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瑜指著她說道:「主人!」然後指向自己:「寵物!」

然後繼續玩遊戲,潛意思就是說,這是理所當然。

高何娜想了一下,玩了蒯瑜一天,就算給蒯瑜一點補償,被躺一下大腿又不會少一塊肉,而且等下還準備哄蒯瑜指導她修鍊。

可是看高何娜沒有反抗,任由蒯瑜躺在那裡,讓一心想要報復的蒯瑜頓時不滿,直接起身將高何娜給按在沙發上,嚇得高何娜差點叫出來。

好在高何娜心裡素質非常好,故作鎮定問道:「你要幹嘛?」

「既然回家,就要對寵物費點心思,別自顧自工作。」

蒯瑜說完,剛好看到高何娜的胸口位置,可能是因為沒有帶Bra的緣故,沒有將她那對絕世兇器束起來,再加上是躺著,被衣物遮住,顯得『平坦』了不少。

「這個胸怎麼縮水這麼多了?」

相比修真聯盟這邊女性帶的Bra,百萬山盟可沒有那種東西,那東西根本做不了假,名副其實的真材實料,特別是已經的林玉眉與黃怡蓉,就算是武佩慈也不差,比起現在的高何娜來大了不少。

一聽到蒯瑜說她一直以來最大的疼處,猛地爆發,直接將蒯瑜給推飛。

沒錯!就是推飛,毫無準備下的蒯瑜,被造化境中期的高何娜用力一推,直接撞在天花板上,然後無力的掉下來。

「哎呦,疼死了。」

蒯瑜抬起頭,剛好看到滿臉暴怒的高何娜,可是第一次見面留下來的印象,蒯瑜本能的害怕起來。

高何娜雙手叉腰,瞪著蒯瑜問道:「我是誰?」

蒯瑜有些畏懼的說道:「女主人!」

「那你呢?」

「寵物!」

「沒錯,你就是寵物,寵物就是寵物,從現在開始,我要教你遵守這個家的生活規矩,如果敢不遵守的話,我就將這不聽話的寵物丟到我老爸老媽那裡。」

因為蒯瑜交了房租的原因,所以高何娜不敢將蒯瑜趕出去,因為小培元丹早就用完了,還不起蒯瑜,所以只能禍水東移,移交到父母那裡,那蒯瑜也沒話好說。

可蒯瑜卻不想離開這裡,高何娜白天幾乎要上班,根本就沒有人,整間屋子蒯瑜說的算,蒯瑜想偷偷跑出去也沒人知道,去高立軍那裡,雖然會被高立軍當成大爺對待,可是相比自由就少很多了,畢竟蒯瑜要趕很多見不得光的事情。

不到半個小時后,高何娜就拿著一張長度超過一米的紙條給蒯瑜,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字,蒯瑜就有些頭疼。

第一排四個字,寵物守則。

一,在這個家裡,主人最大,寵物最小。

二,寵物不是戀人也不是丈夫,只是寵物,做什麼事情都不能過界。

三,主人在幹活的時候,寵物要安靜呆在一邊。

四,不準碰主人的食物,特別是奶茶冰淇淋和啤酒。

看著足足數百條守則,看得蒯瑜差點睡覺了,而且看這個樣子高何娜是真的發飆了,特別是前四條,冰箱裡面的東西常常都會在不知不覺中被大老鼠給清理掉,就算啤酒也不例外,這是某位主人的警告。

蒯瑜連連點頭,被迫簽下這不公平條約,要不然以後晚餐問題蒯瑜自己解決。 與高何娜的關係發展方向越來越古怪,而蒯瑜每天都趁著高何娜上班,偷偷溜出去,雖然高何娜每天家門口都有著很多人在監視,可是面對來去如風的蒯瑜,而且最近大白小白的傷勢也都好了,將大白小白留在家裡,隨便部下一個幻陣,迷惑這些後天境修士實在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

來到凡人區,蒯瑜打了一個哈欠,帶上一個蛤蟆墨鏡,然後叫了一輛收費昂貴的計程車,往最近的4S車店去。

最近用手玉上網,蒯瑜看到了不少有趣的東西,對於車子他更加喜歡,特別是那些流線,速度極快的跑車更加討蒯瑜喜歡,而今天他主要是去見一個女網友。

在售車小姐錯愕的目光下,快直接挑了一輛最貴的跑車,丟下兩百極品靈石,就轉身離開,只是在開車的時候,折騰了蒯瑜大半天,還差點出車禍,讓自喻活了十幾萬年,幾乎無所不能的蒯瑜,第一次遇到解決不了的難題,早知道就叫售車小姐陪自己開一圈,好讓自己在一旁好好觀摩學習。

