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抬起頭,淚眼朦朧的看到他,轉身雙手攬住他的腰。

慕洛琛沒說話,微微的嘆息了一聲,將她抱的更緊,雖然知道她哭不好,但以老太太現在的身體狀況,隨時都有可能去了,她現在心裡難受,不發泄出來,會把自己悶壞的。

葉簡汐哭了好一會兒,才漸漸的止住了。

慕洛琛拿了濕紙巾,擦去她臉上的淚痕,目光落在她紅腫的眼睛上,滿目的心疼,「簡汐,堅強一些,奶奶不想看著你哭的。」

葉簡汐點了點頭,聲音沙啞的說:「嗯。」

她只是一時有些控制不住情緒,原以為奶奶不喜歡她,可沒想到這不喜歡的背後真相是這樣的。

慕洛琛走到床邊,握住葉老太太的手,低聲說:「奶奶,我是洛琛,是汐汐的丈夫。」

葉老太太看了他一眼,嘴裡糊裡糊塗的碎碎念。

「奶奶現在腦子已經有些不清醒了。」葉簡汐在一旁解釋,看著慕洛琛,有些後悔當初結婚的時候,沒帶慕洛琛來看奶奶,當時她想著老太太不願意看到她,也就沒帶來,可現在想想,老太太知道她結婚卻沒帶人過來看看她,肯定在心裡很失落。

「沒關係,我經常說幾句,奶奶總會聽到的。」慕洛琛坐在她身邊,寵溺的摸了摸她的腦袋。

葉簡汐點了點頭。

兩人並排靜坐了一會兒,葉簡汐開口說起老太太剛才說的話,還有她以前做的事情,她想把這些都告訴慕洛琛,想讓他也知道她的過去。

慕洛琛聽她說著,不時的搭兩句話。

說了很久,葉簡汐有些口乾,起身想要倒一杯水,可水壺裡空空的。

「我去叫人端茶。」慕洛琛起身說。

葉簡汐搖了搖頭,「還是我去吧,順便出去走走,你想吃什麼?我等下帶午餐回來。」

婚前試愛:壞壞老公太霸道 「不用帶,我已經讓文達準備了。」慕洛琛說。

「好,我先出去了。」

葉簡汐說著,拎了水壺往外走。

慕洛琛看著她走出去,轉眸看著老太太。

葉老太太時而清醒,時而昏迷,每次的時間都很短,說的也都是以前的事情,可他很喜歡聽,尤其是聽她說關於簡汐的事情,讓他有種參與到她成長過程的錯覺。

等了一會兒,葉簡汐還沒回來,慕洛琛正要起身,身邊葉老太太忽然開口說,「汐汐,你要替你爸爸報仇,他是被人害死的,他沒有虧空公司,也沒想過自殺,他說過,要帶我們全家走的,他跟我說過的……」

「奶奶?」慕洛琛面色沉下來,濃眉聚在一起。

葉老太太卻沒有聽到他的聲音,自顧自地說:「是那群畜生,逼著他跳樓自殺的,他們想掩埋賬目,想要搶走子夜,你爸死的好冤,你一定要記得幫他報仇。」

「奶奶,那群人是什麼人?」慕洛琛眉心越皺越深。

葉老太太卻忽然改了口,「不,不,汐汐,那些都是我胡說的,你別信,是奶奶胡說的,你別相信,別相信……」 葉老太太的聲音越來越低,慕洛琛俯身去聽,葉老太太卻沒了聲息,再次昏睡了過去。

慕洛琛緊抿著唇,看著葉老太太,半晌沒說話。

剛才老太太說的那番話是什麼意思?

掩埋賬目,搶走子夜,死的冤……難道當初葉家公司破產,並不像表面那麼簡單?可當初葉家不過是一家註冊資金五十萬的小公司,能招惹上什麼人,逼的他到自殺的地步?

