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紫涵聽到雲朵朵的話,她笑了笑:"好了,傻丫頭,別委屈了,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現在我跟羅浮生,就是這樣吧,你也別多想了,至於感情這種事情,有時候也說不準,畢竟,只要是個人,都會變的,更何況,我跟楚蕭已經分開五年了,大家的心境也都不一樣了,所以,你就別想著撮合我們了,我們還能繼續見面,一起玩,一起逛街,我就很滿足了!"

雲朵朵立馬狗腿的靠著葉紫涵,伸手拉著她的胳膊:"紫涵,我也是!"

看著雲朵朵這個樣子,葉紫涵忍不住笑了。

楚蕭也是個懂分寸的人,大概一個小時后,他就抱著葉一朵,從樓上下來了。

看到葉一朵親昵的抱著楚蕭的脖子,葉紫涵莫名的,心裡有點吃味。

這個小丫頭,平時都沒有這樣抱過自己。

她抱著葉一朵的時候,常常都是低頭玩一些小東西。

怎麼對楚蕭跟自己,差別就這麼大呢!

楚蕭抱著小丫頭下樓,這才把她放下來。

前任攻略:魔女的逆襲 他看了一眼葉紫涵:"時間差不多了,我就先走了,有時間的話,我會過來找朵朵玩的,她是個很可愛的小孩!"

葉紫涵嘴角不自覺的抽了抽,他居然還要來找朵朵玩。

上天啊,大地啊,放過她吧!

她的心臟,真的沒有那麼強大啊!

她笑的有點免為其難:"時間的確不早了,我送你出去吧!"

葉紫涵說著,拉著雲朵朵,看樣子,是要拉著雲朵朵一起出去送楚蕭。

雲朵朵趕緊乾笑著站起來:"是啊,老大,我跟紫涵送你出去吧!"

楚蕭點了點頭,也沒有拒絕。

葉一朵依依不捨的跟著楚蕭後面,那難過的小表情,可別提了!

楚蕭到了外面,打開車子,上了車,他降下車窗,開口道:"我有時候過來,朵朵再見!"

葉一朵揮動著小手:"帥叔叔再見!"

楚蕭剛要發動車子,車子突然就熄火了,他在葉紫涵和雲朵朵吃驚的目光中,下車。

葉紫涵看到楚蕭上車又下來了,頓時有些不解:"你怎麼又下來了?"

楚蕭看了一眼葉紫涵,神情居然帶著一絲幽怨,差點閃瞎葉紫涵的眼睛。

葉紫涵笑的有些勉強:"到底怎麼了?楚蕭!"

楚蕭看了一眼葉紫涵:"車子沒油了!"

葉紫涵的表情,就像是被雷劈過一般,她乾笑了一聲:"沒油了,我說楚蕭,你該不會是在逗我吧,要是沒油了,你開過來的時候,沒有注意嗎?

她在心裡默默的補充了一句,還是說,你壓根就是故意的。

當然了,這話葉紫涵忍著沒有說出來。

楚蕭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我說的都是實話,車子的確沒油了,但是,我開過來的時候,車子是有油的,所以,這才是讓我吃驚的,麻煩你們手機給我開個手電筒,我看看車下面!"

葉紫涵聽到楚蕭的話,皺眉打開手機手電筒,彎腰向著車子下面照去。

這一看,她也呆住了,車子下面一大片油。

看樣子,楚蕭似乎也不像是在說謊,總不能是他把自己車子弄成這樣的吧。

再說了,看著油流下來的速度,一看就是被人做了手腳。

不然的話,車子就算是漏油,也沒有這麼快。

而楚蕭,進了別墅之後,就一直都在別墅。

這車子放在自家門口出了問題,搞得葉紫涵心裡,好不尷尬:"楚蕭,這樣吧,你先回去,我明天找人幫你拖去修一修,加滿油,再給你送過去!"

楚蕭卻搖了搖頭:"不行,這輛車是我最喜歡的車,我想親自盯著,等明天喊拖車過來,我親自過去看著修好!"

