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乘風猛吸一口雪茄朝著落地窗吐去,笑道,「一覽眾山小!」

鄢晚疇卻笑著說,他的帝豪大廈可不是全鹽海最高的建築,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葉乘風朝鄢晚疇笑道,「泰山也未必是最高峰啊,主要還是看登頂之人的心態!」

鄢晚疇聞言一愕,隨即猛拍葉乘風的肩膀,哈哈一笑,這時打量了一眼葉乘風的穿著,搖了搖頭,「你就準備這樣和我去海濱?」

葉乘風聳了聳肩,「我又不是你們公司的職員,不用穿的那麼正式吧?」

鄢晚疇也是一臉無所的樣子,朝葉乘風道,「你自己舒服就行……」說著坐回了辦公椅上,示意葉乘風坐下。

等葉乘風坐在辦公桌對面,鄢晚疇又朝趙宇博和李秋慧招了招手,同樣示意他們坐下。

等眾人都坐好后,鄢晚疇先看了一眼李秋慧,「你是財務部的李秋慧吧?」

李秋慧受寵若驚地點了點頭,鄢晚疇立刻一招手,從會議桌那邊立刻走來一個穿著職業套裝的女人,站在鄢晚疇辦公桌前,葉乘風等三人身後,「鄢總!」


鄢晚疇朝那女人道,「你帶李小姐先過去熟悉一下業務,去鹽海后,她就是你的助手!」

女人聞言低頭看了一眼李秋慧,又朝鄢晚疇點了點頭,隨即朝李秋慧道,「這邊來!」


李秋慧連忙起身和鄢晚疇說了一句謝謝鄢總的話后,跟著那女人走了過去。

鄢晚疇這時又看向趙宇博,從傳真機上拿出一份文件,大致地看了一下后,朝趙宇博道,「你就是項目部的趙宇博?」

趙宇博同樣是一副受寵若驚的嘴臉,站起身來道,「是的,鄢總,我是趙宇博!」

鄢晚疇又看了看文件,這才道,「你的個人資料上顯示,你的項目能力不錯,過去找老陳報到,給他做個助手吧!」

趙宇博知道鄢晚疇嘴裡的老陳是鄢晚疇的特別助理,自己給老陳做助理,那不就是老總助理的助理,立刻興奮的不行,激動的和鄢晚疇說著感謝的話。

鄢晚疇只是點了點頭,示意他去找老陳報到,這才繼續看著手裡的文件,不時拿起電話又起身打起電話來,好像葉乘風就是一個閑人一樣。

葉乘風開始還能坐住,時間一長有些坐不住了,乘著鄢晚疇空閑的時候問道,「鄢總,你讓我來,主要是做什麼?」

鄢晚疇這才一副抱歉的樣子,「哎呀,不好意思,忙忘了,你也應該聽說海濱那邊比鹽海的治安要差的多,我呢又不放心公司里的那些廢柴保安,所以我想……」

葉乘風聳了聳肩,其實這和他預期的一樣,「讓我做你的私人保鏢?」

鄢晚疇卻笑了笑,伸出食指擺了擺,「不是我的私人保鏢,而是另有其人!」

這倒是葉乘風沒有想到的,居然不是給鄢晚疇做保鏢,而是給別人?還有誰這麼重要?

鄢晚疇這時看了看手錶,眉頭一皺,「她怎麼還沒有到?」說著拿起桌上的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想了半晌也沒人接聽。

他掛了電話后,猶豫了一下,隨即朝葉乘風道,「乘風,我看你還是親自去一趟吧,在御龍灣別墅群88座,你去接一下,可以去保安部要車,嗯,就開那輛奧迪a8l去吧!」

一聽到御龍灣,葉乘風第一個想到的是鄢晚疇的情婦,這傢伙難道是要自己去接他的情婦?居然要自己給她情婦做保鏢?

鄢晚疇見葉乘風沒動,立刻又補充了一句,「如果時間來不及,你一會接到她,就直接去城東高速那邊的入口處,我們會在那等你們!」

葉乘風點了點頭,暗想不管是保護誰吧,反正你已經答應人家鄢晚疇了,總不能自己挑人保護吧?想著還是下了樓。

鄢晚疇在葉乘風走後,又讓秘書給保安部打了一通電話,讓人給葉乘風調撥那輛奧迪a8l。

葉乘風順利的拿到車后,直接開車去了御龍灣,這裡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路早已經駕輕就熟了。

很快到了御龍灣,門口的保安一見是奧迪a8l,查都沒查,就讓葉乘風進去了,等他開到88座的時候,發現還真就是鄢晚疇情婦的那座。

上次葉乘風來的時候,他沒有太注意座棟,所以路上還一直在猶豫呢。

葉乘風上前敲了敲門,沒一會門打開了,一個穿著旗袍的女人站在門口,那小蠻腰包的她的身材前凸后翹,完全將女人的曲線美展現的淋漓盡致。

女人正是那晚葉乘風見過的鄢晚疇的情婦,上次葉乘風就覺得她有些眼熟,那會是著急鄢帆被綁架的事,所以沒太注意,這回看到依然還是有這個感覺。

他不禁又想了一會,還是想不起來,不過也懶得想了,立刻和她道,「鄢總讓我來接你,走吧!」

女人看了一眼葉乘風,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是朝葉乘風說了一句,「等會!」便將房門又關上了。

葉乘風見狀不禁暗罵一聲,我草,拽什麼拽,不就是給有錢人當二奶的么,至於拽的和二五八萬一樣么?

