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晨風攜帶著強大的龍威襲來,魔千里毫不猶豫變化成了獸魂形態,斬出了魔龍般的刀芒,纏繞著暗之道意,咆哮著斬向了葉晨風。

「劍之道意四重天,飛仙一劍!」

魔龍般的刀芒斬來,四十道劍之道紋噴薄出葉晨風身體,融進了王者之兵中,無盡的劍芒大盛,一道流星般的劍光劃破空間,銳利無比的劈在了大斬魔龍刃上。

「轟!」

刀光劍影撞擊在一起,爆發出無盡的光芒,兩大道意激烈對斥,形成了大量的毀滅之力,猶如浪濤層層席捲。

「劍之道意四重天,幻之道意四重天,那個傢伙真的是人嗎?人得天賦怎麼會這麼變態。」

「中天,如果動用最強的底牌,你覺得能擊敗他嗎?」

月冰雨本以為剛剛葉晨風就已經達到了實力極限,但當她目睹葉晨風變化成獸魂形態,施展劍之道意四重天,心中第一次產生了無力感,傳音詢問身旁的月中天。

「這……應該能!」

月中天臉色凝重的說道,不過語氣卻不堅定。

「黑焱天火,古極天雷,古極天水,融合。」

「神罰之怒!」

硬憾一擊,三大天靈噴薄出葉晨風身體,化成了三色毀滅光球,宛如天地神罰一般,毀滅著一切,轟擊向了臉色微變的魔千里。

「轟!」

神罰之怒轟擊在魔千里身體上,宣洩出毀天滅地的力量,瘋狂的粉碎著魔千里連續發動的攻擊,破壞著他的身體防禦。

「大日天火拳!」

就在魔千里宛如一葉孤舟,奮力的撕裂神罰之怒時,葉晨風釋放強大的靈魂鎖定了魔千里,轟出了一輪烈日般的拳芒,轟進了毀滅風暴中。

「不好!」

猝不及防下,魔千里被葉晨風轟出的大日天火拳轟中,可怕的道意力量瘋狂的破壞他的身體,一口鮮血噴洒出魔千里嘴巴,整個人倒飛出了毀滅風暴。

「塵遠長老,月紅長老,魔前輩,速速助我擒住這小子,事成之後我西魔宗必有重謝。」

被葉晨風當眾擊傷,魔千里立即求助於月家兩位戰獸皇境界的長老以及魔道人。

「我們上!」

月塵遠目光陰冷的看了一眼屢屢給他震驚的葉晨風,與風韻猶存的月紅,滿身魔氣的魔道人一起向葉晨風發動攻擊。

想要合力擒住葉晨風,逼問他身上的大秘密。 「舞天魔功,舞天魔影。」

「天罡霸拳!」

月塵遠三人呈品字狀將葉晨風圍在了中間,紛紛施展強大的道技,攻擊向了他,封死了他所有的閃避空間。

「天道無情!」

月塵遠三人出手的瞬間,葉晨風立即做出反應,五道天道之紋飛射出他的身體,演化成了天道之威,轟擊向了魔道人施展的天罡霸拳。

「轟!」

兩大攻擊對撞的瞬間,魔道人施展的天罡霸拳毫無懸念破碎了,可怕的天道餘威扭曲著空間,轟擊向了臉色微變的魔道人。

「極限防禦。」

眼看魔道人被天道餘威擊中,四十五道土之道紋飛射出他的身體,快速的彙集,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面巨大的道紋光幕,硬憾了天道餘威。