葉紫涵心裡想罵人,楚蕭什麼時候,這麼在意一輛車了,這壓根就不是他的作風啊。

紳士守則 她瞪著楚蕭:"那車子已經這樣了,你要我怎麼辦,實在不行,你先開我家的車子離開,等到明天再過來,看著你的車子去修理,怎麼樣?" 賈瀾清喜靜,他在家的時侯,下人們都不敢隨意在他院子附近走動,今日因著皇帝過來,下人們被趕得遠遠的,只有寧十七守在外頭,連送茶都是綠荷親力親為。

進門是一張雙面繡的屏風,透著模糊的光,繞過去,便是簡潔乾淨的內室,屋裡熏著雅淡的香,墨容麟和賈瀾清對坐著,中間是擺棋的小桌,棋盤上,琉璃棋子黑白分明,顆顆晶盈。

綠荷添上茶,又擺了一盤新鮮的馬奶葡萄,這葡萄是貢品,因為賈小朵喜歡吃,橫豎宮裡也沒女人,每年墨容麟都會派人送一些到賈府來。

下棋的人全神貫注,眼睛只盯著棋盤,對進來了人似乎並未察覺,綠荷不敢打攪,輕手輕腳放下東西,又輕手輕腳退了出去。

聽到門被關上時發出的極細微的吱呀聲,賈瀾清終於抬起頭來,望著皇帝微笑,「皇上有心事?」

墨容麟抬了一下眼睛,否認:「沒有。」

墨容麟諱莫如深,臉上通常是沒有什麼表情的,但賈瀾清能從他細微神情里察覺他的情緒變化,若是換了別人,墨容麟定是不喜的,沒有哪個君王喜歡被人看透心思,但賈瀾清不一樣,他們深交多年,彼此都很熟悉,誰有一點不對勁,另一個立刻能察覺出來。

皇帝不肯說,賈瀾清也不追問,只是有些意外,墨容麟既然到賈府來找他,應該是有事想找他商量,可人來了,卻只顧著下棋,別的事隻字不提。皇帝不提,他便問,問也不肯答,那他就沒必要再追問了。

墨容麟此刻很矛盾,他不是不想告訴賈瀾清,他只是不知道怎麼開口?

如果他和史芃芃沒有成親,誰喜歡史芃芃,或者史芃芃喜歡誰,都跟他沒有關係。可現在他們是夫妻,雖然互看互厭,但起碼的尊重應該有,史芃芃嫁給了他,就不應該再想別的男人,哪怕那個男人是他弟弟也不行。這是做為一個男人,更是一個君王的尊嚴!

如果史芃芃不守婦德,那麼他應該毫不猶豫的休了她。他不可能為了一點錢財,甘願戴綠帽子!

「皇上?」賈瀾清又叫了他一聲。

墨容麟抬眼,「嗯?」

「該您走棋了。」

墨容麟仔細看棋盤上的局勢,突然發現自己已經無路可走,他喪氣的把棋子扔回棋盒,對面賈瀾清哈哈大笑,「誰讓皇上下棋不專心。」

墨容麟不服,「再來再來,朕就不信贏不了。」

賈瀾清往棋盒裡撿棋子,打趣道,「皇上,宮裡就有會下棋的,您怎麼還特意出宮找臣下棋?」

墨容麟知道他指的是劉貴人,史芃芃老來嚇唬他那段時間,他叫劉貴人叫過來當擋箭牌,偶爾也跟她下盤棋,但後來,劉貴人一出苦肉計把自己差點作死了……賈瀾清不提,他差點把這個劉貴人給忘了。

「朕原以為她是個聰明的,後來才知道,她非但不聰明,還很蠢,朕又怎麼會跟蠢人下棋?」

再來一盤,黑子先行,賈瀾清夾著黑子啪一聲落在角上,墨容麟的白子也佔了一個角,起先落子很快,後來就慢下來,指間夾著棋子,眉頭微皺,半天落不下去。

賈瀾清很少看到皇帝這樣,微微有些詫異,猜測他一定是遇到了很棘手的事情,他手裡握著兩顆棋子把玩著,琉璃棋子相撞,發出清脆的聲響,他不緊不慢的開口,「心不靜,棋便亂,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墨容麟抬起眼,「朕表現得這麼明顯么?」