不過這時他突然腦海出現了一個影像,突然恍然道,這女的不就是以前市台的當家花旦黎小美么?難怪那麼熟悉。

葉乘風見站著也是站著,索性坐到車內,點上一根香煙,打開窗戶看著門口。

他一根煙還沒抽完了,別墅的門又打開了,不過這一次出來的除了黎小美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女人。

那女人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收腰蝴蝶袖襯衫,下身一條一步裙,腿上穿著黑色的絲襪,腳上的高跟鞋沒有二十,也有十五厘米。

她臉上帶著一副墨鏡,耳朵上兩個碩大的耳墜看上去直徑比她的墨鏡還大,不知道是穿高跟鞋的緣故,還是她身材本來就高佻,和黎小美站在一起,感覺比她整整高出一個腦袋來。

那女人走起路來就好像梯形台上的模特一樣,手裡掛著一個掛包,手指上碩大的戒指,閃閃發亮,垂腰的長發在她的走動中左右搖擺著。

還沒等葉乘風看清呢,人已經到了葉乘風的車前,葉乘風這個角度要看這女人,必須抬頭央視,還只能看到女人尖翹的下巴,真實的給葉乘風體會了一把,什麼叫做名副其實的高高在上。

沒等葉乘風反應過來呢,黎小美朝葉乘風道,「還不下來開車門?難道要我們自己上車?」

葉乘風這才回過神來,扔掉手裡的香煙,下車打開了車後門,他站在車門前等兩個女人說上車的時候,感覺這女人穿上高跟鞋后比自己還高一個頭頂。

等女人上車后,葉乘風將車門關上,這才噓了一口氣,他還是第一次站在女人面前會有壓力呢。

……

今天有點事,不過依然三更,這是第二更,第三更遲點送上!抱歉 葉乘風上車后,從後望鏡里看了一眼後座的兩個女人,墨鏡女依然是一臉的沉默,黎小美見葉乘風不開車,敲了敲後座,葉乘風這才啟動了車子。

很快出了御龍灣別墅區,上了大道,葉乘風立刻開始往東城高速方向開,這個時候黎小美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聽后應了一聲,「已經上車了,放心吧!」