「瞬殺一劍!」

魔道人強勢抵擋天道餘威之際,葉晨風與王者之兵融合在一起,數大道意和千萬斤之力爆發,暴掠出一道極限劍芒,一劍刺在了道紋光幕上。

「咔嚓嚓!」

遭到葉晨風人器合一施展的瞬殺一劍攻擊,道紋光幕出現了道道裂痕,強大的力量連續撼動道紋光幕,將魔道人震退了半米。

「乘風訣!」

魔道人被葉晨風震退的瞬間,葉晨風身子一閃,宛如一股颶風,閃過了這半米縫隙,避開了舞天魔影攻擊,繼續向魔道人發動攻擊,想要一鼓作氣將他重創。

「獅王之吼!」

葉晨風縱身一掠,出現在魔道人頭頂,釋放出強大的聲波,彙集成了一隻猙獰的獅頭,轟擊向了魔道人。

「獸魂形態。」

交手之後,魔道人才體會到葉晨風是何等的可怕,毫不猶豫變化成了獸魂形態,最大程度提升實力,硬憾獅王之吼的聲波攻擊。

就在魔道人控制道紋光幕抵擋獅王之吼時,一道怪叫在葉晨風身體中響起。

「老小子,嘗嘗你混沌爺爺的厲害。」

「混沌之吼!」

一道驚天動地的咆哮中在葉晨風身體中宣洩出來,宛如奔襲的潮水,轟擊在布滿裂痕的道紋光幕上。

一時間,蒼穹驚變,大地顫抖,恐怖的聲浪硬生生震碎了道紋光幕,近在咫尺撞擊在魔道人身體上,粉碎了他身體防禦。

「噗!」

大量的鮮血在魔道人嘴巴中噴洒出來,他被混沌神獸出其不意釋放的混沌之吼震傷,宛如斷了線的風箏,從半空中墜落向地面,將地面砸出了一個深坑。

「鬼神爪,舞天月影。」

魔道人受傷墜地,月塵遠,月紅露出了吃驚之色,吃驚葉晨風竟然還有幫手,不過他們卻沒有延緩攻勢,繼續施展大殺招,攻擊葉晨風。

遮天蔽日的鬼神爪直接籠罩了葉晨風,大量的魔絲在鬼神爪尖迸射出來,纏繞向了他,強行延緩他的速度。

「千萬斤之力,撕裂!」

身體被魔絲纏繞,葉晨風立即爆發千萬斤力,釋放出強大的力量,震碎了纏繞魔絲。

但這時,月紅施展的舞天月影劈落下來,勢若千鈞的劈中了葉晨風的身體。

硬憾充斥著強烈魔氣的舞天月影攻擊,覆蓋葉晨風身體的血龍麟立即粉碎,他堪比上品天器的身體也被擊傷,崩裂開大量的裂痕,整個身子不受控制的墜落向了地面。

「小子,一切結束了。」

「萬寂磨盤!」

葉晨風墜落之際,月塵遠,月紅迸發數大道意,凝聚出了黑色磨盤,碾壓著虛空,釋放著扭曲之力,轟擊向了葉晨風砸穿的地洞。

「哎,大勢已去了,認他再妖孽,實力再強,面對月家兩大戰獸皇境界的長老,終究無力回天。」

「是啊,他還是太年輕了,如果他懂得隱忍,他的命運不會如此的悲慘,怪就怪他太目中無人了。」

再見,洛麗塔 看著扭曲虛空墜落的萬寂磨盤,不少人露出了惋惜之色,但更多的人,卻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尤其是水幽若,更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轟轟!」

萬寂磨盤墜落到了地坑,兩股毀滅魔氣宛如火山噴發,在地坑中釋放出來,震動著堅硬的地面出現了縱橫交錯的裂痕,帶動著整個武鬥場都顫抖起來。

「中天,你說他死了嗎?」

看著被萬寂磨盤毀滅的空間,月冰雨眉頭微微一皺,看著身旁的月中天,低聲問道。

「如果他遭到兩記萬寂磨盤攻擊不死,那他就不是人,而是神了。」

月中天深知萬寂磨盤的威力,更清楚在月塵遠手中施展出來,破壞力何等的可怕,絕不相信葉晨風有命活下來。

「為什麼我感覺,他沒有死呢?」月冰雨語氣凝重的說道。

「沒死?」

「冰雨,我敢和你打賭,他……」

月中天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用毋庸置疑的口氣說道,但話剛說了一半,他臉上的表情突然凝固了,他瞪大了雙眼,看著毀滅風暴中出現了兩個人影,其中一人正是葉晨風。

「他,他真的沒事,他難道有極品天器戰衣。」

看著葉晨風撕裂毀滅風暴,完好無損的走了出來,月中天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眼神中如同見了鬼。