賈瀾清笑,「反正臣是看出來了。」

噓,讓我獨享你的寵 「你的意思是讓朕不要理會?」

賈瀾清搖頭,「皇上都沒有告訴臣是什麼事,臣如何替皇上拿主意?不過以臣之見,有些事情,皇上若不搞清楚,恐怕難以心安。」

墨容麟點點頭,心裡有了決定,他的糾結之處在於,不知道史芃芃對墨容晟是什麼態度,如果真如清揚所說只是把晟當成弟弟,他可以容忍,如果不是,他立刻廢后。

棋沒下完,賈桐來請皇帝移駕吃飯,順便瞟了眼棋盤,頗有些得意的對墨容麟說,「看來又是瀾清贏了,哎,這孩子隨我,別的本事沒有,就是聰明。」

墨容麟說,「賈大人,瀾清還好有一樣沒隨你。」

賈桐,「是什麼?」

「厚臉皮。」

賈桐,「……」

賈瀾清走在後邊,笑著搖了搖頭,以前皇帝總說墨容清揚光長年紀不長心智,他覺得他爹也是,一把年紀了還跟孩子似的。

賈府吃飯的時侯,天已經擦黑了,墨容麟坐上首,寧九和賈桐分坐左右兩邊,陪著皇帝喝酒,賈瀾清不善飲酒,最多一杯,再不肯多喝,不管誰勸都不行,連皇帝的面子也不給。皇帝知道他的脾氣,當然也不會勉強。倒是賈小朵酒量不錯,雖然年紀最小,喝起酒來卻是豪氣衝天,她不怕醉,醉完醒來又是一條好漢,在喝酒這件事上,她和清揚公主有一拼。

因為皇帝在,綠荷沒讓下人們進來,都是她在裡頭張羅,墨容麟跟他們在一起也不怎麼講君臣之禮,就跟自己家人似的,他在宮裡總是孤孤單單一個人,偶爾呆在這樣的氛圍里,也覺得很高興。

吃到一半,墨容清揚,綺紅和寧安過來了,他們已經吃過飯了,知道這邊還沒散,綺紅挂念墨容麟,想過來瞧一眼,於是便一起過來了。

三人跟皇帝見了禮,找凳子坐下,陪著一起吃菜喝酒說會話。酒桌上有一個賈小朵已經很熱鬧了,再來一個墨容清揚,簡直鬧翻了天,難得人這麼齊,大夥都很高興,賈小朵想著還有一個好朋友沒來,也沒跟人說,悄悄打發小廝去杜家請杜錦彥過來,想著人多更熱鬧些。

結果不但杜錦彥來了,連史鶯鶯也跟來了,母子倆都不知道皇帝在這裡,進門一抬眼看到端坐在上首的墨容麟,杜錦彥倒知道行禮問安,史鶯鶯和墨容麟則大眼對小眼,就這麼干瞪著,誰也沒說話,彼此都有點尷尬。

第二更到。 葉紫涵覺得,自己說的這辦法,已經是最完美的了。

可是,楚蕭卻搖了搖頭:"這多麻煩啊,我來回得兩趟,明天還要過來修車子,我也沒有那麼多精力啊,既然車子已經這樣了,那我今晚就在你家住下來吧,我想,你應該不會介意吧,畢竟,車子壞在你家門口了!"

葉紫涵聽到楚蕭的話,氣得差點吐血。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這廝怎麼變得這麼厚臉皮了。

只不過,這車子的確是壞在她家門前了,她也不能大半夜的趕人走,這邊晚上計程車也沒幾個。

想到這裡,她深深的吸了口氣,壓制自己心裡的暴躁:"既然你非要住下來,那就隨你吧,我讓阿姨給你準備房間!"

葉紫涵的話剛說完,楚蕭還沒有反應。

葉一朵倒是開心的拍起手來:"哇,真好,帥叔叔要留下來了,我好開心啊!"

葉一朵興奮的撲過去要抱抱,不遠處在暗處躲著的雲軒,嘴角不住的抽搐。

他就說,老大為什麼莫名其妙的,讓自己去弄壞他的車子,感情是想要留在這裡過夜啊!

