我們馬上上來。」

說服了關心自己的克萊爾等人,湯伯恩取出玄鐵鎖將整個冰坨完全纏住。雷諾和富若班尼合力保住冰坨,一起跳入三萬丈深的瑤池。

瑤池的水,乃是日月精華所孕育,雖然比起浩瀚的大海來水量少的可憐。但裡面活躍的水元素能量,卻如火山般強大噴涌。雷諾的第二種異能就是水,進入瑤池,隨著深度的下降,水分子的密度越來越高,接近底部的時候,細小的水分子像一條條小蝌蚪,沿著皮膚的毛孔向裡面鑽去。

雷諾感到周身無比的爽快束縛,水分子不斷擠壓,儲存的能量卻在成倍增加。雷諾心念一動,對於水元素突然有了一種明悟。忘記了此行的任務,雷諾緩緩閉上眼睛,水之柔,只是水的外在特性。

一顆顆飽滿滾圓的水球,卻可以容納超過體積千百倍的能量。難怪就算沒有一絲蒼溪之水,蒼溪靈王也可以使出黃泉逆流這樣的殺招。水的凈化力驚人,將屬於自己的東西牢牢鎖住,所以有形之物根本攻不破。

蒼天大地,化雨成球,方圓天地自稱一界,流水不腐,萬古長存。雷諾一邊想著,情不自禁的舞動雙手。滾滾能量不斷壓縮,在雷諾的手中匯成一滴水珠,瑤池淚生。

恍然大悟,雷諾睜開眼睛,一股巨大的能量從體內綻放開來,周圍冰冷的水沸騰起來。離雷諾最近的富若班尼差點被打暈。

「雷諾大師,你怎麼了。」被打出老遠的富若班尼趕緊游回來,她完全沒有注意到雷諾額頭上水晶正從紫色,變成紫黑色,內外兩顆紫水晶竟然意外融合。風與水兩種元素的領悟達到了極致,雷諾已經晉級為靈王,只是被瑤池三萬丈池水隔絕,所有人竟然感覺不到。

「大師,下面就是寒冰層,你呆在這裡,我將玄鐵鏈,固定到冰中。」富若班尼說道。

雷諾清醒過來,聽到富若班尼的信號,雷諾點了點頭。富若班尼托起玄鐵鏈的一端,有打出一團火焰,在寒冰上打開一條通道,向著寒冰深層的底部游去。

三萬丈瑤池底部是重壓之下的重水,冰冷刺骨,遠非零度可以結冰。即便富若班尼修鍊的是寒冰屬性,也不禁打了個哆嗦。而眼前厚厚的寒冰層,一眼望不到邊。也只有富若班尼這樣一半是火一半是冰的奇才才能行動自如。

右手不斷的打出火焰,融化寒冰,將鎖鏈往下拖入。一邊用左手打出寒氣在自己的身後冰封經過的通道。

富若班尼如此下行了一百多米,只覺的頭腦發暈,體內的能量被消耗殆盡。右掌的火焰也越來越弱,富若班尼感到了死亡的恐懼,心想:我該不會死在這裡吧。怎麼這麼累,好想睡覺。不,我決不能放棄。

富若班尼抹了一把臉,強制保持著情形,額頭碎裂的紫水晶,煜煜閃光,這是最精純的能量。左一掌右手一掌,富若班尼一味地堅持著,她不知道盡頭在哪裡,也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回去。身體上面已經覆蓋了一層薄薄的藍冰。

冥冥中,富若班尼似乎看到了一些山石,那是瑤池底部的山脈么?富若班尼掙扎了一下,但是手臂發麻完全用不了力氣,無奈中只得用自己的頭顱一次次磕碰最後的冰層。

一下、兩下,頭好暈,富若班尼眼前出現一團奇異的光亮,她感到了無比的舒服,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抓那冰冷刺骨而又異常舒服的奇怪物體……

雷諾和富若班尼在瑤池下經歷著生死的考驗,完全沒有覺察到幾個時辰已經過去。阿嵐宮的大殿前,太陽當空,火辣辣地。

所有人都焦急的逡巡著,阿嵐焦急地說道:「他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好,怕天秀靈王馬上就要到了。」

