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峰沉默了,

良久,他才想道:”雪伊人的劍道意志,應該是殺戮,蕭大哥的也是……雲劍空的劍道意志是雷霆,具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我的劍道意志,或許是吞噬……或許是力量……”

皺著皺眉頭,他又想:”武道意志太過龐雜,不容易壯大,先磨練一種武道意志,然後再循序漸進磨練其他武道意志才是正道,”


他決定,把力量意志融入奧義九字,創出他的第九劍,

他的第九劍,名為奧義九字劍,

(不好意思,今天只有兩更,接下來要出場的人有點多,腦袋裡面有點混亂,容許我想一下,明天恢復三更,)

(另,精武書院的院長和老院長的名字搞重複了,我已經把院長的名字改成武青松,腦袋太混亂了,不好意思,) 葉峰睜開雙眼,一劍刺出,風雲色變,劍氣橫空,化作九個金色的奧義古字,磅礴浩大的壓力鎮壓八方,連地面都被壓得下沉了幾寸,

當奧義九字消失的時候,這股可怕的壓力才漸漸消失,

這就是他的第九劍,奧義九字劍,

他的力量意志通過奧義九字,無限放大,每個字都沉重無比,足以壓垮一座大山,九字同時鎮壓向敵人,威力驚天,

就在他起身,想繼續往前方走的剎那,一道張狂的笑聲傳入精武書院,也傳入了禁地:「哈哈,武青峰,本座攜本教天驕和異族天驕來挑戰你精武書院天驕,你可敢應戰,若不敢的話,可以帶著精武書院的人出來對付我們,也可以把精武書院的道兵請出來,」

這笑聲如雷鳴般回蕩在精武書院,驚動了精武書院的長老,也驚動了所有精武書院的弟子,

「九幽邪教,」

葉峰色變,起身飛出了禁地,

幾乎同時,心魔公子、烈人王和劍王也從禁地深處飛了出來,

他們聯袂離開了禁地,

禁地外,邪龍笑道:「有意思,邪教的人居然公然來挑戰精武書院,」

「他們只讓邪教弟子來挑戰精武書院,精武書院如果不迎戰的話,數萬年的聲譽恐怕會毀於一旦,」無痕公子說道,

「哈哈,武青峰,怎麼,你不敢迎戰嗎,堂堂劍聖後裔,居然不敢應戰,只敢做縮頭烏龜,」那道猖狂的笑聲再次傳來,

「老烈火,精武書院還輪不到你來撒野,」武青峰的冷笑聲從精武書院傳了出去,顯然,武青峰已經帶著人出了精武書院,

「走,」

葉峰率先朝著精武書院外飛去,劍王和邪龍等人緊隨其後,

精武書院外,半空中漂浮著數百艘寶船,黑壓壓一片,為首那艘寶船長達千丈,巨大無比,船頭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乃是不久前與劍王交過手的北護法,另外一人是個身材高大魁梧的紅髮大漢,

紅髮大漢帶著鼻環,滿臉橫肉,長相甚至猙獰,呼吸間,他的鼻孔中居然冒出了火焰,狂暴可怕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瀰漫四周,

在北護法和紅髮大漢的背後,則是閻和其餘八大尊老,再往後,則是天絕等邪教天驕,

「好可怕的傢伙,」心魔公子臉色凝重,

葉峰也感覺到了,這個紅髮大漢確實非常可怕,

「他是九幽邪教的南護法,烈火老祖,」無痕公子說道,

「武青峰,你終於肯出來了,」烈火老祖看著武青峰,大笑道:「今日我們不談其他事情,我們來此地,只是為了挑戰精武書院,當然,你也可以通知其他五大門派的天驕過來,」

「老烈火,你帶了這麼多人,只是為了挑戰嗎,」武青峰笑道,

「我們畢竟是敵人,萬一你們突然聯手對付我們怎麼辦,」烈火老祖笑道:「所以,本座帶這麼多人,完全是為了自保,」

「如果我們人族聯盟真的動手,單憑你們這裡的人恐怕不是我們人族聯盟的對手,」武青峰笑道,

「當年五大聖獨自帶人挑戰神魔族,神魔族的人可曾對人族的人下手,」烈火老祖笑道:「我相信,身為五大聖的後裔,你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來,」

當年五大聖確實曾帶著人族的天驕,主動去挑戰過神魔族的天驕,

聽到烈火老祖的話,武青峰緩緩道:「不知你想怎麼挑戰,」

「我教和異族派出十人,戰你精武書院十人,哪一方贏了六場,哪一方就贏,不過,這十個人的修為只能是萬象境,而且年紀不能超過五十歲,」烈焰老祖笑道:「當然,為了公平,你也可以去找其餘五大門派和其他異族的天驕幫忙,」