想到雲朵朵今晚也在這裡,雲軒也莫名的想要留下來。

可是,他現在要是跑出去,說不定,老大車子的事情,就露餡了。

雲軒最終想了想,只能無奈的看著葉一朵等人,轉身回了別墅。

暗處,雲軒的目光,那叫一個幽怨。

話說,楚蕭抱著葉一朵,跟著葉紫涵走進別墅。

葉紫涵的心情,鬱悶到不能自已。

雲朵朵也不知道楚蕭唱的這是哪一出,她只能一個勁的沉默。

他們剛進了別墅,羅浮生就從書房走出來了。

當他看見,跟在葉紫涵和雲朵朵身後,抱著葉一朵的楚蕭時,他的臉色都變了。

他的瞳孔微微一縮,沉聲道:"楚總今晚不是要回去嗎?怎麼還沒有走!"

楚蕭的神情看著很是無辜:"是啊,本來是打算走的,只不過,現在似乎走不了了!"

楚蕭說著,勾了勾唇,看了看懷裡的小丫頭。

葉一朵興奮的連連點頭:"帥叔叔今晚不走了,他要留下來陪我玩!"

羅浮生聽到葉一朵的話,臉色很是難看。

他的目光看向葉紫涵,似乎在問她為什麼!

葉紫涵的聲音有些不自在:"羅浮生,楚蕭他的車子,也不知道為什麼壞了,反正……今晚車子開不走,他明天打算找人拖走去修車,晚上就在家裡住下來了!"

聽到葉紫涵的解釋,羅浮生打量楚蕭的目光,變得複雜。

而楚蕭聽到葉紫涵說的最後一句話,神情也有點陰鷙。

家裡,他們現在真的住在一起嗎?

不分彼此,有了孩子,變成愛人,就算是沒有結婚,也能稱之為一家人嗎?

葉一朵察覺到抱著自己的男人,心情很不好,她擔心的開口道:"帥叔叔,你怎麼了,怎麼不開心了?"

楚蕭這才意識到,自己表現的太明顯,小丫頭擔心了。

他伸手揉了揉葉一朵的小腦袋:"沒有的事兒,叔叔沒有不開心,就是想到一些事情,只不過,今天既然要住下來,那叔叔就能跟你多玩一會了!"

葉一朵開心的連連點頭。

羅浮生知道了緣由之後,也沒有多大的反應。

他開口道:"那我讓阿姨給楚總安排住處,你跟你朋友去聊天吧!"

葉紫涵點了點頭,轉身看了一眼楚蕭和葉一朵,拉著雲朵朵上樓了。

看她的樣子,好像一點也不害怕,楚蕭把小朵朵拐跑。

葉紫涵上樓了,羅浮生看了一眼楚蕭,目光移到他懷裡的小丫頭身上,最終什麼都沒有說,去讓阿姨給楚蕭收拾房間。

只不過,他吩咐阿姨的時候,是當著楚蕭和葉一朵的面說的:"阿姨,去收拾兩個房間!"

阿姨有些怔忪,似乎不明白,為什麼要收拾兩個房間,葉小姐不是說,要跟雲小姐一起住的嘛。

她雖然不明白,但是,作為下人,她也沒有多問,儘快去收拾房間了。

倒是被楚蕭抱在懷裡的小傢伙,一臉的好奇:"為什麼要準備兩個房間呢?"

她本來打算喊羅叔叔的,但是,想到媽咪說的,在外人面前,要喊爹地。

可素,她喊不出來,所以,就傻也沒喊!

羅浮生看向葉一朵,眸子閃了閃,似乎就等著她和楚蕭,誰這樣問自己呢。

他平靜的開口道:"今晚你媽咪要跟朵朵阿姨睡,我讓阿姨給我收拾一個房間!"

羅浮生的話,說的再明白不過了。

楚蕭就算是傻子,也能聽出來他要表達的意思。

以往,他都是跟葉紫涵睡一個房間的嗎?

楚蕭的臉色變得很陰沉,結果就在這時,懷裡的小人兒無比稚嫩的聲音響起:"可是,你不是平常有住的客房嗎?為什麼還要讓阿姨重新收拾一個呢?"

葉一朵一臉好奇的表情,楚蕭臉上陰沉的表情,都僵硬住了。

感情鬧了變天,羅浮生就是在這裡誆自己呢。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