而且,他調查葉家的時候,沒有看到有任何異常的地方。

葉簡汐進來時,看到他愁眉緊鎖,心裡有些微沉,「怎麼了?是不是醫生說了什麼?奶奶她……」

慕洛琛回過神來,看到她回來了,說:「醫生沒說什麼,是我在想,要不要給奶奶轉一家醫療條件更好的醫院。」

下意識的,慕洛琛隱瞞了剛才葉老太太那番話,因為他知道,若是這番話背後真的有意義,那麼一定是不好或者危險的事情,他不希望她去冒險。

葉簡汐把水壺放在桌子上,說:「不用換了,蒼山療養院已經夠好了。」

雖然療養院的醫療條件並非最好的,但在A市乃至全國是排上前百名了,況且,這裡是凌南晟的地方,發生了事情這裡的醫生和護士也都會照應著點,若是換了地方,適應不適應先不說,就是萬一出了點什麼事情,醫院都不一定能那麼快反應。

「嗯。」慕洛琛微微的點了點頭。

周文達送午餐過來,兩人就在病房裡吃午餐,葉簡汐沒什麼胃口,可還是勉強自己吃了很多,寶寶已經五個月了,正是需要營養的時候,她不能因為自己,而委屈了寶寶。

吃過飯,葉簡汐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對慕洛琛說:「你先回去上班吧,我在這邊守著就好了。」

「不行,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我沒事的,那麼多事情都挺過來了……」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慕洛琛不容置疑,「已經進入年尾,公司的事情都差不多處理好了,我把工作帶在身邊,跟你一起在這邊守著,等下叫文清和郭嫂過來照顧老太太。」

葉簡汐想要說不用那麼麻煩,但對上慕洛琛堅定的眸子,到嘴邊的話打了幾個轉變成了妥協,「好吧,都聽你的。」

「這樣才乖。」慕洛琛輕輕的捏了下她的鼻子,「你公司那邊,要不要我幫你打電話給你上司?」

葉簡汐聽到他後面一句話,忽然愣住了,不對……

慕洛琛不是不知道慕知寒是她上司嗎?為什麼會在她奶奶出事的時候,先給慕知寒打電話?

葉簡汐猛地抬眸看著慕洛琛問:「你知道知寒是我上司?」

慕洛琛眉頭一跳,淡淡地重複:「知寒和你在同一家公司,還是你上司?」

葉簡汐閉緊了嘴巴,心裡疑惑更深,慕洛琛這擺明了是不知道啊,那為什麼會給慕知寒打電話,讓他接她過來?

慕洛琛瞥了她一眼,將她說錯了話的表情盡收眼底,微微的嘆了一聲說,「上次和知寒在一起的時候,他說在你們公司附近,找了一個工作,剛才給你打電話打不通,所以我就讓他過去接你。」

葉簡汐掏出自己的手機看了看,果然黑屏了,昨天晚上沒電了,她忘記充電了。

原來是這樣,自己露餡了。

「沒想到,你和知寒合夥隱瞞了我這件事情。」慕洛琛雙臂環胸,語氣裡帶著失落的味道。

葉簡汐一窘,「我沒想著瞞著你,是知寒讓我不要告訴你的。」

為了自己的清白,葉簡汐毫不猶豫的把慕知寒賣出來。

「他不讓你告訴我,你就不告訴我?」

「我……」葉簡汐開了個頭,就沒話可說了,見他隱隱的有怒氣,伸手抱住他,像只貓咪一樣,在他的胸口蹭了蹭,討好的說,「他現在不是我上司嘛,他說的話,我怎麼敢違抗?要是他知道我把他的秘密告訴你了,回頭把我開除了怎麼辦?」

「開除了,我賠你一份工作,公司里的職位隨便你挑選。」慕洛琛被她突如其來的討好弄得心軟,其實一開始就沒怎麼生氣,只是覺得同一個屋檐下,自己的兄弟跟老婆有了秘密,唯獨瞞著他一個人,有些不爽罷了。

「我不要,那不是我自己的本事拿到的工作,要了我心裡也不踏實。」葉簡汐悶悶的說道。

慕洛琛聲音里摻雜了幾分笑意,「好,不願意就不願意,不勉強你。」

葉簡汐知道他沒有強迫自己去慕氏集團的意思,心情放鬆了許多,其實一開始提出要出來工作,她就刻意避開了慕氏集團,雖然知道去那裡會有更好的發展機會。

但去了於她來說,壞處多於好處,現在整個慕氏集團的高層差不多都認識她,真的去了,誰會不忌憚?