現在好了,差點撞到人家的車子,而且看車子造型,應該不比蒯瑜的便宜多少。

蒯瑜尷尬的下車,準備接受人家的『教誨』,甚至已經準備好讓高何用出來接自己,免得等下進『局子』。

那輛紅色跑車也在蒯瑜前面的幾米處停了下來,這時車子的車門打開了,先是一截完美的足尖,銀黃色的細根水晶鞋,足尖的位置露出朦朧的玉趾。

繼完美的玉足,白凈的如同象牙的雕塑,聖潔而瑩澤,每一寸肌膚,都冰雪似的高貴,足踝之上的小腿,輪廓完美的讓造物主也為之瘋狂,修長的大腿渾圓而有彈性,在絲襪和裙襯邊相接的地方,露出一截細膩的粉白,一陣輕風撫過,帶起佳人身畔的香氣,那絕不是產自任何一種香水的味道,而是散發自美體內的天然體香。

陳香雪,三圍完美的可以讓任何女人自卑,即使是一套襯衣加套裙的簡單組合,也無法使她稍顯哪怕一點點晦暗,反而把她完美的身資映襯的更加風華絕代,她的秀髮高高挽起,令她的粉頸更顯修長,如天鵝般高貴冷艷。

與高何娜的強勢與兇悍不同,那是一種尊貴的冷艷,兩人可謂是各有春秋。

凡人區追求陳香雪的男人,絕不在三位數之下,愛慕暗戀陳香雪的單身男子,就絕對超過百分之八十。

但陳香雪如天鵝般高貴,如寒雪般冷艷,自身冷若冰霜的氣質,不曉得拒絕了多少別的女人眼中的金龜婿修士。

本來有些生氣的陳香雪一下車就看到一個怯生生的年輕人站在那裡,滿臉歉意與靦腆的模樣,頓時就氣消了大半。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這種待遇。

主要還是蒯瑜夠帥,雖然帶著一股獨特的氣質,那種氣質在普通人眼裡,最多就用仙風道骨來形容,一些經驗豐富之人一定會大呼。

此人應該是修士。

可是陳香雪不同,她體質特殊,對於修士體內的真氣特別敏感,甚至可以判斷出修士的強弱來,而蒯瑜體內的真氣給她帶來一種詭異的感覺。

一種說不出的壓抑,這都是另外一股她從沒有見過的能量造成,儘管那股真氣被壓抑住,可是那恐怖的真氣量是她這輩子沒有見過。

陳香雪自認見多識廣,見過不少後天境強者,可是那些所謂的後天境強者與眼前的年輕人相比起來,只能用天壤之別來形容。

「抱歉,我剛剛學車,剛剛一緊張,失誤了,沒有傷害到你吧?姐姐!」蒯瑜滿臉真摯的說道,而且拿出他屢試不爽的絕招,裝嫩。

這是他在修真聯盟所學的新絕招,儘管這裡也是將拳頭大才是道理,但是大多人都非常講『道理』,特別是凡人,眼前這個女人就是凡人。

儘管美艷不可方物,可是終究是凡人。

果然,在聽到蒯瑜稱呼后,陳香雪內心更加震驚,如此年輕就有如此實力,他日比不可限量,最重要的是蒯瑜沒有其他修士那種盛氣凌人,高高在上的感覺,為人隨和,給陳香雪一種很溫柔的安全感。

就連陳香雪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用溫柔來形容安全感一詞,可是眼前的情況就是這樣。

「應該玄武家族出身的傑齣子弟,而且還是那種一心都撲在修鍊上的人,不通世事。」

陳香雪的確見過不少這樣的大家族子弟,這些人儘管性格各異,儘管有不少人讓陳香雪非常的厭惡,可是他們大多給陳香雪一種單純的感覺,想說就說,想做就做。

陳香雪宛然一笑,看了一眼兩輛車,都沒有遇到任何損傷,頓時鬆了一口氣說道:「小弟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既然剛剛學開車,就不能上路行駛,等熟練了再說,萬一一個不小心撞到人怎麼辦?還好今天你遇到我,我也不追究了,以後小心點。」