葉乘風猜想肯定是鄢晚疇打的電話,不想這個時候黎小美掛了電話后,卻朝葉乘風道,「你給鄢總打一個電話,就說我們已經上車了!」

聽黎小美這麼說,葉乘風隨口道,「你剛才不是已經和鄢總打過電話了么?我就沒必要再打一個了吧?」

黎小美鼻子一哼哼,「讓你打,你就打,哪來那麼多話的?」

葉乘風心裡暗罵了黎小美幾句,但還是拿出了手機,給鄢晚疇撥去了號碼,「人已經接到了,還是去高速入口那集合是吧?」

鄢晚疇在電話里道,「嗯,我們已經在去的路上了,一會高速路口那見吧!」

葉乘風本來還想問問這個冰美人是誰呢,鄢晚疇那邊說了一句有電話進來,就掛了電話,他只好放好手機,又看了一眼後座的冰美人。

他開車的速度並不是太快,畢竟後座還有兩個女人,主要是以平穩為主,不想黎小美這時卻朝葉乘風道,「你能不能開快點,這麼好的車,給你開的和富康一樣!」

葉乘風眉頭一皺,暗道麻痹的,老子開的這麼穩,還不是為你們兩女的著想,再他媽唧唧歪歪的,直接扔下車。

不過他也就是心裡想想,嘴上卻問黎小美道,「你想要多快?」

黎小美立刻不耐煩的道,「當然是越快越好,你不知道我們趕時間么?」

葉乘風從後望鏡里看了一眼後面的黎小美,眼生厭惡地說了一句,「那好辦!」

他說著立刻一腳將油門踩到了底,奧迪車瞬間從躥了出去,就和離弦的箭一樣。

後座的黎小美一個不穩,被慣性帶的差點就撞到前座上,她還沒來得及張口說話呢,葉乘風又是一個急轉彎,超過了前面的車,又把她甩到了一側,臉差點就貼在了玻璃上。

葉乘風從後望鏡里看著黎小美被自己甩的東倒西歪的,心中一陣暗爽,不過他卻注意到,同樣是坐在後座的那個冰美人卻依然動也不動,依然和菩薩一樣被供在那裡。

不過他很快注意到,冰美人的手此時正乘著前座,而且身上早就繫上了安全帶了,此時眼睛正看著窗外,完全一副淡定從容的樣子。

一路的加速,差點把黎小美中午吃的東西都給甩出來了,好在到了往東城高速去的路上車輛不是太多,葉乘風開車雖然快,但是也不會再隨意超車了。

黎小美這時才坐好了身子,朝前面的葉乘風道,「你會不會開車啊,你想要我命啊!」

葉乘風卻聳了聳肩道,「我可是按著你要求來開的,不是你說你要趕時間的么?」

黎小美沒有再說話,一雙眉目瞪著前面的葉乘風看了良久后,這才喃喃地說了一句,「真不知道我老公怎麼找的司機!」

葉乘風冷笑一聲,你老公?叫的可真親熱,搞的真是你老公似的,怎麼叫你也就是個二奶,難怪這一陣子在電視上看不到你了,原來是被鄢晚疇包養了。

沒等葉乘風回話呢,黎小美又朝一側的冰美人道,「南小姐,你沒事吧?如果你不習慣,我一會讓我老公換一個司機!」

冰美人只是淡淡地說一句,「我沒事,就這樣,挺好!」

葉乘風還是第一次聽到冰美人說話,暗想道,原來你不是觀音普的雕像啊,會開口說話啊?

不過聽她說話的聲音,還真和仙女似的,只是顯得有些冰冷,好像這個世界任何東西都引不起她的興趣一樣。

葉乘風又想到剛才黎小美叫她男小姐?這丫頭該不會是泰國回來的吧?

他想著又從後望鏡里瞥了一眼後座的冰美人,見她此時依然淡定地看向窗外。

又見黎小美滿臉浮躁的樣子,好像一副想吐又吐不出來的樣子,心中一陣好笑,看看人家冰美人多淡定?

不過這時葉乘風又想到,這個冰美人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住在黎小美那?難道又是鄢晚疇包養的情婦?

葉乘風心中不禁暗道,真看不出來鄢晚疇這把年紀了,還真行啊,那黎小美雖然嘴欠點,但是長的到也的確漂亮,要不然也不會是市台的當家花旦了。

這個冰美人比之黎小美,就更要高几個檔次了,完全就像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一般。

葉乘風突然想到了金庸筆下的小龍女,眼前的冰美人給自己的感覺就是那樣的。

不過一想到冰美人很可能也是鄢晚疇包養的,葉乘風心中一嘆,這他媽也和小龍女一樣?

冰清玉潔的小龍女給尹志平糟踐了,這冰美人也差不多,生活總他媽要給你找點堵。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葉乘風開的太快,搞的黎小美暈車了,接下來的路上也再沒聽到她說話了。

冰美人就更不提了,除了黎小美問她話那次,其他一句話也沒有說過。

葉乘風時不時地從後望鏡看一眼冰美人,他現在很希望她把臉上的目鏡拿掉,讓自己仔細地看看她那張臉。

不過冰美人的臉雖然被遮住了不少,但還是能從她其他的部分,看得出她應該是一個角色美女,那高挺秀麗的鼻樑,那細長委婉的脖子,那雪白粉嫩、吹彈可破的肌膚,還有那豐滿的唇形……

就連看慣了美女的葉乘風,都不經意賤,覺得自己被這個女人深深的吸引住了,但是一想到她是被鄢晚疇包養的,心裡就有些鬱悶。

很快車子開到了高速的入口處,但是由於葉乘風是超速行使,比鄢晚疇他們早到了,只好將車停在路邊。

葉乘風剛停好車,黎小美就立刻將車門打開,跑到路邊去吐了,葉乘風聽著車外不時傳來黎小美乾嘔的聲音,心中一陣冷笑。

他這時將車窗打開,轉頭朝後座的冰美人道,「鄢總還沒到,等等吧,我下車抽根煙!」

冰美人根本就不說話,只是點了一下頭,便拿出了手機,翻看著什麼。

不過這倒是讓葉乘風感覺到冰美人還真不是仙子,至少你也會用世俗的手機啊?

葉乘風下車後點上一根煙,身子靠著車身,看了看四周,最後又看向黎小美那邊,見她正扶著路邊一棵樹在乾嘔呢。

他深吸一口香煙,一聲冷笑,讓你丫得瑟,指使老子怎麼開車?

想著她又看向車內的冰美人,卻見她正在翻著手機,他站在車外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腰部以下。

葉乘風閑來也無事,就站在窗外開始打量起冰美人的腰部和腿部,研究起她到底還是不是處女了。

從這個角度看冰美人的腰、臀、腿三處,還真看不出什麼來,此時冰美人的腿正好動了一下,葉乘風居然看到了她的底褲是白色的。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看還是看的清清楚楚,他知道很少有女人的底褲是穿白色的,因為不耐臟,要是遇上生理期就更麻煩,這個女人居然穿白色的、葉乘風心中暗想,這個女人有什麼潔癖不成?還是她自信自己不會弄髒底褲?

正想著呢,這時路邊的黎小美走了過來,見葉乘風正盯著車內的冰美人看呢,立刻上前道,「喂,你看什麼呢?」

葉乘風這才回過神來,朝黎小美冷哼一聲,「眼睛長在我身上,我願意看什麼就看什麼了!」


Add Your Comment