所以,還是在現在這個公司里默默地奮鬥吧。

晚上兩人回到家,慕洛琛就找慕知寒『談話』去了。

慕知寒出來的時候,臉色黑黑的,看到葉簡汐,皮笑肉不笑的說:「嫂子,你可真行。」

葉簡汐無辜的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慕知寒連話都不想說了,但想到慕洛琛的吩咐,還是說了句:「明天起,你不用來公司了。」

「啊,你要把我辭退了嗎?」葉簡汐驚惶。

慕知寒咬牙切齒,「給你放假,葉奶奶不是病了嗎?」

說完這句,也不等葉簡汐說話,轉身回了自己的卧室,他怕自己再說下去會吐血。

看著慕知寒的背影,葉簡汐皺了皺鼻子,低聲喃喃:「看來是真的生氣了了……」

唉,惹怒了上司,以後只能努力工作,挽回形象了。

葉簡汐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想。

第二天早上,慕洛琛回公司安排事情,葉簡汐收拾了下東西,和文清一起去療養院。

老太太的病情在醫生的照顧下很穩定,葉簡汐把買來的東西,歸納好后,準備出去買一些花裝點病房,可剛出了病房沒多遠,忽然腳下頓了一下,回過頭看向自己的身後。

剛才她感覺到有人在盯著自己,那目光很有實質感。

葉簡汐有些不放心,剛好照顧葉老太太的一個護士從身邊經過,她拉住了那個護士說,「我有些不舒服,可不可以陪著我去一下醫務室?」

護士點了點頭,說:「好。」

葉簡汐和護士一起走,身後的那道目光追逐到了醫務室門口,就被隔絕了。

醫生想要給她看看,葉簡汐搖了搖頭,說:「不用,我沒什麼問題,只是剛才有人跟著我,我才想著藉機擺脫掉他的。」

醫生和護士聞言,有些驚訝。

葉簡汐卻沒什麼感覺,對兩人說:「等下我出去,你門找人在背後看著,如果有人形跡可疑,就立刻把他抓住。」

「這樣會不會太冒險?」護士有些擔心。

「不會,療養院里這麼多人,他不敢對我怎麼樣,你們聽我的。」葉簡汐面色平靜的說道。

醫生和護士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葉簡汐怕那個人會溜掉,所以呆了兩分鐘就走出了急診室。

而她在走廊里走了沒多會兒,那道目光又追逐了上來,不動聲色的走了一條走廊,葉簡汐正要轉彎,身後忽然響起動手的聲音,她停下腳步,立刻扭頭看過去,只見醫生和護士團團圍住一個身影,而那個身影不是別人,是好久不見得陸少安。

陸少安站在人群里,面色倨傲,一點也沒有被抓到的窘態,而在她扭頭后,他的目光和她對視,然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簡汐,沒想到在這裡看到你了。」

葉簡汐眉頭一擰,緩步走到陸少安跟前,「你跟著我做什麼?」

「我什麼時候跟著你了?我剛巧路過,就莫名其妙的被他們抓住了,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陸少安掃了一眼緊緊抓住自己的醫生,說:「你們醫院裡,就是這麼對待患者家屬的?」

醫生看著葉簡汐,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葉簡汐微微的點了點頭,示意他們放開陸少安,而後抬眸問:「患者家屬?」

陸少安看她一無所知的模樣,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容,說:「我媽在這家療養院住了有一段日子了,想來你是不知道的,我今天是過來看她的,剛才經過急診室,看到有個身影像你,就多看了一眼,沒想到……」