陳香雪的前後表現讓蒯瑜微微眯起眼睛,因為蒯瑜從陳香雪下次的第一眼就看到這個女人,剛剛被嚇到了,有點生氣,可是在看到自己后,就立馬消氣,而一副和顏悅色的模樣。

難道是因為自己太帥了,將這個女人給迷住了。

蒯瑜露出一個燦爛的陽光笑容,用力點點頭。

「謝謝大姐姐不計較,我會注意的。」

聽到蒯瑜的話,陳香雪微笑點點頭,轉身回到車上,在上車的時候,還故意拉高裙子,將她那雪白修長的大腿露出來,企圖吸引蒯瑜,將蒯瑜引誘過來。

一旦蒯瑜主動搭訕,陳香雪也可以勉為其難與蒯瑜認識,相信以她的手段,一定可以將眼前這個毛頭小夥子哄的團團轉。

可是當她準備發動車子時,嘴上還掛著自認最漂亮的笑容,以準備最美姿態面對蒯瑜時,卻聽到蒯瑜車子發動的聲音,然後從她的車子身邊絕塵而過。

在車內,陳香雪剛好看到蒯瑜那充滿陽光朝氣的側臉,錯愕的看著他離去。

「難道自己真的老了!」

陳香雪拿出化妝盒打開一看,風采依舊,雖然她不能修鍊,可是一直以來各種駐顏的靈丹妙藥都沒有少過,儘管已經臨近二十八歲生日,卻保養的跟十八歲的少女一樣。

以前就算不少修士看到她,都驚為天人,紛紛對她展開追求,今天卻在一個陌生的年輕人身上折翼,對方甚至連上來問個名字留個聯繫號碼都沒有。

寵妻成癮:腹黑總裁請深愛 可惜陳香雪永遠都想不到蒯瑜此時心裡早就撲到那個女網友身上,儘管陳香雪魅力四射,可是終究是個凡人,很難會讓蒯瑜感興趣,以她的年齡根本逃不過蒯瑜的雙眼,可是卻依舊一點修為都沒有,證明這個女人根本是名副其實的廢物。

就算蒯瑜真的與這個女人有過關係,最終兩人只會勞燕分飛,因為兩個人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興高采烈的蒯瑜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小小的舉動,卻讓某位大美女自認魅力大減,正生氣的砸著車內的東西,同時不停的咒罵蒯瑜。

「這個混蛋小子,居然敢無視本大小姐,下次見到一定要讓他好看。」

正在開車的蒯瑜,忽然打了一個噴嚏,將車一停,就來到約定見面的地點。

期間還拿出手玉給對方發了一個信息,還說了一下自己的今天穿什麼,方便對方找到。

在緊張與期待的心情,蒯瑜忽然從背後聽到一個聲音。

「你好啊,你是蒯瑜大哥嗎?」 俗話說的好,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那清塵脫俗的聲音下,卻陪著一張恐龍臉,最恐怖的還是那巨大的噸位,看她一隻褲腳就比蒯瑜的腰好粗,此時手上還拿著一個大號的漢堡。

蒯瑜原本只是大聲招呼就準備閃人,可能看到蒯瑜長得太帥的緣故,那恐龍居然向蒯瑜撲過來,用著那雙油膩的手死死抓住蒯瑜的衣袖,唯恐蒯瑜藉機逃跑一般。

卻將蒯瑜嚇得雙腳直發抖,特別是對方親昵的模樣,讓蒯瑜差點將這個月吃的東西全部吐出來。

在這恐龍mm的挾持下,蒯瑜被迫陪她逛街,最後在一家人氣暴漲的小吃店外,蒯瑜才藉機逃脫魔爪,直到跑回自己車那裡時,才忍不住大笑起來。

在不動用強大的實力面前,這種普通人生活,讓他又愛又恨。

可是蒯瑜卻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心境的變化,是他前世一直以來的所欠缺的東西,突破散仙境的心境,那與意境不同,那隻屬於仙人才能掌握的心境。

在這刻起,蒯瑜終於明白,為什麼眾多仙人很喜歡在凡人中生活,在凡間能感悟到很多在修鍊的時候感悟不到的東西,有些東西不是刻苦修鍊就能得來,心境的感悟根本不是刻意修鍊就能做到,有時候也需要運氣。