不單單月中天陷入到獃滯狀態中,就連月塵遠,月紅也都露出了震驚之色。

「傀儡,他那個堅不可摧的傀儡。」

看著葉晨風身旁,臉色冷峻,沒有任何錶情流露的劍靈傀儡,魔千里臉色變了。

當初葉晨風正是藉助劍靈傀儡的力量,才抵擋住魔風雲的攻擊,最終搶走了飄渺仙境中最大的機緣。

「下面,該輪到我們反擊了。」

「混沌,金晴龍血獅,出來!」

葉晨風心意一動,將兩大七級天獸混沌神獸和金晴龍血獅召喚了出來。

「今天,我就是要進入這龍淵,我倒要看看誰能阻我!」葉晨風霸道無匹的說道,囂張的氣焰氣的月塵遠渾身哆嗦。

「你找死!」

二級戰獸皇境界的月塵遠被完全激怒了,燃燒了靈魂獸血脈,瞬間變化成了最強的獸魂形態,手持一柄上品天器等級的紫雷杖,攻擊向了葉晨風。

「嗡!」

月塵遠殺氣騰騰的襲來,能量所剩無幾的劍靈傀儡立即迎了上去,依靠堅不可摧的身軀,抵擋住了月塵遠的攻擊。

「嗷嗷!」

劍靈傀儡與月塵遠在半空中激戰之際,混沌神獸與金晴龍血獅撲向了封堵住龍淵的古玉等人,強行撕裂著他們的防線。

「吟吟吟!」

眼看兩大天獸衝破防線,靠近神秘未知的龍淵,一道道高昂的龍吟聲響起,關鍵時候,月家飼養的兩大黑蛟龍出現了,扭動著龐大的身軀,與兩大天獸發動致命攻擊。

「劍之道意四重天,炎龍滅世!」

就在混沌神獸、金晴龍血獅被兩隻黑蛟龍糾纏住,激烈交鋒時,四十道劍之道紋噴薄出葉晨風身體,化成了九條張牙舞爪的炎龍,轟擊向了龍淵入口。

葉晨風想要依靠絕對的攻擊力,強行撕裂三大勢力高手封堵的防線,殺進龍淵中,奪取裡面的大機緣。 「無妄,速速阻止他,不要讓他進入龍淵。」

魔千里深知葉晨風福澤深厚,擁有大氣運加身,一旦讓他進入龍淵,十有**奪走龍淵中的機緣,全力阻截的同時,沖著魔無妄大聲喊道。

「血脈燃燒,大斬魔龍刃!」

雖然葉晨風剛剛連續擊傷魔千里,魔道人,硬憾月中天二人攻擊的一幕深深震撼了他的心靈,但內心驕傲的他沒有退縮,也不能退縮。

他迅速燃燒了靈魂獸血脈,大幅提升實力的同時,近在咫尺斬出了魔龍刀影,以開天闢地之勢,斬向了快速逼近的葉晨風。

「冰雨,我們也出手。」

魔無妄出手的瞬間,月冰雨,月中天兩大天才也在第一時間出手,攻擊向了葉晨風。

獨自面對此次龍淵聖城會武實力最強的三大天才,葉晨風不但沒有示弱,體內的戰意反而越燒越旺,一股無匹的戰意在他身體中宣洩出來,激發著他的攻擊力節節攀升。

「裁決七劍,雷噬!」

二十道雷之道紋,四十道劍之道紋環繞在他身體周圍,形成了雷霆漩渦,吞噬著一切,轟擊向了魔無妄三人發動的攻擊。

「小子,你給我去死吧!」

就在四股恐怖的攻擊轟擊在一起,釋放出毀滅能量時,剛剛被葉晨風擊傷的魔道人突然出現,封死了葉晨風退路,施展瘋魔九斬攻擊向了他。

「神魔血脈燃燒,神魔之身!」

危急時刻,葉晨風燃燒了神魔血脈,一股狂暴、暴虐的氣息在他身體中散發出來,他整個身體膨脹了一周,變得高大無比,霸道無敵。

我成了小烏鴉嘴他后媽 「轟轟轟!」

魔道人瞬間劈出的七道封魔刀斬轟擊在了葉晨風身體上,可怕的攻擊力直接將他劈進了毀滅能量中。

就在眾人以為,葉晨風硬憾魔道人四人攻擊,不死也將重傷時,變化成神魔之身的葉晨風實力了毀滅能量,出現在臉色微變的魔無妄面前。

「大日天火拳!」

黑焱天火,火之道紋以及超過兩千萬斤力的力量快速彙集,演化成一輪刺目的驕陽烈日,釋放著毀滅之力,轟擊向了魔無妄。

「血魔印。」

魔無妄迅速做出反應,雙手重疊在胸口,凝聚出了一枚赤紅色,充斥著魔氣的大手印,近在咫尺抵擋大日天火拳攻擊。

「轟!」

拳印相擊,超過兩千萬斤力瞬間爆發,摧枯拉朽般粉碎了血魔印,狠狠地轟擊在了魔無妄胸口上,將他轟飛,身穿的中品天器戰衣也變了形。

「這,這是什麼身體,這是什麼力量!」

月中天,月冰雨被葉晨風一而再再而三暴露的底牌驚呆,葉晨風就像是一個無底洞,讓人不知道他的底蘊有多深,但每每關鍵時候,他都能施展底牌,力挽狂瀾。

「抵擋住了,他竟然用血肉之軀抵擋住了瘋魔七斬,難不成他肉體達到極品天器水準。」魔道人也被葉晨風強大的肉身震撼住,臉色狂變。

「大家一起出手,集合我們之力,一定能殺死那小畜生。」

臉色陰沉似水的魔千里大聲喊道,暗之道紋、滾滾魂力相互融合,凝聚出萬化黑蓮攻擊向了葉晨風。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