「頭兒,會不會有事?」瑪莎害怕的抱住諾拉。諾拉拍了拍她的頭:「放心,他沒那麼容易死。」

湯伯恩說道:「他們暫時沒事,富若班尼的靈魂契約在阿嵐大宗師手裡。她沒事,雷諾就沒事,只是我們等不到他們回來,就要迎接天秀靈王的到來了。」

「看來也只能出下策了。」克萊爾說道,「娜娃,你變作蒼溪靈王的樣子,其他人都當做是蒼溪靈王的屬下。」

娜娃腰肢扭動,原本弱小的身體開始變高變裝,就連衣服也變成了蒼溪靈王的樣子。

「變形異能,果然奇妙。」湯伯恩和阿嵐圍著轉了幾圈,竟然沒發現一絲破綻。「靈王的感覺能力比我們強大許多,只能拖一時算一時了,希望不被識破。」

克萊爾點點頭:「大家按照設計好說辭來應付,除了蒼溪靈王,其他人盡量不要說話。」

「你們的身高長相,和蒼溪大陸的人十分相似,一些問題由我和湯伯恩解釋。小心應付。」阿嵐囑咐說。

正在討論著,一隻七彩風鳥出現在天邊,瞬間就來到了阿嵐宮的大殿上,速度之快竟然還在赤焰閃電駒之上。

一下來,天秀靈王就眼睛盯著湯伯恩,哈哈笑道:「伯恩,伯恩啊,你終於進階成為大宗師了,真是我天秀大陸的幸運啊。」天秀靈王走上前,拍了拍湯伯恩的肩膀:「我天秀大陸第54位大宗師,可喜可賀。」

湯伯恩恭恭敬敬行禮道:「多謝,靈王誇獎。」

「哼」娜娃假裝的蒼溪靈王,眼睛斜向上看著,依然一副狂傲的表情。

「喲,蒼溪老哥哥,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莫非你是慶祝伯恩進階來的。」十大靈王本就明爭暗鬥,不過蒼溪靈王粗暴直率,而天秀靈王就陰柔狡猾了許多。

蒼溪靈王眯了眯眼睛:「明知故問。我是來找阿嵐大宗師的,想請她去我蒼溪作客。」

「哦?」天秀靈王眼珠一轉,「什麼時候,蒼溪靈王也開始打起阿嵐大宗師的主意來了。我倒是從未聽說過。」

阿嵐急忙上前一步說道:「兩位靈王,阿嵐剛才已經對蒼溪大人表明心愿,我只想與伯恩廝守在瑤池宮。還望大人能夠成人之美。」

天秀靈王捋了捋鬍鬚說道:「你和伯恩的事,我早有耳聞,如今他已經進階到大宗師。你們正是郎才女貌,門當戶對。我就此做個大媒,請蒼溪靈王做個見證人如何?」

天秀靈王在湯伯恩沒有成為大宗師以前,由於柯娜阿基的原因更加傾向於他們兩人結合。如今眼見蒼溪靈王來挖牆腳,天秀靈王索性順水推舟送了個人情。

娜娃等人心裡也明白過來,這阿嵐大宗師看沒看起來那麼省油,竟然連這種情況下還巧妙設局。

天秀靈王朔望眼睛死死鎖定娜娃。眾人的心頓時揪了起來,天秀靈王的額頭水晶開始散發出紫光,說道:「蒼溪靈王來找阿嵐倒是出乎我的意外,不過我倒聽說你是來找我天秀護外神將麻煩的可否有此事。」

娜娃雖然獲得了紫水晶,經過偽裝外表看起來也一模一樣,但終究是假的。被天秀靈王的紫水晶盯住,頓時周身的力道運不出來。

天秀靈王突然感覺不對勁,怎麼這蒼溪老頭,面對我的探查竟然不反抗。莫非有什麼隱情?再次提高體內的能量,準備透視一翻。 一種特殊的能量慢慢侵入娜娃變化的蒼溪靈王的額頭,開始是試探性的。但娜娃的紫水晶開始抵抗的時候,天秀靈王的能量突然加大。

巨大的壓力讓娜娃像只小白兔一樣,一動不敢動。天秀靈王越來越覺得不對勁,連一點阻力沒有,就讓自己的能量進入體內,怎麼可能。原本天秀靈王只是想和蒼溪靈王表達一下自己的抗議,沒想到竟然一步將能量侵入蒼溪靈王的身體。