就像此時的蒯瑜一樣,坐在車內,蒯瑜慢慢閉上眼睛,仔細感受自己的新感悟,前世各種意境的感悟紛紛回來,讓蒯瑜戰鬥力大幅度提升,劍之意境達到大圓滿,風之意境大圓滿,冰之意境大圓滿,其他意境最差也達到小成,其中一些畢竟常用的意境也達到大成境界,這一串的突破,也讓蒯瑜的體內真氣發生變化。

蒯瑜連忙服下一把大培元丹,企圖藉機衝破體內的妖力的封鎖,可惜還是敗退,可是蒯瑜知道,他的修為又精進了,而且體內的真氣更加渾厚凝實,已經達到真元的水準,要知道真元必須達到生死境后才能轉后,而蒯瑜玄妙境就將真氣轉換真元。

真元使出的武技威力,是真氣的數倍,再加上蒯瑜本來就強悍的戰鬥,現在就算面對先天境修士,蒯瑜也敢一戰,再次面對白玉獅子,估計也沒有那麼危險。

蒯瑜這次頓悟非常快,或許是因為前世的感悟有關緣故,短短十幾分鐘就完成,成功后的蒯瑜,志得意滿的開車回家。

只是在路上遇到了一件非常鬱悶的事情,或許只能說是緣分。

看時間還早,蒯瑜還打算借小路回家,順便再兜一圈,逛一逛這古漢城,不知不覺中,蒯瑜的車子開到修鍊區的另一邊紅樹林山莊外,那裡幾乎居住整個古漢城的富人,也是古漢城名副其實的富人區。

距離紅樹林山莊外十幾公里路都沒有人居住,是一片荒野,所以這裡還可以感受到淡淡的天地靈氣。

只是在一處交叉路口處,一輛醒目的紅色跑車停在那裡,十幾個造化境修士正在圍攻車子,而車子也及時打開防護罩,看那防護罩的能量,那車子應該屬於上品法器。

最關鍵的是這輛車才是剛剛有還有過一面之緣的陳香雪。

想起那個擁有一對修長美女,蒯瑜最後決定當一回英雄救美的英雄,而且蒯瑜也對這個女人很好奇,她到底是處於什麼原,才變化那麼快。

「陳小姐你勸你還是儘快將東西交出來,你好我好,大家好,一旦我們兄弟破了車子的防護罩,結果就沒有很難保證,兄弟們對於陳小姐早就垂涎三尺,不少弟兄為了能與陳小姐你一夜春宵,甚至命都可以不要,修為又算得了什麼。」

帶領頭人的話,陳香雪的臉色一片蒼白,她很清楚她的體質對於高階修士有著致命的威懾力,可是對於低階修士,效果就沒那麼明顯了,特別是看周圍攻擊之人,滿臉狂熱,眼中滿是慾望之色下,陳香雪的身子不停顫抖起來。

她知道,眼前這些說,說到做到,可是要她交出那東西,是絕對不可能。

所以陳香雪在等,等有路過的人來救。

蒯瑜的跑車飛快駛進去,油門加大最大,在強大的防護罩下,直接將兩個躲閃不及的造化境修士給撞成肉醬,車子才緩緩停下,蒯瑜非常悠閑的從車子上走下來。

「都給我滾吧,殺了你們,只會髒了我的手。」蒯瑜看了對方一眼,連個後天境都沒有,領頭之人也不過是造化境高階,也就只能欺負陳香雪這種毫無修為的普通人。

「小子,你以為你是誰啊?敢這樣跟……」

其中一個強盜的話還沒有說完,蒯瑜的強大氣勢釋放出來,真氣不能動用,可是修為還在,玄妙境修士的威勢那是他此等弱小的造化境強盜所能對抗,不一會,對面十幾個圍攻陳香雪車子的強盜紛紛被蒯瑜強大的氣勢給壓翻在地。