葉簡汐聞言,心底有些不相信,實在是陸少安以前的所作所為,讓她沒辦法相信,不過看他提到徐慧蓮又覺得不像是假的。

「阿姨她還好嗎?」葉簡汐彆扭的問。

「精神衰弱,你覺得能好的了?」陸少安聲音更冷。

葉簡汐握了下右手,說:「既然你是來看阿姨的,那就趕緊過去吧,別耽誤了,我先走了。」

說著話,她準備越過陸少安走。

可在擦肩而過的剎那,陸少安笑著說,「葉簡汐,你還真是薄情,雖說我媽做的是有些不對,可聽說她病了,你竟然連去看她的意思都沒有。」

葉簡汐腳步頓了一下,沒回答他的話,因為無話可說。 徐慧蓮做的那些,只是有些不對嗎?她一點都不覺得陸家做的那些事情是小事。

走過長廊,看不到陸少安的身影了,葉簡汐對跟著自己的護士,說:「調一下監控。」

心底總覺得不對,若是陸少安說的是真的,他只是來看徐慧蓮,剛巧看到她的話,那在他之前是誰在跟著她?

她明明感覺到有人在跟著自己。

監控很快調出來,葉簡汐拿了監控,借用了一台電腦,把剛才自己走的那幾條走廊的視頻都看了一下,但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現,所有人都看起來很正常,沒有人盯著她看很久,而陸少安也像他自己說的那樣,不是在刻意跟著她,只不過是路過。

葉簡汐看著視頻,有些懷疑自己的感覺,難道真的是她最近太緊張了,所以出了幻覺?

正想的出神的時候,房間的門被叩響,然後文清走了進來:「少奶奶,你怎麼在這裡?少爺回來了,看不到你有些著急。」

葉簡汐把電腦關上,說:「我工作上要查一些資料,所以過來用一下電腦。」

跟著文清出了房間,葉簡汐依舊在想著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心裡總覺得不對。

真的不對……

雖然沒發現蛛絲馬跡,但她心裡的直覺告訴她,事情不對。

昨天她在公司收到父親被害的視頻,今天就有人跟蹤她,難道這只是巧合?

過於巧合,便不是巧合。

葉簡汐把兩件事情默默地記在心裡,回到病房后,看到慕洛琛想要告訴他,可老太太醒了,也只好把事情暫時壓在心底,準備等有時間再和他說。

葉老太太的精神比昨天好了太多,看到葉簡汐,都能清楚的認出她來了,說話也不像昨天一天胡言亂語的。

葉簡汐坐在床邊,拉住老太太的手,說:「奶奶,感覺怎麼樣了?」

葉老太太繃住臉,沒說話。

葉簡汐想到老太太在病中說出的話,伸手抱住了她,像小時候一樣撒嬌:「奶奶,不要不理汐汐了好不好?你可是汐汐唯一的親人了,你要是不理汐汐了,汐汐會很可憐的。」

葉老太太聞言,眼睛眨了眨,淚水差點滾落下來。

葉簡汐抬眸,笑眯眯的對上老太太的眼睛,認真的說:「奶奶,這是洛琛,是我的丈夫,他對我很好,我現在過的很幸福,對了,我已經懷了小寶寶了,都五個月了,你摸摸。」

她說著,拉著老太太往自己的小腹摸,進門的時候,她就把外套脫了,身上只穿了一件寬鬆的毛衣,現在隔著一層衣服上去,能清晰的感覺到,她小腹微微的凸起。

手顫抖了一下,葉老太太的淚瞬間滾落了下來,「汐汐……」

「奶奶不哭,我過的好應該開心的。」葉簡汐拿了手帕,擦去老太太眼角的淚水。

過了好一會兒,葉老太太才止住淚水。

「奶奶,等你病好以後,就跟我們一起住吧,我們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你可以幫著我照顧小寶寶,他還有五個月就要出生了,到那個時候,已經春暖花開了,奶奶,我們可以一起去踏青,郊遊……」葉簡汐低聲說著。

葉老太太在心底嘆息了一聲,她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能活到現在已經是不容易,哪裡還會奢望再等五個月,否則也不會一次次的把簡汐罵走了。

不過人之將死,越發的捨不得自己的親人,最後的這段日子,她不想破壞了孫女的興緻。

葉老太太開口說,「好,奶奶答應你。」

葉簡汐高興的親了老太太的臉頰,「奶奶,你真好。」

葉老太太被她突然親了一下,怔了兩秒,忽然開心的笑起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