搞什麼鬼?天秀靈王反而不敢深入,其他她不知道娜娃已經調動不了能量。阿嵐和湯伯恩緊緊握在一起的手已經濕漉漉的了,心中都想糟糕,要露餡了。

正當娜娃束手待斃的時候,一股強大的能量突然從背後輸入體內,娜娃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無與倫比的力量如然對著入侵的能量反擊過去。一顆顆球形水珠瞬間捕獲了天秀靈王的能量入侵,並一顆顆發射出去。

「好強大的水元素。」天秀靈王一個不留神,入侵的大部分能量竟然被對方的水球吞噬,釋放出來的能量差點射上他。這個狡猾的蒼溪靈王,竟然玩這一手,天秀靈王雙臂一張,倒退數步,方才將反彈過來水球避開。即便如此,也驚出了一身冷汗。

「蒼溪靈王果然名不虛傳,開個玩笑,何必當真。」天秀靈王站穩腳跟,露出笑容說道。所有人都長出一口氣,真是好險好險。

娜娃學著蒼溪靈王的語氣怒哼一聲:「你也不差,有的是機會較量,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你的護外神將我必定要親自見識一下,我們走。」

蒼溪靈王轉身離開,帶著泰柯斯、斯菲爾德等一干人等。這是最好的解決只要天秀靈王不阻攔今天這道劫就算過了。

蒼溪靈王大方地從天秀靈王面前走去,黑袍一揮悄然離開。天秀也只是冷冷地看著,卻並未阻擋,知道所有人不見了蹤影,天秀靈王開口說道:「阿嵐,我聽說雷諾從外面回來。據說完成了任務,你可知道他在哪裡?」

阿嵐道:「雷諾大宗師卻是來過,但是作為護外神將沒有封地,同時任何地方也可以是封地。所以他去了哪裡,屬下也不知道。」

天秀靈王,點了點頭:「這個蒼溪靈王實在多事,我已差人查清雷諾不僅毀滅了人類的星球,還大敗人類聯軍,是我神靈族的英雄。這樣吧,你們等見到雷諾之後,就和他一起趕來天秀成,準備參加靈王大賽吧。」

阿嵐和湯伯恩點頭說是,天秀靈王坐上七彩風鳥飄然而去。

阿嵐長出一口氣:「剛才差點露餡。」湯伯恩卻警覺的看著四周:「不是差點,是露餡了,但是似乎有高人相助。哪位前輩可否出來一見。」

「砰砰」水中兩聲巨響,兩個人從水裡飛躍了上來,一個是雷諾,另一個卻是面色蒼白一層薄冰籠形成面罩擋在面前。

「咔咔」冰罩碎裂,露出一招俊俏的臉,正是富若班尼,只不過她幾乎裂開的紫水晶,右面一半卻變成了冰晶一樣的深藍色,一絲絲寒氣不斷撲面而至。而富若班尼整個人的氣息似乎也改變了,阿嵐驚訝地喊道:「富若班尼,你晉級了?」

富若班尼點點頭,單膝跪地說道:「參見大宗師。」

阿嵐一把把她扶起來:「你既然已經進階到大宗師,你我自當姐妹相稱,以後不必這麼拘緊。」

富若班尼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有些失神地望向雷諾,又彷彿喃喃自語道:「多虧了雷諾大宗師救了我,但是我是不是晉級卻不清楚。」

雷諾說道:「我們將蒼溪靈王鎖在三萬丈瑤池水下。不想那裡最深處寒冰卻有百米之後。後來我發現富若班尼被凍僵了,只好將她強行拉出來。但她清醒以後卻神力大增。富若班尼你超那瑤池水打一掌看看。」