北護法接著說:「如果精武書院輸了,十年內不準和我教作對,如果我們輸了,同樣十年內不得對精武書院動手,除非精武書院率先出手對付我們,」

「大哥,九幽邪教究竟有什麼陰謀,」武青雲傳音給武青峰,

「我們必須應戰,」武青峰傳音道:「這關乎到精武書院萬年來的聲譽,我們如果避戰的話,必定會讓天下人失去對抗邪教的信心,」

說到這兒,他看著烈火老祖,說道:「如果精武書院贏了,九幽邪教十年內不得對人族動手,若你答應這個條件,精武書院就應戰,」

「好,本座答應你的條件,」烈火老祖大笑,

「三個時辰后,我們會挑選好應戰的十個人,」武青峰對眾人說道:「先回去再說,」說著,他已經當先飛向精武書院,

眾人緊隨其後,

葉峰等人走後,閻笑道:「南護法,我們的人都已經準備好了,」

「告訴他們,這次只准勝不準敗,誰贏了,賜誰絕品寶器,封護教使者,」南護法笑道,

閻點頭,

……

精武書院,

議事大廳,

武青峰看著武青雲,說道:「馬上傳訊,讓戰歌回來,」

「是,大哥,」武青雲當即傳訊給武戰歌,

「長琴,傳訊給五大門派的人,讓他們派人來過來,」武青峰又吩咐道,

「大伯,他們未必會派人過來,」武長琴蹙眉說道,

「我想,他們應該能分清事情的輕重,」武青峰說道,

武長琴不再多言,馬上傳訊給五大門派,

武青峰看著眾人,接著說道:「誰願意替精武書院出戰,」

「我,」

「我,」

……

一個個精武書院的弟子站了出來,修為最低的都是陰陽境,

「院長,我也願意替精武書院出戰,」葉峰也戰了出來,為精武書院而戰,他責無旁貸,畢竟,郭超然就是精武書院的人,

「九幽邪教派出來的人,必定都是半步輪迴境,所以我派出去的人,修為也必須是半步輪迴境,」武青峰說道:「你們誰若認為有能力擊敗對方,也可以替精武書院出戰,」

聞言,眾精武書院的弟子們都沉默了,他們當中,確實有好幾個萬象境大圓滿的,可是卻沒有半步輪迴境,

那些修為達到半步輪迴境的,又都已經年紀大了,根本無法代替精武書院出戰,

武青峰掃視眾人,最終目光落在了葉峰身上,說道:「葉峰,你代表精武書院出戰,」

「老院長,我一定全力以赴,」葉峰肅然道,

「大爺爺,替精武書院出戰,豈能少了我們,」一道笑聲從議事廳外傳來,眾人看去,三個青年和一個絕色女子走入了大廳,

他們分別是武戰歌、龍天行、楊真,那個絕色女子,乃是姬瑤光,

原來,楊真去大葉劍宗找葉峰,恰好遇到了武戰歌和龍天行,當時武青雲正好傳訊武戰歌,於是,他們就一起來到了精武書院,姬瑤光得知精武書院發生了變故,也跟著他們一起來了,

「好,加上你們三人,人數就有四人了,」武青峰笑道:「再加上其他幾個年輕人,十個名額已經夠了,」

精武書院的弟子們大喜,人族八大天王出手,絕對能擊敗邪教和異族的人,

然而就在這時,武長琴的臉色忽然一變,「大伯,造化門、天火殿和冰火神殿的掌教同時傳來消息,白天龍他們正在閉關衝擊輪迴境,現在不能趕來,」

眾人色變,

一個精武書院的長老冷笑道:「其他時候不閉關,偏偏在這個時候閉關,他們究竟安得什麼心,」

精武書院的長老和弟子個個表情憤怒,六大門派本該互相扶持的,可是他們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做出這種事情來,實在該死,

武青峰深吸口氣,問道:「他們還說了什麼,」

「哼,他們居然說,精武書院天才輩出,肯定能勝過九幽邪教,」武長琴冷笑道:「他們真以為沒有他們,我們就對付不了九幽邪教了嗎,」

「武老哥,他們三派不出手又如何,我們聯手莫非還對付不了九幽邪教嗎,」

忽然有兩個人走入議事大廳,


眾人看去,來人居然是楊錚,在楊錚身邊還有兩個青年,其中一個青年是小魚兒,另外一個青年長相和楊真居然有幾分相似,只不過多了幾分玩世不恭,

這個青年,正是念師書院的第二天才,楊盛,

楊盛和他大哥楊真一樣,也是人族八大天王之一,

「楊老弟,你怎麼把袁忘記了,」

一個黑衣大漢和一個青年緊跟著也進入了議事大廳,

那個青年正是龍虎門的天驕袁不破,那個黑衣大漢則是龍虎門的副門主,袁破軍,

看到楊錚和袁破軍來了,武青峰呵呵笑道:「有兩位在,九幽邪教焉能不敗,」

「大伯,現在葉峰、戰歌、楊真、龍天行、楊盛、再加上袁不破,已經有六個人,還差四個人名額,」武長琴說道,

「十場比試,未必一定要比試十場,」劍王忽然開口:「如果我們贏了前六場,其餘四場也就不用比了,」

連贏六場,

眾人色變,劍王這個想法實在太瘋狂了,

「老院長,我相信,我不會輸的,」葉峰笑道,

「呵呵,看來這次無論如何也要贏了,」龍天行笑道,

武戰歌、楊真、楊盛和袁不敗四人也紛紛說自己絕對會贏,

「既然你們幾個年輕人都如此有信心,老夫又豈能不相信你們,」

武青峰一笑,帶著眾人離開議事大廳, 當回到院落的時候,菲菲等人正在焦躁不堪的來回走動着。

看着他們臉上的焦急,心頭不由一暖。


臉上掛着一絲笑容,慢吞吞的踏進大門。

機靈的日光,第一眼就發現了門口的龍璇,頓時,一蹦三米高,興奮的喊道:“你們看,你們看,老大回來了。

被日光的嘯聲驚動,衆人也發現了歸來的他,欣慰的笑了笑。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