陳香雪看著這個煥然從天而降的天神般年輕人,心中滿是激動之色。

特別是看這趴滿一地的強盜,陳香雪頓時鬆了一口氣,將車上的防護罩關閉,打了打車窗,提醒蒯瑜她的車子壞了,車門都打不開。

蒯瑜直接從這些強盜的身體踩過去,走到陳香雪的車門旁,用力一拉,直接將她的愛車車門給拉飛。

蒯瑜尷尬的拉了拉耳邊的捲髮。

「有點心急,結果太用力了。」

陳香雪抱著兩個漂亮的錦盒從裡面出來,連連揮手說道:「沒有關係,車子壞了可以修,弟弟叫什麼名字,真沒有想到被你所救,真是感激不盡。」

蒯瑜笑著擺擺手,用腳將一個強盜的頭顱給直接踩爆,大量紅白之物濺開,嚇得其他強大驚呼起來。

「大俠饒命,大俠饒命!」

「小的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剛剛滿月的小娃,求大俠饒命。」

面對強盜的們的求饒,蒯瑜沒有回答,將目光放在陳香雪身上,將決定權放在陳香雪身上。

陳香雪感謝的點點頭,走到首領旁邊,目光冰冷的問道:「到底是誰指使你們這麼做的?」

強盜首領本來還打算抗拒從嚴,可是隨著過來的蒯瑜一腳踩爛了大腿,才不敢再嘴硬,連忙大聲喊道:「是曹家曹公子叫我做的,他還要我們將你嫁衣神體給破掉,將你抓給他當玩物。」

聽到強盜首領的話,陳香雪的臉色徹底變了,特別是最後那句要將她當成玩物,讓她的憤怒達到頂點。

而一旁的蒯瑜聽到嫁衣神體四個字后,整個人頓遭雷擊一般,一動不動站在那裡。

嫁衣神體,顧名思義就是給他人做嫁衣,當然是指陳香雪嫁衣神體被破后,沒被破前,嫁衣神體還有另外一個名字,那就破修魔體。

一魔一神代表兩種極致。

所謂的破體,就是破了陳香雪處子之身。將陳香雪處子之身破的人,體內的真氣與修為會被陳香雪瞬間給吸食乾淨,然後轉嫁到她的身上,對於修士來說,那無疑就是噩夢,這也是為什麼為什麼叫魔體的原因,而在破體之後,與此女雙修之中,修為的增長速度比跟普通女修要快上數倍,是所有男修士的夢中情人,最佳道侶。

這也被稱為神體的原因,對於人間界的人來說,對於嫁衣神體是又愛又恨,擔心一身修為給陳香雪做了嫁衣,誰也不願意當破體之人,再加上陳香雪對於她的體質隱藏的非常深,知道的人大多都是修鍊區內的玄武家族,普通修士根本就不知道。

而那個曹公子就是紅樹林山莊內曹家的大少爺,他已經呆在造化境多年,準備借陳香雪的嫁衣神體來衝擊後天境,而且又抱的美人歸,簡直就是兩全其美。 大局已定,除了幾個被頑固之徒被蒯瑜所殺,其他人在蒯瑜的威勢下,只能乖乖做出五體投體姿勢。

忘憂女僕重愛記 驚魂未定的陳香雪走到了蒯瑜的身前,微微鬆了一口氣說道:「謝謝你了,小弟弟!」

她的聲音還是那麼的好聽,蒯瑜就抬起了自己的頭向望她了過去,才多久沒見,她又換了一套衣服,白色襯衣、黑色套裙、肉色絲襪、高跟鞋的組合把她的身材勾勒的更加玲瓏有致,這個女人是天使和惡魔的交溶體,有著天使的臉蛋和魔鬼的身材。

特別是知道陳香雪是嫁衣神體后,暗地裡其實已經在打她的主意的蒯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這個女人實在是太誘人了。

「還真是巧啊!」

蒯瑜見陳香雪確實受了一點傷,而且不知道會不會有內傷,很快露出一臉擔憂模樣問道:「姐姐你沒有受傷吧,需要我送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嗎?」

既然已經知道女人的特殊體質,蒯瑜已經打算死纏爛打下去,可是很快,蒯瑜就看到一件讓他不得不上心,在美人懷中,安靜躺著一塊藍色的玉石,純天然而成,晶瑩剔透,雖然漂亮,可是卻沒有散發任何能量波動。

「不用了,弟弟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先送我回家,我有非常重要的東西要先送回家!」

陳香雪滿臉期待的說道。

感受到陳香雪那希冀的目光,蒯瑜依舊保持一開始的淡然模樣,儘管心中已經快瘋起來。

蒯瑜無奈的點點頭。

陳香雪頓時大喜,一邊說著感謝,一邊收拾車上的包裝袋,卻不知道她那半趴下的動作,讓她的臀部高高翹起,而一邊的蒯瑜整光明正大的瞄著陳香雪那魔鬼般的身材。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