富若班尼應聲點了點頭,右手出現一粒湛藍色的冰晶伴隨著一陣能量投入瑤池水面,方圓百米範圍瞬間結成厚厚的冰凍。

「撒豆成冰!」阿嵐驚訝之情溢於言表,「至少是大宗師的境界才能做到。」

湯伯恩走上來,卻眼光不善地盯著富若班尼看了又看,搖了搖頭:「不對,就算她很強大,但絕對抵擋不了天秀靈王,我們當心,周圍還有高手。」

聽到湯伯恩的提醒,所有人警惕地四處查找。

「哎呀!」一向穩重的阿嵐大宗師此刻突然尖叫起來,「雷諾,是你晉級了,你成為靈王了。」

湯伯恩也扭頭看向雷諾,點了點頭:「沒錯,紫水晶里濃郁的能量,絕對是靈王的等級。剛才是你幫助娜娃與天秀靈王對抗的么?」

「啊?是我,但是我不知道我晉級了,我只是從背後幫助娜娃。」雷諾先前忙著救人此刻開始關注自己的體內,果然額頭上的紫水晶蘊含了超過以前數倍的能量。

「頭,我們回來了。」

「雷諾,你進階了。」這一幕剛好被繞了一圈趕回來的克萊爾等人看到。

雷諾胳膊一用力,一顆顆細小的水珠就從體內鑽出皮膚外面。胳膊輕輕一彈,那些小的水珠就拋向天空,一場傾盆大雨從天而降。融合了極致風能,雷諾竟然達到了呼風喚雨的境界。

「我的母親,這也太強大了。」斯菲爾德不服氣又有點羨慕地說道。

水元素和風元素同時達到極致,並形成融合,雷諾憑藉努力終於達到大宗師的境界。克萊爾、諾拉等人自然是欣喜安分。阿嵐和湯伯恩就有點感情複雜,不過還是對雷諾表達了祝賀。

「雷諾,天秀靈王讓我們一同去天秀宮參加靈王賽,你怎麼看?」阿嵐說道,「去與不去,我們都可以解釋,就看你自己的選擇了。」

「雷諾,我們最好的打算,應該是趁機撤出神靈界,畢竟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克萊爾說道。泰柯斯和斯菲爾德也有更加迫切的離開願望。

「不」雷諾搖了搖頭,「神靈族裡一定藏著許多未知的秘密,現在蒼溪靈王被困,蒼溪大陸群龍無首,我們正好先去蒼溪靈王的宮殿去住些時日,趁機控制通往外面世界的虛空戰艦。或者更進一步我們可以……」雷諾看了看阿嵐和湯伯恩最終沒說出來。

不過主意已經打定,況且如今有了蒼溪靈王一事,阿嵐和湯伯恩是不敢背叛自己的。雷諾與他們商定對於天秀靈王盡量拖延,實在臨近靈王賽再相約一同前往。就這樣雷諾帶著自己人,做好的隱蔽工作,一路向西北蒼溪大陸出發。

通過蒼溪靈王一事,雷諾也知道天秀靈王的線報無處不在,有了加倍小心,雷諾一行終於再次趕回到蒼溪靈王的府邸,蒼溪靈宮。

蒼溪靈王的侍衛主管莫瑞斯看到蒼溪靈王帶著一群陌生人回來,不禁有些狐疑,還是行禮說道:「大人回來了。」一邊說著,莫瑞斯偷偷用眼睛在一群人的臉上掃過,尋找著自己認識的人。

這個蒼溪靈王自然是娜娃變化成的,淡淡而高傲的哼了一聲:「是的。你隨我進來一趟。」

莫瑞斯嗯了一聲,問道:「靈王大人,甘懷大人他怎麼沒和您一起回來。」娜娃沒想到上來就遇到一個難纏的角色,果然如雷諾所說的對於最親近的人總會露出馬腳,話說的越少越好。

娜娃抬頭挺了挺胸說道:「剛才的話,沒聽見。到我內殿里來再說。」說完假蒼溪靈王帶著雷諾等人徑直走了進去。莫瑞斯的疑問更重了,對旁邊的兩個守衛說道:「密切注意殿內的情況,如有問題立即衝進去。」

「是的,大人。」兩個盔甲守衛抱拳說道。

蒼溪靈王的大殿那可真是大,大殿由整塊高度3米的石柱撐起,全部都是圓頂的設計,與天秀靈王的建築想比,更加接近現代人類的建築風格,一派歐式風光。

「頭兒,我不知道該怎麼走。」娜娃壓低聲音說道。莫瑞斯跟在最後面,並沒有聽得見。雷諾也同樣低聲說道:「不知道怎麼走,就直著往前走。」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